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3/5A 挚友——麦马二雄

2021-11-2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404|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春天

简介:初玩音响,能遇见一位友善、师好的朋友是幸运的。 让我来聊音响发烧,我还是会话不离胆管机和BBC LS3/5A铁杆烧友大树。确实是大树传递给了我很多的音响发烧知识,以及帮助和支持,使我少走了很多弯路。 大树为了让 ...
我的 3/5A 挚友——麦马二雄©视听前线_春天我的 3/5A 挚友——麦马二雄©视听前线_春天

初玩音响,能遇见一位友善、师好的朋友是幸运的。

让我来聊音响发烧,我还是会话不离胆管机和BBC LS3/5A铁杆烧友大树。确实是大树传递给了我很多的音响发烧知识,以及帮助和支持,使我少走了很多弯路。

大树为了让我更好地了解西方古典音乐在Hi-Fi器材中的表现,甚至自己掏钱买票,约我去杭州音乐厅聆听祖克曼的现场弦乐演奏和赶赴上海音乐厅帕尔曼小提琴专场演奏会,享受番现场国际名家高级音乐会带来的细腻、优美音质。甚至大树还带他儿子做翻译,捧着多本烧友托咐的帕尔曼70寿辰唱片限量纪念册去签名(当然其中我也是幸运者),他那种对音乐的痴迷、挚爱和深厚底蕴,深深地感染了我。

原来我喜欢喝绿茶和岩茶,因为去大树的店里多了,被大树兑泡的浓郁普洱茶所吸引,那浓郁的茶汤加伴优美乐韵,乐不思蜀,我也渐渐喜欢上了普洱。易武冰岛南糯山,中茶红印蓝鬼印,96-97-2000年(份),晒青蟹钳紧压茶,喝遍东柔西刚南涩北苦,有时还日以继夜跑到大树家里继续摆龙门(喝茶听音乐), 不过半夜不回家,不亦乐乎。有时我会对朋友说,我的发烧经是被大树用普洱和音响器材泡出来的。

我的第一台功放是关氏的2A3, 转盘是日本的CEC,前级是朱利达,音箱是思奔达。作为入门级还是不错的,后来外甥结婚时拿走了。换了很多机子,总觉得在大树家里听了马兰士7和马兰士8搭配推ROGERS“大金牌”BBC LS3/5A,那种声音让人难忘。我也缠住大树,要他给我找马7马8,大树说以前他的确给其他朋友找了好几台马7马8,但现在完全原装,没有被修磨过的很少见了,如碰到好的肯定会想办法拿回。等了一年时间还是没见到有好货。大树介绍了麦景图,当年在美国属奢侈品音响器材,要不先搞一台MC240听听?凑巧在美国的朋友发来E-mail,告诉有一台麦景图MC240。从拍的内部照片看,所有电阻电容等元器件都是原装的,还有原包装箱(内衬有网格布),说明卖家是自用的。拿到以后,器材果然很漂亮,三个神牛(变压器)一字排开,靠前面7只小管子(3支12AX7, 2支12AU7,2支12AT7),中间4只大管子6L6,管子上还有Mcintosh字体印在上面(后来才知道这样的排列之优缺点)。开机后放了一张《希伯莱遗产》,这张唱片是很考功放重播能力的,这张唱片里虽只有一把小提琴和一台钢琴演奏,演奏者亚伦罗桑,是一位有名的小提琴手,他使用的小提琴可是1741年瓜儿内里名琴;钢琴伴奏约翰柯凡得过两项国际大赛金奖。两位演奏者炉火纯青的琴艺,把小提琴的松香味和钢琴的木质味以及录音的忠实性倾情展现,堪称室内音乐中的经典之作。它在MC240的驾驭推动下,让人听了如痴如醉,欲罢不能。口水歌后童丽的女声,婉转柔缓,百转回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感觉和在大树家听的声音还差许多,需要加一个前级推动。又让大树的关系在美国找马7前级。找了一年,都不理想,毕竟年代久远,器材老化,同年代零配件不可能留存至今。把目标转向麦景图C22前级,功夫不负有心人,美国传来好消息找到了一台保存完好的麦景图C22,赶紧快购快递回国内。麦景图MC 240和C22是原厂配套的设计组合,是天生的绝配组合。加上大树把LUA CD机进行了打磨,三剑客齐全,配上大金牌的声音美轮美奂,那种乐场乐感,真的是耳朵有福者。就是有一点,像这种古董机,RCA信号接口短小,由于时间久远铝质接触面氧化层厚,内部拨位开关接触点也有同样的原因,信号输入总会有时会来一下干扰的噗噗声。为了消除这杂声,我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前后一遍遍清洗各个接触点,清洁接触面,垫银片,效果会好很多。可时间一长,声音又会出现。令人十分无奈。后来,干脆把C22前级中间的一个拨位开关做了桥接,终于解除了烦恼。春节前,传来一个好消息,美国有位老人发来E-mail,说有一套价格不菲(4只)全新的Western Electric(西电)的350B出让,问要不要。在犹豫中我想起Audiomaster 3/5A音箱的事情,不果断又要失之交臂。咬咬牙拿回来换上试听后,恍然大悟,才明白那个年代的产品就需要那个年代的元器件配合,才能适合设计者的初衷及设计者心中想要的天籁之音,所以这是需要配套组合才能来系统地完成重播效果。

我的 3/5A 挚友——麦马二雄©视听前线_春天我的 3/5A 挚友——麦马二雄©视听前线_春天▲ 麦景图MC 240和C22是原厂配套的设计组合,是天生的绝配组合

 真的很稀奇,用CD机能听出LP的效果。当然此CD机不是彼CD机,是大树修磨过的CD机。讲到这里,实际上有几个早先国产的管子也是不错的,大树给了我一套(4支)他的镇店之宝咖座电工牌6L6管子,用在MC240上和西电的350B不差上下。平时我舍不得用,准备将来弄一个小型博物馆,来展示中国电子工业曾经的骄傲与辉煌。

这次试音我用了LP,苏曼的《好久不见》和廖昌永的《情释》。苏曼是号称徐小凤+张国荣+蔡琴=苏曼,拥有漂亮的让人嫉妒的声线,富有磁性,韵味十足,高贵而不失舒适,成熟中略带慵懒。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毒。而廖昌永被人们爱用天鹅绒来形容他醇厚的男中音,富有张力,音色圆润、通透有质感;音域宽广、灵活多变;妥帖温暖、细腻光滑;气息流畅,有着无与伦比的艺术感染力。要重播他俩的声音,不是一般的难伺候,要想拥有如同面对面的现场聆听感,对机子是十分挑剔的。而麦景图的MC 240+C22+宝碟为纪念维也纳爱乐乐团成立175周年限量制作发行的金唱盘,就十分轻松自如地把原声重播出来,真的如同真人面对面唱给你听。许多听过的朋友都说"中毒也心甘",一辈子没有听过如此沁入心扉的声音。

我的 3/5A 挚友——麦马二雄©视听前线_春天

关于马兰士,一直是个念想。在202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日本的网站上发现有世界级各类音响器材拍卖,其中就有马兰士时期不同型号的机子。留意了一段时间,竞拍的机子有我在意的马兰士7C、7T,马兰士8和8B等,从内部照片看,大都是修磨过的。毕竟随着岁月的流逝,五六十年前的古董机,开机发热,老化是一定的。有些元器件因为老化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像SPRAGUE大黄蜂电容寿命比较长,也经不住岁月的摧残,肯定会有残疾。问题是能不能找到当时生产的原配件更换? 考虑到因为马兰士后来被日本人收购了,或许在日本有配件被人收藏起来。我委托日本的朋友帮忙寻找,有心者事竟成,还真的找到一家还是专门修理马兰士等高端机子的私人修理所。并有当年的美国SPRAGUE“思碧”产大黄蜂油浸电容、Clarostat产vol selenium“硒堆”等配件。就是修理费按小时算,零配件按更换材料数量算。有了这个保证,就有信心参加竞拍,看准了内部零件被更换少,且修理所有配件的,拍下来再委托朋友寄过去维修。这一波的服务和技术还真的值得一赞,修旧如旧,用起来没有问题(起码现在没有问题)。说实话就是原装机陪伴,以后也会罢工的,看运气。就这样,我拿回了马7马8,心里想就是略逊也好过无机,总能解馋吧。马7是裸机,香槟色的面板漂亮无比,内部搭桥看不出修磨痕迹,后来再配了个外壳。马8B表面漆完好,内部换了两只反馈电阻。清理后热机试听一番,又换上那个年代的好管子,试听后按我的记忆,和在大树家听的有点差不离了(当然大树的是原装货,能靠近不易)。马8和马8B有一个好处,机子右边有一个旋钮,可以调节4个EL34管子的屏流,旋钮边上有个刻度盘,管子边上各有电位器,用起子把屏流都调到有刻度的地方就行。不过马8马8B都是非常消耗电子管的,开机后EL34管子烫的不得了,开机最好不要盖上罩子有利散热,并需要有常备功放管。马8和马8B输出变压器的功率不一样,实际输出马8是2×40W,马8B是2×45W,别看差5W,加上8B可是名人绕制,非同一般,推动3/5A聆听效果完全不一样。 

我的 3/5A 挚友——麦马二雄©视听前线_春天▲ Philips 早期的金箍EL34胆管,用在马兰士8后级上(图左);西电的350B胆管,用在麦景图MC240上(图右)

麦景图和马兰士,是我心目中的推3/5A小音箱的二雄,配上前文介绍的三甲(请见7月本刊杂志),真的听得不亦乐乎。二雄之间的区别在于,麦景图醇厚,马兰士通透。

年代久远的东西,各人拿到的纯真度也不一样,能够修复至如此虽是一件美事,但可以设想后期的维护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这点马兰士和麦景图截然不同。马兰士对元器件的原装度要求高,不易替换。麦景图虽然排列没有马兰士紧凑,正是这个缺陷,反而对后期更换器件不那么灵敏。港人甚至说把麦景图的电阻电容全换了也是可以,我是没试过。 

麦马二雄虽然是同一年代的产物,因为设计者的理念不一样(奢华和实用)、目标消费群不一样(一个注重公共事业一个注重民用)、所选择的音频材料和制作手段等都不一样,经典的作品各有侧重,喜欢与否在于各人的内涵、经历、品位和需求,咸淡需要自己掌控。

最后提醒一句,马兰士和麦景图,两个前级最好不要互用。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不知不觉,一个“非音乐专业的音乐感觉”的直播节目,已经播出了12期。 非音乐专业!那是什么音乐感觉?从业于音响音乐媒体已经...

  • 1991年2月14日,那时的我们还不过情人节,而是像往常一样守候在电视机旁,等待着春晚的开始。同样和往常一样的,依然是每年都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