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

2022-4-5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274|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赵建人

简介:壬寅早春,各大媒体报道:新中国第一位国际钢琴比赛获奖者、著名钢琴教育泰斗周广仁先生于3月7日16时30分在北京家中安详去世,享年93岁。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壬寅早春,各大媒体报道:新中国第一位国际钢琴比赛获奖者、著名钢琴教育泰斗周广仁先生于3月7日16时30分在北京家中安详去世,享年93岁。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左上:宝庆路3号庭院;右上: 庭院;左下: 庭院里的雕塑;右下:山阴路大陆新村9号鲁迅故居

说起来,周广仁先生还是我至今无缘见面的长辈。我外婆的父亲名字叫:陈荫香。我们小辈都叫他太外公,他的妹妹就是周广仁的母亲。按照宁波人的习惯,我要叫周广仁先生为“小外婆”。至今还朦朦胧胧记得:很小的时候,我跟着外婆走亲戚,来到一座有很大花园的豪华别墅,看望一位慈祥的老婆婆,外婆和母亲等等都叫她“三姑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家里有一台很大的三角钢琴。后来知道,这个地方就是宝庆路3号。它有着“上海第一私家花园住宅”之美称。几十年后,它被列入“上海市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有人甚至说:“你没有走进过宝庆路3号来看一看,就不会真正了解这里原汁原味的海派文化。”上世纪五十年代,三姑婆跟着女儿周广仁去了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我的家一直住在如今被认为文化气息浓郁的山阴路上。住在这条路上,人人都会觉得和鲁迅、茅盾、瞿秋白、郭沫若等等文学大家很亲近,好像天天生活在一起。我的太外公陈荫香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四达里,穿过马路,斜对面就是大陆新村里鲁迅、茅盾的故居。我的太外公住四达里113号,我们住123号,彼此非常亲热,几乎天天见面,此外我们还有许多亲戚都住在这同一条石库门弄堂里。太外公和他妹妹感情很好。大概在1958年左右,我的小阿姨孙萍青读书优秀,复兴中学毕业后被保送进了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前身)。赴京前,太外公郑重地给了她一个地址,托她探望自己的妹妹。从此以后,每次寒假暑假回沪探亲,萍青阿姨都要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向太外公汇报她这次去探望三姑婆的情景,汇报她家里的许多情况。另外,但凡亲戚中有人出差北京,太外公也要请他去探望一下他的妹妹。后来我懂事了,看了一些书,才知道三姑婆是嫁给了周孝高,他的父亲就是民国时期著名的“颜料大王”周宗良。这座坐落于上海淮海中路和宝庆路交叉路口上的上海滩著名的豪宅就是他在1930年从一位德国商人手里买下来的。因此,周广仁先生和我外婆是平辈的。

周广仁是新中国第一位在国际音乐比赛中获奖的钢琴家、中央音乐学院终身教授。1991-1992年,她被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评为该年度“世界杰出女性”,另外,她还曾经荣膺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一生所获荣誉多多。

“江南的水,从洪荒流出来,流过漆发纹身先民的独木船底,流过水踏渡,流过石驳岸,流过平民生活;流出了红尘中的一等富贵风流之地。这水里有桃红柳绿,粉墙黛瓦,小桥玲珑,还有带着桂花香的一串明月……”

周广仁就是这样的江南女子,江南女子都是水做的。她祖籍宁波。1928年,周广仁出生于德国汉诺威。当时她的父亲周孝高在那里攻读机械制造博士学位。到了4岁,周广仁随父母回到中国,定居魔都上海。从此,申江的湛湛清水开始滋润着她成长。她10岁开始学习钢琴。1946年,考入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上海音乐学院前身)。1947年,年仅15岁,就与上海租界工部局管弦乐队合作演奏莫扎特《A大调钢琴协奏曲》。她清秀窈窕的身材,所逸出的是满满的江南流水般的灵丽聪颖。可是曾经一度,父亲周孝高却希望她成为一名外交官,不肯为她提供每个月的学琴费用。那时,周广仁拜师著名意大利钢琴家、指挥家梅百器学琴,学费每月20美元。周广仁只得自力更生,每月给20个学生上钢琴课,以凑足学费。周广仁的这位老师也十分了得,担任着上海工部局乐队的音乐总监。这个乐队就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交响乐团——现在上海交响乐团之前身。如今,在宝庆路3号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里,还可以看到周广仁的这位启蒙老师的大幅照片。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左上:交响音乐博物馆外景;右上: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内景;左下:上交三位指挥家和他们用过的指挥棒;右下:周广仁的老师梅百器

从1949年9月起,周广仁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  1951年,23岁的周广仁被选入中国青年文工团,赴柏林参加第三届世界青年学生和平友谊联欢会。这是新中国第一次派出大规模艺术团体参加世界性的艺术盛会。到德国后,周广仁临时被告知要参加钢琴比赛。她根本来不及准备,只能挑选了四首平时经常训练的曲目匆匆上场。就这样,她凭借自己深厚的功底、熟练的技巧和对音乐的准确理解,上台演奏。经过激烈竞争,周广仁荣获第三名。1955年10月,她进入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师从苏联专家塔图良,并且开始在本院钢琴系任教。此后几十年,周广仁一直致力于钢琴教学,桃李满天下,培养出倪洪进、李宝琼、吴宜南、但昭义、杨韵琳、李斐岚等一批优秀钢琴家。还编写出《钢琴手指基本练习》《钢琴演奏基础训练》《中央音乐学院海内外钢琴考级教程》等理论著作。

周广仁这位水做的江南女子,刚强起来也很感动人。钢琴一直是她和这个世界对话的特殊语言,想不到钢琴也会给她带来突如其来的伤痛。1982年5月,她在帮忙挪动一架钢琴时,看似坚韧无比的一条琴腿,竟然会意外折断。她下意识地去护住钢琴,一阵剧痛袭来,看见自己右手无名指被当场砸断一节,中指和小指也血肉模糊。手术以后,她的无名指永远短了一截。一位钢琴家的双手,其宝贵价值该是如何的无法估量?这一沉重挫折并没有让周广仁离开钢琴。为了恢复手指机能,她忍着剧痛坚持弹琴,受伤整整一年后,竟然奇迹般地重登舞台。直到90岁高龄,这位“琴痴”一直天天练琴。她曾应邀在世界著名的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利兹国际钢琴比赛等重大国际钢琴比赛中担任评委。1994年,她参与创办了“中国国际钢琴比赛”并担任评委会主席。她的努力使这一赛事成为世界上最具权威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比赛之一,为祖国争得了荣誉。2014年2月,在中国音协钢琴学会成立大会上,她被推选为名誉会长。

就这样,周广仁一开始是一泓江南的小溪,经过岁月的磨炼和她自己的顽强奋斗,她终于流成了一条宽阔的大河,汇入了波涛翻滚的蓝色大海。

经历十多年的精心修缮,宝庆路3号如今成了魔都的一座建筑瑰宝。是瑰宝就得小心翼翼地保护它珍惜它。把这里作为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真是再恰当不过了。要走进宝庆路3号,参观一次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的确特别难。博物馆是2017年10月开始接待观众的,每周只有星期三、五开放,每天只有50位观众能有幸进入,一睹其芳容。参观免费,但要网上预约。每周三半夜零点开放预约,五分钟不到,100个名额就约完了,手慢即无。我是连着拼搏了几个星期三,才预约成功的。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追寻那些纷纷飘逝的音符©视听前线
左上:宝庆路3号的壁炉;中上:宝庆路3号的玻璃花窗;右上:宝庆路3号的漂亮的吊灯;左下:庆路3号的门厅;右下:宝庆路3号的阳台

这座花园别墅系德国商人建造于1925年。1930年,颜料大王周宗良将其购下。原本只有两幢小楼,1936年,他又建造了三幢小楼。如今建筑面积1048平方米,占地4774平方米。一脚踏进庭院,犹如穿越回九十多年前,眼前一派地道的欧陆风味:深褐色的木地板、精致的橡木家俱和典雅的木扶梯,还有色彩斑斓的玻璃花窗、古色古香的壁炉、精巧的马赛克拼花地砖、雍容华贵的玻璃吊灯……悠悠走上二楼露台眺望花园,虽然现在是深秋,绵绵寒雨里,眼前依然花木扶疏,郁郁葱葱,稍远处还有一树红枫点缀……于如此优美雅致的环境中参观国内第一家以交响音乐为主题的博物馆,真是非常舒心惬意。馆内共集聚了300多件珍贵照片、文献资料以及实物展品。整个展览由三大板块组成:“乐之河”为你梳理清楚了上海交响音乐发展的历史长河,“乐之华”着重向你介绍中国指挥家、作曲家及中国交响乐的代表作品,“乐之传”则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你普及交响乐知识。

馆内最感人的展品,莫过于一架由著名作曲家朱践耳先生捐赠的旧钢琴。这架钢琴陪伴了他六十年创作生涯,朱老苏联留学回来后所有的作品都是用它创作出来的。2017年7月1日党的生日那天,时年95岁的朱老还亲笔写下了一首诗:“老琴伴我六十载,伴我追逐交响梦,今日献给博物馆,琴声永留在我心。”惜乎仅过一个半月,8月15日,《唱支山歌给党听》等一大批经典杰作的作曲者朱践耳先生驾鹤西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前些日子,有一个小视频说的是:“一位女性要摔倒,身边男士赶忙帮忙,一手抓住了女性的内衣带将其拉住”,引发不少议论。近日,...

  • 宝华韦健(Bowers Wilkins)推出的全新700系列,引入了宝华韦健旗舰型产品“800钻石系列”的诸多技术,同时兼具典雅的外观、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