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发烧随笔

2020-7-17 10:09| 发布者: ywen| 查看: 815| 评论: 0 |原作者: 图、文 / 赵毅

简介:以随笔做标题,是为了叙述随意些,因为所说的内容是互相不太相干的若干点中的几个点。 \\\ 心路历程 \\\ 在下从三十多年前接触、购买录音机、录像机开始,就逐步走上了视听发烧不归路,三十年来一直乐此不疲,对赏 ...
发烧随笔©视听前线_赵毅

以随笔做标题,是为了叙述随意些,因为所说的内容是互相不太相干的若干点中的几个点。

\\\ 心路历程 \\\
在下从三十多年前接触、购买录音机、录像机开始,就逐步走上了视听发烧不归路,三十年来一直乐此不疲,对赏玩视听设备和由器材表现出的音乐、电影从来没有失去兴趣,直到现在的年近古稀。

在追求影音发烧的道路上,凡有一定年限的发烧友都有相似的深刻体会:从完全不懂,到懂了一些,到懂得更多;从花小钱,到不断花钱,到可能花比较大的钱;从简单拥有,到不断折腾,到逐步接近满意……等等。其中有若干挫折、辛苦、劳累,但累,并快乐着。所谓挫折,包括花过些冤枉钱,上过些小当,走过些弯路,与不发烧的家人闹过些不愉快。

以上是共性。从个性说,本人正在使用的器材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在两处住所的4个房间摆放的各类器材近百件,其中的一间客厅是主要视听空间,共连接使用着音源、影音源器材18件,投影机电视机各1台,解码器和双声道、多声道功放及耳机功放10台,音箱26只,耳机6只,各类周边器材若干),备用的各类线材、接插件等几大箱,各类唱片、碟片万余,存于硬盘的母带和无损音乐及1080P高清4K超高清电影34T,等等。

\\\ 未能完成的小稿 \\\
本人除摆弄器材、听音、观影外,二十多年来也撰写、刊发了一些视听文稿,自1997年开始至今,已在全国二十多家专业媒体(主要是十几家音响、视听、家电、电子杂志)发表文稿430篇。期间也曾担任一些杂志的主笔、特约编辑、特约记者、视听产品大赏评委。

二十多年前我在某杂志发表的第一篇文稿,是四万字左右的中长篇,在杂志上连载3期,以后很长时间没再写稿,因为觉得自己知道的东西和感受都说尽了,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说。直到大约半年后,才又开始撰稿并在相关杂志上陆续发表,所写内容多是每篇稿子内容比较单一,篇幅也极少有文字过万的(大多数时候被限制在4000字以内)。

发烧随笔-不同的鼓©视听前线_赵毅
让笔者放下笔又拿起又放下多次一直未能写完的“不同的鼓”

每次写稿,确定了叙述或评价或感受的主题内容后,或不断修改,或一气呵成,都达到了完成,但有两篇稿子写下标题和部分内容后,却是拿起笔放下笔又拿起又放下多次一直未能写完,其一为“不同的鼓”:手头的唱片有《阿姐鼓》、《炎黄第一鼓》、《绛州大鼓》、《鬼太鼓》、《鼓动心弦》和《鼓舞心弦》等,这些鼓都令人震撼,但又各有不同的特点,每张唱片都有深刻的制作背景,很想把它们以及听音感受较为详细地叙述一番,但在如何准确地描述上觉得难度较大,最终搁置。其二是“永远的山楂树”:现今七、八十岁的老人对前苏联歌曲有较深的印象和感情,因为这个年龄段的人在中苏友好鼎盛时期的上世纪五十年代,正是血气方刚、充满激情的青年人,那时很多优秀的苏联歌曲在年轻人中间传唱,因此真的可以说当时的苏联歌曲鼓舞了一代人(甚至有的人现在还难以从那种情绪中走出来)。本人那时还是幼童,在此方面虽没有较深的时代印痕,但后来对苏联乃至整个东欧的音乐旋律也颇为喜欢。在所有的前苏联歌曲中,我最喜爱的是《山楂树》,其实就是那么几句简单重复的旋律,却能使我百听不厌。而且我相信,象我一样喜爱《山楂树》的人肯定大有人在甚至为数不少。在我看来,《山楂树》表面叙述的虽然是年轻人纯真的爱情,但歌曲给人的整体感受似已超越情爱的界线,其舒缓、轻柔、优美的旋律,是一种对人性本来的善良、对美好生活憧憬向往的流露、展现和讴歌!甚至是一种能够使人的情操升华的优雅和美丽!在我收藏的唱片专辑中,内有“山楂树”歌曲的有十几张(包括中文译唱和俄语原唱),歌曲相同,但演唱者的嗓音、唱法各异,吸引了我的收集兴致。然而收集、聆听是一回事,将这些不同的演绎做详细的文字描述又是一回事,由于觉得有难度,或许日后不再付诸文字,但聆赏继续。

\\\ 蓝眼睛和黑鸭子 \\\
早在十四年前,《视听前线》刊发过我的一篇文稿《关于“黑鸭子”演唱组》(2006年第9期),当时描述了“两只黑鸭子”(两个都自称是“黑鸭子”的女子演唱组)的一些来龙去脉,两个组合(一个以舞台、荧屏演出为主,另一个以出唱片专辑为主,直至今日依然如此)都在人员组成上有过多次变迁,但无论人员怎么更迭,“黑鸭子”这个名号(品牌)都不放弃,演唱风格也基本不变。

说到“蓝眼睛”,时光也要回到十几年前,一天午后我在小区内散步,在小区临街商铺处看到一个CD唱片店的标牌,遂踱步进入,那是一间面积不大的地下室,只有一位售货女孩而无其他顾客,我便在货架上浏览,忽然看到了一张我喜爱的《山楂树》CD唱片,便买了下来(价格只15元),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蓝眼睛”演唱组。

发烧随笔-《山楂树》©视听前线_赵毅
在所有的前苏联歌曲中,我最喜爱的是《山楂树》

这张《山楂树》CD由13首欧亚国外民歌和5首伴奏音乐组成,音质相当好,演唱组三位女歌手是罗海英、肖俊梅、李瑾,其中的“红梅花儿开”在1分39秒至1分51秒给我留下的印象极其深刻,我一直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合唱女声!后来我了解到,这个“蓝眼睛”组合还有过其她成员,如毛苏、周长征、杨霞等,后来我想方设法又买到了“蓝眼睛”的另外三张专辑《红河谷》、《红月亮》、《新疆好》,另外还有一张《歌唱我们的新西藏》则未能寻觅到。

“蓝眼睛”和“黑鸭子”完全不是一种演唱风格,我想是嗓音和演唱方法都有很大差异,在我看来,如果说“黑”是小家碧玉,那么“蓝”则是大家闺秀,虽然“蓝”组合没有“黑”名气大,但以我个人的喜好,我明显更喜欢“蓝”。遗憾的是,这个“蓝眼睛”演唱组可能早已经解散了,因为再没听说近几年有新的“蓝眼睛”组合唱片,倒是她们当中的至少一、两位都推出不少个人的唱片专辑。

发烧随笔-“蓝眼睛”的部分专辑©视听前线_赵毅
“蓝眼睛”的部分专辑

\\\ 投入的深度决定爱的程度\\\
对一种东西是不是喜爱和喜爱的程度有多深,我以为体现的主要标志是在时间、精力和经济投入上多不多大不大(不指绝对数字而是指所占比例)。一个人的爱好或许比较多,但达到酷爱的那一个,必然是占据他头脑位置最高的那一个。本人就有过多种爱好,还在一些方面获得过小奖(过去叫业余爱好,退休后没有了正业,也就无所谓业余),但犹如浪淘沙,随着年龄日增时间推移,别的爱好日渐淡化,唯对影音发烧不离不弃。

25年前某日,我去京城唱片店在家门口等公交车,等了许久车也不来,来了一辆却是人多得挤不上去,只好再等下一辆。其实私家的小巴车多到一辆接一辆。当时那段15公里路程乘公交车的价格是1.35元,而小巴车是5元,可我一直不舍得多花那3块多钱,最后还是挤上了一辆公交车。到了唱片店,见到了我想要的《阿姐鼓》镀金CD碟,标价是175元,我毫不犹豫掏钱付款(25年前175元买张CD唱片可算是比较奢侈了)。发烧三十年来,在购买影音器材和软件上我花出了几十万元,对于不发烧的妻子来说,能无可奈何地无数次让我像蚂蚁啃骨头似的“蚕食”到这一步,也真是太不容易的事。

上学、上班时,我曾摆弄(也上台演奏过)几样乐器,近几年也网购了手风琴、电子琴、二胡、京胡、单簧管、葫芦丝、箫、笛等乐器,但每一件都在玩过十几天几十天后被搁置。几年前我买的佳能7D单反相机,曾下决心要达到熟练操作,工具书买了一堆,特别是光镜头就买了6只,可热情了一段时间后也逐渐淡化,到现在还是拿单反当傻瓜机子用,且照相(包括拍器材)越来越被过去根本瞧不上眼的手机所代替。说起来乐器、相机也都与影音相关,但毕竟归不到我的酷爱范围。作为高烧友,我的脑子里几乎一天也没离开过在听音、观影上怎么去提高(升级设备),怎么去扩大和完善(增加器材的种类和数量,同时拥有更多音源影源,尝试更多玩法)。

发烧随笔-4K投影机SONYVW578©视听前线_赵毅
新升级的4K投影机SONYVW578

其实我也不断告诫自己头脑要清醒:毕竟年近古稀,余生充其量几年至十几年而已,且万一哪天有不测,我扔下的这些器材对不发烧的家人来说可能就是一推废铜烂铁。所以,我要尽量珍惜时间利用时间多享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