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二) ——1986

2022-2-27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127|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腾远

简介:循着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脉络,我们走过开垦的1985,迎来收获的1986。如果说1985年是为中国流行音乐奠基的一年,那么1986年一定是流行音乐在中国广大地区开始广泛传播的一年。如果之前大部分的流行音乐还被讽为“靡靡 ...
循着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脉络,我们走过开垦的1985,迎来收获的1986。如果说1985年是为中国流行音乐奠基的一年,那么1986年一定是流行音乐在中国广大地区开始广泛传播的一年。如果之前大部分的流行音乐还被讽为“靡靡之音”,那么1986年也是为流行音乐在中国正名的一年。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二) ——1986_视听前线

我的家里依然保存着那盒磁带——那是1986年5月9日的北京工人体育馆,当百名歌星一齐唱起《让世界充满爱》,当穿着一身农民装、搭着白色毛巾、卷起裤管的崔健呐喊般地唱起《一无所有》,其震撼人心的力量只能用史无前例来形容。从此,中国流行音乐不再“一无所有”,参加这场演出的百名歌星日后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中坚力量,崔健、那英、田震、韦唯、毛阿敏、郭峰、蔡国庆等歌手由此走出,这一年也被封为“中国流行音乐元年”。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二) ——1986_视听前线

身着农民装、脚踏黄土地、唱着“信天游”——崔健的横空出世让内地流行音乐刮起了一阵强劲的“西北风”。第二年,以程琳演唱的《信天游》为标志,《黄土高坡》、《我热恋的故乡》等歌曲将这阵“西北风”席卷向了全国。

与此同时,崔健的唱法和风格也标志着独具中国特色的摇滚乐的诞生,从1987到1988年,黑豹、唐朝、呼吸等一批日后大名鼎鼎的摇滚乐队开始成立,用自己的才华和对时代敏锐的捕捉力,正摩拳擦掌地暗流涌动,等待着一个契机,酝酿着一场空前的音乐革命。

这一年,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大事,在中央电视台第二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首次设置“通俗唱法”,这标志着流行音乐在国内首次登上大雅之堂,获得社会认可。人们对流行音乐的需求持续增长,双卡录音机走进千家万户,磁带继续以数以亿计的速度疯狂生产。从1985到1986,短短两年时间里推出20多张磁带专辑、创造2000万张惊人销量的张蔷成为了第一位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华人歌手。

这一年,一只猴子的命运牵动着亿万观众的心——86版《西游记》电视剧首播。那扣人心弦的剧情、让人难忘的配乐,那个恨不得每次都把片头片尾曲听烂的时代虽一去不复返,但成就的经典至今依然璀璨。片头曲《云宫讯音》电声乐器运用所制造的异域和神话效果如今听来都毫不过时,片尾曲蒋大为演唱的《敢为路在何方》如今仍被视为《西游记》系列的最佳BGM,还有《天竺少女》、《女儿情》等插曲也是十分经典。好的音乐能为戏剧锦上添花,而《西游记》则成了戏剧与歌曲互相成就的最佳典范。

正当内地流行音乐发展刚刚起步之时,在当时看来还遥不可及的香江正“悄无声息”地酝酿着一场“战争”,谭咏麟和张国荣这两位香港当红巨星正在因“孰高孰低”被歌迷和媒体争得面红耳赤。1986年正是“谭张争霸”开始的第一年,亦是最激烈的一年,然而也正是这种竞争促使两人你追我赶,不断推出着好的作品。这一年,谭咏麟推出专辑《第一滴泪》,张国荣推出同名专辑《张国荣》,在当年的香港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两人霸占了10首歌曲中的4首。当张国荣演唱获奖歌曲《有谁共鸣》时,台下谭咏麟的歌迷发出阵阵嘘声,张国荣则淡然自若地回应了一番肺腑之言,如今斯人已去,一切只能追忆。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二) ——1986_视听前线

在香港娱乐乱象欲迷人双眼之时,几个年轻人还在坚持着自己的音乐理想,经历了几年地下乐队时期的蛰伏,1986年他们自资推出了第一张专辑《再见理想》,他们的名字叫Beyond。此时的他们还是愤怒地玩着重金属的青年,从1983到1987,尽管他们推出了不少作品和演出,但还只是在小范围的受众边缘徘徊,愤怒的孩子们开始意识到想要生存下去,必须先融入商业洪流之中,1988年Beyond与赫赫有名的新艺宝公司签约,《海阔天空》、《真的爱你》、《光辉岁月》等日后影响了一代人的金曲才就此有机会诞生。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二) ——1986_视听前线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若让你选一首最爱的邓丽君的歌,恐怕很多人和我一样会选这首《我只在乎你》。1986年12月,邓丽君在日本发行了这首歌曲,在寒冷的冬天用温柔的倾诉温暖了我们的心灵。

1985年罗大佑在台湾制作完成群星合唱经典《明天会更好》后移居美国,后偶尔往返港台,在1984年中英签订《中英联合声明》和思念故土的思绪中,罗大佑发表了歌曲《东方之珠》。而到了1997年香港回归之时,香港滚石出版了两张纪念专辑,一张是收录有《明天会更好》的精选集《光辉岁月》,另外一张就是收录有《东方之珠》的专辑《皇后大道东》,一时间,香港满街回响着《明天会更好》和《东方之珠》的歌声。罗大佑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创作了两首对两岸三地至今仍有深远影响的歌曲,无愧于台湾音乐教父之美誉。

同年,另一位台湾音乐教父李宗盛也在幕后摸爬滚打了几年后发行了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生命中的精灵》,“爱情是最辛苦的等待,爱情是最遥远的未来”,那首写尽人生五味的《寂寞难耐》至今仍然是他的招牌金曲。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二) ——1986_视听前线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她不停地向我召唤”——1986年,妈妈从邻居那里借来了一盘磁带,专辑名为《跨越四海的歌声》,让我听到了这个浑厚而有力的声音,虽然当时年纪尚小,但那婉转、激昂又带着一点点忧伤的旋律一直在我脑海挥之不去。磁带封面上那个蓝色眼睛、留着一头卷发的帅气青年是如此独特而出众,那一年人们开始通过歌声和照片认识这位面容俊朗的中美混血歌手——费翔,1987年他通过春晚的舞台让所有人为之疯狂。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