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南欧夏夜乐韵飘扬——葡萄牙的露天音乐会(下)

2020-2-8 16:35| 发布者: ywen| 查看: 952|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周凡夫

简介:马尔旺国际音乐节主场馆马尔旺城堡的露天音乐厅白天时的景观(照片由作者提供) 澳门青年交响乐团(MYSO),在里斯本广场音乐节(Milleunium Festival Ao Largo),和科英布拉(Coimbra)举行的艺术节(Festival Da ...

马尔旺国际音乐节主场馆马尔旺城堡的露天音乐厅白天时的景观(照片由作者提供)

澳门青年交响乐团(MYSO),在里斯本广场音乐节(Milleunium Festival Ao Largo),和科英布拉(Coimbra)举行的艺术节(Festival Das Artes)演出了两场感觉奇妙(前者),和带着魔幻光影(后者)的露天音乐会后,最后一站是参加有如「奇迹般」的第六届马尔旺国际音乐节(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Musica De Marvão ,简称FIMM),同样是一场露天音乐会,但却是在西班牙,而且是一场创下很少有的,合共多达五次的全场观众起立热烈鼓掌的场面,那同样仿如是「奇迹」一样。 

◎马尔旺山城柏鹏创奇迹
马尔旺现今仍保持着不少古老民居石屋,山顶的村落与城堡仍是中古世纪模样;走上海拔八百多公尺山顶上最大的马尔旺城堡(Castelo de Marvão),四周远眺无边无际,视野辽阔,俯仰之间,仿如大地在我脚下,非常壮丽,如处身天空之上,马尔旺亦因此被称为「天空之城」。

作为活跃于欧洲的著名指挥家柏鹏(Christoph Poppen),身兼德国科隆室乐团(Cologne Chamber Orchestra)的总指挥,和香港小交响乐团的首席客座指挥,多年前到此古老山城一游,便被迷上了,不仅买了房子,还与德国著名抒情女高音班泽(Juliane Banse)争取得葡国政府文化部、旅游协会、马尔旺市政府等部门和好些文化组织、商业机构的支持,在看来不可能的偏远古老山城,办起此一国际性的大规模音乐节,而且越办规模越大。去年7月19日至28日为期十天内,合共举行42场音乐会,平均每天便有四场,最多七场,最早的音乐会上十一时开始,最晚在晚上十一时才开演,演出65位作曲家的作品,参与演出的音乐家超过六百人,此外在7月14日至18日还举办了四场节前音乐会,规模可真不少(节目详细节目可登入网页:(http://marvaomusic.com),这次亲临其境,目睹的更是一个柏鹏的奇迹。 

◎城堡作基地门票三级制
FIMM的活动除了音乐会,还有研讨会议,大师班;音乐会以室内乐为主,有小型乐队、重奏、独奏,也有大型乐团、合唱团的演出,有收费的,亦有免费的;门票三级制,由15至30欧罗,12-25岁半价,本地居民又有另一个票价。


里斯本圣卡洛斯国家剧院广场右边的餐馆露天座位(照片由作者提供)

马尔旺地区并没有现代的音乐厅、剧院(但有古老剧场),所以音乐会全安排在不同村落的教堂、酒店、城堡,和名胜景点举行,成为FIMM的一个特色。而作为马尔旺「地标」式的马尔旺城堡,则是FIMM的「基地」,既设有售票处、纪念品店,亦有咖啡室。用作音乐节举行音乐会的两个主场馆各极具特色。大的一个在城堡中最高的塔楼下,被古城墙包围着的露天平台空间,临时架设的舞台,大概可用作二、三十人的室乐团演出用,观众席折叠座椅约有百多二百,当然周边还可有站位,FIMM去年的节目册封面,便是在此一主场馆举行音乐会时的照片;照片光线正是日落斜阳夕照之时,不难想象在此独特环境下的音乐会气氛,当是一生难忘。


里斯本圣卡洛斯国家剧院广场右边梯级上便是电车马路(照片由作者提供)

◎古城遗址废墟奏小夜曲
 去年分别由科隆室乐团,和以色列室乐团演出的开幕(7月19日)和闭幕音乐会(7月28日)便安排在这个大的露天音乐厅举行。班泽和柏鹏两位创办人及艺术总监都在这两场音乐盛会中登台,开幕的庆典音乐会,在柏鹏指挥科隆室乐团下,和班泽演出了两首莫扎特的歌剧选曲,和小号手Felix Klieser演奏了莫扎特的K495小号协奏曲,及与大提琴家Aurelien Pascal演奏了舒曼的大提琴协奏曲作品129。以色列室乐团担纲的闭幕音乐会更热闹,除了女高音班泽,还有两位歌唱家(女高音及男中音各一),和四位独奏家(小提琴、中提琴及两位单簧管),演出了十二首由海顿、莫扎特,到威尔第、圣桑及二十世纪作曲家的现代作品。

另一个音乐小厅,则是城堡中深入地下,一个全以石块砌筑而成的圆拱型地库密封空间,摆置木制临时折椅约百张,可供独奏及小组的室乐演出。

左上:马尔旺国际音乐节在马尔旺城堡深入地下的长方形音乐小厅(照片由作者提供)
右上:马尔旺国际音乐节主场馆马尔旺城堡(照片由作者提供)
左下:亚马尼亚古建筑文物遗址博物馆内搭建的露天舞台柏鹏和乐团演出柴可夫斯基的小夜曲后谢幕(照片由作者提供)
右下:亚马尼亚古建筑文物遗址博物馆内搭建的露天舞台演出柴可夫斯基的小夜曲后谢幕(照片由作者提供)

开幕和闭幕音乐会的门票正价30欧罗,开幕之夜六时设有酒会,音乐会在晚上七时半开始,散场时才日落;闭幕音乐会则于晚上七时开始,大概九时结束后,酒会才开始,那正是暮色四合,夕阳西下,光影变幻莫测,能为音乐增添魔力的奇妙光景,奈何日程安排不了,开幕和闭幕都错过了,也就无缘欣赏在城堡主场馆的演出,但却听了另外两个露天音乐会。

第一个露天音乐会7月26日安排在马尔旺圣马麦德自然公园(Parque Natural de São Mamede)内的古罗马时期亚马尼亚(Ammaia)古城遗址举行;此遗址废墟于1994年将之作为「亚马尼亚古建筑文物遗址」(Ammaia Archaeological Site)博物馆来保护。


马尔旺国际音乐节主场馆马尔旺城堡(照片由作者提供)

当晚音乐会票价20欧罗,分上下半场,上半场先奏柴可夫斯基C大调弦乐小夜曲作品48,休息后再演卡尔柯夫的传世杰作《布兰诗歌》(Carmina Burana),这可是一部演出时间超过一小时,分为三个部份的清唱剧式大型作品,庞大编制乐队,大型合唱团,女高音、假声男高音和男中音共三位独唱家。笔者去年6月刚在多伦多听过多伦多交响乐团演出这部巨作,想不到只是一个多月又能在葡萄牙此一古城的户外演出中再听,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乐缘了。 

当晚的演出阵容主要由葡萄牙巴达交响乐团(Banda  Sinfonica Portugesa),及包括科隆室乐团、以色列室乐团等多个参与FIMM演出的乐团成员组成的马尔旺节日管弦乐团(Marvão Festival Orchestra),联同由Pedro Teixeira担任音乐总监的马尔旺节日合唱团( Marvão Festival Chorus),携手女高音Sunhae Im、假声男高音David James,和男中音Dominik Köninger,在柏鹏指挥下演出。

演出的舞台在「亚马尼亚古建筑文物遗址」博物馆内搭建,舞台圆拱状,半透明屏幕式,废墟内祇有一些残破建筑,舞台周边分区摆设座椅,坐得满满的,身为当晚指挥的艺术总监柏鹏在音乐会开始时,分别用葡语、英语致欢迎词,表示这个晚上能有如此多人聚在一起是很难得的盛会。

柴氏的弦乐小夜曲是一首四个乐章长约半小时的作品,当晚听来,扩音效果未尽理想,弦乐音色听来较粗糙,第三乐章脍炙人口的圆舞曲,奏来仍很流畅动人,终章的高潮效果亦很有刺激性,一曲奏毕,叫好声不绝,唯首乐章奏毕已有不少人鼓掌,可以见出当晚应有不少古典音乐「新鲜人」参加呢。 

然而,这个位于山中的露天音乐厅,周边空旷,入夜后气温下降,风力增强,尽管音乐节方面早已为各观众准备了一条灯色大披肩,人手一条供作「御寒」之用,半场休息半小时(唱《布兰诗歌》要费时「排位」),MYSO有关人员决定早退,原因是乐团翌日要演出,不能冒小乐手受寒冷病影响演出之险。为此,决定退场,《布兰诗歌》便无缘一听了,乐缘如此,亦果然是万事要随缘啊!

◎跨境扩版图双时音乐会
另一场却是在西班牙!原因是FIMM近几年更将活动版图扩大,举办音乐会的场地,跨进西班牙境内,争取得邻近马尔旺的西班牙城市,位于塔霍(Tajo)河畔的阿尔坎塔拉(Alcantara)的支持,每年都安排有好几场音乐会在该市的华伦西亚镇(Valencia de Alcantara,与西班牙东部著名地中海港口同名)举行。华伦西亚镇与葡国边境相距仅十四公里,曾属于葡萄牙王国,总面积595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五、六千人。


MYSO在西班牙华伦西亚德亚尔坎塔拉的罗卡马多尔圣母教堂前地举行最后一场演出的场面(梁伟强摄)

MYSO的演出阵容多达七十多人,城堡的主场馆舞台不可能容纳,也就安排到西班牙的华伦西亚演出了。于是MYSO这场巡演压轴音乐会,便变成于西班牙举行的葡萄牙马尔旺国际音乐节节目了。在华伦西亚的音乐会都安排在晚上九时半开演,由于西班牙时间较葡萄牙快一小时,为此,在音乐节的信息中都会加注葡萄牙时间,成为「双时间」制的音乐会了。 

MYSO的演出安排在华伦西亚的罗卡马多尔圣母教堂前地(Parroquia De Rocamador)举行,这座哥德式的古老天主教堂的历史已超过五百年,可远朔到十六世纪,1981年被评为国家历史文化遗产。教堂前面的石阶梯加上临时搭建的舞台可容纳七、八十人的乐队演出,观众席便设于教堂梯级前的小广场及相连的马路,摆满活动座椅,估计超过五百张,演出环境,特别是灯光的设施,算不上理想,但气氛、乐队表现,和观众反应,却是MYSO连同在里斯本广场音乐节、科英布拉(Coimbra)艺术节三场演出中最好的一场。

◎出人意外效果背后原因
音乐会以林乐培的《昆虫世界》开场,再接上葡萄牙作曲家桑托斯的第三号交响序曲。然后便是由葡萄牙指挥家李维斯与旅美华裔小提琴家周颖携手与MYSO演奏《梁祝》,一曲奏毕,全场观众起立鼓掌,以Standing Ovation的方式致最高敬意;周颖一再返场,观众再度起立鼓掌,周颖亦只得对观众表示她并未有安排加奏的乐曲,便只有随兴加奏了帕格尼尼炫技性的无伴奏随想曲第廿四首,更直接地让观众欣赏到她那种干净无瑕的提琴技术;一曲奏毕,观众第三次起立鼓掌,李维斯再度出场,才能陪同周颖双双退场,然后李维斯再回到舞台和乐团演奏压轴一曲《火鸟》组曲,将此—带有魔幻色彩的故事,在已进入十一时午夜子时的夜空中,以混杂了古怪音响和抒情旋律的音乐述说出来……这部直接且更强烈地刺激观众官能的乐曲奏完,如雷的掌声带来第四次Standing Ovation!再加奏一曲《茉莉花》后,第五次全场起立鼓掌!观众席三边站满不少观众才开始陆续散去,出席这场音乐会有不少当地官员嘉宾,人人都竖起姆指赞赏。

这场演出能有如此出人意外的效果,仔细分析有好几个背后原因,一是周边没有太大的环境噪音影响;二是观众水平很高,整个演出过程保持很高的宁静程度,且没有乱拍掌情况,为此,演出者得以更专注演奏,当然,通常「临别」演出,演出者的情感投入亦会更强;三是灯光效果虽因资源不够,欠缺台前的射灯,但音响扩音后仍保持着颇为自然的声响感觉,为此,音乐的感染效果亦得以保持;当然,最后一点是西班牙观众的热情民族性,直率而不保留的,实时反应亦当是创下五次Standing Ovation的重要原因。 

音乐会后,自马尔旺出席完另一场音乐会后赶来的音乐节艺术总监柏鹏以无比兴奋之情,和MYSO各小乐手打气,大加赞赏,让各人随后出席「午夜酒会」时,高涨的情绪仍然持续,在各嘉宾的赞美声中,为最后一场演出写下完满句号。不时会和「香港小交」在香港演出的柏鹏,当然明白,好的音乐确能打破人类的隔阂,他能在马尔旺创出此一音乐节奇迹,并非祇是因为马尔旺被选入好些旅游专著「一千个必游之地」的名单中,而是来自各演出者本着对音乐的热诚,几乎是不问酬劳地登台的成果。


MYSO在西班牙华伦西亚德亚尔坎塔拉的罗卡马多尔圣母教堂前地演出后第六届马尔旺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柏鹏盛赞乐团各乐手的卓越表现(梁伟强摄)

◎ 奇妙感觉进入奇幻境界
MYSO这三场在葡国(和西班牙)的露天音乐会,都是音乐节、艺术节的节目,但这三个节日性质的活动背后的组织性质却很不同,里斯本广场音乐节是圣卡洛斯国家剧院活动,是常年节目,科英布拉的艺术节,则是由城堡基金会作为主力举办的多元化文化艺术活动,FIMM则是由独立的音乐节组织专业团队运作。相同的却是三场演出都是在夕阳将下,进入夜间的「魔幻光线」下开始,这对某些音乐会添加迷人因素。然而,三个户外演出场地却是很不一样的空间。

里斯本的圣卡洛斯广场的空间可说很独特,剧院正门的右翼是一家餐厅,广场举行音乐会时,广场右边的小平台架起帐篷成为户外进餐区,可让客人一边品尝美酒佳肴,一边欣赏舞台上的表演。在此户外进餐区旁边是一道向上走的石梯级,梯级上是一条行走电车的马路,至于隔着广场和剧院遥遥相对的则是一座晚上关门的商业楼宇;至于广场右侧隔街却有一座竖立起钟楼的教堂,于是演出过程中便难免会受到大钟报时的钟声影响了。

科英布拉艺术节的泪水庄园圆形剧场,则是远离车路,位于园林草坪上带有魔幻般的水晶玻璃球舞台,但仍会受到大自然中的鸟声、虫鸣的影响,不过,这些声音结合着水波灯影下的音乐声,听来却更添奇妙浪漫气氛。

在西班牙历史古镇亚尔坎塔拉的华伦西亚的演出舞台,是圣母教堂前地的阶梯及马路,当天很早便将两条马路封闭,亦能让演出过程保持很高的宁静程度,出现少见的五次全场观众起立鼓掌(Standing Ovation)的热烈场面,那确是天时、地利和人和相互配合才会出现的场景!


第六届马尔旺国际音乐节的节目小册封面_封面照片是主场地城堡上举行音乐会的场景(照片由作者提供)

南欧的夏夜露天音乐会迷人的所在,正是场地环境,曲目设计,加上对音乐热爱的真情演奏,亦正是天时、地利和人和的结合成果,在巡演后的归途上,那种奇妙的感觉,更转化成为有点儿奇幻色彩,让人仿如进入了无比奇幻的境界中,那确非在音乐厅的艺术殿堂中会有的感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PD-60是中国著名收音机制造商TECSUN(德生)涉足音响领域之后推出的第二款便携音乐播放器。与第一款的PD-50不同,PD-60不仅在外...

  • 依唱片而言,头版声音好于再版,这应是普遍的共识了。但世事无绝对,笔者手上有两张上海中唱黄荟的《东方大峡谷》,一张于2001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