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杰明·布列顿 《战争安魂曲》

2019-9-28 10:05| 发布者: ywen| 查看: 79| 评论: 0 |原作者: 陆羽

简介:与德累斯顿大轰炸一样,考文垂大轰炸同样毁天灭地。 1940年11月14日夜间,德军第三航空队出动515架次的轰炸机,对英国工业重镇考文垂市进行一整夜的狂轰滥炸,这次轰炸行动的代号为“月光奏鸣曲”。 在23架来自KG10 ...
与德累斯顿大轰炸一样,考文垂大轰炸同样毁天灭地。

1940年11月14日夜间,德军第三航空队出动515架次的轰炸机,对英国工业重镇考文垂市进行一整夜的狂轰滥炸,这次轰炸行动的代号为“月光奏鸣曲”。 在23架来自KG100“探路者”联队,在使用特殊改装设备进行导航引导的HE-111轰炸机带领下,首批来自德军第三航空队的轰炸机编队飞临考文垂市的上空,开始投下炸弹。考文垂的多处地点被炸弹击中,燃起大火,其中包括著名的考文垂大教堂。

考文垂市内的英国消防员虽然试图尽力灭火,但是考文垂市内的起火点在最高峰时刻多达200处。这些起火点很快集结起来,在考文垂市内形成令人窒息的火焰风暴。在市内的主消防水管已经被炸弹炸毁的情况下,英国消防员依然坚持与火焰风暴搏斗。这场轰炸的高潮发生在午夜时分,当时德军投下的炸弹不断地落在考文垂市区各处。直到清晨时分,像秃鹫一样盘旋在考文垂上空的德军轰炸机才散去。据统计,考文垂市内有4300栋房屋倒塌。同时,市区内23%的建筑严重受损,包括著名的考文垂大教堂。


本杰明·布列顿

1962年,英国重建被战火焚毁的考文垂大教堂。布里顿接受委托,为新教堂的落成典礼而作《战争安魂曲》。这部作品,同时也纪念作曲家在二战中牺牲的四位亡友。作品首演于1962年5月30日的教堂落成仪式。歌词由布里顿编辑,用传统的拉丁安魂弥撒祈祷文和维尔弗莱德•欧文(Wilfred Owen,1893-1918)的九首诗互相穿插组成。欧文是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国陆军士兵,在停战协议签订前一周牺牲。布里顿在作品总谱内封上引述了欧文的话:“我并不关心诗。我的主题是战争,是战争的遗憾。我用诗表达遗憾。这些哀歌对于今天这一代人已经没有安慰意义了,它们旨在下一代,诗人所能做的在于提出警告。这是为什么真正的诗人必须说出实情。”欧文的九首诗的标题按顺序为《死去青年的圣歌》、《声音》、《下一场战争》、《看见我们的一门重炮开火》、《徒劳》、《老人与青年的寓言》、《终结》、《安克列附近的十字架》、《奇异的会面》,布里顿对部分诗歌做了删节。


本杰明·布列顿在排练《战争安魂曲》中

这首安魂曲的“永恒安息”,以钟声开始,“上帝,求您赐给他们永远的安息”,以喃喃自语不断重复单音的方式吟唱,在“并以永恒的光辉照耀他们”的呼求过后,是男童声合唱团与管风琴的“主,你在基督之上受赞颂,我要到耶路撒冷向您偿还誓愿”。然后是“上帝,求您赐给他们永远的安息”。

《震怒之日》的开场,很容易使人联想战场。《震怒之日》的节奏使用了7拍,这个7意味着:人死后必须哀悼7天、圣经《启示录》中的7支号角、7位天使分别带着7种瘟疫等。在“死亡与大自然惊恐万分,所有人从死亡走向复活,都要接受审判者的审判”之后,代表士兵的男中者唱欧文的第二首诗《声音》:“号角已吹响,哀愁遍布夜晚,应和的号角听来都是悲伤。号角已吹响,男人的声音在河畔,他们正在安眠,留下薄暮暗自哀伤,明日的阴影成为他们的重担。号角已吹响,过去信赖的声音已经消逝,在明日的阴影下屈首,安睡。”接着是女声独唱与混声合唱“展开巨幅画卷,记录一目了然。”“赫赫威严的主,您自愿拯救世人,使我挣脱悲哀的源泉。”此处插入两位士兵的二重唱,欧文的第三首诗《下一场战争》:“在那里,我们和死亡与善为伍,坐下来与他共餐,冷淡而且漠然。原谅他翻倒我们手里的锡罐,我们已嗅出他呼吸中浓厚生涩的气息。”

开头的《震怒之日》混声合唱之后,欧文的第五首诗《徒劳》与女声独唱拉丁文经文《那是痛若流泪的日子》交替演唱,成为《末日经》的结尾。拉丁文经文反复吟育“主,求您对他仁慈垂怜,主耶稣慈悲无比,请赐给他们安息,阿门。”《徒劳》的歌词为:把他移到阳光下,阳光温柔的照耀使他再次苏醒。在家乡,田地里仍在回荡着播种的呼声,经常唤醒他,即使身在法国也会被唤醒,直到今天早上及这一场雪。如果有什么感受现在再次唤醒他,只有那一成不变的阳光能够知道(合唱:那是痛苦流泪的日子)。试想种子怎样才能复苏,醒醒,再次的苏醒,不幸的人啊,四肢完整地粘合成身躯,仍有知觉,甚至仍然温暖,但却为什么是那么难以感应(合唱:那是痛苦流泪的日子),是为了这个原因使大地变得更为广阔?啊,是什么使那愚昧的阳光辛劳地去破除大地的沉睡呢?

《末日经》之后,布里顿设置男童声合唱《奉献曲》的第一大段,从“主耶稣基督,光荣之王”到“别让他们跌进黑暗”。单纯得如格列高里圣咏风格。到“正如你昔日对亚巴朗和他的子孙所承诺”处,节奏变得活泼,如一群边走边唱的士兵。紧接着是欧文的第六首诗《老人与青年的寓言》。这首诗描述旧约圣经中亚伯拉罕(即拉丁文安魂经文中的亚巴朗)以自己的孩子以撒作为祭献品的故事。

《欢欣经》以一组打击乐开始,最突出的声音仍是钟声。钟声落在C音,象征死亡的音程。合唱“欢呼之声响彻云霄”令人联想出征的士兵,这时插入欧文第七首诗《终了》,男中音代表士兵的诉说:“来自东方的闪电爆炸之后,战车随着飞翔的云朵在天际奔腾,战鼓声声渐渐消逝,西方撤退的号角已经吹响,'生命’能使这些躯体再生吗?真实是,他能驱除死亡,能减少所有的眼泪?用年轻再次注入已废弃的生命经脉吧,用不死之泉冲洗年纪吧。当我询问苍白的年纪时,他说:'我的头已被白雪压弯了’,当我倾听大地诉说时,它说:'我炽热的心萎缩了,弯曲了,那是死亡。我古老的伤痕不再是荣耀,我无边无际的泪水如海洋,永不干枯。’

《羔羊颂》的经文“免除世间罪恶的羔羊,求您赐给他们安息”中的羔羊原指“耶稣基督”,在这首安魂曲中,羔羊还隐指那是战争中无辜死亡的年轻士兵。欧文的第八首诗《靠近安克列附近的十字架》和拉丁文合唱混合演唱,这首欧文诗歌词为“一位曾被挂在凹凸路面上的人,在这场战争中丧失了肢体,然而'他’的追随者四处躲藏,现在士兵们正耐心等待着'他’(合唱:主的羔羊……),有许多祭司在他附近徘徊,他们的脸上有骄傲,他们是披着人皮的野兽,温柔的基督拒绝了他们(合唱:主的羔羊)。领袖把所有人民召唤,并大喊着对国家忠诚,但那些有爱心的人们,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他们并没有恨(合唱:主的羔羊……)。求您赐给我们平安。”

这首安魂曲的最后一段《安息经》,布里顿的说明是“一种像整首弥撒的再现部形态,用合唱及管弦乐队愈快愈急的方式达到'那是一个震怒的日子’为高潮的段落。”在合唱与乐队达到最高点的乐句“天地将震动摇撼”之后,欧文的第九首诗《奇异的会面》描述一位英国士兵与一位德国士兵死后会面的情景。此曲大部分以宣叙调风格配乐,只有一小部分以类似“小咏叹调”方式演唱。前5个诗节建立在一个延长的G小和弦上,暗示身躯已死的士兵,男高音为英军士兵,男中音为德军士兵。


本杰明·布列顿在钢琴前

布里顿没有以《告别曲》作为结尾,在《告别曲》之后,加上《永恒安息》开头的“主,求您赐给他们永恒的安息,并以永恒之光照耀他们”,女高音又以低音域唱“使你与曾受到贫困的人同享永远的安息”。随着增四度的钟声响起,合唱再轻轻地唱布里顿加进的歌词“在平安中长眠,阿门”而结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