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

2022-5-27 17:20| 发布者: ywen| 查看: 76|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腾远

简介:1989年3月,崔健终于在北京工体舞台唱响《一无所有》三年之后推出了自己首张专辑,也是中国摇滚乐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张专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标志着内地流行音乐撕掉了翻唱港台欧美 ...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_视听前线

1989年3月,崔健终于在北京工体舞台唱响《一无所有》三年之后推出了自己首张专辑,也是中国摇滚乐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张专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标志着内地流行音乐撕掉了翻唱港台欧美歌曲的标签,更标志着内地流行音乐有了自己独特的灵魂与气质,可与港台流行音乐分庭抗礼。

专辑中除了《一无所有》为大家熟知,《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假行僧》、《花房姑娘》等也均成为时代金曲。11年后2000年的春晚舞台上,郭冬临在相声《旧曲新歌》中改编演唱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依旧显得毫不过时;《假行僧》不仅是崔健每次演出的必唱曲目,也因为相声演员于谦的喜爱,成为德云社演出的常有环节,不断扩大着这首歌的受众群体;节奏轻快、乡村摇滚曲风的《花房姑娘》至今仍被无数歌手改编和翻唱。同年,崔健的影响力亦波及至台湾地区,专辑以《一无所有》之名被台湾可登唱片引进,成为第一个在台湾推出作品的内地歌手。

因为这张专辑,大陆流行音乐开始受到国际关注,同年崔健与香港的张国荣、台湾的齐秦一起作为国内代表赴英国伦敦参加1989伦敦亚洲音乐节,并再次唱响了《一无所有》。

而这一年的张国荣也做了一个似乎酝酿已久的决定,已经荣耀加身、厌倦了“谭张争霸”的他决定在举办巡回告别演唱会后退出歌坛。演唱会在香港红馆连开33场、并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加拿大等地接连举办,场场爆满的观众用实际行动表达着对巨星离去的不舍。演唱会尾声,张国荣举行了让人惋惜的封咪仪式,并在年底推出了告别专辑《Final Encounter》后拂袖而去。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_视听前线

这一年的齐秦则在蛰伏一年之后加盟滚石唱片,与自己的虹乐队联手推出专辑《纪念日》,以乐团的概念交出10首非常有份量的作品,并以虹乐队的名义包办了10首作品的作曲。这是笔者非常喜欢的一张专辑,专辑中几首摇滚曲风的编曲和演奏十分见乐队功底,歌曲演唱难度极高,是齐秦音乐生涯中期的一张上乘之作。多年以后,张震岳翻唱的《思念是一种病》也正是出自齐秦这张专辑。

1989年,央视《九州方圆》栏目播出了《潮——来自台湾的歌声》专题节目,造成轰动,让内地的观众第一次见识了何为“MTV”,也第一次目睹了王杰、小虎队、张雨生、姜育恒、黄莺莺、伊能静等歌手的动态真容。这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无疑是可爱又帅气的青春偶像组合——小虎队。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_视听前线

1989年春节期间,台湾地区诞生了一首非常应景的歌曲《新年快乐》,演唱者为两个青春靓丽的少男少女组合——忧欢派对和小虎队。小虎队由吴奇隆、苏有朋、陈志朋三人组成,本来只是台湾开丽公司征选的电视节目助理,却意外地大受欢迎,公司趁热打铁让忧欢派对以师姐身份带领小虎队一起出唱片,在以忧欢派对为主导的专辑《新年快乐》中演唱了《新年快乐》、《青苹果乐园》、《彩色天空彩色梦》三首歌曲。谁知三只小虎意外地抢了师姐的风头,自此一炮而红,4月份他们举行的签名活动吸引了两万多人参与,场面极其轰动,“追星”一词正是由此应运而生。

小虎队的走红也开启了偶像造星时代的到来,各大唱片公司意图打造属于自己的偶像品牌,其中不乏像滚石小子、龙龙三人组这样跟风打造的过江之鲫,也诞生了林志颖、金城武这样风靡一时的超级偶像。

《新年快乐》专辑并未在第一时间引进内地,直到隔年小虎队推出真正意义上的首张专辑《逍遥游》,内地才将这两张专辑的曲目混合推出了引进版卡带。当年,为了得到这盘卡带,我缠着妈妈带我跑遍了老家县城里的各个卡带地摊,最后终于得偿所愿,虽然那时候自己还小,却清楚地记得每晚都要抱着这盘卡带才能入睡的情景。如今,这盘卡带依然摆在我唱片架上最显眼的位置,以随时重温当年美好的记忆。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_视听前线

台湾地区,这一年的王杰续写着自己的销量神话,推出的第三张专辑《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一个月销量即突破50万张,最终成为台湾历史上首位连续三张专辑销量突破60万张的歌手。陈淑桦推出的《跟你所听你说》专辑大受欢迎,成为台湾唱片史上首张销量破百万的专辑,其中李宗盛创作的《梦醒时分》传唱至今。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_视听前线

这一年,童安格发行了自己的第五张专辑《其实你不懂我的心》,由红变紫;庾澄庆发行专辑《让我一次爱个够》让他从台湾红到内地;潘美辰发行《是你》专辑,专辑中《我想有个家》唱出了无数漂泊游子对家的向往与渴望;情歌王子张信哲推出首张个人专辑《说谎》,开启了个人的二字专辑名时代;黄舒俊继承远赴香港罗大佑的衣钵,继续书写着台湾地区流行音乐的人文色彩,推出第二张专辑《雁渡寒潭》。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_视听前线

反观香港乐坛,“告别”似乎成了这一年的主旋律,继张国荣宣布告别歌坛后,陈慧娴也推出了告别专辑《永远是你的朋友》,并在红馆举办6场“几时再见演唱会”,专辑中的《千千阙歌》成为粤语歌曲中经典中的经典。几乎与此同时,梅艳芳推出了与《千千阙歌》同曲异词的《夕阳之歌》,前者唱的是离别时刻的千言万语,后者则唱尽了历尽千帆的悲婉惆怅,都是经得起时间淘漉的时代经典。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五) ——1989_视听前线

这一年,谭咏麟继续高产,推出《爱念》、《忘情都市》两张粤语专辑和《像我这样的朋友》国语专辑。陈百强推出专辑《一生何求》,原曲出自王杰首张专辑的《惦记这一些》,粤语版由香港著名词人潘伟源填词,成为了陈百强的招牌代表作。这一年,Beyond在新艺保唱片继续着摇滚商业化的进程,推出《Beyond IV》专辑,随着《真的爱你》一曲广为流传,Beyond渐渐撕掉了摇滚标签,融入商业浪潮。

1990,随着崔健的音乐被广泛认可,内地摇滚乐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唐朝、呼吸、眼镜蛇、宝贝兄弟等一批摇滚乐队长久以来积攒的才华与能量终于有机会得以释放。2月的北京首都体育馆,一场无比震撼的里程碑式摇滚演出即将登场。

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