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乐团明星效应 燃点乐迷激情 评说欧美两大乐团在香港艺术节的演出(上)

2015-5-22 10:22| 发布者: ywen| 查看: 957| 评论: 0 |原作者: 周凡夫

简介:第43届香港艺术节在闭幕后,在3月30日实时发出新闻稿,宣称售出逾106,000张门票,平均入座率为95%,总入座观众人次预计为117,000(当中包括“青少年之友”的11,000观众)。137场演出当中,共111场售出门票数量达90% ...


第43届香港艺术节在闭幕后,在3月30日实时发出新闻稿,宣称售出逾106,000张门票,平均入座率为95%,总入座观众人次预计为117,000(当中包括“青少年之友”的11,000观众)。137场演出当中,共111场售出门票数量达90%以上,其中的102场全院满座。这张堪称极为亮丽的成绩单,多少可以见出香港艺术节经过四十多年的经营,仍持续发挥着名牌效应。

作为2015年香港艺术节重点节目的两个来自欧美的大乐团——德国的德累斯顿国管弦乐团(SD)和美国的洛杉矶爱乐乐团(LAP),他们都是名声响亮的名团,但在名团全球性巡演频率不断增加的现在,要打市场、争票房,还必须要靠“明星”才能加强号召。SD和LAP这次在香港的演出,便是受到了这种潮流的影响,而“明星”的实力高下亦不难看见。

两首死亡乐曲开幕

先谈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为香港艺术节举行的开幕音乐会。尽管这已是SD第三度访问香港,第一次是1995年为香港艺术节作压轴演出,指挥是辛诺普利;第二次是2009年,指挥是法比奥·路易斯;第三次仍是让乐迷无比期待的音乐盛事,只因这次带领乐团巡演的是承传着德奥辉煌音乐传统的指挥大师蒂勒曼。

SD的建团史可追溯到1548年,是当今历史最悠久的乐团之一,几可说是德奥音乐四个多世纪传统的乐团;在柏林土生土长的蒂勒曼。1978年十九岁已出任柏林德意志歌剧院的乐队助理指挥已开始扬名;1988年出任纽伦堡音乐总监亦只有29岁,成为德国最年轻的音乐总监。1997年重返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担任音乐总监七年,继后出掌慕尼黑爱乐乐团,又担任过萨尔兹堡复活节音乐节的艺术总监,拜雷特乐剧节的音乐顾问,同时长期与“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保持紧密合作关系,可说是如日中天。

蒂勒曼的指挥风采,散发着源自福特万格勒,和他曾经以“助手”身份共事过的卡拉扬等德奥大师名家传统的光辉。他和SD带到香港来的都是他拿手的德奥大师名曲,包括理查德·施特劳斯晚年悲天悯人的弦乐作品《变形》和气势不凡的《英雄生涯》。同时,还有布鲁克纳超越尘世的绝笔遗作《第九交响曲》和瓦格纳作为礼物送给爱妻的《齐格弗里德牧歌》以及其岳父李斯特借神话故事来述说崇敬艺术之美的第四交响诗《奥菲欧》。

巧合的是,作为开幕音乐会的两首曲目,都是和死亡有关的乐曲。而布鲁克纳的第九交响曲,更是“未完成交响曲”,第四个乐章只写了作草稿,作曲家便撒手离世。盛事气旺,百无禁忌,更何况死亡在西方的观念,特别是在艺术上,往往视之为一种人生超越!幸好下半场布鲁克纳第九交响曲,却有如是撼动人心的天堂院宇,让香港听众获得一次终身难忘的布鲁克纳经验。

理查德·施特劳斯的《变形》,尽管只是23把弦乐器,长约28分钟的作品,但作曲家灌输其中的情感可能较“布九”更为复杂,那可是作曲家晚年亲睹战争带来的灾难,和亲身经历纳粹政权的权力与压力带来的无尽困扰下,对人生,对生命的省思,这同样是一首和死亡紧密关联的乐曲,和“布九”不同的是,这可是现实烦扰世界的变形扭曲,曲中不断穿插着各个乐器的独奏动机片段,并交织出变化万千的织体,仿如是现实世界的写照。“布九”则是作曲家晚年步入人生最后阶段,对他一生追随的上主的感召和响应,完全是属天的内容,和人间的《变形》正好是很鲜明的对照。但两者相同的是,都以无比宁静的音调终结全曲,都把大家情绪的高潮凝紧在最静默之处。


鬼斧神工憾动人心

蒂勒曼的明星风采很独特,他的指挥便很有中国儒将之风,他在舞台上的台风并无明显的霸气,对乐团亦无强烈的驱策,他的指挥动作幅度有时颇大,有时却极为简约,甚至静止,但每一动作都很有效,能很形象化地将音乐带动出来,大大增强了音乐的感染力,可以说是随着音乐的进展,一层一层地建立起来,不断地增强凝聚出越来越强的内敛张力,直到最后全曲回归沉寂终结时,正是这种张力不断延伸扩张至极限的全曲高潮。

如果说音乐是“液体的建筑”,那么,蒂勒曼当晚的演绎的布鲁克纳第九交响曲,便有如撼动人心的天堂院宇。蒂勒曼全场背谱,用他的双手,将这部演奏时间超过一小时的交响曲,将九十位乐师的庞大编制能量,转化成有如在天堂净化了的院宇一样。

乐曲开始仅一两分钟,蒂勒曼便将乐团的力度从无比柔弱,推上一个强力高潮,庄严而神秘的第一乐章所描绘作曲家向往的上天,实时呈现出巨大的能量;第二乐章“谑曲,充满戏剧性和刺激性的死亡之舞,迅变式”的爆发力效果尤为突出;在这部作品中,蒂勒曼展示出SD各个声部的强顽稳健实力,铜管乐组强而不噪,木管乐组润而不腻。六十把提琴更能奏出有如一体的声音。第三乐章结束前,也就是全曲最后那段“对生命说再见”的安稳宁静乐段,弦乐加上木管、铜管构成轻而不弱,甚至无比浑厚,浑成一体并延伸出无限张力,由此发挥出崇高净化的升华感觉,那可真是过去从来未在现场音乐会中感受得到的。那可是布鲁克纳生前面对生命尽头,心存感恩,将要去朝见上主,带着荣光进入天堂院宇的独特心情,看来真的就应是这样吧!此一能憾动人心的天堂院宇,正是蒂勒曼在鬼斧神工的一小时擘划下的伟大产品。可以见出,让蒂勒曼这伙明星发光发亮的,显然是强大的音乐实力!


冒失鬼将《变形》扼杀

蒂勒曼的指挥风格和处理手法同样切合《变形》复杂细致的变化,同样地,蒂勒曼将该曲的高潮,置放在最后结束时的一片沉寂,轻而不弱的渺渺乐音中;然而当晚很无奈的是,在这全场凝神屏息,被音乐紧紧牵引着之时,面向着舞台指挥,位于舞台后面管风琴下边左侧观众席中一位男士,却突然鼓起让全场错愕的掌声,在全无和应下,两三下便停止了;然而,当二十三位乐师的琴弓仍停留在琴弦上,渺渺乐音仍然充盈着音乐厅空间时,这位男士又再次鼓起掌来,两三下停止后,乐师的琴弓才放下,蒂勒曼才带着点无奈表情转过身来接受听众的掌声。

戏剧性的场面是,乐队正在退场,开始半场休息时,管风琴下右侧观众席一位男观众大力地指骂。但见舞台上的观众席有点儿扰攘,正在退场的乐师亦错愕了一下子才明白,有观众对这位冒失的乐迷愤怒了!

确实,好不容易建起来的感染力量,最后却被一位冒失鬼全打散了!观众愤怒指骂,那种感受,确是可以理解的事!好好的一首乐曲的生命,就这样被一位冒失鬼扼杀掉!幸好下半场“布九”,再没有冒失鬼出现,死亡事件没有重现,天堂院宇得以建成,蒂勒曼的明星光采亦得以成为当晚每位出席者长留生命中的美好记忆!(未完待续)
5

路过
4

雷人
4

握手
4

鲜花
4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