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香港粤语流行曲如何脱“俗”向“雅”:纪念香港流行乐坛卓越的音乐人黎小田③

2020-4-10 03:20| 发布者: ywen| 查看: 631| 评论: 0 |原作者: 马凤钖

简介:2019年12月1日,香港著名音乐人黎小田离世,享年73岁。据不完全统计,黎小田一生作曲约300首,其中卢国沾参与填词有100多首,约占三分之一;郑国江参与填词约37首。在演唱黎小田所作歌曲中,梅艳芳约占32首,张国荣 ...

2019年12月1日,香港著名音乐人黎小田离世,享年73岁。据不完全统计,黎小田一生作曲约300首,其中卢国沾参与填词有100多首,约占三分之一;郑国江参与填词约37首。在演唱黎小田所作歌曲中,梅艳芳约占32首,张国荣约占21首,关正杰约占19首,吕方约占18首,叶振棠和张德兰各约占14首,蔡枫华约占10首。下面,我们继续重温一下由黎小田所作歌曲或监制的部分黑胶唱片。

10/《浴血太平山》

叶振棠这张习惯称为《浴血太平山》的黑胶唱片,是收录黎小田早期所作武侠剧集歌曲较多的一张唱片,包括丽的电视长篇剧集《浴血太平山》同名主题曲及插曲《找不着借口》、《大内群英》同名主题曲、《浮生六劫》同名主题曲及《戏剧人生》、《游侠张三丰》和《太极张三丰》同名主题曲共7首,他们或旋律悠扬优美,或慷慨激昂,但无不是首首耳熟能详,深入人们的记忆。

11/ 《风继续吹》

黎小田携张国荣加盟华星娱乐公司,使张国荣成为华星旗下第一位签约男歌手,并为其监制、参与混音第一张唱片就是这张《风继续吹》音乐专辑。虽然黎小田为这张专辑创作并编曲了《那一记耳光》和《缘份有几多》的传唱度不及《风继续吹》,但黎小田将张国荣的声线调校到最蕴厚、最磁性、最性感状态,且监制并混音了这张声音效果一流的靓声唱片,使张国荣走上了辉煌的星路,是黎小田对张国荣的最大恩惠。

12/ 罗文

黎小田为罗文作曲并不多,似乎只有6首:《你好》《独坐夜店中》《笑踏河山》《剑胆柔情》《问谁领风骚》《说谎的女人》,最为著名的莫过《问谁领风骚》和《笑踏河山》。《笑踏河山》意境高远,曲韵悠扬,配以罗文粤剧腔音域宽广加上唱功深厚的特点,此歌被唱至极致,估计以后再难创作出如何高水平的一代名曲。

13/ 《华星影视新节奏》

黎小田加盟香港无线电视TVB旗下华星娱乐有限公司后,“凡剧必歌”的传统为时任音乐总监的黎小田提供了创作机会,几年间创作了大量的电视剧集歌曲。华星唱片1984年至1986年出版发行由其监制或参与监制、录音、混音的《华星影视新节奏》第一辑、第二辑以及《华星新节奏(第三辑)》,三张黑胶唱片共收录黎小田作曲14首,几乎囊括了其在华星期间所有社会生活剧集主题曲创作,包括:


《新扎师兄》主题曲《伴我启航》(小虎队主唱)和插曲《你令我快乐过》(吕方主唱);《少年警讯》主题曲《小雄鹰》 (小虎队主唱);《似水流年》同名主题曲编曲(梅艳芳主唱);电影《A计划》主题曲《东方的威风》(小虎队主唱);《武林世家》主题曲《浮生若梦》(张国荣主唱)和插曲《心中只有你》(张国荣和关谷英合唱);《小忌廉》主题曲《我系小忌廉》编曲(戴蕴慧主唱);《新扎师兄续集》主题曲《新扎师兄》(梁朝伟主唱)和插曲《孤独不再怕》(梁朝伟和吕方合唱);《大厦》主题曲《心里那点真》(梅艳芳主唱);《移民何价》主题曲《断线木偶》(梅艳芳主唱);电影《疯狂游戏》主题曲《小虎子闯世界》(小虎队主唱);《中四丁班》同名主题曲(罗明珠主唱)。


上述不难看出,黎小田除擅长作武侠歌曲外,还创作社会生活或伦理剧集歌曲,其中作曲《伴我启航》《心里那点真》《断线木偶》《浮生若梦》虽然传唱范围不及武侠主题曲广泛,但旋律非常优美悦耳,梅艳芳主唱的《心里那点真》《断线木偶》似乎只收录在该唱片里,动听耐听,难能可贵,遗憾的是似乎被社会遗忘了。编曲的《似水流年》早已蜚声华人世界,成了梅艳芳的象征性歌曲。

14/ 《华星武侠金曲集》

1987年,华星唱片结集出版发行《华星武侠金曲集》,黎小田参与录音和混音;1988年推出《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二辑)》,两张黑胶唱片黎小田作曲或编曲共20首,包括:

《成吉思汗》主题曲《问谁领风骚》(罗文和甄妮合唱)和插曲《怒骂命运》(罗文主唱)《一生抱恨哀》(甄妮主唱);《杜心五》主题曲《执手同行》(郑少秋主唱)和插曲《冲出醉乡》(郑少秋主唱);《蔡李佛》主题曲《碧血忠魂》(吕方主唱);86版《倚天屠龙记》主题曲《剑伴谁在》(梅艳芳和梁朝伟合唱);《僵尸骑兵》主题曲《踏月亮》(文佩玲主唱);《天龙神剑》主题曲《剑断魂在》(许志安主唱);《开心女鬼》插曲《愁思逐水流》(梅艳芳主唱);《嬴单传奇》主题曲《难得糊涂》(梅艳芳主唱);《大茶园》主题曲《我不再否认》(甄妮主唱);《狂龙》主题曲《那可问旁人》(许志安主唱)和插曲《爱的竟是我》(文佩玲主唱);《绝代双骄》主题曲《愿你知我心》(梁朝伟主唱)、编曲插曲《情丝牵我心》;《连城诀》主题曲《菊花泪》和插曲《珍惜这一刻》(均为吕方和郑秀文合唱);《奇门鬼谷》同名主题曲(刘锡明主唱)和插曲《无言亦可相倾诉》(刘锡明和方晓虹合唱)。

上述可见黎小田甚至包办了《成吉思汗》《绝代双骄》《狂龙》《连城诀》《奇门鬼谷》5部剧集的主题曲和插曲的作曲,可见被信任程度及高产量。但除罗文和甄妮主唱的《成吉思汗》主题曲《问谁领风骚》至今仍得到广泛传唱外,其余歌曲均可能因电视剧集未引起广泛传颂或歌曲质量不符合大众审美品味而未能广泛传唱至今。可见,即使红极一时的武侠剧歌曲,到了80年代后期,其热度已大不如前。

15/ 《似水流年》

人们习惯称这张于1985年由华星唱片推出的黑胶唱片名曰《似水流年》,主要收录香港无线电视剧集《香江花月夜》6首主题曲和插曲。其中,黎小田作曲6首,包括《香江花月夜》主题曲《歌衫泪影》和插曲《一点相思》《旧歌如梦》《觅爱重重》《多少柔情》,以及《人在风里》;编曲7首,既作曲又编曲的5首;邓伟雄填词6首。可以说,该唱片既是梅艳芳的专辑,也是黎小田作曲编曲、邓伟雄填词的合集专辑。梅艳芳说她喜欢唱慢歌,黎小田因应剧情及梅艳芳的唱功和声线特点,专门创作了6首慢歌,首首略带哀伤、饱含思考,似梦似幻、低回婉转,却又含情脉脉,社会传唱度极高。可以说,《似水流年》成了梅艳芳的标志性唱片之一。唱片由黎小田监制并参与混音,声音厚润、饱满、通透、鲜活,高低频延伸充分,中频人声醇厚,加上乐韵悠扬,歌曲慢条斯理,兼以邓伟雄精彩绝伦、思想深刻的词作,特别容易引人入胜,成为黎小田监制的标志性靓声唱片之一。

16/ 《梦里共醉》

《梦里共醉》是梅艳芳拍完《胭脂扣》藉古典形象得到港人高度认可后乘胜追击推出复古调子的唱片,且以慢歌为主。黎小田为专辑作曲两首,分别是《心肝宝贝》《热溶你与我》。事实上,《心肝宝贝》是电影《黑心鬼》的主题曲,经周星驰电影《算死草》借用更为大热,后黎小田将薛家燕视作“心肝宝贝”并如愿使薛家燕亲口唱出,一时传为佳话。同时,该唱片出版发行了两个不同封套包装的版本,可见公司高层对梅艳芳的器重。

17/吕方

吕方应该也算黎小田一手栽培的新秀歌星,黎小田共为其作曲约18首,其中最为著名、传唱广泛的要数《痴恋》了。

18/
以上所列显然远非黎小田所作歌曲和监制唱片的全部,但完全可以理出个究竟:是一个人创作如此多的著名流行歌曲实属凤毛麟角,这些最著名的歌曲集中在丽的电视的武侠连续剧主题曲或插曲,且多有家国情怀,将其唱到街知巷闻的大概有关正杰、叶振棠等,如《大侠霍元甲》、《大地恩情》等,表达的爱国爱家思想异常强烈;是武侠主题曲或插曲充满剑胆琴心、侠骨柔肠,如《天蚕变》《天龙诀》《残梦》《换到千般恨》等;是生活感情剧歌曲充满人生思考,如《戏剧人生》《风尘泪》《甜甜廿四味》《青春三重奏》《侬本多情》《人在风里》《歌衫泪影》《心里那点真》等,用黎小田的话说,没有经历过苦难,很难写出有深度的作品。这些歌曲从内容来看,给人们提供了思考人生意义的方向,使人听之精神一振,从而使香港流行音乐有了向更高层次发展的基础。

整个香港流行乐坛,约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至80年代中期是其辉煌时期,算算也不过十多年时间,但这个时期,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作曲的无非是顾嘉辉、黎小田和黄霑等,填词的莫非是邓伟雄、黄霑、卢国沾和郑国江等,监制及录音的无非是欧丁玉、黎小田、关维麟、黄启光等,约10人,但代表的却是香港流行乐坛的最高水平,引领其从“低俗”走向“高雅”。诚然,上世纪70年代前的香港社会,虽然主流是英语歌曲、粤剧和上海式国语歌,但还未形成上规模的“乐坛”。广州华语小品的老板告诉笔者,他爸爸一代听的大多是《飞哥跌落坑渠》和邓寄尘《大排档》式的谐趣小曲,不知道这算不算黄霑所说:“水平之粗糙低俗,实在已是在社会标准之下”(黄霑《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香港流行音乐研究(1949-1997)》)。因此,音响发烧界普遍存在着一个观念:西方古典音乐才是“雅乐”,香港流行音乐是“俗乐”。笔者一直不能理解,同是几个相通的音符,为何西方古典音乐谓之“雅”,而香港流行音乐却称之“俗”呢?

根据字典的解释,雅,指正确的、规范的,引申为高雅、文雅等义,有较为深刻的内涵;俗,指大众化的,最通行的,趣味不高的,浅显易懂。反过来说,不雅就是俗。流行音乐,应指被大众所喜好且流行一时甚至流传后世、以消遣娱乐及盈利为主要目的音乐,它的市场性是主要的,艺术性是次要的,所以有人称流行音乐为商品音乐。香港流行音乐实质就是商品,只不过社会在主观追求商业利润的同时,客观上集体无意识地创造了流行音乐文化。西方音乐也像香港一样有流行音乐,无论西方与东方,其流行音乐的一个共同特点是有歌词,而西方古典音乐,只有曲谱而没有歌词。西方古典音乐只是各种乐器旋律的集合,单纯以旋律表达思想,而香港流行音乐则是各种乐器旋律加上人声的结合,故往往将旋律与人声进行混音,以旋律和人声表达思想,理论上思想表达应更为准确有效。如果在某些人眼中,只有西方古典音乐才谓之雅,即无歌词的音乐才叫雅,那么,香港没有歌词的音乐岂不也是“雅”?还是只有英语世界里出品的音乐才是雅乐?众所周知,英语成为世界通用语言的过程是一个充满血腥的过程,其文化随着经济扩张及殖民等方式成为正统,久而久之,社会心理自然认定其是雅文化,香港也不例外。倘若如此,假设有朝一日,中国经济或香港经济引领全球,国语或香港粤语成为第一通用语言,中华文化伴随经济扩张成为全球的正统,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得出,华语歌曲或香港流行音乐将被世界称为雅乐,而其他音乐将被称为俗乐呢?正如黄志华在《早期粤语流行曲「传俗不传雅」现象再思索》说,早期粤语流行曲传俗不传雅的一段畸形历史,背后所隐藏的是文化欺压、阶级角力、话语操控。不过,当时并非没有优雅之作,只是传俗不传雅而已。事实上,俚俗之作也常常很有文化价值和欣赏价值,莫要忘记几千年前《诗经》里很多作品都是俚俗之作!

因此,严格意义上说,音乐本身并没有雅俗之分,雅俗只是一种心态,不同地域、不同国家、不同民族欣赏标准可能不一,适合的,喜欢的,就是雅。雅和俗是相对来说的,并非一成不变。流行音乐是雅是俗,实质跟欣赏的人有关,与音乐本身并无太大关系。既然如此,即使目前仍有不少人认为香港流行音乐是“俗乐”,但只要人们的观念发生改变,一些高水平制作的香港流行曲就可以慢慢脱“俗”入“雅”。

事实上,这种趋势正日益明显,主要表现在:
第一,香港流行乐坛的没落与对比突显了香港流行曲的价值与地位。社会几乎形成了比较统一的认识,就是现在香港流行音乐正走向衰落。过去人们,特别是华语世界习惯了占据重要地位的香港流行曲的不断推陈出新,而今失去了往日的色彩,不再有更多他们期待的新歌曲创作出来,形成了巨大的鸿沟,这条鸿沟刚好与过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人们第一次在对比中感受到港乐原来难能可贵,看清港乐在乐坛的水平与地位,其实大部分港乐并不俗。

第二,香港流行曲的思想性、艺术性及高音质逐渐被社会二次发现。笔者在拙作《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的价值与版本初探》曾论述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普通的音响器材很难完全发挥香港流行黑胶唱片的音效。一些人将西方古典音乐视为“雅乐”很可能就是其录音技术起步早、技术较为成熟与先进、经验较为丰富、声音效果还原比较好的缘故。但随着音响技术的不断发展进步与普及,越来越多的音乐发烧友愿意购买并使用更高级的音响器材来播放香港流行黑胶唱片,其高质音效逐渐被小部分人发现,加上部分流行曲集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身,当越来越多人听过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原来可以达到如此靓声程度,甚至可以比美西方古典音乐,从而大量购买仍处于价格洼地的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

第三,欣赏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逐渐变成了一种情怀。过去,听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可能还被人说成了食古不化、落后,而现在,不但不会有失身份和品味,反而成了时尚。目前在广东省广州市形成了比较大规模的香港流行黑胶市场,在深圳、汕头、佛山、东莞、中山、江门、珠海等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和在茂名、湛江等经济欠发达的城市,以及在广西的北海,在北京、上海、南京和四川等地,都形成了一批数量可观的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的支持者和传播者,原来只播放西方古典音乐、价值动不动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音响器材,现在竟播上了一度被认为是低俗的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笔者一位经商的音响发烧友朋友,其家里是清一色西电等电台用专业级音响器材,价值达上千万之巨,原来只播放西方古典黑胶唱片,几乎没有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但当其在另一位音响发烧友家听到如此美妙的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音效后,毫不犹豫、刻不容缓地大量购入,由于市场存量一直不大,甚至一度引起市场恐慌。另一位音响发烧友告诉笔者,其正在上大学的00后的儿子,竟然拿积蓄的零用钱购买了一台黑胶唱机,还在网上购买了谭咏麟的旧版黑胶唱片在自己的房间听,在他看来,听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已成为可以“装模作样”有情怀有品味并能引起异性关注的“范儿”。有的音响发烧友把旧版香港黑胶唱片做成了唱片墙,一些高档的商业场所,也喜欢在墙上或显眼的地方挂上一些黑胶唱片或摆放一台黑胶唱机,仿佛这样才不会降低档次,才显格调。正是在这种趋势下,有的香港歌手头版黑胶唱片甚至被炒到二三万元之高,而且整体价格还在不断上涨。在2019年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有人调侃说除了猪肉价格,唯一上涨的就是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了。香港流行曲黑胶唱片开始登入大雅之堂,聆听的人放下了高贵的成见,听到了高雅的港乐,然后泡上一壶茶安详地欣赏音乐,无疑这已经成为了时下不少音乐发烧友追求的生活,市场也开始出现以听音乐为主兼以唱片销售、读书、轻饮食的音乐餐吧。显然,部分香港流行音乐已成为了高雅音乐,进入了部分人的生活,而且这人群还在继续扩大。上述这一切的变化,饱含着包括黎小田等在内的老一辈卓越音乐人的辛苦努力与汗水。
总之,我们要有文化自信,我们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比别人差。借用黄霑的话说:不信人间尽耳聋!只要是有价值的东西,终究会被人们所发现,并最终在历史中留存下来。

其实,黎小田离世,人们怀念的不止是他,还是整个香港流行曲乐坛。(全文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