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

2022-3-27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120|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腾远

简介:1987年初的冬天,年幼的我看了记忆中的第一次春晚,懵懂地被姜昆、唐杰忠合说的相声《虎口遐想》逗得好开心,也被唱着《故乡的云》和《冬天里的一把火》的费翔帅得好痴迷。
1987年初的冬天,年幼的我看了记忆中的第一次春晚,懵懂地被姜昆、唐杰忠合说的相声《虎口遐想》逗得好开心,也被唱着《故乡的云》和《冬天里的一把火》的费翔帅得好痴迷。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视听前线

那一年,当身着一袭红衣、跳着热舞、面容英俊的费翔出现时,全国的观众无不为之疯狂着迷,在那个年代他就是全民的宠儿、潮流的风向标。尽管1986年我们已经听到了费翔《跨越四海的歌声》专辑,但一切都不及春晚上热情似火又饱含深情的两首歌来得更有冲击力,一时间费翔成了全民追逐的偶像。

有趣的是,多年以后我们才知道《故乡的云》和《冬天里的一把火》并不是费翔原唱,《故乡的云》原唱为文章,而《冬天里的一把火》原唱为高凌风、原曲为爱尔兰女子乐队The Nolans的《Sexy music》,但春晚舞台的天时地利人和让这两首歌完美地成就了费翔。

费翔早在1981年就于台湾出道,直到1987年火遍内地,是属于典型的墙内开花墙外香,与此同时台湾乐坛有两位“墙内墙外皆香”的男歌手正式出道了。1985年,一位怀揣着音乐梦想的歌手骑着摩托车亲自到各大唱片店送货,岂料在唱片发行前一天公司倒闭,这张唱片未能正式发行,隔年他在李宗盛的介绍下签约滚石唱片,1987年他的首张专辑终于面世——“追逐风,追逐太阳,在人生的大道上”,他就是周华健,《心的方向》一曲奠定了他阳光健康的形象,而日后他即将成为一名打破香港乐坛格局的“天王杀手”。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视听前线

与周华健的节节攀升不同,那一年还有一位出道即巅峰的歌手,巧合的是同样和周华健在年轻时从香港来台湾闯荡,他的名字叫王杰。那一年,他的《一场游戏一场梦》红透了半边天,至今已卖出惊人的1800万张,那时候估计没有人不会唱这首歌吧,我十分清楚地记得当年我家里还有这首歌mv的录像带,王杰缓缓走向大海的最后一幕至今仍印象深刻,后来我才知道当年觉得毫不起眼的mv女主角竟是影后张曼玉。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视听前线

同一年,齐秦发行了他的第五张专辑《冬雨》,专辑中齐秦认为很普通的两首歌《大约在冬季》和《外面的世界》却出人意料地于第二年红遍了祖国大江南北。齐秦和王杰,分别以深入人心的“狼”和“浪子”的形象为内地大众所喜爱。

“路过的人,我早已忘记,经过的事,已随风而去,驿动的心,已渐渐平息,疲惫的我,是否有缘,和你相依......”那一年,姜育恒跳槽飞碟唱片推出了这首唱尽人生惆怅滋味的《驿动的心》,并创立了开丽创意组合有限公司,隔年轰动一时的青春偶像组合小虎队在此诞生。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视听前线

同年,还有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台湾学生歌手推出了他的人生中唯一一张专辑,确切地说他本人都没能亲自见证这张专辑的诞生,因为在他完成专辑配唱后一周就因病去世了,这张用生命完成的专辑叫《这个世界》,他的名字叫蔡蓝钦。1995年,林志炫推出了名为《一个人的样子》的翻唱专辑,除了翻唱《你的样子》、《哭砂》、《我愿意》等名曲,还有我非常喜欢的一首《告别忧伤》,也正是这样一首冷门歌让我知道了同样冷门的蔡蓝钦。尽管蔡蓝钦英年早逝,但好的作品无疑会让人记住这样一位优秀的创作人,后来张信哲、刘若英、孙燕姿、五月天、陈绮贞等都翻唱过他的作品。2020年4月17日,在疫情肆虐的第一个年头,刘若英开了一场线上演唱会,第一首歌曲就选择了蔡蓝钦的《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有一点希望,有一点失望,我时常这么想......”33年后再听这首歌,温暖的歌词和旋律在那个特殊的时刻显得别有意义,好的音乐就是有这种跨越时空的魔力吧。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视听前线

1987年,张国荣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与宝丽金唱片旗下的新艺宝签约,尽管和谭咏麟变成了同事关系,却也将“谭张争霸”推向了白热化阶段。千呼万唤之中,张国荣推出了《Summer Romance》专辑,专辑中《拒绝再玩》、《无心睡眠》两首劲歌、以及电影《倩女幽魂》的同名主题曲赚足了口碑和销量,一举抢了同年谭咏麟《墙上的肖像》、《再见吧浪漫》两张专辑的风头。双方歌迷的叫嚣更加肆无忌惮,矛盾冲突不断升级,这也间接导致了谭咏麟在隔年举行的香港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上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这将是我在乐坛最后一次领奖”,日后再看这个决定,不得不佩服谭咏麟的勇气,从长远来看对香港乐坛的健康发展、对新人的涌现无疑都具有正面的影响。但这个决定也让部分矛头指向了不知所措的张国荣,时隔两年,张国荣即将做出一个更加惊人的决定。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视听前线

这一年的Beyond还在试图寻找理想和商业的平衡点,发行了EP《永远等待》和第一张专辑《亚拉伯跳舞女郎》,但依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这一年,宝丽金还签约了两位名字里带“qin”字的男歌手,一位是日后有“香港第五天王”、“零瑕疵”、“CD勤”等美誉的李克勤,还有一位是我非常喜欢的诗人派歌手黄凯芹。两位在这一年同时发行了各自第一张专辑,并开启了不少合作,在李克勤的首专《命运符号》中两人合唱了《绝对自我》,专辑中也诞生了李克勤一首广为流传的经典《月半小夜曲》,隔年两人还在黄凯芹的《短篇小说》专辑中合唱了一首《人间童话》。两人都属于低调的实力派歌手,现场演唱水平上乘,经常担任对方的演唱会嘉宾。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三) ——1987©视听前线

这一年,创造了2000万张磁带销量神话的张蔷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远赴澳大利亚留学,这似乎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隔年张蔷留学归来,推出专辑《来自澳洲的歌》,销量却已不复当年。而随着齐秦《狼Ⅰ》、《狼Ⅱ》、童安格《跟我来》、苏芮《台北·东京》、张国荣《浪漫》等专辑在1988年被引进内地,人们开始不再听大陆歌手的翻唱,一波港台音乐轰炸的风潮即将来临。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