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视听观点 | 炒碟是不是好过炒黄金?

2022-2-12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200|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晓风

简介:好久不见的周姐某日在街头和我偶遇,一番寒暄之后,周姐话锋一转问道:老弟,现在买什么黑胶唱机好啊?我闻言大吃一惊,音响市场惨淡连年,感觉唱片和音响厂家都维持得相当艰难,没成想连以往整天只关心家里柴米油盐 ...
2021视听观点 | 炒碟是不是好过炒黄金?_视听前线

好久不见的周姐某日在街头和我偶遇,一番寒暄之后,周姐话锋一转问道:老弟,现在买什么黑胶唱机好啊?我闻言大吃一惊,音响市场惨淡连年,感觉唱片和音响厂家都维持得相当艰难,没成想连以往整天只关心家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周姐,现在也突然转性要提升精神追求品味,而且居然要一步到位直接成为黑胶发烧友啦?!细问之下周姐一脸烦躁地道出原委。原来,家里上高中的宝贝女儿最近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追星追得都开始一张一张往家里买什么限量版的黑胶唱片,零花钱全花了不算,最近缠着父母说要买黑胶唱机来播碟。面对父母的埋怨和劝阻,小姑娘一脸鄙夷:你们懂什么,这些黑胶是能升值的!

回家上网一百度,发现这些时下的偶像明星的黑胶唱片产品的确不少,像防弹少年团BTS、BLACKPINK、泰勒·斯威夫特等当红偶像都有黑胶专辑出版,价格均为数百块不等一张。其中很多还是限量发行,比如BLACKPINK的一款黑胶限量发行18888张,每张黑胶有独立编号,原价约400多,现在在疯狂的粉丝拉抬之下,几个月间已经涨到两倍多的价格。除开这些当红偶像,事实上一些老资历或者实力派音乐人,现在也风行出版黑胶产品。比如“教授”坂本龙一推出了 200 份限量的 8 枚 10 万日元(约 7000 人民币)的配乐合集套装黑胶;“亚洲天王”周杰伦也出了一套 20 周年纪念黑胶;“歌神”张学友全新系列彩胶产品引发唱片收藏家们的抢购;因参加《我是歌手》节目在内地大红大紫的乐团苏打绿的黑胶专辑《韦瓦第计划》炒价已经飙升过万……不仅如此,现在大牌一点的翻唱歌手也频繁出版黑胶产品,张张主打发烧大牌,始发价动辄数百破千,光是预售就已掀起一波“血雨腥风”。

近年来,数字媒体的冲击已经使得实体 CD 销售量连年下滑;现在所有的音乐人要想出版新专辑,都不得不面临一个考量:要怎么出这张专辑?是LINE版本,是CD版本,还是黑胶版本?如果选定了实体唱片载体,要压印多少张才不至于滞销亏本?我看最近一些歌手的选择,是放弃CD,只出版LINE版本和黑胶版本。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CD这种曾经一统江湖多年的音乐载体的困境。如果实体唱片日益成为稀有品,可以想见反倒会使得其收藏价值在二手市场走高。

2021视听观点 | 炒碟是不是好过炒黄金?_视听前线

其实都不用展望未来,在近年,老版CD,特别是在IFPI码被普遍打印在CD上之前的那些无码时代的CD产品,早已在二手市场迎来了它们的春天。“头版”、“银圈”、“无码”、“金碟”、“限量”等这些关键词,成了二手唱片市场的香饽饽。在淘宝闲鱼上搜索一下你就会发现,很多脍炙人口的经典唱片或者发烧版本,在二手市场已经炒高到天价:大伦敦金碟《浮士德/卡门组曲》,18000元;《邓丽君15周年》西德无字银圈版,13500元;邓丽君《淡淡幽情》西德无字银圈版,26000元;邓丽君《爱的歌唱》宝丽金日本三洋版,45000元;金弦天碟《清丽脱俗的三盲鼠》日本三洋金碟头版,1500元;金弦天碟《国乐精英》日本三洋金碟头版,2200元;阿卡多《魔鬼小提琴》日本版金碟,1980元;张国荣《MONICA》东芝首版,3980元;张国荣《风再起时》日本天龙金碟首版,18888元;海汀克《肖斯塔科维奇第八交响曲》“钢盔仔”西德无字银圈版,1550元;迪图瓦《圣桑:骷髅之舞》西德无字银圈版,2800元;迈克尔·拉宾的EMI 6CD套装,5800元;阿卡多《罗西尼:弦乐奏鸣曲》24bit纸盒日本版,7000元……

这年头,艺术品市场已经逐年降温,囤茅台还得另外租仓库,压箱底的那些金条拿来变现估计涨幅也不尽如人意,这样看起来,发烧年头长一点,当年舍得多买一些唱片的朋友们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摆放在唱片架上的那些以为快要退出历史舞台的一张张CD碟,突然一下子好像成了杠杠的硬通货。这时候我们也可以想一想:炒碟是不是好过炒黄金?

人类历史以来,所有艺术文化生产的实体,都有可能成为收藏品。炒碟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由来已久,买家愿意花费不菲所求的不仅仅是买到唱片来听,也着眼于特定唱片和特定版本的稀有性,另外还有唱片的艺术性和历史性价值。虽然价格时有波动,但大体来说这个市场的存在以往和现在都十分稳定,可以肯定日后也还是会如此。据说,全世界最贵的唱片是 Wu-Tang Clan 的《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卖出了 200 万美元,倍杀第二贵的编号为 “No. 0000001”的 The Beatles 专辑《White》,而猫王在他俩面前都只能屈居第三。在中国,人们普遍物质生活水平已经有所提升,唱片的价格对于大部分乐迷的收入而言,变得越来越不那么要“伤筋动骨”般高昂,因此,希望购买收藏更稀缺、更优质的唱片的乐迷,数量其实是在稳定增加的,这个趋势久而久之就让炒碟市场日益活泛起来。

天价唱片满天飞的二手市场,会不会是纯吆喝有价无市的底子?你可能会这样质疑。以我的亲身经历,虚高无市的状况肯定是有,但也的确是有相当数量愿意花天价去买碟的买家,使得这个市场得以真正地延续。我身边一个老哥,平时无不良嗜好,极其喜欢港台流行与东南亚流行音乐,花费四位数买一张碟对于他是家常便饭(其实也不算是有钱人哦)。比如我就知道他曾经花5400块买了一张马来西亚的歌手罗宾的专辑,我去他家听这张唱片,实在无法理解5400值在哪里,但是喜好各自不同,人家愿意也无可厚非。供需关系决定市场价格。哪里有紧张的供需关系,哪里就有黄牛。从医院挂号到春运回家火车票再到星巴克猫爪杯;从茶叶到球鞋再到KAWS的遮眼娃娃,现在什么东西好像都可以拿来炒,炒到让你后悔当年为什么不拿所有的积蓄去囤一堆这些东西。就像我,最近就时常悔不当初,为什么没有把水星公司的全套银圈古典收齐,为什么没有买个十多二十张大伦敦版的大卫·奥伊斯特拉赫,为什么没有把钢盔仔骷髅之舞四季王魔鬼小提琴等等这些碟每样来个一百张,花不了几个钱但是现在出手早已经实现财富自由……

看到这里觉得找到了一条发财之路的读者,也别忘了,任何一个市场里都有待割的韭菜。怀抱着挣快钱夙愿的人一旦进场了,往往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二手市场的炒碟,是要看具体对象的,不是每一张银圈,每一张首版,每一张金碟都能天价卖出,三四十一张的银圈、头版碟实际上也随处可见,不分青红皂白见银圈头版就囤起来,最会可能会发现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哭都没地方去。

2021视听观点 | 炒碟是不是好过炒黄金?_视听前线

每个人都有一夜暴富的梦想,音乐爱好者也不能免俗。在唱片收藏的小圈子里,有人专注在炒着碟,有人专注在买这些炒的碟,也有人把自己当炒碟中转站,若干钱买回来过一发又若干钱再卖出去。潮流吹来的目的就是希望把你口袋里的钱一并刮走,越快速的泡沫越容易破灭。而你要是问这些炒碟的朋友,他们多半告诉你,他们卖这些炒碟买这些炒碟,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这些头版、银圈、德版无字、金碟音质最好,后来再版的、包子版的和前者相比起来就是不忍卒听的渣渣。究竟头版和“渣渣”的区别和差距,是不是有他们说的那么大,那么夸张,而且这些实际上很容易氧化透光的初期产品,音质是不是真的好,很难一慨而论。我至今清晰记得,CD问世之初,港台音响杂志的发烧大咖们,对CD音质大加挞伐,说这些CD音质水平低劣,数码味大,冷硬尖利刺耳毫无音乐味而言,结果数码技术发展进步到今天,舆论风向不知不觉倒过来了,让人感叹世事无常,众口可以铄金,也可以积毁销骨。

唱片的本真,是承载、传播和分享音乐。说到底,绝大部分乐迷买唱片不就是为了听音乐吗?为了炒碟猎奇而买碟,终究不是值得炫耀或者说值得推荐的做法。听自己喜欢的音乐,选自己消费得起的版本,就算是一张简陋的包子简装版本也能听得热泪盈眶,这才是乐迷,至少我欣赏这样的乐迷。但是从另一方面,我也不反对二手市场的炒碟现象。一方面,这是你情我愿的正常商业现象,也是乐迷买家卖家的自由,无可厚非;另一方面,我总是想,好在还有人在炒碟,至少表明还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音乐喜欢唱片而且愿意花钱买唱片,如果哪一天连炒碟的人都没有了,那只能说明,我和我的这些唱片也快到被归入到故纸堆的时候了,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那天,路上偶遇的周姐最后忧心忡忡地问我,女儿跟她说家里已经买下的这些黑胶唱片,日后铁定是会升值的,是不是真的是这样。我知道周姐根本就不想再花什么冤枉钱给女儿买黑胶唱机,于是给她出个主意,回家告诉孩子,就说那个家里好多唱片的叔叔说了,黑胶唱片最好不要拆开也不要播放,维持全新的状态,以后才会卖出真正的好价钱。周姐凤心大悦,满面春风,直夸老弟真有办法,只是挥手告别之前再一次跟我确认,老弟,到时候唱片升值了,你们圈子里面那些朋友,就像你,会收这些唱片吧?我心不在焉地答应着,实际上,有点心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