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

2022-1-15 15:55| 发布者: ywen| 查看: 180|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腾远

简介:作为一个生于80年代的人,我深知自己是极其幸运的,乘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我们在兼容并包的环境中成长,在犹如井喷的文化思潮中汲取着充足的养份。这其中,流行音乐无疑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它就 ...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_视听前线

作为一个生于80年代的人,我深知自己是极其幸运的,乘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我们在兼容并包的环境中成长,在犹如井喷的文化思潮中汲取着充足的养份。这其中,流行音乐无疑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它就像是时代的一面镜子,记录着时代的脉搏,也记录着我们每一个当下的生活与心情。即便我们当时还很年幼,但每当熟悉的旋律在耳边响起,我们的思绪总能穿越时空,心中泛起阵阵涟漪,回想起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接下来,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笔者就将以中国流行音乐为主线,从时间、人物、地点、事件等不同维度,结合自己的经历,与大家分享、漫谈中国流行音乐。第一期,咱们就先从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说起——1985年。

1978年的改革开放为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打开了第一扇窗,从1978年到1985年,我们用七年的时间完成了主流音乐从红色歌曲、革命歌曲向民谣歌曲、流行音乐的过渡。在这个时期,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大陆流行音乐创作也开始尝试新的东西——《军港之夜》《绒花》《乡恋》《大海啊故乡》《牧羊曲》等一批优秀的歌曲相继诞生,而许多歌曲也难以幸免被扣上了“靡靡之音”的帽子。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_视听前线

1983年的除夕之夜,我姥姥抱着我在热腾腾的火炕上用黑白电视机看了第一届春晚,李谷一演唱了《乡恋》,因为演唱风格带有柔腔气声,这首大受欢迎的歌曲足足被禁了三年,直到1983年第一届春晚李谷一才再次公开演唱。从此,中国流行音乐的路越走越宽了。

与此同时,海峡对岸正刮来两阵“黑色旋风”,1982-1983年,罗大佑的《之乎者也》和苏芮的《搭错车》专辑犹如两颗重磅炸弹在台湾造成了轰动,尽管流传到大陆时其政治意义已大大削弱,但《童年》《光阴的故事》《一样的月光》《酒干倘卖无》等一批好歌依然带给我们相当的震撼。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_视听前线

同样在1983年,香港的张国荣发行了《风继续吹》,隔年谭咏麟推出了《爱的根源》,拉开了香港流行音乐以“谭张争霸”为时代背景的空前繁荣。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_视听前线

1985年,我家迎来了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燕舞牌双卡录音机。“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从1984年开始连续四年,不知有多少家庭都被这支录音机广告洗脑,心甘情愿地把它请回了家,成为了80年代我们的“三大件”之一。从此,我们听音乐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因为巨大的需求,磁带开始以数以亿计的速度疯狂生产。

就在1985年,一位顶着爆炸头、声音独具个性的北京女孩的磁带成为了家家户户的必备品,她的名字叫张蔷。从首张专辑《东京之夜》开始,张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就发行了20多张磁带专辑,第一张专辑的销量就达到了惊人的250万张。以翻唱歌为主的她,第一次把《爱你在心口难开》《星期六》《相思河畔》等好听的港台和国外流行歌曲介绍给了我们。

从此,翻唱潮蔚然成风,李玲玉、张行、成方圆等一大批优秀的大陆歌手开始通过磁带把一些好听的歌曲翻唱演绎。然而这在当时信息闭塞与版权机制缺失的年代,我们并不知情,后来才渐渐知道了那些原唱者的名字——高凌风、刘文正、凤飞飞、费玉清。

日后成长为歌坛天后的王菲也在这一年初试啼声,16岁的她录制了第一张磁带专辑《风从哪里来》,专辑中的14首歌全部翻唱自邓丽君。

同一年,在海峡对岸,退伍后的齐秦发行了他的第二张专辑,也是对后来中国流行音乐影响深远的一张专辑《狼的专辑》,专辑中的《狼》、《原来的我》、《太阳雨》等日后也被无数大陆歌手翻唱。

在香港,谭咏麟乘上一年《爱的根源》、《雾之恋》之东风,接着推出了“爱情三部曲”之三《爱情陷阱》,年底又借与成龙合拍的电影《龙兄虎弟》之威名推出了《暴风女神》专辑,其中的《朋友》一曲至今都是KTV朋友聚会时的必点金曲。张国荣推出的《为你钟情》专辑造就了一首大热的婚礼进行曲,梅艳芳的《似水流年》专辑将成熟、中性的女性韵味演绎到了极致。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_视听前线

而在大陆地区,当港台歌曲尚以滞后的速度流入,人们还在听着曲调柔美的“靡靡之音”时,一个国外乐团的闯入打破了这种宁静,第一次让国人见识了何为摇滚乐。1985年4月10日,英国威猛乐队作为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支来华的国外大牌乐队登陆北京工人体育馆,演唱了《去年圣诞》(Last Christmas)和《无心快语》(Careless Whisper)等歌曲,这场演唱会可以说是摇滚乐在内地的一次启蒙,大大改变了大陆人对于流行音乐的看法,日后成为中国摇滚界大佬的许多人当时就坐在台下,崔健就是其中之一。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_视听前线

1985年的崔健还没有卷起裤脚、蒙上红布、唱起《一无所有》,那一年的他还是唱着翻唱歌曲的小生,和其他六位成员组成的七合板乐队出了一张专辑,12首歌曲中只有3首原创,其余9首为翻唱中国民歌或国外歌曲,包括大名鼎鼎的《斯卡保罗的集市》《什锦菜》《月亮河》等。但威猛乐队来华的冲击实在前所未有,因为隔年,老崔就形象大变,让《一无所有》这样的歌曲响彻了大江南北。

1985年7月13日,在英国伦敦和美国费城同时进行了一场名为“Live Aid(拯救生命)”的大型演唱会,旨在为发生在埃塞俄比亚的饥荒筹集资金,迈克尔·杰克逊、皇后乐队、鲍勃·迪伦、保罗·麦卡特尼、艾尔顿·约翰、U2等流行音乐巨星参与了此次演出,演唱会最后全体人员一起合唱了当年推出的重磅公益歌曲《We are the world(天下一家)》。这场耗时16小时的音乐盛宴在全球引起了轰动,台湾乐界如法炮制,集结60名优秀歌手推出了那首传唱至今的《明天会更好》。

我与流行音乐漫谈(一)——1985_视听前线

隔年,“Live Aid”的轰动效应还在继续,为纪念1986年世界和平年,1986年5月9日,《让世界充满爱》大型流行音乐演唱会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上演,参与演出的百名歌星日后成为内地流行音乐的中坚力量,而崔健的《一无所有》也在此时响彻天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