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大湾区古典音乐的核心 广州交响乐团

2019-10-19 10:43| 发布者: ywen| 查看: 175| 评论: 0 |原作者: 陆羽

简介:2019年6月24日,在“湾区花正开——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开幕式晚会上,广州交响乐团以原创交响乐《美丽的大湾区》震撼开场,用华丽旋律描绘繁盛的时代新气象。这场晚会,是为了呼应2月颁发的《粤港澳大湾区 ...

2019年6月24日,在“湾区花正开——首届粤港澳大湾区文化艺术节”开幕式晚会上,广州交响乐团以原创交响乐《美丽的大湾区》震撼开场,用华丽旋律描绘繁盛的时代新气象。这场晚会,是为了呼应2月颁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按照规划纲要,粤港澳大湾区不仅要建成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还要打造成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典范。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而作为大湾区历史最悠久、水平相对较高的交响乐团,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大湾区古典音乐的核心之一。

创建于1957年的广州交响乐团是新中国成立后全国最早建立的交响乐团之一,也是我国岭南地区第一个正式建制的省级乐团,经过多年的努力,广州交响乐团目前已进入中国最优秀的交响乐团的行列。乐团建团至今,经历了撤并,复建,改革,发展等多个重要阶段。乐团的改革与发展是中国社会变革与发展的体现和结果,也是中国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政策变革,文艺院团体制改革与发展的鲜活案例。其建团五十五年来的音乐活动对我国音乐事业的发展有广泛的影响。

1956年,中央歌舞团将已有完整编制的乐队和合唱队从团中分离,成立了中央乐团。一年之后,广州交响乐团的前身——广州乐团在南方诞生。广州乐团与中央乐团有着相似的“诞生”过程,都是将原属于歌舞团的乐队和合唱队从团中分离,组建独立的乐团。但广州乐团无论在编制上,还是在水平上均无法与中央乐团相比,显得相对“弱小”。由于资料散失,关于广州乐团的孕育和诞生并无详细的文字记录。但我们从建团初期的乐手组成及其经历上可窥见一斑。

根据资料记载和老乐手的回忆,广州乐团是从华南歌舞团中分立出来的,建团初期大部分成员都是华南歌舞团的乐队成员。而追溯华南歌舞团乐队的人员构成,大部分乐手则是来自广州市文工团、华南文工团、广州市青年文工团三个团体。由于团体撤并整编,当时没有编入华南歌舞团的音乐家,又组建了广州管乐队,继续保持音乐训练和演出。随后,北京饭店乐队在广东物色和调借乐手,使部分广东音乐家能到北京边工作、边学习。当时的广东音乐家没有在撤并浪潮下丢下乐器,在不同的文艺团体里中依然保持音乐训练和演出,最终成为广州乐团建团初期的中坚力量。

乐团成立之后,条件还是比较艰苦,首先没有独立的排练场地,所以乐团只能在广州的光孝寺进行排练。乐队当时就在光孝寺的东西楼之间的中殿排练,后因乐队扩充,搬至大雄宝殿排练。当时的团员吃、住、工作都在一起。乐队男队员们被戏称“和尚”,而乐队队员家中在光孝寺出生的“第二代”,也被称为“小和尚”。乐队的排练一般安排早上、下午各两小时。另外,当时团里有“早课”练习,上午7时左右,每个队员就需要分别自己练习乐器。在三年困难时期,由于粮食不足,为保存乐队队员体力,取消了下午排练,只保留上午的排练。


成立初期的广州交响乐团一度只能在广州的光孝寺进行排练

除此以外,乐手的质量和后继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无法争取到专业院校的毕业生,为提高乐手的水平,补充乐团力量,乐团只能自行举办了训练班,参考“学徒制”的形式,挑选有潜质的年轻人加入乐团跟随乐团学习乐器演奏。但因学员基础参差不齐,师资力量不足,学员班虽能为年轻人提供学习乐器的机会,最终能够成为乐团主力的人员并不多。乐团成立早期一次比较好的学习机会,是1960年中央乐团南下巡演,在广州停留了20多天,广州乐团的成员得以受到中央乐团“大哥”们的辅导。


■ 现在的广州交响乐团大楼

■ 星海音乐厅是广州交响乐团的主要演出地

文化大革命十年期间,广州交响乐团的发展陷入停滞,直到改革开放时期乐团才重新开始建设。但是乐团再次起步也是非常艰难,根据历史资料,广州交响乐团在八十年代时门票是4元钱,但是演出场地广州友谊剧院的场租就已经是4000元,这意味着哪怕是百分百的上座率,门票收入也仅仅能支付场租。当时乐手薪酬等方面还是很低,乐团的乐手们唯有不断在大酒店和唱片公司录音棚中“炒更”,尽管乐团的发展受到损害,但是乐团及其成员们曾经满足了当时在广州悄然兴起的音乐发烧热潮。位于解放北路的中国大酒店和东方宾馆在当时是羊城乐迷的聚首地点,这些老乐手工余时间在这里拉拉莫扎特和贝多芬就有一点额外的收入。


广交音乐总监余隆

1997年7月实行的体制改革是乐团发展历程中的重大里程碑。从1998年5月开始推行音乐季。这是中国最早推行交响乐团乐季的交响乐团,也是目前中国国内实行乐季最长的乐团。当年10月,广州交响乐团应邀在第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演出普契尼的歌剧《波希米亚人》,好评如潮,被誉为音乐节中一颗“引人注目的明星”,北京媒体评论:“‘广交’迅速崛起于中国南方,进入了主流乐团的行列,是中国乐坛中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此后连续数年获邀参加北京国际音乐节的演出。


余隆指挥广州交响乐团2015-2016乐季闭幕式音乐会

从2000年开始,乐团多次受文化部和广东省派遣,出访奥地利、德国、英国、法国、荷兰、卢森堡、埃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比利时、意大利、瑞士、列支敦士登、日本、韩国、泰国和新加坡等国家。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巴黎香榭丽舍剧院、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开罗国家歌剧院、悉尼歌剧院、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波士顿交响音乐厅、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柏林音乐厅、威尼斯凤凰歌剧院、佛罗伦萨威尔第歌剧院、瑞士卢塞恩文化会议中心音乐厅、东京歌剧城音乐厅、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苏黎世音乐大厅、日内瓦维多利亚音乐厅、伦敦卡多冈音乐厅、曼彻斯特布里奇沃特音乐厅和伯明翰交响音乐厅等国际著名音乐厅及剧院登台。2006年应邀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第15届亚洲运动会开幕式和闭幕式上演奏。此外,还曾20多次参加香港艺术节、澳门艺术节和澳门国际音乐节的演出。

2012年10月,赴台湾参加“两岸城市艺术节——广东城市文化周”,在台北两厅院音乐厅和台中中兴堂举行音乐会。2014年9月,在中国广东省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结成友好省州35周年之际,乐团出访澳洲参加“广东文化周”,在悉尼市政厅音乐厅和堪培拉卢埃林音乐厅举行两场音乐会。2015年1月,应瑞士米格罗音乐节邀请,在苏黎世、日内瓦、伯尔尼和圣加伦这四个瑞士名城巡演。2017年第六次出访欧洲时首次进入英国巡演,在伦敦、曼彻斯特和伯明翰这三个重要城市都举行了音乐会,英国《卫报》以“有极高修养的乐团”为题予以了报道和评论。走过世界各地的“音乐足迹”印证了乐团作为“音乐使者”为传播中国文化和促进粤、港、澳、台两岸四地文化交流所做出的努力和贡献。


广交60周年实况录音集

近年来乐团发展呈多元化。从2005年开始连续三年举办了由指挥大师夏尔•迪图瓦担任音乐总监的“中国广东国际音乐夏令营”,邀请了玛莎•阿格里奇、加里•格拉夫曼、克劳斯•彼得•弗洛尔等多名音乐大师及20多位来自世界著名乐团的首席演奏家担任导师,夏令营声名远播,亚洲各国学员纷至沓来。2010年11月藉第16届亚运会在广州举办之际,乐团同时举办了“广东亚洲音乐节”,邀请了6个知名亚洲乐团及马友友、郎朗、郑明勋、谭盾、林昭亮、宓多里、王健、莎拉•张等17位国际著名的亚裔音乐家,演出阵容鼎盛,节目精彩纷呈。此外,乐团还与多个世界著名芭蕾舞团合作演出了十多部经典芭蕾舞剧,制作及参与演出过多部音乐会版和舞台版歌剧。委约中国作曲家为乐团创作新作品,促进民族交响乐的发展。


国际青年音乐周海报

在每个音乐季中均安排室内乐、普及、通俗、户外及节庆音乐会等演出。2011年12月,创建了中国首个由职业乐团培训及管理的青少年乐团——广州交响乐团附属青少年乐团(2016年8月更名为广州青年交响乐团)。此外,由广交音乐总监余隆作为艺委会主席,邀请大提琴家马友友先生担任艺术总监的 “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 ,于2017年1月首次举办,随即被业界称为“翻开中国交响乐崭新的一页”,“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每年举办。这些举措,无不显示出乐团全方位发展的策略。


2019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开幕式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