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嘉密”:访广州猎德两位GamuT用家

2019-3-3 19: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88| 评论: 0 |原作者: 文 / 剑萍

简介:出类拔萃的GamuT 来自丹麦的GamuT(嘉密)是一个很有实力的Hi-End品牌,它的实力体现在它同时生产音箱、放大器和CD机这三类产品,而且每一类产品都获得了成功,涌现出多款经典型号,显示出GamuT在电声、电子以及数码 ...

出类拔萃的GamuT
来自丹麦的GamuT(嘉密)是一个很有实力的Hi-End品牌,它的实力体现在它同时生产音箱、放大器和CD机这三类产品,而且每一类产品都获得了成功,涌现出多款经典型号,显示出GamuT在电声、电子以及数码这三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均具有过人实力,这种“全能型”在音响厂家中并不多见。

GamuT的灵魂人物Lars Goller
GamuT的灵魂人物Lars Goller

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GamuT的灵魂人物Lars Goller了。Lars Goller与ScanSpeak有着极深的渊源,他在1992年-2002年在ScanSpeak担任研发经理,2002年之后又在ScanSpeak的母公司DST担任研发负责人。在ScanSpeak(DST)工作期间,Lars Goller有十五年的时间是以首席工程师的身份出现,研制出包括Ring Radiator环形辐射器、振膜上带有发散的辐射线刻痕的中低音锥盆在内的一系列经典单元,拥有多项专利,并曾为THIEL、DALI等品牌设计过音箱,可以说在国际音响界无人不晓,被尊称为Mr.Loudspeaker。难怪台湾著名音响评论员刘名振先生在采访完Lars Goller 后,认为他“可能是21世纪最重要的喇叭设计大师”!正是由于这个原因,Lars Goller可以说是世界上对ScanSpeak单元最熟悉的那少数几个人之一,他对ScanSpeak单元的了解远高于旁人,无论是ScanSpeak的优点还是它的缺点。个人认为Lars Goller是能将Scanspeak单元玩得最出神入化者,通过其神奇的摩改能令我们听到ScanSpeak不曾有过的一面!GamuT音箱所用的单元虽然由ScanSpeak生产,但生产时是按照GamuT提出的特殊标准来生产的,品质要高于常规产品。不仅如此,GamuT在拿回厂之后还要进行摩改,所采用的技术手段限于商业秘密我们无法完全知晓。比如其中一项手段是:GamuT会在中低音单元的振膜上涂抹一种神秘的油脂,经过特殊的蒸膜处理后,振膜的质量没有增加,但谐振点却大幅度降低了。

我曾在音响展上巧遇ScanSpeak的CEO Jan A.Nielsen先生,他当时专门去GamuT的展房坐了二十多分钟,认真聆听了多种类型的音乐素材,直言GamuT的声音真的很棒……交谈中我们很自然就聊到了Lars Goller。Nielsen说他和Goller是很好的朋友,也很欣赏他的才华,因为经Lars Goller改良过后的单元在瞬态特性、大声压下的失真度、频响曲线的平直程度都要明显优于原制品。为描绘经Lars Goller改良后的单元特性,Nielsen特意用了polished这个单词来形容。我一时之间没想起来这个单词的含义,因为在英文音响文章之中很少会用到它。看到我有些困惑的样子,Nielsen很热情地用笔在纸上画了一条很平直的频响曲线,这时我终于想起来了——polished有“光滑”的意思,而GamuT音箱给我的听感正是这样的。


GamuT官网截图

所有的GamuT音箱所使用的单元外观都很像ScanSpeak,但我每次聆听GamuT的音箱,都总有一种“既熟悉又不熟悉”的感觉。我以前玩过不少运用ScanSpeak单元算是成功的音箱,例如Wilson Benesch Orator、ProAC Response 2.5等,自问对ScanSpeak单元还是比较了解的。在GamuT音箱的身上,我固然感受到了以往ScanSpeak单元那种温暖、饱满的特质,但更令我惊讶得的是它们在密度、瞬态、解析力等方面的表现,在我印象中传统的ScanSpeak单元是发不出这样的声音的,以致有时我甚至还怀疑GamuT究竟用的是不是ScanSpeak单元?!GamuT音箱在低失真度、低音染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是获得广泛认同的,例如它家的M5落地式音箱获得美国权威刊物《绝对音响》颁发的2012年度“主编之选”大奖,评论员Robert E.Green在测评中将其优点归纳为:背景宁静;离轴响应优秀;音场很漂亮;在大声压下音色也不会改变,有很好的线性;低失真度。他还特别强调:“在M5面前,很多音箱的速度都显得太慢,声音太不干净了”。

与此相类似地,GamuT的放大器同样独具匠心,能呈现绝佳的声音美态。所有GamuT的功率放大器都有一个很显著的特征,那就是每个声道只用一对功率管,与目前主流的“多管并联”方式完全不同。GamuT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合唱团中同一声部中的团员不会有两个人的音色是完全一样的。反映到多管并联上,不管对配对如何重视,管与管之间的差异是始终存在的,难以完全消除,这样必然在声音的协调性、一致性方面存在一些问题,难免出现“人多口杂”、“各有各唱”的现象,从而影响声音的纯净度。而且随着管子的数量增多,“结电容”问题会越来越严重,使声音的细节流失,所以将功率做大就不得不要面对声音会变粗的难题。于是,为获得最高的声音的纯净度,GamuT的放大器干脆就采用最直接而有效的办法——每个声道只用一对功率管。但这种方式如何保证有大功率输出呢?GamuT的解决方案是采用特别订制的大功率场效应管,同时辅以高电压、大电流、大水塘的手段,使放大器一样有很大的功率输出,驱动力和控制力都很优秀。不仅如此,GamuT还非常注重放大器的裕量,以确保在高潮来临之际仍有充沛的输出和极低的失真。例如它的D200i后级所用的功率管最大输出可达500W,瞬间峰值电流高达300A,持续工作电流也有100A,但GamuT只将其输出功率设计为200W,其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越拥有,越想拥有
GamuT产品的声音确实很“毒”,一旦喜欢就很难自拔。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位七十多岁高龄的广州烧友,在音响展上置周围熙攘的人流而不顾,连续聆听GamuT M5音箱半个多小时,直言声音太“毒”而苦于自己囊中羞涩,最后还是咬牙买下Phi 5方可勉强“解毒”……。更奇妙的是,您一旦拥有一件GamuT产品,就会忍不住想拥有第二件、第三件,有的甚至是已经全套GamuT了、还想换更高级的型号......在这方面我碰到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光是我认识的就不少,比如玩CR2前级/D200i/Phi 7音箱的飞鸣镝、玩D3i前级/D200i后级/RS 5音箱(由Phi 3升级而来)的邱先生、玩CD 3/Di150合并机/M3音箱(由Phi 7升级而来)的周老师等等,这当然也包括今天我所要介绍的两位广州猎德的发烧友钟生和伦伯了。

GamuT Di150合并式放大器
GamuT Di150合并式放大器

说起来,我和钟生、伦伯在四年多前已经认识了,那时他们都玩着GamuT Phi 7音箱和HEGEL H300合并式放大器。到这里您也许会发现这么会有这么多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Phi 7?这显然不是偶然的。 台湾著名音响评论员刘名振先生认为售价3万多元的Phi 7“具有难以言喻的音乐气质,散发迷人的音乐魅力,让人情绪完整投入音乐中。当音乐响起,你会忘了喇叭的存在,音质音色美,听音乐真是享受,拥有完全把情绪投入音乐当中的魔力”、“除了超低频之外,音响性与细节完全不输B&W N802”......看了这段文字,相信您已经有了答案吧?

其实,钟生和伦伯在发烧生涯中的交集远不止GamuT Phi 7和HEGEL H300。在很多年前,他们俩都曾经玩过全套ROKSAN K2组合:K2 CD机、K2合并机推K2音箱。只不过后来伦伯的讯源直接升级为ONIX XCD 50激光唱机,继而是ALTIS CDT III转盘、 ELECTROCOMPANIET ECD-2解码器,功放跳升为H300,音箱则是连跳三级换成了GamuT Phi 7。而钟生则是分步走:先是将讯源升级为ROKSAN Caspian M2 CD,功放历经ROKSAN K2双功放、Caspian M2双功放才到HEGEL H300。在音箱方面,钟生还曾玩过一段时间GamuT Phi 5,当时以为可以一劳永逸,谁知后来获悉伦伯竟然在8平方的斗室里玩起多达6只单元的Phi 7,那让自己坐拥30多平方的环境却只玩小一号的Phi 5情何以堪?当即搞起“军备竞赛”钟生也进了一对Phi 7。

不知不觉,“GamuT Phi 7+HEGEL H300”这套组合陪伴了钟生、伦伯四年多的时间。前面我已提到GamuT的“毒性”,两人自然可以通过Phi 7开始了解其中的妙处,期间他们曾多次在音响展、昌业试音室深刻聆听过全套GamuT系统的表现,每次都是听得流连忘返。大家都知道发烧友的心是最易骚动的,经过这几年的暂时沉寂,钟生和伦伯的心中不禁又再起波澜......


四年前钟生的系统

首先出手的是钟生,他先是把讯源换成了GamuT CD 3。我问他当时的感觉是怎样的?钟生用一句话来概括——“天壤之别!”换了一台GamuT的CD机,系统的音质就能带来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善,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钟生二话不说当即又再购入GamuT Di150合并式放大器。Di150在音色绝美的同时又拥有“负载阻抗减半、输出功率倍增”的能力,能轻松驾驭Dynaudio C1、Magnepan MG1.2等难缠的音箱。现在用来驱动脾性随和得多的Phi 7,好声音自然是唾手可得!伦伯闻讯第一时间赶来尝鲜,一听当即合不拢嘴——自以为已经玩“尽”的Phi 7,此刻怎么还能散发出一种自己从未想象过的艳丽?!GamuT放大器推GamuT音箱就是不同,为完全挖掘出Phi 7的巨大潜力,伦伯决定像钟生那样也入手一台GamuT Di150。不久订购的Di150到了,伦伯到“昌业”提货。在等待Di150从仓库运过来的时候,同去的钟生瞥见旁边还有一套GamuT D3i/D200i前后级,便半开玩笑半激将地对伦伯说:“前后级更厉害哦,不妨听听这一套吧。”伦伯心想反正都是等,听就听吧,当即让店员把GamuT D3i/D200i前后级接上,看看推Phi 7的效果如何。真是不比不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伦伯此刻的表情是什么?——“目瞪口呆+啧啧称奇+纠结踌躇+......”!超卓的声音表现就明明白白地摆在眼前,就看自己的钱包够不够争气了。D3i/D200i前后级虽然比Di150合并机贵了差不多一倍,所幸仍在伦伯的银弹射程之内,何况“人生有几个十年”?及时行乐为上策,莫让金樽空对月呀......于是他咬咬牙,然后义无反顾地把D3i/D200i前后级抱回家了。


到了这一刻,钟生终于实现了他全套GamuT系统的梦想,甚至他连线材也是GamuT的。而由于GamuT CD 3售罄,伦伯的全套GamuT梦仍差一步,不过他ALTIS CDT III转盘+ ELECTROCOMPANIET ECD-2解码器的讯源也是十分厉害,况且还有GamuT D3i/D200i前后级坐镇,系统实力同样强大,另外再加美国STAGE III CONCEPTS(银圣)和意大利GOLD NOTE(金乐)线材助阵。

当日我先到钟生家里。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隔了四年多,钟生的器材又全面升级,当然与上一次家访完全不同了。钟生分别给我放了人声、弦乐和交响乐等方面的唱片,无论是何种类型均能散发出迷人的风采。虽然这套全GamuT系统的售价并不是高不可攀,但您以往在Hi-End级系统才能体验到的诸如贵气感、空气感、晶莹剔透感等等,在这里都能得到良好的重现。钟生这套系统也许是我遇到过能达到上述境界、但付出代价又是最小的一套了。接着钟生又拿出一张腾格尔的专辑,我一看就知道他要播其中的《嘎达梅林》了。因为要播好这首曲目对系统考验着实不小:里面有交响乐队伴奏,动态摆幅颇大;腾格尔的声音能量远高于一般歌手,播不好的话容易有“扎耳”的现象出现......现在这套全GamuT系统出来的效果是:交响乐队活力十足,动态转换并不逊于纯交响乐录音,但却不会有丝毫掩盖腾格尔歌声的迹象;腾格尔的声音一点都不干、不硬,反而是有着真实人声特有的“肉感”;同时他的咬字又极其清晰,在清晰背景的映衬下,那种很用力、甚至略带撕心裂肺的演唱方式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仿佛能让人看到他演唱时那丰富的表情!但更重要的是,在高潮涌动之际,系统的声音却一点都不吵不糙,反倒是依旧保留GamuT器材特有的细腻和高贵;Phi 7那6只单元被牢牢掌控,低频清晰而快速,而随着声音背景宁静度的进一步提升,宝贵的低频下潜此刻也被更完整地描绘出来。


伦伯的系统,音源是ALTIS CDT III转盘加 ELECTROCOMPANIET ECD-2解码器,使用GamuT D3i/D200i前后级推动GamuT Phi 7 落地式音箱

接着我们又去到伦伯家里,现在他的系统早已从8平方米的斗室搬到30平方米的客厅了。一番寒暄之后,伦伯给我播放了最近相当热门的姚璎格专辑。我发现伦伯这套的系统除有着GamuT器材特有的贵气感、宁静背景、海量的细节以及玲珑浮凸的线条感外,声音还特别的润泽、从容、大气,有一种“闲庭信步”或“信手拈来”的气度,看来还是前后级更胜一筹......表现在姚璎格的歌声则是非常厚润、水灵、光滑,韵味比我以往听到的浓烈得多了,而且她的音乐表情也更加鲜活,如同蔡琴演唱时那种讲故事般的“倾诉感”显著得让人怦然心动!接着伦伯又拿出雨果的《一意孤行》来,我一看就知道他的“良苦用心”了。因为里面的第一首《闲云野鹤》几乎是大部分发烧友心中“永远的痛”,因为该曲中电子合成器所发出的低频极易激发一般商品房固有的驻波频率,让满屋子跑得都是低频,赶也赶不走......一套系统播放其它曲目例如《加州旅馆》、《炎黄第一鼓》即使完全没有问题,但一播这首《闲云野鹤》就可能重播效果差得一塌糊涂,所以这是一张有可能让机主颜面尽失的唱片。这次我见伦伯要播此碟,心想他不是不知道这唱片的厉害吧,难道要“自取其辱”不成?因为就我所看到的,伦伯的Phi 7摆得离后墙很近,目测不超过30厘米,而且房间也没有对低频吸收作专门的处理。既然这样那就照播吧,只闻一阵阵低沉的低频浪涛汹涌而来,但却没有像我设想般的困在屋子里驱之不散......怎么会这样?没可能呀,不仅是我,其实当时现场几位同来的烧友都不禁吓了一跳!接着再播放《天地英雄》中“响马对决”一段,伦伯这套系统更是得心应手,出来的鼓声凝聚有力、速度飞快,让人听得热血沸腾!至此我方想到这其实是得益于控制于GamuT放大器、特别是GamuT D3i/D200i前后级具有非常出色的控制力,能将音箱的低音单元把握于股掌之中,使得Phi 7即使没有经过严格的摆位也不会有多余的低频,这实际也是一个能让用家省心的优点。


四年前伦伯的系统

临近采访结束,我才知道钟生和伦伯两人的GamuT之梦并未完全停止:钟生对更大型的M5音箱念念不忘,已经准备在近期内购入;而伦伯自从领略到GamuT前后级的妙处之后,又对M250i单声道后级动起了心思......对于我来说,听过了这么多套GamuT系统,我最敬佩GamuT的设计者能将各种看似矛盾的音响元素完美地揉合在一起,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流畅,各方面都巧妙地兼顾:GamuT有着冰清玉洁般的透明度,却又洋溢着清甜、润泽和丰满;GamuT的声音厚实饱满,但它的密度一定能令您赞叹;高频空气感一流,有高贵、飘逸的风范,却没有那种不近人情的冷感……


所以,GamuT是值得用心灵去细细感受的好器材,也许您的收获和感叹比我还多!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