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水袖英雄与峨眉 新韶九章三代人 ——「广交」新作品书写音乐历史(上)

2020-5-28 10:58| 发布者: ywen| 查看: 644|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周凡夫

简介:贝多芬于1770年生于波恩,为此2019/2020,甚至2020/2021这两个乐季,全球的管弦乐团都纷纷演奏贝多芬作品,广州交响乐团亦难「背弃」潮流,在这个乐季中设计了「向贝多芬致敬」的四场特辑音乐会,但与别不同的并非全 ...
贝多芬于1770年生于波恩,为此2019/2020,甚至2020/2021这两个乐季,全球的管弦乐团都纷纷演奏贝多芬作品,广州交响乐团亦难「背弃」潮流,在这个乐季中设计了「向贝多芬致敬」的四场特辑音乐会,但与别不同的并非全奏贝多芬作品外,其中还有三首中国作曲家的「新作」,安排在第一辑(2019年12月13日)演出的叶小纲作曲的《峨眉》,和第三辑(2010年6月7日)于京君创作的《贝多芬主题变奏与赋格—向贝多芬致敬》,和脍炙人口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 


广州交响乐团的「全家福」近照(照片由GSO提供)

◎ 发表新作面对两大压力
其实,心水清的爱乐者更会发现「广交」近年的节目设计,中国作曲家作品经常置于瞩目的位置,今个乐季更是一个「隐藏」的主题一样,较贝多芬特辑还重。乐季开幕式(2019年9月15日)庆祝共和国70周年更是一套三首全中国作品的节目,如果联同黄屹指挥的第四套乐季节目(2019年11月9日)选奏陈其钢的《悲喜同源》,和特别节目施咏康九十华诞音乐会(2019年11月28日),以及《新韶九章》(2019年12月2日)中的九首世界首演新作,「广交」新乐季的首三个月内,便已在「正式」音乐会中演奏了十八首中国作品,其中好几首更是广州首演、世界首演的新曲。 

有魄力、有远见的乐团策划者都会知道,发掘新曲、推介新曲,是具有地位和影响力的乐团的「天职」,是推动人类音乐向前发展,书写人类音乐历史很重要的环节,不然今日亦不会有海顿、莫扎特、柴科夫斯基,更不可能有纪念贝多芬诞生250周年的世界性庆祝浪潮出现。 

「广交」一直以来都将打造中国音乐文化作为重中之重的责任。为此,乐团每个乐季都必然会安排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包括委约新的创作,为中国作曲家点火添油。然而,演奏新作品却难免面对两大压力,首先是乐师要花用更多时间去学习、去了解新作品,包括作曲家不时会有的「天马行空」的创意,排练时间会增多了,但却又往往会「吃力不讨好」,这亦正是何以不少乐团都视演奏新作品为「畏途」的原因。另一压力则来自票房,即使今日接受新事物、新乐曲的抗拒心理已较过往减少,但新作品影响购票意欲仍是存在的事实;为此,如何在这两者中取得平衡,便是对节目设计者的考验,将中国作品,特别是近年的新作,结合在贝多芬特辑中演奏,这可是一种很聪明的「平衡」设计呢。 

◎ 《水袖》一中一西亦虚亦实
书归正传,新作品发展后,便应有评论述议,在此,且就首三个月首次欣赏得到的几首「新作」,就初次所听写写一些感受。这包括周天的《水袖》、郭文景的《英雄》交响曲、叶小纲的《峨眉》,和世界首演的《新韶九章》。

「广交」新乐季的开幕式音乐会,开场演奏吕其明(1930-)写于1965年,已成经典的《红旗颂》后,便是旅美华裔作曲家周天(1981-)的大琴协奏曲《水袖》,下半场是郭文景(1956-)的《英雄》交响曲,这两首都是首次听到的新曲。当晚乐团由常任指挥景焕执棒,奏完曲终时让人振奋的《红旗颂》,接着便是周天的大琴协奏曲《水袖》。

左:广州交响乐团2019-20乐季开幕式音乐会场刊封面;
右:广州交响乐团2019-20乐季开幕式音乐会后王健、景焕及周天(自右至左)在后台合照(梁彦摄)

现任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音乐学院(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Music)作曲系副教授的周天,1981年生于杭州一个音乐世家,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毕业后留学美国,先后就读于柯蒂斯音乐学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茱莉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取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师从过著名作曲家珍妮佛•夕格顿(Jennifer Higdon)和克里斯托弗•劳斯Christopher Rouse);2018年1月以大型管弦乐《乐队协奏曲》获得第60届格莱美奖「最佳当代古典音乐作曲奖」提名奖,成为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2019-20乐季并获邀担任上海交响乐团驻团作曲家。《水袖》是他于2018年获杭州爱乐团委约创作,于同年由杨洋指挥杭州爱乐乐团,由王健担任大提琴独奏首演。

周天这部大提琴协奏曲的创作灵感来自中国传统戏曲中水袖的独特表演形式,中国传统戏曲不同的水袖动作表达不同的喜怒哀乐感情。水袖动作灵巧多变,形态优美。周天将大提琴独奏家的乐器作为心灵的延伸,通过双手在弓弦上的来去起伏来传达内心要抒发的各种感情。


《水袖》的作曲家周天近照(照片由广交提供)

当晚担任独奏的亦是去年在杭州面世首演时的王健。但见他奏来稳重且富有神采,将中国音乐和西方音乐的虚、实作了很好的交融;四个乐章:《拂》、《挑》、《影》、《舞》的音乐展示水袖的四种形态,表达四种不同的音乐性格,不仅各具特色,且各具情感。第一、三乐章都以慢板 抒情的音乐开始,亦是已长近三十分钟的乐曲中篇幅最长的两个部份,各长约十分钟,相对上第二及终章,则是快速充满动力感的的音乐,各长只有四、五分钟,终章从定音鼓与军鼓简短的引子开始,迅即接上铜管强力节奏的动力感音乐,而独奏的大提琴亦以有力的节奏加入,以流畅明丽的水袖之「舞」一气呵成地带入全曲的终结。


王健和广州交响乐团演奏周天大提琴协奏曲《水袖》的丰采(梁彦摄)

◎ 《英雄》旧作新版风云历史
下半场的《英雄》交响曲,原是郭文景2002年的旧作《东方红日》四个乐章中选取其中首尾两个乐章修订重写的双乐章交响曲,第一乐章《烈火》,而标题为《祖国》的第二乐章却是最近再修改的新版本的首次演出。


《英雄》的作曲家郭文景近照(照片由广交提供)

原曲《东方红日》2002年10月17日由余隆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广州交响乐团联同国交合唱团及广交合唱团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以交响乐的艺术表现手法描述了中国共产党为民族解放、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所走过的80年的奋斗历程和光辉业绩,分为《日出》、《春天》、《新时代》,和《伟大复兴》四个乐章;前三乐章分别采用了《东方红》、《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三首家喻户晓的歌曲旋律作为创作动机,用以歌颂中国共产党三代核心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终章则采用了国歌《义勇军进行歌》作为创作主题,表现中华各民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实现祖国富强、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而奋勇前进。

后来郭文景将第一和第四乐章组成《英雄》交响曲,并指出「整首交响乐表现了20世纪中国风云变幻的革命历史,歌颂了三代领导人的英雄形象,以及20世纪所有为中国独立繁荣富强作出牺牲和贡献的人的整体形象,如同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

现任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的郭文景,1956年生于重庆,197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前在重庆市歌舞团工作,接触了大量四川民间音乐,因而深受四川文化影响,常将四川民歌风格与现代创作技法融合到作品中,不少作品带有厚重、宏大、悲壮和历史感,《英雄》交响曲便深具这种色彩。

这部大编制的双乐章交响曲,运用了包括有中国大鼓在内的大量的打击乐器,五位打击乐手,吹管乐器还用上了中国的竹笛。第一乐章《烈火》采用奏鸣曲式,以《东方红》乐曲作素材创作,乐曲在打击乐快速节奏的进行曲引子下开始,《东方红》的旋律从隐约慢慢发展,中间插入不少不协和的高音,最后才由铜管奏出让人振奋的音响,打击乐再加入将音乐带上烈火般的气氛下结束第一乐章。

第二乐章《祖国》原是将整首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旋律以「帕萨卡里亚」的变奏手法来呈现,这个最新修订的版本只选取了《义勇军进行曲》的片段来发展,但仍拼贴上西藏、蒙古、新疆等少数民族音乐的特征,为此,此一乐章的演奏时间亦由原来的十九分钟压缩到十五分钟,变得更为紧凑。乐曲在庄严的引子后,国歌的旋律首先在铜管乐上断续奏出,随后才在圆号、竖琴等乐器的拱托下,由竹笛主奏出国歌的原主题旋律,节奏不断改变重覆地推进,风云变色的革命历史气象,最后亦推上庄严弘宏的史诗式声音,将全曲在一片英雄色彩下结束。

◎ 《新韶九章》讲述今日盛世
如果说郭文景的《英雄》交响曲,是以交响音乐来述说20世纪中国走向独立繁荣富强的故事,那么由老中青三代八位作曲家,由韶关市委宣传部委约携手创作的大型人文交响组曲《新韶九章》,则是力求以现代管弦乐来将中国数千年的雅乐重现,藉此来讲述今日的盛世故事。


林大叶指挥「广交」在广州大剧院世界首演大型人文交响组曲《新韶九章》的场面(照片主办者提供)

又称舜乐的韶乐,是中国古代六乐之首,是历史悠久之雅乐,当年孔子闻韶乐而不知肉味,今日韶乐失传已久,孔子亦无法再世;1939年前辈作曲家江文也完成多乐章的交响乐《孔庙大晟乐章》,是雅乐重现的尝试,时隔八十年的今日,《新韶九章》的诞生,就更是一件文化大工程。

《新韶九章》全曲九个乐章,演奏时间长约九十分钟,是八位作曲家(叶小纲、温德清、邹航、刘力、李劭晟、郑阳、虞鹏飞、张士超)倾力合作,是曾出任「广交」常任指挥,现为深圳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的林大叶和「广交」携手努力在广州大剧院打造出来的成果。

左:大型人文交响组曲《新韶九章》场刊封面(照片由作者提供);右:「新韶九章」广州交响乐团排练时各位作曲家聚精会神专注其中(左起第四位是策划主创的叶小纲,第三位是温德青(照片由作者提供);下:大型人文交响组曲《新韶九章》八位作曲家在记者招待会后合照。左起:张士超,邹航,温德青,叶小纲,李劭晟,郑阳,刘力,虞鹏飞(照片由主办者提供)

《新韶九章》九个乐章的演出,是大型交响乐团,联同六位独唱家、一个大型合唱队,还要一位古琴家紧密携手才能完成。全曲的演出效果不仅能发挥现代大型管弦乐团丰富多变的色彩及强大的表现力,各曲更未有因为不同作曲家仍保有各人创作手法上的特点而变得松散,相反地各曲前后的配置却构成富有戏剧性变化的对比,为此也就让即便是追求官能刺激的现代观众,听来也不会有丝毫沉闷感。


大型人文交响组曲《新韶九章》第三乐章《娥皇与女英》为双女高音(刘畅和潘杭苇)和乐队创作的声乐协奏曲演出时的场面(照片由主办者提供)

首尾两乐章,作为序乐的《舜颂》,和终曲《卿云》,都是为四位歌唱家(领唱)、合唱团与管弦乐队而作,各长约十分钟左右的音乐,都由叶小纲创作,收到前后呼应的效果。《舜颂》由丁旭东借鉴《诗经》的颂体,从追思虞舜耀世德功,表达复兴中华民族的美好期愿。终曲的歌词直接取自上古诗歌《卿云歌》,通过由《张立萍(女高音)、杨光(女中音)、王传越(男高音)、刘嵩虎(男中音)组成完整的四声部,结合星•声合唱团,将人声与管弦乐团的结合提升上一个对比幅度宏大,感染力强烈的祟高空间,自曲始的殷切期愿,到终曲对民族复兴,和新时代国昌民盛的祝颂与讴歌,以音乐营造出一幅万千气象及恢宏气势的大型图象。(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