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

2021-3-6 10:00| 发布者: ywen| 查看: 79|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周凡夫

简介:“钢琴诗人”傅聪于2020年12月28日在伦敦感染新冠肺炎住院两周后辞世,带来的震惊及伤痛,非仅在于他在钢琴艺术上的成就,他的家世、父亲傅雷的文学地位、他成为首个获得国际音乐比赛奖项的中国人、又有如肖邦般离开 ...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
“钢琴诗人”傅聪于2020年12月28日在伦敦感染新冠肺炎住院两周后辞世,带来的震惊及伤痛,非仅在于他在钢琴艺术上的成就,他的家世、父亲傅雷的文学地位、他成为首个获得国际音乐比赛奖项的中国人、又有如肖邦般离开祖国“自我流放”的际遇、定居伦敦成为小提琴大师梅纽因(Yehudi Menuhin,亦中译为曼奴轩)的女婿,及后双亲于文革自杀而死……这些“新闻”更让他成为带有“传奇”色彩的“名人”,对笔者而言,那不仅是和大师有点“私交”的数十年朋友之情,那还是作为音乐工作者长达半个世纪以来一直亲历的傅聪音乐传奇的戛然终止!

八十巡演成为告别
尽管一直以来,傅聪和肖邦在很多人眼中都紧扣在一起,其实,他留给笔者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便是以“一个人可以有千个灵魂”来解释他对作曲家的喜爱是众多的。傅聪自1965年6月4日首次到访香港演出后,便视香港是他的第二故乡。他于2014年底的八十岁生日庆典巡演,香港亦是其中一站,只是无人会知道,这场于2014年11月18日在香港大会堂举行的音乐会,会成为他与香港告别的演出。傅聪在香港演出过多少场音乐会,尽管没有准确统计,但肯定次数频繁,而且演奏的曲目更多的是肖邦以外的音乐,他八十岁生日庆典巡演所奏的作品便是多样化。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2014年11月18日傅聪生前最后一场在香港大会堂举行的音乐会单张_作者提供

2014年11月由于没有时间听他在香港的演出,也就提前于11月7日赶到广州星海音乐厅欣赏他的八十岁生日庆典音乐会,当然当日亦意料不到这是笔者最后一次听傅聪的演出,而这亦是他让笔者印象至今难忘的一场音乐会。

傅聪双手长期以来备受劳损伤患困扰,时好时坏,早于1999年与胡乃元、麦斯基(M.Maisky)和阿格丽希(M.Argerich)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举行重奏音乐会时,因手部伤疾,表示演奏生涯快要终结了。好在此后手患虽然时好时坏,但仍能坚持登台,2014年的八十岁巡演,从东莞开始,马不停蹄,遍历台北、深圳、上海、广州、北京、香港、温州、重庆…,能让他完成这项在神州大地两岸十多个城市奔波的音乐旅程,背后强大的能量便来自“一个人可以有千个灵魂”的艺术信念的执着精神。

傅聪在星海音乐厅的“八十岁生日庆典诗情傅聪钢琴独奏会”选奏的作品,除肖邦以外还包括有舒曼、海顿、莫扎特、贝多芬、德布西,合共六位作曲家的作品,几乎包罗了他所钟爱的作曲家的音乐(就只欠史卡拉蒂);其实,能听到八十岁的傅聪弹琴,奏什么都已不重要了。当晚的音乐会安排设计,有意“陈列”出他从古典乐派、浪漫乐派到印象乐派的钢琴音乐品味,凸显他所说的“一个人可以有千个灵魂”的艺术观。

全场暗灯全情演奏
当晚在广州星海音乐厅的演出,很不一样的是采用全场暗灯,只余舞台上的聚光灯的方式来打造场内气氛,于是这个八十生日庆典音乐会,傅聪便在聚光灯下奏完。

很显然地,这种采用剧场式灯光的方式来“包装”,也就能让全场观众更专注于傅聪所奏的琴音中;同时,由于灯光只在全首乐曲奏毕,才会亮灯,整晚也就没有出现“错误掌声”的干扰。当晚但见傅聪已有点佝偻的身躯,微向前倾,琴音奏来,很有点随心所欲,随意所之的我自悠然风范。不过,尽管一切仿如反朴归真,回归平淡,但间中仍闪亮出火气。然而由于灯光偏暗,完全无法得睹其演奏时的表情,一切便只能在琴音中揣摩了。

当晚还有点儿独特的是,傅聪进场与退场,都显得有点匆匆,出场后随即暗灯,坐到钢琴前演奏,奏毕灯亮向观众鞠躬后,即匆匆退场,大家也就不大感觉得到他老板着脸的表情了。

满脸疲累触动心灵
音乐会在10时10分结束,随即与内子到后台休息室恭贺他,但见他颓然坐在椅上,紧闭双目,满面疲态,好不容易睁开眼来,初时似乎还认不出笔者,慢慢才有点儿诧异地问:“怎么你从香港来了?”旁人还为他说,11月18日他要到香港演出,而且是全奏肖邦的作品(其后证实曲目与这场星海音乐厅的相同,但香港的演出不知何故,宣传上却很低调,很多人都错过了)。当晚在后台他看了带去给他的第七届亚洲艺术节(1982年)两场独奏会的曲目,一场沙蒂(Satie)、舒伯特、肖邦和崔世光的作品,另一场全肖邦,便猛然摇头频说:“哎吔,当年选得很差呀。”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2014年11月7日傅聪在星海音乐厅演出后于后台接受笔者道贺的照片成为「最后的合照」_作者提供

这场“八十岁生日庆典诗情傅聪钢琴独奏会”的节目单封面设计,很有点儿格调。节目单内容亦颇充实,还收录了一篇选自《人物》杂志的长文《高贵的傅聪》,但却漏掉作者名字。同时,整册节目单亦无日期,这才是最大的失漏遗憾。节目单中其中一页,用上傅聪的签名,写上他所说的几句话﹕“只要我多活一天,就越发现音乐的高深。我觉得,六十岁以后才真正懂得音乐!”他六十岁时在香港举办的两场六十寿辰音乐会仍仿如昨日,八十岁的体力显然已不大如前,但见得他仍是全力以赴,没有半点儿欺场。六年后的今日回想,当晚的音乐会能让人心灵触动的,非仅是傅聪的音乐和名气,而是他在休息室中的困倦面容。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傅聪音乐会场刊封面(八十岁生日庆典诗情傅聪钢琴独奏会2014年11月7日广州星海音乐厅_作者提供

唱片遗音超过半百
笔者存有傅聪音乐会的场刊大约有三、四十册,大多是在香港的演出,但亦在上海、北京、温哥华和广州听过他的音乐会,不用翻查,这些音乐会演奏“非肖邦”的乐曲较肖邦的一定多很多,同样确证他所说的“一个人可以有千个灵魂”。这些在香港以外所听的傅聪演出,不仅大多印象深刻,而且在音乐以外大都会有好些“故事”,限于篇幅,暂此打住。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傅聪在香港的音乐会场刊封面_作者提供

傅聪一生灌录的唱片,不完整的统计约有五十多张。笔者手头上存有傅聪的黑胶唱片和CD便有菲利浦(Philips)、迪佳(Decca)、台湾福茂等大厂牌的录音产品,收录的同样是有不少“非肖邦”曲目。黑胶碟中有“五大一小”的黑则是“Make in H K”的产品,“四大”是1976年“新芽唱片”(RENAISSANCE RECORD)的一系列四张专辑录音,“一小”是这“四大”的赠品(非卖品),收录贺绿汀的名曲《木童短笛》的45转黑胶碟,后来再出版了一张肖邦钢琴作品的黑胶唱片。这可是傅聪与他在香港的老朋友,香港广告界奇才谢宏中合组的“RENAISSANCE RECORD COMPANY LIMITED”的创业作。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RENAISSANCE-新芽音乐」出版四张傅聪独奏黑胶唱片及作为赠品的贺绿汀《牧童短笛》细碟(非卖品)_谢宏中提供

谢宏中回忆当年的唱片制作公司,他和傅聪各占一半股份,在香港注册,公司取名“新芽”(RENAISSANCE),那是他在伦敦傅聪家中,目睹园中树木长出新芽作出的建议。当年首批出版的是四张傅聪的钢琴独奏黑胶唱片,他同时还说服了傅聪制作一张45转的细碟作为四张大碟的“非卖品”赠品。细碟上录制的是著名作曲家贺绿汀的《牧童短笛》,这亦是傅聪早年到访香港登台经常用作加奏的短曲。细碟封套上的剪纸牧牛图出自著名演员井淼之手,相信这亦是傅聪唯一在唱片上留存下来的中国乐曲。这四大一小黑胶唱片制作时间是1975-1976年,另一张肖邦名曲独奏是数年后的产品。“五大一小”后便没有“下文”,原因是1979年后傅聪忙着回到中国大陆演出、教学,及主持大师班,而谢宏中的广告生涯亦责任加重,“新芽”便再没有新制作了。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新芽」出版的傅聪演奏肖邦练习曲唱片封面_作者提供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新芽」出版的傅聪演奏莫扎特唱片封面_作者提供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新芽」出版的傅聪演奏德布西前奏曲唱片封面_作者提供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RENAISSANCE-新芽音乐」出版四张傅聪独奏黑胶唱片用作为赠品的贺绿汀《牧童短笛》细碟(非卖品)封面_谢宏中提供

谢宏中和傅聪的唱片生意为时不长,既没有亏本,亦没有多少盈利,但却给谢宏中留下一个毕生难忘的印象。他说:“我们合作制作第一辑四张独奏唱片时期,他到九龙塘和域台我母亲家,不嫌那古老钢琴,专为家母弹奏了一段轻快的肖邦波兰舞曲,还加码来一段德布西的月光曲。母亲高兴到双眼含泪,连声道谢,她那发自内心的笑容仍历历在目。到现在我仍极为感激。”看来傅聪所说,“一个人可以有千个灵魂”还可以用来解释他对观众的喜爱亦是众多的呢,这可是作为朋友之道很重要的事呀。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台湾出版的《傅聪组曲》封面_作者提供

国家大事人文情怀
笔者和傅聪在香港的老朋友,他的“童年玩伴”、著名小提琴家汪酉三、洪若豪夫妇,钢琴家罗玉琪和自称为“杂家”的何弢伉俪稔熟,因此傅聪每次访港,大家总有机会共聚共话;加上1990年曾撰写了一册小书《傅聪组曲》在台湾出版,而1991年笔者兼职的香港电台,主办莫扎特200周年亚洲区钢琴大赛,邀请的专家评判中,其中一位便是傅聪,比赛前后八、九天时间聚话的次数更多了。后来在“雨果唱片”工作时,还直接和傅聪洽谈,在香港出版了1993年他在波兰华沙录音的“德布西前奏曲及练习曲全集”的双CD(编号HKGO HRP796-2 /797-2)。双CD在1994年面世上市,CD文字邀请了现仍居港的中国著名音乐学家毛宇宽先生执笔。据说傅聪自言这是他最满意的德有西前奏曲的录音制作呢。如此说来,这点“私交”亦已有几十年了。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香港雨果唱片1994年出版的《傅聪演奏德布西》双CD及封面(上有傅聪的签名)_作者提供

傅聪视香港为第二故乡,除了香港能让他感受到回到中国人的土地,更重要的是在他在香港的朋友圈可不少。只须看看在香港主办他音乐会的组织,除了“港乐”、“小交”、市政局、区域市政局、康文署、艺术节,还有香港翻译学会(1991年傅雷纪念音乐会)、香港艺术家联盟(1988年)、香港上海戏曲艺术中心(2013年)、香港钢琴音乐协会(1994年60岁寿辰和2014年80岁寿辰音乐会),1985年和1992年的两场演奏会则分别由他的画家朋友庞均和史易堂主办。此外,大画家刘海粟,影星萧芳芳都是傅家的世交,由此已见出傅聪在香港的朋友圈非仅是乐界中的朋友呢。

不过,傅聪的紧密朋友圈,仍多是音乐中人。他与熟悉的朋友相聚,往往谈得最多的并不是音乐,而是国家大事,人文情怀。而且从来不回避敏感的政治问题。1979年他重回大陆前一直婉拒到台湾登台,直到1982年才首次踏足台北,原因不说大家都明白,但他从不会避谈。“六四事件”后,他更公开表示,不会再到中国大陆去演出,1998年才“破冰”,回到上海去,在刚落成的上海大剧院开幕乐季中,在10月18日举行了一场独奏会。记得当晚音乐会后夜宵,他同样谈了他“破冰”之举的原因。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1998年10月18日傅聪在“六四事件”后重回中国在上海大剧院演出的场刊封面_作者提供

谈肖邦便只用钢琴
傅聪既然认为“一个人可以有千个灵魂”,所以他谈音乐,谈他喜欢的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德彪西、史卡拉蒂便并不亚于肖邦,他甚至认为自己对这些作曲家的了解与诠释甚至高过肖邦。然而,大多数人还是喜欢听他的肖邦。回想之下,他在朋友间仍会谈到音乐,但谈得最多的仍是莫扎特和德彪西,甚至1979年后,他重回隔别廿载的神州大地时,说得最多的仍是莫扎特与德彪西,他在中央音乐学院讲学时,讲解的也是莫扎特和德彪西的作品。

相较之下,傅聪似乎有意避开去谈太多的肖邦;不过傅聪总还是有谈过肖邦的,他就曾说过他对肖邦的喜爱,一如他特别喜爱李后主的词一样。可知道,傅聪、肖邦、李后主的人生际遇,都颇有相似的一段——“自我流放”与“有国难归”之情。谈肖邦便每易触及傅聪的心灵深处,那么,他谈肖邦,不用纸笔、不用言语,而是钢琴。

比作肖邦“钢琴诗人”
但傅聪仍总要面对他在“肖邦国际钢琴比赛”成名的背景,背负比作肖邦“钢琴诗人”美誉带来的“责任”。其实,傅聪于中国大陆的“第一届全国音乐周”初露头角时,除奏了巴哈的《随想曲》外,引人注意的便是肖邦的《幻想曲》;及后1953年在罗马尼亚的保加勒斯钢琴比赛夺得季军,随中国大陆的艺术代表团到肖邦故国波兰演奏,便与肖邦音乐结下不解之缘。

当年傅聪在波兰演奏肖邦的作品,被波兰的权威教授们称为“赋有肖邦的灵魂”,及称之为“一个中国籍的波兰人”,并建议将傅聪留在波兰学习,邀他参加1955年举行的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这个六十多年前的比赛盛事,傅聪拿了季军奖,同时还夺得了玛祖卡舞曲(Mazurka)比赛的首奖!玛祖卡是一种表达斯拉夫民族思想感情的舞曲,很不好处理,傅聪的得奖,打破了该项比赛全由波兰和苏联钢琴家获奖的“传统”,因而使傅聪的名声一夜之间在国际徒增。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1970年代傅聪摄于波兰肖邦故居的照片_作者提供

随后直至1958年的三年间,傅聪曾应邀访问东欧各国,演奏了五百多场,都获得好评,1956年3月间,南斯拉夫的《政治报》(Pelitika)更将傅聪比作肖邦,誉之为“钢琴诗人”,评语这样说﹕“傅聪的艺术渊源于中国的艺术传统。他的钢琴诗意的表现不就是中国抒情诗的特殊境界吗?他的细腻精致的刻划不就反影出中国精美绘画的气质吗?”

真正肖邦化的演绎
1960年德国著名音乐学学者,评论家赫尔曼赫瑟(Herman Hesse),在听了“名不经传”的傅聪在电台的广播演奏节目后,更撰文大力推许傅聪对肖邦作品的演绎,其中一段这样说﹕“傅聪完美无瑕的技巧表露无遗,柯托(Cortot)或鲁宾斯坦也无法超过。不仅如此,他的演奏不但卓越,而且是肖邦化的,真正的肖邦化的演绎,使人想到华沙和巴黎,海涅(Heinrich Heine)和俊年李斯特的巴黎,有如呼吸着紫罗兰的芬芳玛约卡岛的甘霖,又好像是艺术家聚集的沙龙所散发出来的馥郁艺术气氛。听来既忧郁又时髦,鲜明的节奏一如力度化那么敏感。傅聪的演奏使人惊异不已!”

傅聪赢得这位德国著名评论家对他的肖邦作出如此高度的评价时,年仅廿六岁,是在他出走西方后的事;而获得“钢琴诗人”称誉时,更只有廿二岁,还未体验到去国之痛。当时,很多人都奇怪,这位年轻的中国人心灵,如何能感受演奏出肖邦音乐的精妙?看来,他的父亲傅雷先生生前所说的一番话,大可找到答案﹕

“我也认为那是小儿对中国哲学、伦理、诗与艺术的认知与了解而使他领悟到肖邦的细腻、空灵,有时激情而有时又怆凉的气质。此外,中国人民源远流长,业已同化了不少跟这一文化接触的外来影响,撷取了他们的精华。我想,这是傅聪能表现肖邦各种不同的风格以及反映西方其他作曲家特质的另一个理由。”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菲利普」出版的傅聪演奏肖邦唱片封面_作者提供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菲利普」出版的傅聪演奏肖邦奏鸣曲唱片封面_作者提供

家国之情血泪奏出
肖邦一生只写作钢琴曲,可说是音乐史中最热爱钢琴、最了解钢琴的音乐家;俄国钢琴大师鲁宾斯坦曾认为“肖邦是钢琴的灵魂;肖邦与钢琴是一体的。”傅聪以肖邦的音乐而成名乐坛,继而献身于钢琴演奏事业,而随后“自我流放”的际遇,更使他的感情与肖邦的音乐浑成一体,达到难舍难离,无以言喻的境地。
据说,当年傅雷夫妇自杀的消息传到伦敦时,傅聪正在准备开始一场演奏会,当时傅聪并未因为这突来的打击取消演奏,他只是提出要求,更改节目,音乐会改名为“The Last Year of Chopin”,演奏肖邦死前的作品,作为对亡父的追悼,因为那是他父亲生前所喜爱的。肖邦的音乐,实际已变成傅聪的语言、傅聪的心声了。

所以傅聪以肖邦的乐曲来说话,却不大用语言说肖邦,他说过的是﹕“肖邦,却是后主,完全是后主。Nostalgic,思念故国的感情。肖邦后期的作品,和后主一样,都是用血泪写成的。”那是否也是说,傅聪也是肖邦,同样是有浓而化不开的故国之情?有段时期,傅聪的肖邦音乐,同样是用血泪奏出来的?

1979年傅聪终于重新踏上隔别已二十年的故国土地,到上海出席父亲傅雷的追悼仪式,而自此一行,深锁着傅聪心头的“自我流放”而有国不能归的情意结解开了。现在,即使他真的有“千个灵魂”,他魂萦家国的故国情结,真的全都消散了,祈愿他在天上能和肖邦拥抱,开怀而笑。

香港电台第四台在“四台音乐厅”节目中选播两场傅聪生前在香港大会堂音乐厅的音乐会实况录音,于2021年2月20日及27日晚上8:00播出:1983年10月28日第八届亚洲艺术节的独奏会,和2001年3月11-12日傅聪与香港小交响乐团的音乐会。

此外,笔者亦在第四台主持“缅怀傅聪”专辑,于2021年2月8日晚上8:00-10:00播放。

扫描二维码跳转电台官网可重温以上两组节目,一年内可重温。

缅怀 “千个灵魂”的傅聪©视听前线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 声影生活
    4
    2021-04-17 | ywen

    再见,达叔

    达叔走了,几乎所有微信群都在悼念达叔,连中央媒体也发新闻短片悼念。这种荣耀,连很...

    Read More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声影生活
    4

    达叔走了,几乎所有微信群都在悼念达叔,连中央媒体也发新闻短片悼念。这种荣耀,连很多影艺圈一线大明星都未能得到的荣耀。为什...

  • OEHLBACH新推出的8K标准超高速HDMI线Black Magic MkII和Video Link都是出色的HDMI线,不仅能用在最新的显示设备上,用在4K产品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