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重回童年——给自己一个假期

2019-8-18 00:59| 发布者: ywen| 查看: 168|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赫道

简介:七月的艳阳,对于孩子而言,它在暑假的范畴之内。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惧怕过猛烈的阳光,即使是中午时分,太阳高挂,我仍然会和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出来玩耍。如今,长大的我,以及现在的孩子们,似乎都无比地害怕夏 ...
七月的艳阳,对于孩子而言,它在暑假的范畴之内。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惧怕过猛烈的阳光,即使是中午时分,太阳高挂,我仍然会和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出来玩耍。如今,长大的我,以及现在的孩子们,似乎都无比地害怕夏天的炽热,都躲在空调制冷的室内,所需要的乐趣都从电子设备里去找寻。

这一切便利是科技带来的进步,然而我却不知道怎么地怀念起,在我曾经拥有的一段童年记忆中的一小片段,和小伙伴们在炙热的太阳下追逐戏耍,无忧无虑,即使汗水沾湿了发丝、衣裳,我们却为那些简单的游戏快乐着、欢笑着。于是,我重新打开侯孝贤的老电影《冬冬的假期》,试图从他的故事中,回味下具有年代感的童年往事,再次从孩子目光,去看待这个世界。

《冬冬的假期》的海报、法文版海报和日文版海报

《冬冬的假期》是侯导早年的作品,拍摄于1985年。讲述了在台北成长的冬冬和妹妹婷婷因为母亲生病住院,到乡下外公家度过假期的故事。


冬冬、婷婷去乡下前在医院和母亲短暂告别

冬冬、婷婷刚到乡下见到外婆

刚下火车的冬冬用自己的玩具和一群小男孩们换了一只乌龟,很快地冬冬便和这群小男孩们熟悉起来,一起到小河里游泳,而婷婷因为是个小女孩没能和小男孩们一起下水玩耍,耍性地偷偷将他们的衣服扔进河里,随着水流而去。因此,这群小男孩们只能各自光着身子回去,惹来大人们的责骂。


刚下火车的冬冬和婷婷被乌龟吸引

这群小男孩自此便经常“成帮结派”地在各处转悠。新鲜空气,绿草清水,他们玩着各种简单美好的游戏,体会着纯粹的快乐。然而在这个朴实美好的地方里,通过冬冬和婷婷的视角,展现了一个“奇怪”、令人困惑的成人的世界。正如后来冬冬在给母亲的信上写道:“每天都发生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


一群小男孩衣服被婷婷扔河里后只能光着身子回家

当这群小男孩们想要“摆脱”跟在冬冬后面的婷婷时,村里的“癫麻”(此处为客家方言)寒子,也就是大家口中的疯子,抱起在火车轨道上摔倒的婷婷,让婷婷躲过了迎面而来的火车。


婷婷

寒子救了婷婷后,背着婷婷回去

寒子背起婷婷,把婷婷送回家门口。冬冬和其他孩子们都吓坏了,只有冬冬跟在后面,让婷婷从寒子的背上下来。不难想象,平日里家长们都会对自家孩子“谆谆教导”,远离这位“癫麻”,而孩子们好奇这位与平常人不一样的寒子,却也听信家长的话,远离她,也带着害怕。


寒子

捉麻雀的单身汉经常调戏寒子,还让寒子有了身孕。而当婷婷捧着受伤的小鸟去找寒子的时候,与变得冷漠的冬冬不一样,她伤心地哇哇哭了起来,并且想要把小鸟送回树上的鸟巢里,却又很不幸地从树上掉了下来,流产了。


婷婷捧着受伤的小鸟去找寒子

这是婷婷在这个假期里的困惑,疯疯癫癫的寒子明明救了她,也会去救小鸟,但是所有人都远离寒子,都欺负寒子。同样单纯的婷婷会在餐桌上不小心弄掉匙羹后,把幽怨的眼神看向严肃的外公,会在外婆嫌弃孩子不听话的时候生气、委屈,却更愿意和治疗后虚弱的寒子躺在一起,把心爱的玩具放在她枕边,一起去守护寒子。


外公外婆

冬冬的困惑,有一部分是围绕着小舅的。从影片开始,就能看出小舅是一个不靠谱的人,他会为了取女友落下的衣服而把两个那么小的孩子留在火车上。和女友未婚先孕,女方的母亲找上门来,则是进一步激化了与外公的矛盾关系。冬冬在给妈妈的信里写道:“小舅的婚礼只有我一个人参加,大家在阿公面前都不敢提到小舅,好像小舅突然没有了。我想要是阿公阿婆都去参加小舅的婚礼,小舅一定会很高兴。”


小舅和女友结婚

外公是非常严厉的医生,冬冬和婷婷在楼上追逐跑动,吵到楼下正在给人看病的外公,外公就会上来“凶神恶煞”地看他们一眼;检查冬冬背诵古诗,在冬冬终于完整背完时,外公脸上才露出难得的笑容。


背古诗的冬冬

外公

另一件事则是冬冬和小男孩们目睹了两个无业游民用石头砸计程车司机抢劫。当冬冬在家看到司机被送来给外公医治的时候,冬冬想要把所知道的告诉大家的时候,外婆让冬冬住嘴,意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这两个无业游民则是小舅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冬冬在小舅的住处发现了他们,知情后的外公向警察举报了这两人和小舅。而后小舅被警察局释放,却也是外公去说的情。


小舅在警察局里交代“窝藏罪犯”

接近片尾的时候,外公带着冬冬来到火车轨道,语重心长地说:“做父母的不能看管孩子一辈子。”说的是寒子与她的父亲,说的也是外公自己和小舅。


外公语重心长地跟冬冬说话

影片用一种渗漏的形式,让观众用孩子的世界去看待,大人们口中的闲言碎语旁敲侧击地展现的社会的一些“怪象”。冬冬和婷婷不懂,但是长大的我们却能看懂。成人的世界之复杂,相对于简单的孩子的世界,其中的无奈和悲凉尽显不已。

《冬冬的假期》改编于朱天文的小说《安安的假期》,其中的主人公的名字从“安安”改为“冬冬”也是颇有意味,故事发生在炎热的夏天,而他却叫“冬冬”。另一个改动则是原文中冬冬和婷婷的母亲是因为要分娩,而影片中的母亲则是因为生病。这两个改动都进一步加深了影片的深度。在经历了很多事以后,婷婷捧着受伤的小鸟去问冬冬怎么办时,冬冬说它死了,把它丢到河里去,它就能投胎转世了。而这时电话里,外公外婆听到电话说冬冬母亲在动手术三小时后还没醒过来,而这极有可能是作为孩子的冬冬第一次对生死有了一种具体的概念。

故事的最后,母亲病好了,她和父亲一起来接冬冬和婷婷回台北,冬冬也就结束了这个假期,结束了对这些不懂的郁闷。在杨德昌的《一一》的片尾里面,洋洋在婆婆的灵前念道:“我觉得......我也老了。”在这部电影里,冬冬也“老”了吗?成长了吗?但是这个成长真的代表从稚嫩的孩子变得成熟了吗?难道这不是从一个天真的孩子变成一个庸俗的大人的跨步吗?


母亲痊愈,和父亲来接冬冬、 婷婷回去

大多数孩子都会经历这种到乡下去度过一段假期的时光,也有像冬冬在火车站偶遇的同学那样,去更繁华的城市,去迪士尼乐园。不过在大多数的孩子身上并没有像冬冬这样经历那么多“荒谬”的事情,但最相近的肯定会是冬冬在车上跑下来对河里戏耍的小伙伴们大声道别的场面,以及共同拥有的属于美好的回忆:夏日的蝉鸣、热腾的空气和凉爽的冰棍......

希望所有长大的人们,也能偶尔给自己一个假期,从繁忙的一切中,停下脚步,去审视自己,去看看这个世界,也许孩时的天真正能解决掉你所面对的一切烦恼。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