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的花腔传奇 | 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巨星之路

2021-12-12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188| 评论: 0 |原作者: 朱迪

简介:格鲁贝洛娃的主角大秀虽然大获成功,然而《阿里阿德涅在纳克索斯岛》属于相对冷门的剧目,如果她自此停滞不前,绝对无法更上一层楼。此后格鲁贝洛娃合约不断,1978年她参演了唐尼采蒂《拉美莫尔的露契亚》,这是她个 ...
格鲁贝洛娃的主角大秀虽然大获成功,然而《阿里阿德涅在纳克索斯岛》属于相对冷门的剧目,如果她自此停滞不前,绝对无法更上一层楼。此后格鲁贝洛娃合约不断,1978年她参演了唐尼采蒂《拉美莫尔的露契亚》,这是她个人艺术生涯中的一次高潮,露契亚其实也是格鲁贝洛娃第一个意大利歌剧角色。对于花腔女高音来说,美声歌剧是必修课,她说过:“露契亚是美声歌剧中的精品,音乐、音色、情感交织在一起,在声乐方面,至少就我个人而言最难的倒不是发疯场面,而是露契亚兄妹的二重唱,这段演唱需要强度很高的力量,不仅是声音的力度、体能、耐力,更需要情感的力量,才能使其冲动爆发更加震撼人心。”

半个世纪的花腔传奇 | 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巨星之路_视听前线■ 唐尼采蒂《拉美莫尔的露契亚》Donizetti: Lucia di Lammermoor. Gruberova, Kraus

上世纪80年代是格鲁贝洛娃向国际歌剧舞台进军的黄金时期。1983年她饰演了生平的第一个贝利尼歌剧角色,就是《卡普莱特与蒙太古》中的朱丽叶,由穆蒂担任指挥。评论界评价道:“格鲁贝洛娃的嗓音比一般花腔女高音更加宏亮,而且她善于展示天赋的素质而不纯粹炫耀技巧。”她的下一个贝利尼歌剧角色来自《清教徒》,1990年格鲁贝洛娃在大都会歌剧院首次饰演这部歌剧中的埃尔薇拉,这个角色对嗓音的要求更高,常常需要唱到很高的音域然后回落到一个低的音域,要唱好很不容易,而格鲁贝洛娃圆满完成了任务。

半个世纪的花腔传奇 | 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巨星之路_视听前线■ "Bellini - I Capuleti e i Montecchi (Agnes Baltsa, Edita Gruberova, Gwynne Howell - Riccardo Muti, 1984)

1986年,格鲁贝洛娃在巴伐利亚国际歌剧院演出了《茶花女》,这是她仅有的几部威尔第剧目之一,与格鲁贝洛娃合作的是著名指挥大师卡洛斯•克莱伯。格鲁贝洛娃较少唱威尔第剧目,不过她却是公认的吉尔达(《弄臣》)当代最佳扮演者之一。《茶花女》中的薇奥丽塔是格鲁贝洛娃比较成熟又得心应手的威尔第歌剧角色,与吉尔达相比薇奥丽塔是个成熟的女人,烟视媚行又老于世故。格鲁贝洛娃说:“薇奥丽塔是我声音的极限,再重的角色就不适合我的花腔音色了,我的音色太轻巧了,无法负担过分沉重的威尔第式的管弦乐法。之所以能够胜任薇奥丽塔,我想是因为作曲家原本希望由偏重花腔的女高音来唱,第一幕中间那段充满花腔的咏叹调就证明了这一点,即便是第三幕也不能唱得过分戏剧化!”对于格鲁贝洛娃来说能够与克莱伯这位杰出的歌剧指挥大师同台合作是令人兴奋的,“与克莱伯这样的天才共事,难怪《茶花女》的演出如此简单,光是与克莱伯合作对我而言就超过了任何实质性的奖励!”不久,这一组合又在大都会歌剧院再次合作了《茶花女》,不出预料地引起巨大轰动。值得一提的是,就在1986年,因在演唱施特劳斯歌剧方面的不懈努力和丰富经验,格鲁贝洛娃被推选为理查•施特劳斯学会名誉主席,以一位声乐艺术家的身份出任这样的荣誉职位,可见格鲁贝洛娃在当时音乐界已经建立起比较高的地位。

半个世纪的花腔传奇 | 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巨星之路_视听前线

花腔女高音不仅需要演唱者付出大量刻苦练习的时间,而且极其看重演唱者本身的嗓音天赋。格鲁贝洛娃放开音量演唱时可以透过管弦乐队的伴奏,而需要细腻的高音时又能委婉动人,获得常人难以达到的纤细高音。因此,她的嗓音条件完全适合演唱更多的威尔第角色。但是考虑到对莫扎特歌剧的喜爱,她毅然放弃了拓展曲目的想法:“我宁愿就只唱这些花腔角色,把每一个雕琢完美,也胜过扩充曲目,增加那些虽然无比优美却可能伤害嗓音的重抒情角色。”格鲁贝洛娃选择曲目非常小心,对于那些超越自己能力限度的作品,哪怕再受观众欢迎她也一概拒绝,这样做的原因仅仅为了一件事——她不愿意失去莫扎特,格鲁贝洛娃知道嗓子一旦失去纤细质感,再唱莫扎特剧目就十分困难,这也许就是她能够保留自己金嗓子长达数十年的秘诀之一。除开《魔笛》,她演出的《唐乔凡尼》也是备受好评的剧目。

曼侬是另一个格鲁贝洛娃的保留角色,也是她最为人称道的法国歌剧角色。对于法语,格鲁贝洛娃像许多歌唱家一样非常偏爱,她说过:“法国音乐中的情感不如意大利歌剧那样激情、浓烈,其处理手法较为细腻婉转。”在音乐方面,曼侬虽然诠释难度低一点,但是要解决鼻音很重的法语发音对于来自中欧地区的格鲁贝洛娃来说也并不轻松。1991年,格鲁贝洛娃在苏黎世歌剧院演唱了《军中女郎》,这是唐尼采蒂一部脍炙人口的喜剧,女高音部分的旋律非常优美且富于动感,因此深受格鲁贝洛娃喜爱,视为保留剧目。

半个世纪的花腔传奇 | 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巨星之路_视听前线■ Edita Gruberova, Manon

与大部分歌剧女伶通常将事业重心放在大西洋两岸所不同的是,格鲁贝洛娃的演艺事业根据地集中在德国、日本和意大利等少数国家地区。另外,也许是对花腔女高音演唱风格的执念,格鲁贝洛娃对于演出剧目的选择相当严谨,因此她的舞台光芒和唱片方面的成就,并不能和卡娜娃、芭特尔、苔尔巴迪等同时代最耀眼的那些女高音同行们相提并论,但是她在花腔艺术上数十年如一日的不懈耕耘,却让她在这一领域赢得了无数乐迷的赞赏。每当人们论及花腔女高音艺术之时,格鲁贝洛娃的名字往往被提及作为比较,她的演唱录音也常常被作为参照范本。逐渐地乐评界开始将她列入二十世纪“世界四大花腔女高音”之列,另外三位歌唱家,分别是有着清澈如泉的仙音的莉莉•庞斯、嗓音温暖而充满活力的安娜•莫芙,和将声音中的力量与美感完美结合的琼•萨瑟兰。

半个世纪的花腔传奇 | 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巨星之路_视听前线

2019年10月9日,在第22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开幕音乐会上,应邀来华的格鲁贝洛娃与中国爱乐乐团合作,完成了她的首次中国巡演。在音乐会上她演唱了中国民歌《茉莉花》与歌曲《我爱你中国》,以及她在世界各地音乐会上多次演唱的著名花腔曲段,抒发了她对中国的深厚情感,给中国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20年9月12日,意大利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剧院官网发表声明,由于疫情原因,格鲁贝洛娃将取消在剧院的10月份音乐会,而她本人也正式宣布结束其职业生涯。没想到时隔一年后,这位叱咤乐坛五十余载,与卡拉扬、伯姆、索尔第、阿巴多、小泽征尔等指挥大师频繁合作的杰出当代声乐艺术家撒手人寰,只将她宝贵的录音与影像遗产留给了世人。

半个世纪的花腔传奇 | 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巨星之路_视听前线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