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

2022-4-3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97|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腾远

简介:“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快活......”提起1988年,不知您是否和我一样,脑海中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这首歌的旋律。那一年,来自台湾的苏芮推出了《台北·东京》专辑,而比专辑名字更耳熟能详的 ...
“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快活......”提起1988年,不知您是否和我一样,脑海中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这首歌的旋律。那一年,来自台湾的苏芮推出了《台北·东京》专辑,而比专辑名字更耳熟能详的,则是专辑中的那首非常经典的歌曲《跟着感觉走》,台湾音乐大师陈志远的作曲似乎总能紧扣时代的脉搏,触发人们心灵深处的共鸣,在1988那个纯真的年代唤起我们对未来的梦和憧憬。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视听前线

那一年,港台流行音乐专辑开始以磁带介质疯狂引进内地,流行音乐的大门彻底被打开,除了苏芮的《台北·东京》,张国荣前一年推出的《Summer Romance’87》专辑改名《浪漫》推出、齐秦早期推出的《狼的专辑》、《狼Ⅱ》、《冬雨》也被重新整理为《狼Ⅰ》、《狼Ⅱ》推出。因为版权等一系列复杂的原因,早期引进版磁带专辑改名字、换歌曲、换封面的现象也成了那个时代独有的特色,直到多年以后,我们有机会接触到港台原版专辑,才终于听到未被收录进磁带的《太阳雨》、《不必勉强》、《垭口》等遗珠之作。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视听前线

而当我们刚开始通过磁带认识了齐秦的声音,听到了《狼》、《大约在冬季》、《外面的世界》,这一年的齐秦却开始退居幕后,没有发行自己的专辑,而是与自己的虹乐队成立了虹音乐工作室,帮姐姐齐豫制作了颇具艺术气质的专辑《有没有这种说法》,包办了12首作品中的8首作曲。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视听前线

那一年,台湾飞碟唱片推出了一张名为《六个朋友》的合集,一个高亢而有力的声音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这首阳光励志的歌曲至今仍被广为传唱,演唱者的名字叫张雨生。歌曲推出后一炮而红,飞碟唱片顺势于当年11月份推出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天天想你》,一时间让张雨生红到发紫。张雨生青春阳光的形象和饱含励志情怀的歌曲让他在青年学生中大受欢迎,眼光独到的飞碟唱片发现了偶像歌手的广阔市场,旗下的开丽公司酝酿了国内有史以来的第一次“选秀”,三个大男孩从海选中脱颖而出,“小虎队”由此诞生。隔年,他们即将初试啼声,开启“追星族”时代的到来。

台湾地区流行音乐历来从不缺乏人文色彩,音乐教父罗大佑这一年推出了《爱人同志》专辑,犀利的歌词、摇滚的节奏让它产生的能量毫不亚于当年的《之乎者也》,而专辑中的《恋曲1990》和《你的样子》也在隔年因成为周润发主演的电影《阿郎的故事》主题曲而声名鹊起。“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如诗一般的歌词,唱尽了人生百般滋味。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视听前线

循着罗大佑的人文脉络,有一位满怀抱负的台湾大学高材生毕业之后进入音乐界,推出了他的第一张专辑《马不停蹄的忧伤》,他的名字虽然不为太多人所熟知,但他作品的深度却让业界赞不绝口,甚至拿他与罗大佑相提并论,他的名字叫黄舒骏。这类歌手的作品充满着浓厚的人文气息,初听晦涩难懂,甚至觉得曲调有些奇怪,但歌词写实深刻、观点独到,曲子带着讽刺与戏谑,十分值得玩味。那个时代,偶像与诗人并存,让流行音乐色彩多元,一样不可或缺。

那一年的台湾乐坛,王杰依然延续着自己的销量神话,个人第二张专辑《忘了你忘了我》推出两周销量即达8白金(40万张)。“天王杀手”周华健这一年虽然推出了两张个人专辑,但还未撕掉“广告歌手”的标签,依然唱着励志歌曲、以健康阳光的形象示人。潘美辰、赵传等歌手也在这一年出道,推出了《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我曾用心爱着你》等金曲。

那一年的香港,“谭张争霸”进入白热化阶段,直接导致了谭咏麟在十大中文金曲颁奖礼上宣布不再参加有比赛性质的音乐节目,也不再领取有竞争性质的奖项。这让谭咏麟得以有更多时间放在音乐上,这一年他接连推出了《迷惑》《拥抱》两张粤语专辑和《半梦半醒之间》《心手相连》两张国语专辑。《拥抱》专辑中的《水中花》成为了谭咏麟的代表作之一,古典的曲风也颇受内地朋友欢迎,1991年春晚谭咏麟演唱了国语版《水中花》,让这首歌家喻户晓。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视听前线

此时的张国荣似乎也开始厌倦了香港歌坛的乱象,这一年仅推出了《Hot Summer》一张专辑,其中由许冠杰作词、张国荣自己作曲的《沉默是金》表达了其面对复杂环境笑看风云、洒脱豁达的心境。“笑骂由人,洒脱地做人”,一曲唱罢,也为他隔年退出歌坛埋下了伏笔。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视听前线

1988年对Beyond来说是转折性的一年,他们签约新艺宝唱片,成为了张国荣的同门,在推出《现代舞台》专辑后,Beyond完成了五子时代的谢幕。随着成员刘志远的退出,Beyond四子时代迎来了商业上的机遇,《秘密警察》专辑让他们第一次尝到了卖座的滋味,《大地》《喜欢你》的推出终于让他们有了传唱度高的作品,《大地》一曲也在当年荣获了香港十大劲歌金曲。

这一年的香港乐坛依然百花齐放,叶倩文的《祝福》、林子祥的《生命之曲》、陈慧娴的《娴情》和《秋色》、梅艳芳的《梦里共醉》、陈百强的《烟雨凄迷》等专辑均叫好又叫座。不过细心的乐迷也开始发现香港乐坛商业化的机制导致翻唱歌曲越来越多,本土创作能力的缺失也为日后香港乐坛的衰落埋下伏笔。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四) ——1988©视听前线

1988,正当港台流行音乐以不可阻挡之势攻占内地时,大陆的音乐环境尚在萌芽中步步为营,不过正是这种纯净的土壤给了大批音乐人广阔的创作空间和灵活的创作思维,他们不受商业环境的桎梏正潜心酝酿着自己的作品,在看似沉默的步步为营中积攒着排山倒海的能量,等待着一个契机蓄势喷发,与港台流行音乐分庭抗礼。隔年,崔健唱响了《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