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九) ——1993

2022-9-30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82|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腾远

简介:1993年初,发生了一件令我十分开心的事,我所居住的县城终于开了一家像样的音像店,地方不大,却成了我和喜欢音乐的几个小伙伴周末最常光顾的地方。虽然要攒上几个月甚至一年的零花钱才够买上一盘磁带,但这个小小的 ...
1993年初,发生了一件令我十分开心的事,我所居住的县城终于开了一家像样的音像店,地方不大,却成了我和喜欢音乐的几个小伙伴周末最常光顾的地方。虽然要攒上几个月甚至一年的零花钱才够买上一盘磁带,但这个小小的空间却承载了我儿时的梦想,每当听到动人的音乐,我都会跑到音像店寻找同款,默默地在心里列了一个心愿单,儿时的梦想就是如此简单、纯粹……而多年以后,这个梦想也渐渐实现了。

1993年的春晚,来自内地的歌手开始崭露出与港台歌手齐头并进的势头,那一年春晚诞生的最红的歌曲不再来自港台歌手,而是来自内地歌手毛宁的《涛声依旧》。“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如诗一般的歌词和优美动人的旋律让这首歌红遍了大江南北,也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脑海无法散去。春晚过后,我私自使用了过年的压岁钱毫不犹豫地去音像店买下了毛宁《请让我的情感留在你身边》这盘磁带,尽管一到家就把它压箱底,但还是被父母发现了,在挨了一顿臭骂之后,这盘磁带却成了我们全家的最爱。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九) ——1993©视听前线

这首歌由内地音乐人陈小奇创作词曲,歌词借鉴了唐朝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很有意境,毛宁的演唱更是锦上添花,这首歌的诞生也第一次让我意识到内地的音乐不输港台,随着开放程度的提高,一大批“毛宁与陈小奇”如雨后春笋般诞生。这一年,林依轮的《爱情鸟》、刘欢的《千万次的问》、那英的《雾里看花》、谢东的《笑脸》、杨钰莹的《让我轻轻地告诉你》、陈琳的《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李春波的《小芳》、高林生的《牵挂你的人是我》、毛宁和杨钰莹的《心雨》等一大批好歌相继唱响。疯狂生产的磁带一盘接一盘上架,每周末继续光顾音像店成了我的规定动作,渐渐地和老板熟了,即使没钱购买也能在音像店呆上好一阵子,听上好一会儿老板播放的磁带,仿佛觉得那也是属于我的地方。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九) ——1993©视听前线

那一年的台湾,张信哲推出《心事》专辑,其中的《爱如潮水》红透半边天,成为他的代表作,而张信哲也凭借这首歌曲开始赢得“情歌王子”的美誉。张宇推出《用心良苦》专辑,与妻子十一郎联合创作的作品开始深入人心。香港四大天王乘着崛起的东风,开始进军台湾和内地,纷纷推出国语专辑,其中张学友的《吻别》专辑创造了全亚洲销量破400万张的天文数字,刘德华的《真情难收》、黎明的《深秋的黎明》、郭富城的《梦难留》专辑也广受欢迎。与此同时,“天王杀手”周华健也凭借一曲《花心》大杀四方,继续在销量上与其分庭抗礼。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九) ——1993©视听前线

这一年,一部台湾的电视剧红遍内地,继上一年的《新白娘子传奇》后又一次创造了万人空巷的场景,剧中的一幕幕疑案牵动着亿万观众的心,帅气的展护卫深受大家喜爱,经历过1993年的人一定不会错过这部神剧——《包青天》。而随着电视剧一起走红的还有它的主题曲《新鸳鸯蝴蝶梦》,由黄安演唱的这张同名专辑销量也逼近百万张,他古典婉约的创作风格也开创了“新古典主义中国风”音乐流派。

这一年,香港乐坛依然是四大天王的天下,除了推出国语专辑,他们的粤语专辑也持续畅销。在当年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四大天王的作品占据六席。歌神张学友推出《我与你》专辑,其中的《只想一生和你走》成为歌神的粤语经典代表作之一。刘德华推出《谢谢你的爱》一曲让他荣登劲歌金曲最受欢迎男歌手。黎明推出欢快的《夏日倾情》、郭富城推出劲爆的《狂野之城》,也都继续巩固了他们乐坛天王的地位。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九) ——1993©视听前线

王菲这一年推出了《执迷不悔》专辑,首次尝试歌词创作便赢得了不俗的成绩,荣膺十大劲歌金曲。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首歌的原曲出自台湾组合凡人二重唱的《深夜》,歌曲能有这样的成绩,作曲者袁惟仁同样功不可没。同样在这一年斩获十大劲歌金曲的还有新人黎瑞恩,只可惜在推出这首经典的《一人有一个梦想》后没几年,她却早早退出了歌坛。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九) ——1993©视听前线

Beyond这一年继续在日本发展,并推出了他们的力作《乐与怒》,专辑中的《海阔天空》至今仍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励志神曲。Beyond赴日发展后脱离了香港娱乐至上法则的桎梏,推出的两张作品《继续革命》、《海阔天空》质量上乘,也让他们尝到了这种工作方式的快乐,但正当他们继续享受这种快乐时,一次意外却夺走了主唱黄家驹的生命。6月24日,Beyond在日本东京富士电视台录制节目时,黄家驹不慎坠台,经过6天的抢救不治身亡,结束了自己年仅31岁的生命。然而,香港乐坛的悲剧还在继续,陈百强也在与昏迷抗争了5个月后撒手人寰,去世时也年仅35岁。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九) ——1993©视听前线

1993年,两位乐坛重量级音乐人的离世为整个香港蒙上了一层阴影,尤其是黄家驹的离开似乎为本就娱乐至上的香港乐坛扯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原创永远是赋予音乐生命力的不竭动力,然而几年来奉行低投入高回报“翻唱风”的香港乐坛,在一阵虚假繁荣的狂风过后,即将面临低谷的侵袭。而缺少了主心骨的Beyond,在经历了短暂的低潮之后,依旧依靠至死不渝的摇滚精神重新振作起来,以“三子”的全新姿态再出发。

几家欢喜几家忧,正所谓风水轮流转是时代浪潮下任何行业发展的规律,正当香港乐坛蒙上阴影之时,内地流行音乐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新一代流行歌手与音乐人以广深地区为根据地,依托音乐产业的兴起,迸发出惊人的创作动力。而随着港台音乐人“北上”势头的猛进,更多有个性的内地音乐类型、更多有潜力的内地音乐人被发掘、包装、上市......隔年,“魔岩三杰”、郑钧、老狼相继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