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专访马克西姆:我从未离开过古典

2015-1-15 15:40| 发布者: ywen| 查看: 1407| 评论: 0 |原作者: 咚咚东海

简介:马克西姆是劳模,大家都清楚,一年到头满世界巡回开音乐会,光是2014年,在中国就停留快两个月时间,难怪粉丝们都纷纷建议他快点在中国买房;马克西姆颜值高,大家也都看得见,会打扮、爱搭配,不少女粉丝拜倒在他的 ...
马克西姆是劳模,大家都清楚,一年到头满世界巡回开音乐会,光是2014年,在中国就停留快两个月时间,难怪粉丝们都纷纷建议他快点在中国买房;马克西姆颜值高,大家也都看得见,会打扮、爱搭配,不少女粉丝拜倒在他的大长腿下;这一次,他通过新专辑《Mezzo E Mezzo》又让大家见识到了他“精分”的一面,“一半是火一半是水“用来形容他的音乐体质在合适不过了:他说自己可以很享受跨界演出的狂躁与热烈,也愿意在古典氛围中安安静静地与音乐来一次神交。

在专访时间里,除了音乐、演出外,面对我抛来的关于生活和未来的种种问题,他也一一接招。谈到爱臭美,这位“叔叔级”钢琴家表示自己已经收敛好多年了,起码在头发上就很少在玩“出彩“的事了。每次光是打包饰品就需要两个箱子的小马哥,这一次明显手部空闲面积增大了不少。他笑言改不了丢三落四的习惯,连专辑封面中自己很喜欢的戒指不久前也失踪了,“可能现在世界各个角落都散落着我遗失的饰品”。聊到尽兴时,他还不忘把领口拉开展示一下自己脖颈间的一个全新印度图腾,“我大概是所有古典音乐家里纹身最多的一个吧,今后我还会继续纹。”

面对这样一位始终颠覆刻板印象的钢琴家,也难怪大多数记者都忙不迭地给马克西姆打上了“跨界”的标签,对于所有“古典还是跨界”的站队问题,他笑着用一句话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其实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古典。

谈专辑·游弋黑白 忠于自己


新专辑《游弋黑白》中古典音乐的分量占了一半,是希望借此重回古典领域吗?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古典领域啊(笑),“Mezzo E Mezzo”这个意大利词汇就是一半一半的意思,也是这张专辑的整体概念——表达我对于音乐的两种不同视角。这个封面照其实是为一个俄罗斯时尚网站拍摄的,因为刚好用手挡住半边脸,和专辑的概念相当吻合,所以当时我就跟摄影师把这张照片买了下来用做专辑封面。跨界和古典是我职业生涯的涉足的两个领域,我希望给与那些我的年轻粉丝们,特别是跨界音乐的粉丝们一次接近纯正古典音乐的机会。

新专辑中为什么会选择《图画展览会》?
它是古典音乐中非常重要的篇一个篇章,名声斐然。1999年,我在李斯特音乐学院学习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图展,也多次现场表演过,我觉得这是非常能够代表古典音乐的选曲。这一次,我也没有将其做跨界演绎,就是按照原始版本呈现纯正的古典气质,非常享受演奏的过程。

会担心《图画展览会》这部作品在演奏时间上对于听众来说有点过长吗?
不会,它不像奏鸣曲那样,一个乐章就10-15分钟。《图画展览会》的每一首曲目也就1-2分钟,短小精悍,而且包含大量不同元素,会比较容易让听众的注意力停留。明年的纯古典音乐会上,我会首次公开演奏普罗科菲耶夫第六奏鸣曲,这首倒是可能真的有点长,我们到时见分晓吧。(笑)

距离你的第一张古典跨界专辑《The Piano Player》已经过去11年了,在这期间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在这张专辑之后,我开始世界巡回演出,开了数以百计的演奏会,认识了很多朋友、收获了无数粉丝,这些给予了我无与伦比的人生经历。

和其他地区的粉丝比起来,中国粉丝对你而言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不得不说,他们真的非常忠诚。我有很多粉丝从一开始支持我到现在,并且自发帮我做了很多的推广活动,在这个变化无常,竞争激烈的领域可以有这一帮忠实的粉丝是非常幸福的。

数十年过去了,你的独树一帜的古典跨界音乐依然在中国广受欢迎,你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其实挺难解释的,我只能说自己很幸运吧。对我来说,不论做什么都要尽全力,把自己的热爱和心力全部灌注进这份事业当中,并且坚信自己选择的道路,早晚你都会得到回报的。

目前,对于跨界这样的音乐形式,古典音乐界的很多音乐家其实是持怀疑甚至抵触态度的,对此你有什么回应呢?
这个问题,见仁见智吧。他们当然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可以坚持自己的风格。其实我不是很在意这些言论,每个音乐家都有权利以自己的领会去诠释音乐,每个人都应该诚实地表达自己对于事物的理解,我尽可能这样去做。

谈生活·帅哥星爸话爱女


除了新专辑外,这次巡演你也带来了你的纪录片《克罗地亚狂想曲》。
老实讲,最开始我不是很想拍这个东西。拍摄一部讲述自己人生的电影,总感觉怪怪的,也许我还没到该改把人生以传记体展示出来的年纪吧。导演觉得,我经历了战火纷飞的童年成长为一名世界级钢琴家的故事很励志,值得展示给我的粉丝以及对我生平不了解的人。这部纪录片主要以我的职业生涯为中心,我也不希望过多涉及我的个人生活。当然,希望这只是第一部,后面还有就好。(笑)

你的女儿看了吗,她的反应如何?
她对于战争什么的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是她知道我是从那段时光走过来的。她喜欢受到关注,非常享受有一个明星老爸的感觉,所以她很喜欢这部纪录片。(笑)

对于你的女儿,你用怎样的教育方式呢?
我会给她非常多的关注,不会凶她,但也会给她定下很多规矩,让她清楚哪些事情是不能做的。

那你会介意她之后走和你一样的音乐道路么?
她对音乐感兴趣,但不是那种想要成为钢琴家的兴趣。她更小一些的时候,当我在日以继夜地在工作室练习钢琴的时候,她总会在我的琴旁边玩耍,耳濡目染下,她虽然也掌握了些音乐知识,但她还真的没有展露过想要和我一样成为钢琴家的兴趣,她从没要求我教他弹钢琴,当然我也绝不会逼她去学钢琴。我太太以前是跳芭蕾的,女儿也去过她的练舞房,后来慢慢喜欢上了芭蕾,现在也进入了专业的学校学习芭蕾。

作为一名帅哥音乐家,你的外表往往也很抢戏,你会介意人们过多地关注这些表象吗?
作为古典音乐家,最初看到很多人讨论我的外形多于音乐的时候,确实挺费解的。虽然现在在接受访问时我也尽可能多地去谈音乐,不过慢慢地,对这种人们热衷探讨外貌这一现象我也释然了,毕竟,身处这一行,粉丝群又都年轻,外貌肯定是注重时尚的他们热衷的话题。

你会Google自己吗?
我是个不怎么喜欢用社交网络的人,但是当我想了解粉丝意见的时候,我会上论坛看看。我的粉丝都很诚实,对于不喜欢的部分也会直言不讳。我不会过多留意乐评人的意见,对我来说,观众的反应才是我关心的,在演奏现场他们的反应就是最好的评论。

谈演出·一大波古典音乐会即将到来

你在亚洲取得了很大成功,这意味着在未来,你会把事业中心完全转移到比如中国、日本和韩国这样的亚洲国家吗?
这三个国家的确是现在我最成功的市场,此外,在欧洲我也获得了热烈反响,尤其是在我的家乡克罗地亚。在亚洲,我不仅今年开了跨界演奏会,还将在明年五月带来新一波的古典演奏会,在中国今年也和CCTV有了合作,这里毫无疑问是我很专注的一块市场。

你的古典音乐会与跨界演奏会的舞台会有很大不同吗?
完全不一样,没有跨界音乐会的那些酷炫特效,也会选择在音乐厅举行,舞台上只会有我和钢琴,简单、纯正。对我而言,做纯正古典音乐的演奏也更具挑战,因为做跨界演出的时候,我有乐队以及各种舞台特效,整体呈现就非常多元和丰富;至于古典演奏会的话,音乐本身具有的的多层次性、复杂性都让会对你的演绎提出更高的要求。

今年你还参与了CCTV钢琴大赛的评委工作。
这不是我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工作了,十几年前,曼谷曾经还举办过“马克西姆钢琴大赛”,当时我被邀请作为评委会主席,参赛的很多孩子都选择了我的作品来比赛。在CCTV做评委的时候,我本以为自己可能会是个温和派,没想到其实还是个挺严格的评委。(笑)

当时你在CCTV节目现场有一个表演,乐章间隙做短暂停顿的时候,主持人就上台开始讲话了……所以有哪些观众的行为是你觉得不合适的或者会让你在演奏中分心的?
哈哈哈,他没有意识到还没结束,那还是现场直播,他得多尴尬啊。(笑)早期做古典音乐演奏的时候,我非常习惯于在全然安静的氛围中进行表演,最后接受观众的起立鼓掌。以至于我第一次在香港演出的时候,面对台下粉丝起伏的尖叫呐喊,我简直惊呆了;还有,在印尼、菲律宾弹奏肖邦的时候,台下也是一片热火朝天。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慢慢习惯了人们对于跨界钢琴家演出的热烈反应。

《野蜂飞舞》中你展示了极其快速的演奏技巧,今后还会有这样的速战挑战吗?
这首曲子我之前演奏的时间是1分07秒,现在可以达到57秒,我觉得大概没法再超越了吧。(笑)

谈未来·追求完美永无止境

你尝试过了电影音乐、流行电音、古典音乐等多种形式,未来你还会开拓哪些新的音乐领域?
我从不在音乐上设限,不会把音乐严格按照所谓风格区分。我乐于去尝试一切能够与古典进行融合的音乐形式。我还没有尝试过完完全全的电子音乐,对于爵士与古典的融合也是我很感兴趣的,这都会是我未来探索的疆土。

你的跨界音乐会上那些炫目的灯光效果令人印象深刻,今后你还会加入其他的艺术形式让表演更多元吗,比如引入歌唱或是舞蹈的部分?
应该不会加入歌唱的部分,我的演奏会还是以我的钢琴表演本身为主,如果加入人声内容就会改变整个器乐表演的性质。但至于舞蹈,这次就特别加入了芭蕾,毕竟,现代舞蹈都和跨界音乐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的很多MV里面也都有运用到芭蕾的元素,无疑,它们能和我的音乐很好地融合起来。

曾经有位香港歌手为你的Claudine填词创作了《信望爱》这首歌,那次合作是怎么促成的?
他叫Edmond Leung(梁汉文)吧!这都是好久之前的事儿了,Claudine这首曲子在亚洲特别受到欢迎,那时候我几乎每年都去香港6、7次,在香港也有很多粉丝,对这座城市很有感情。他通过我的唱片公司找到我,表达了想要合作的意愿,那时候刚好是SARS后期,这首歌也表达了很应景的珍惜眼前人的主题,我们就完成了那次合作。

你喜欢这样和歌手的合作吗?
其实还好,就想我前面说的,因为我是一个古典钢琴家,人声的加入总会改变整个音乐的性质,跟Edmond Leung的合作是我唯一的一次与歌手的合作。

作为一个非常成熟的钢琴家,你还会有那种觉得自己仍在不断成长的感觉吗?
作为一个专业的钢琴家,我很少对自己的表演百分百满意,我总是会希望可以更完美。对于音乐来说更是如此,你可能换一种方式,调整一下,就能得到完全不同的效果,对于完美的追求让我不断成长。

那除过钢琴家之外,你还有其他的事业规划吗,演戏之类的?
不可能,我特烦演戏。我在台湾的时候有个客串演出,公司觉得是个特别好的机会,我是当下才知道要演戏,整个人都发毛了。演戏不是我的专长,我是个音乐家。

6

路过
4

雷人
4

握手
5

鲜花
4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3 人)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