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新中国音乐七十年~ 作曲家及其作品(三)| 蝶恋花——陈其钢

2020-5-10 17:30| 发布者: ywen| 查看: 1160| 评论: 0 |原作者: 陆羽

简介:与其他三位相比,陈其钢可能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大家可能曾听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或者由张艺谋执导的芭蕾舞音乐《大红灯笼高高挂》和电影音乐《山楂树之恋》。这些作品是由旅居法国华人作曲家陈其钢 ...
与其他三位相比,陈其钢可能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大家可能曾听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或者由张艺谋执导的芭蕾舞音乐《大红灯笼高高挂》和电影音乐《山楂树之恋》。这些作品是由旅居法国华人作曲家陈其钢所创作。


陈其钢1951年8月生于上海,父亲陈叔亮是著名书画家,母亲肖远是音乐家,幼年随家庭迁居北京。受父亲影响,陈其钢自幼学习书画、昆曲、京剧。1964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主修单簧管,但受到文革影响,陈其钢曾被送到一个再教育劳改营度过了三年。1973年才到浙江省歌舞团,重拾音乐。1977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罗忠镕教授,与谭盾、周龙、陈怡等同班。1983年毕业,以第一名成绩考取教育部公派出国研究生,与大多数毕业后去美国发展的作曲同学不同,他1984年赴法国深造。他写信给法国作曲家梅西安,请求收他为学生,最终成为其关门弟子。1995年,荷兰人拍摄了纪录片《惊雷》(De oogst van de stilte),关注了青年时代的莫五平、陈其钢、谭盾、瞿小松、郭文景的创作和生活,片中的陈其钢少言寡语,在接受采访时以一口流利的法语表述着音乐理念,带着浓厚的书生气息。


《金陵十二钗》电影音乐也是

陈其钢的重要代表作有:1991年应荷兰新音乐团委约创作的《抒情诗II——水调歌头》(为男中音与11位演奏家而作),采用了苏轼的《水调歌头》为词,融合了中国京剧唱腔和西方现代室内乐写作技术。1995年创作为双簧管和乐队的《道情》。 1996年受法国国家交响乐团委托,为马友友创作大提琴协奏曲《逝去的时光》,古琴曲《梅花三弄》的泛音旋律作为主题,在全曲中经历多次变化。1999年创作代表性作品《五行》。2000年应“梅西安国际钢琴比赛组委会”委约,创作了钢琴曲《京剧瞬间》,此曲在2014年改编为交响前奏曲,成为上海交响乐团新厅开幕曲。2001年以表现女性情感为主题,创作了《蝶恋花》(为交响乐团和六位女声、民族乐器而作的协奏组曲),与《五行》和《逝去的时光》一起,在世界范围获得了极高上演率。2014年创作小号协奏曲《万年欢》,此曲以昆曲曲牌“万年欢”为主题,充分挖掘其曲调中内在的悲凉情感,形成了中西、古今、悲喜的极大反差。

这些作品奠定了陈其钢在世界上的音乐地位。

1998年,陈其钢《逝去的时光》在巴黎香榭丽舍剧院首演——马友友任大提琴独奏,夏尔•迪图瓦指挥,法国国家交响乐团演奏——不论在法国,还是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这都是顶级的配置。陈其钢记得,演出完毕,观众反响极为热烈。“《逝去的时光》《蝶恋花》《五行》,很多人叫作‘牛逼三部曲’。”他笑着回忆。但是首演后的第二天,陈其钢就遭遇了作曲生涯最大的非议:“有人认为我是梅西安的学生,就应该创作先锋音乐话语体系里的作品,旋律就是罪过,把《梅花三弄》旋律融进来,更是不对的。”他一度郁郁。但是对陈其钢来说:“梅西安是第一个鼓励我如实写作,并找回自己的人。渐渐地,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发现原来我自己国家的传统音乐如此丰富多彩,与西方文化截然不同。”


"牛逼三部曲"

最终,他没有修改《逝去的时光》的任何一个音符。“最后我还是相信自己。现在回看那时,如果当时看别人都在做什么,也去跟风做什么,那就把自己毁掉了。”

随后的管弦乐组曲作品《五行》(1999)以水、木、火、土、金为结构,抽象而精妙;《蝶恋花》(2001)又将管弦乐与民乐、青衣与西洋女高音结合,至今仍是“ 如此新鲜,一点不旧”。正如指挥家叶聪所评价的一样:“在其钢的身上,西方和东方是一种神的结合,而不是形的结合。这里头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时候是中国的,什么时候是西方的。”

2014年,在为上海交响乐团新音乐厅开幕而创作的交响前奏曲《京剧瞬间》,陈其钢称其灵感来源于幼年家庭的熏陶。“小时候,父亲希望我去考戏曲学校,工花脸。耳濡目染间学到点东西,当家里来客人时,我总会‘展示一番’,唱上一曲,再配些身段。”不过,陈其钢最终并未遵循父亲的意愿,而是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他坦言,那时自己似乎与京剧绝了缘,一直到留学法国拜师梅西安后,少时的记忆才渐渐苏醒。


上海交响乐团在DG的首张唱片

如梦初醒的陈其钢开始尝试嫁接起中国传统元素与西方作曲技法,并以此形成自己独特的音乐标签。“这是我性格的一部分,也是我的基本词汇,用最熟悉的东西来创作,才不会显得生疏。”2009年,他创作了自己最著名的作品之一——《钢琴协奏曲“二黄”》。这部安静而简单的作品,体现了陈其钢音乐的灵性。“真正的音乐创作就像一棵从地里长出的树,如同生命,最终的结果是不能预知的。在写作之前,我所知道的只是一种情绪,一种远远的,如烟的感觉。在这个感觉中包含了自己熟悉的京剧音乐的音调。”


《钢琴协奏曲“二黄”》

而在《京剧瞬间》里,陈其钢借鉴了京剧西皮声腔中的行弦及二黄过门的旋律,将铙钹、京剧大锣、小锣等传统打击乐器,镶嵌进管弦乐队,显得更为激越。音乐变幻出层次丰富的听感,尤其是高潮部分的辉煌音色,更是不同于他以往阳春白雪的诗性气质。

“以前的作品大都平和、内敛,而《京剧瞬间》显现的是一种澎湃的激昂。”对于“瞬间”的描绘,陈其钢解释道,“就像京剧中的走圈,没有这些过场,很多东西不能衔接,实质上却又没有特定的含义,‘瞬间’的印象,也并非是直接或具象的再现,而是一种京剧音乐的色彩感觉,这有点像印象派的音乐,很朦胧。”无论是生旦净丑的角色行当,还是唱念坐打的艺术形式,在陈其钢的笔下,都化作五线谱上的抽象表达,形神临摹。“当作品的气质摆在那的时候,传统戏曲音乐和西方音乐间的违和感就在无形间淡化,风格上也会趋近和谐,不用去刻意调和。”

到底京剧元素在陈其钢的创作中是何种地位?恐怕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能准确说出,但在外人看来,这种元素似乎处处可见。

这样的风格,也体现在《戏如人生》中一篇法国的音乐评论如是评价:“他写了一个在技术和感觉上如此精细、但同时能够被观众非常容易接受的作品。”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2017年10月首次排练后,因为对作品不满意,陈其钢取消了5天后的世界首演和之后的美国巡演,付出重金赔偿,又花了7个月重写整部作品。

在国家大剧院的亚洲首演时,陈其钢谈到了对这部作品的心境和修改原由:

“《如戏人生》创作于2012年至2016年,原计划2017年10月首演,但在排练时发现完全不是想象的效果,我坚持撤回、取消了演出计划。大剧院管弦乐团给了我最大限度的理解,其后完全重写。作品分为两大部分,如果有阴阳的话,第一部分是阴,非常阴柔,有内涵,有感情;第二部分是阳,是幽默的、激越的,最后是激情的。结尾阴阳交融。特别是第二部分,我想以此着力来表现我所谓的做到极致的如戏人生。创作时,我随手挑了5个固定低音,在13分钟的时间里,希望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使这5个音能让听众听下去。对所有的声部,第二部分演奏特别难,尤其在弱奏的时候,又要快又要整齐,又不能出错。”

“我没有后代,作品将是我留在世界上唯一的遗产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对自己的要求会更加严格。”他曾在采访中说。

这也是为什么,当2018年,巴黎爱乐大厅要推出“中国周末”的主题,并演出陈其钢的20年前在巴黎演出过的作品时,陈其钢都要提前将这些作品再作修改才肯拿出来再演。

同年,他的新作《江城子》在英国首演。《江城子》是为民族女高音、合唱与交响乐团而作,虽然熟稔人声,但《江城子》却是陈其钢的首部合唱作品,也是他创作生涯的重要里程碑。作品无论在音高、音程关系、节奏变化、音色变化等各方面都难度极高,整个合唱团最多时共有18个声部。陈其钢说:“我希望像以往的创作一样做到极致,既挑战一下自己,也挑战一下合唱团。”国家大剧院合唱团指挥焦淼和团员们认为这是合唱团成立九年来演唱的最难的作品。

在作品首演音乐会上陈其钢说:“‘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场景是很苍凉的,如何用合唱这种形式、用‘人声’去表现这种意境,我想做到一种突破,让合唱像器乐一样,像提琴一样不断的拉,达到‘不用呼吸’而让人声永远持续下去的神奇效果。此外两个合唱团之间的音程关系也是非常难处理的,这是另一个挑战。我也一直在自问:他们能做到么?而经过几个月的磨合,当我看到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和合唱团的排练时,我吃惊地发现他们竟然做到了!”

“《江城子》是生者与死者之间的联系与寄托,有很多想象的空间,诗意又空灵。”陈其钢说,写《江城子》,不只是追思至亲之人,更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神游”。苏轼词中与亡人幽明两隔、虚实相间的对话,在陈其钢的音乐中化作了复杂心境在多个层次上的伸展、变幻、互斥、交融。作品融合了京剧等中国传统音乐、文化元素,现场演唱中,女高音孟萌在传统戏曲和民族唱法之间转换自如,混声合唱则时而如大声疾呼,时而连绵低诉,女高音与合唱团形成一种多层次的呼应与对话。“我想要一种干干净净的人声。”陈其钢说,“所以在乐团的谱子上我标注了很多‘隐隐地’、‘隐藏在人声之后’。”而这种延绵不断的延宕形成若有若无的声场空间,恰似古典诗词艺术中的“留白”,体现了韵味悠长、意境深远的中华美学意境,可谓“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在陈其钢眼中,创作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我每次作品演奏,你看我音乐会的那些广告,陈-普罗科菲耶夫,陈-马勒,陈-肖斯塔科维奇,总是和西方那些大师们并列在一起。每次在音乐会听到这些人的作品,多数时候会觉得我的作品可以放在这;但少数时候觉得自己差太远了,觉得有差距的时候,我反而问自己,这样的经典作品你能写吗?你自己有能力把它结构出来吗?最近我看音乐会做笔记,我想,应该可以写。应该有魄力和胆量去继续突破自己。到时候了,时间不多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