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缅怀金庸之【金庸武侠剧流行黑胶唱片的价值与版本鉴别】

2019-2-14 14: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21| 评论: 0 |原作者: 马凤钖

简介:2018年10月30日,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金庸逝世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哀悼,李克强、韩正、朱镕基、温家宝、张德江、李岚清、刘延东、李源潮等同志也以不同方式表示哀悼。是 ...

2018年10月30日,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金庸逝世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哀悼,李克强、韩正、朱镕基、温家宝、张德江、李岚清、刘延东、李源潮等同志也以不同方式表示哀悼。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主任王志民专程到查良镛先生家中,转达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的哀悼。

是什么原因惊动党和国家领导人对金庸的逝世发出哀悼呢?


“三个等身”铸丰碑。金庸,乃查良镛也。一个人,一支笔,从《书剑恩仇录》到《鹿鼎记》、《越女剑》,金庸用15部武侠小说,造就一个江湖,可谓“著作等身”;因其创作的众多武侠小说人物深入民心,开创新派武侠小说先河,“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故大家习惯亲切地称呼他为“金大侠”“查大侠”,可谓“荣誉等身”;事实上,查良镛先生还是香港著名作家、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1985年起,历任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等职,“热忱参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设计、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贡献了政治智慧”,获得香港大紫荆勋章和2008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可谓“功勋等身”。

人文侠义传口碑。金庸15部小说,是典型的用文学笔触写就的通俗故事,具有深厚的人文情怀与人生哲理,雅俗共赏,不但铸就了忠肝义胆的“江湖世界”,还构筑了乌托邦式的“心灵世界”。金庸突然驾鹤西去,香港及大陆各大主流报刊杂志均在头版或显要位置报道,以示哀悼。人民日报感叹:如果没有金庸,少年时代该多么荒凉;金庸的武侠作品陪伴大众滋养心灵;思想饱满,通俗而不媚俗;改编翻拍无数! 金庸作品成影视风向标+明星孵化器。新华社悼曰:笑傲江湖,此生不枉!国务院港澳办赞其:“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韩国CHING有线电视台为此重新开播金庸原著改编的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百度搜索有约800万条关于金庸去世的信息。毫不夸张地说,金庸虽逝,但已在人民心中立下丰碑。

武侠流行歌曲“歌以载道”。金庸说:“写小说没有天才,而需要人生经验、人情世故。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连爱情都不懂,怎么写得好”(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竹)。金庸有过三段婚姻,他曾经说过“我自己的爱情生活不是很圆满的,也谈不上凄美,总之不是很圆满,不很理想”。那么,金庸心中的爱情是什么?且看黄蓉死前对郭靖提的三个要求:
第一,我死了以后,你要娶华筝为妻,因为她是真心喜欢你的;
第二,记得每年的清明节来看我,但是不要带华筝来,因为我是女孩子,很小气的;
第三,我要你为我伤心一阵子,不要为我伤心一辈子。

这种既爱又恨的忐忑,搔之则痛、不搔则痒的感觉,想必就是金庸的真爱。金庸说,其实文艺创作有种移情补偿功能,作品中很多角色都是想象出来的,不会打抱不平,就在小说中写,生活中没有漂亮的女朋友,就把女侠写得美丽、可爱(广州日报 文/刘平清)。

如何才能将金庸武侠小说里的这种爱情观恰如其分地写得具体、不入俗套而又有意境呢?诚邀诸君听听《射雕英雄传》以下歌曲,或完全可以在词曲中找到答案。

《一生有意义》罗文/甄妮合唱「射雕英雄传之东邪西毒」主题曲;《世间始终你好》罗文/甄妮合唱「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主题曲;《肯去承担爱》甄妮「射雕英雄传之东邪西毒」插曲;《四张机》甄妮「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插曲;《千愁记旧情》罗文「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插曲。


金庸小说里,有很多为人处世的金句,这些其实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文人骨子里的道义。《射雕英雄传》小说自1959开始连载,《射雕英雄传》连续剧及唱片自1983年推出以来,或一版再版,或几经翻拍,始终深受人民热爱。若非经典,若不真爱,岂会如此?正如黄霑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声音,香港流行音乐能广泛流传,受到当时的人欣赏传诵,必然因为这些声音触动了时人心弦,引起了共鸣,而且获得广泛回响。

纵观香港流行歌曲的发展,能从滚滚红尘中走来,经历时间的积淀,若干年后依然熠熠生辉,依然被不同阶层的人们津津乐道,成为一代甚至几代人集体回忆的歌曲。似乎多集中在上世纪70、80年代,武侠和都市电视连续剧兴盛时期,事实又似乎证明,香港流行歌曲倚仗电视连续剧兴起与繁荣,但流行歌曲渐渐独立于电视剧后,似乎走向了衰落,当然个中还有很复杂的社会因素。

金庸曾以笔名林欢,在《长城电影歌集》(长城画报社1956年9月出版)前言部分发表《谈电影歌曲》文章,谈及电影歌曲有各种不同的作用:有的是为了某一个场面的个别情节所需要,有的是抒发歌唱者的心境,是一种诗意的美化的语言,有的是作为全片的音乐背景,以衬托整个影片情调风格,有的是整部影片思想的概括。但不论哪一类的电影歌曲,其创作要求都比普通歌曲更严格,因为这不仅仅要有优美的词句和音乐、要有活泼新鲜的思想和形式、要使观众容易理解和欣赏,而且还要和电影的情节与人物发生密切的联系。金庸认为,这些人物有一定的思想性格,他们所唱的歌不但要符合他们性格的发展、感情的变化,而且要符合情节中的矛盾与冲突。如果是主题曲,还应当与全片的整个风格一致,有用交响乐加以丰富、发展和变奏的可能性,使在一切场面都能适应。因为电影歌曲的撰作要求比较严格,所以诗人和作曲家常常花了更多的心力。金庸还举了一个例子,替《幸福的生活》一片写了著名的《红莓花儿开》等歌曲的杜纳耶夫斯基认为,电影歌曲之所以流行,主要倒不在于银幕的强大宣传能力,而是在于诗人和作曲家在替影片写歌时奉献了全部创作努力、全部才能与技巧。一支好歌因处理不当而在电影中不受人注意之后,常常会因无线电、唱片等的介绍而重新得到了生命。所以,金庸还呼吁,“由于观众的热烈爱好,由于影片本身的艺术要求,电影歌曲需要影片编剧、导演与写歌曲的诗人、作曲家予以极大的重视”。

金庸说的虽然是电影歌曲,但笔者相信电视连续剧歌曲的创作具有同样的道理与规律。从金庸的视角,我们不难看出,伴随香港电视连续剧兴起与繁荣的流行歌曲,部分能成为一代经典,有其深刻的历史与内在原因。经典主题曲和插曲汇集成的黑胶唱片自然更堪经典,值得我们拥有。

今天,我们就单从流行歌的角度,以笔者手头上现有的收藏为例,重新整理和认识金庸武侠小说流行黑胶唱片的价值与版本,谨此聊以深深怀念。

01
罗文、甄妮《射雕英雄传》
笔者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是什么原因造就了香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武侠剧流行乐坛的辉煌呢?经过多年的观察与思考,结合《射雕英雄传》这张音乐专辑,从中总结出可能存在以下几方面因素。

一是社会环境因素。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不久,外界的新鲜事物如潮水般涌进来,香港的武侠电视连续剧刚好在这个时候通过无线电波,被内地的人们用鱼骨天线加放大器即可收看,但由于当时的电视机,特别是彩色电视机是稀有之物,加上国家对进口电器严管有加,一条自然村一般只有一两台电视机,金庸的小说当时虽说不及今天妇儒皆知,但起码属知名。结果,《射雕英雄传》一经播出,自然万人空巷,大人们携老扶幼放下手头上所有“家头细务”,端着饭碗,早早地一排排坐在祠堂里,用武侠电视剧下饭,仿佛看《射雕英雄传》才是这世间人生最要紧的事。

二是凭借电视剧的优良制作。单就《射雕英雄传》电视剧来说,该剧制作前进行了市场调查,有超过70%的被访香港市民表示接受;在演员筛选上,黄蓉一角可说是全城海选(当时已出现海选),并经金庸亲自钦定,可见重视程度。该剧1983年在香港无线电视台播出后,1985年被引进中国内地播出,不但是时代的产物,还具备时代特征的声像,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心中深深地烙上印记。该剧1983年获得了纽约国际电影电视节金牌奖,2009年获得了CCTV“80后最难忘的十大经典剧”评选第二名。


■ 罗文

■ 甄妮

三是唱片的精良制作。《射雕英雄传》唱片于1983年发行。从词曲来看,《射雕英雄传》大碟的歌曲均是《铁血丹心》、《东邪西毒》、《华山论剑》三个故事情节的主题曲和插曲,词曲均是香港乐坛的顶班人物,香港早期粤语流行乐坛“四大词坛圣手”邓伟雄、黄霑、卢国沾、郑国江的扛鼎之作,旋律或柔情似水、或大气雄壮,歌词或激昂悲凉、或侠骨柔情、或气势如虹,全碟歌曲凭借故事内容受众面广、耳熟能详,歌曲因故事而生,故事因歌曲而历久弥新;从歌唱者来看,罗文音柔带刚,甄妮刚中带柔,刚柔并济,两人均是当时香港流行乐坛一哥一姐,音域宽广、唱功深厚,活生生地演绎了故事人物的侠义忠奸与儿女情长、江湖恩怨与家仇国恨;从封套设计制作来看,正如前文所述,因罗文、甄妮分属不同唱片公司,为平衡各自公司利益而设计的一半罗文、一半甄妮的鸳鸯脸谱封套,堪称一代经典;从录音压碟来看,唱片由罗文所属的、实力雄厚的EMI唱片公司录音出版发行,虽然是1983年的录音作品,但声音总体上通透自然、开扬大气,是难得的词曲唱制俱精良的靓声唱片。毕竟单有动人的故事,没有靓声的录音,估计市场也不会作出目前的选择。笔者经过多年的收藏,目前发现有四个版本,大类分单封套黑色圈心版与双封套蓝色圈心版,其中单封套黑色圈心版又有全平圈心版、一平一凸圈心版与全凸圈心版。市场上出售的绝大部分是双封套蓝色圈心版,单封套黑色圈心版市场较少见。听感上,单封套全平圈心版最为清晰、通透,高音稍幼细、软锦,低音较深沉清晰,音乐层次感较好,或动如脱兔,或恬静如水,人声较为厚润,整体上最为开扬大气,声音素质最好。其次为双封套蓝色圈心版、单封套一平一凸黑色圈心版和单封套全凸黑色圈心版。笔者曾在不同系统上对比过上述四个版本的黑胶唱片,在某些系统上,蓝色圈心版模拟味稍好,黑色圈心版比蓝色圈心版要通透,但略有数码味,唯有单封套全平圈心版在模拟味与通透度上较为平衡。由于黑色圈心版市场较为少见,曾有商家推测,黑色圈心版可能为数码特别版,因1983年前后,数码技术开始应用在黑胶唱片上,但在模拟时代的后期、数码时代的初期应用数码技术,无疑属高成本制作,因此从数量和价格上看单封套黑心版,特别是单封套全平圈心版,就似乎更有收藏价值。


02
罗文《电视主题曲专辑》
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香港的武侠电视剧夹带香港流行音乐的兴起,很明显地经历了一个辉煌时期,然而这不是无缘无故的。

前提恐怕首先是以金庸、梁羽生、古龙等人为代表的港台武侠小说造就的深厚的社会基础,此后才可能有《射雕英雄传》电视剧开拍前进行市场调查,超过70%被访香港市民表示接受的现实。

其次,20世纪60年代开始,香港便陆续创办三大武侠杂志—《武侠世界》、《武侠与历史》和《武侠春秋》,同样,广泛的社会基础为武侠电视剧主题曲的辉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再次,20世纪70年代香港工业逐渐起步,电视机开始普及,香港娱乐业由纸张、声音向音像多媒体发展,武侠电视剧歌曲自然伴随香港经济一起高飞了。

香港武侠电视剧辉煌期间,最辉煌的歌手应无出罗文其右了。顾家辉等先声夺人、优美而朗朗上口、亦中亦西的曲韵,黄霑、邓伟雄等文言兼杂白话文、言简却发人深省的歌词,再配以罗文、甄妮等经典粤剧武侠腔、深厚的唱功,其感染力至今仍然无人能及,其经典已从历史并相信必将在未来中得到印证。

武侠流行曲本来就是倚仗武侠电视剧而生的,但到目前,不少人甚至只记得武侠流行歌曲,却忘记了武侠电视剧本身了,足见部分武侠电视主题曲和插曲甚至比武侠电视剧本身更深入人心。

内容上,罗文这张《电视主题曲专辑》是EMI唱片公司在1983年发行的,时间上,此时的罗文正处于转投华星唱片公司阶段,从其歌唱生涯来看,罗文最经典的武侠电视主题曲和插曲,在一定程度上是在娱乐唱片和EMI唱片公司造就的,娱乐唱片公司出版其唱片,多以单出电视剧为主,少以合集形式出现。但本唱片集合了罗文一生中几乎最重要、最著名的武侠和都市电视剧主题曲和插曲,可谓弥足珍贵。全碟包括射雕英雄传之铁血丹心和华山论剑、龙虎双霸天、十三太保、亲情、发现湾、风雨晴、名剑风流、荆途、碧血黄花、狮子山下等脍炙人口的武侠或都市电视剧主题曲和插曲,多是黄霑、邓伟雄作词,顾家辉包揽全部作曲编曲,全碟词曲、演唱及制作俱佳,可听度与传唱度均极高。


版本上,该专辑笔者目前只发现黑心全平圈心一个版本。纵观EMI唱片公司出版发行的黑胶唱片,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在多个时期均有黑心版,但黑心版在市场上属于稀少品种,其单碟发行量似乎也不多,因此往往成为商家物色和炒作的对象。听感上,正如此前所述,1983年前后出版发行的黑心版黑胶唱片,正在模拟与数码录音交互期,因此,其声音兼具模拟与数码特点,既有模拟味道,但又夹杂着数码味道,总体来说,仍较为厚声和通透。

03
关菊英《天龙八部》
《天龙八部》是金庸于1963年至1966年间创作的武侠小说,背景为宋、辽、大理、西夏、吐蕃等王国之间的武林恩怨和民族矛盾。1982年,香港无线电视台将其改编成电视连续剧,由萧笙导演,梁家仁、汤镇业、黄日华等领衔主演。同年,由宝丽金唱片公司(PHILIPS)出版发行关菊英《天龙八部》专辑。1997年香港无线电视第二次将其翻拍成连续剧,台湾及大陆的影视公司也多次将其拍成连续剧,该小说在金庸小说中是评价较高且广受欢迎的一部。

内容上,这张专辑包括主题曲《两忘烟水里》,插曲《湘女多情》、《付上千万倍》,均由顾嘉辉作曲、黄霑填词,特别是主题曲《两忘烟水里》,乐曲悠扬悦耳、广为传唱,歌词以文言落笔,意境深远、情意绵绵,词曲均充满优雅古风韵味。主题曲由关正杰、关菊英“双关”主唱,关正杰自70年代开始便以主唱武侠电视主题曲著称,声音雄厚,与关菊英同属唱功实力派,他们的合唱并不多,可说唱尽了金庸《天龙八部》笔下英雄豪杰与美妙佳人的情、爱、义。


版本上,该专辑笔者目前手头上有两个版本,一为全平圈心版,或靓声版,有市场商家直接称为头版,二为全凸圈心版,其中全凸圈心版又分深浅两种颜色。按推理,应还有一面平一面凸版本。不同版本圈心码又有1Y1\2Y1或其它数字之分。以圈心平凸或颜色深浅来区分版本或版次,是宝丽金黑胶唱片包括PHILIPS黑胶唱片的标志。全凸圈心版市场较为少见,因该专辑是金庸武侠小说为数不多的流行黑胶专辑,笔者多有留意版本区分,但多见全凸版与平凸版。

听感上,全平圈心版声音最为通透、厚声,背景最为宁静,层次感较好。全凸圈心版则主要表现为背景略躁,声音厚度略薄,耐听程序不及全平圈心版。但总体而言,因该专辑于80年代模拟录音最鼎盛时期录制,模拟味均较浓。

04
关正杰《天龙八部之虚竹传奇》
《天龙八部之虚竹传奇》是香港无线电视1982年播出的《天龙八部》下集内容,由梁家仁、陈复生、黄日华等领衔主演。讲述虚竹和尚下山,因缘际会练得绝世神功,与乔峰合力对付慕容父子的故事。同年,由宝丽金唱片公司(PHILIPS)出版发行关正杰《天龙八部之虚竹传奇》专辑。

内容上,这张专辑包括主题曲《万水千山纵横》,插曲《情爱几多衰》,均由顾嘉辉作曲、黄霑填词。主题曲《万水千山纵横》乐韵一响起,就是顾嘉辉最标准的作曲特点,“一鸣惊人”,急促排比式强烈的节拍,豪气干云;音乐从头到尾一路激昂,排山倒海地呈现出一个“英雄”的高大形象。歌词文言化、对仗化、故事化,“将浓重的悲壮色彩和巨大的角色震撼力完美地在曲调中合二为一”。有人认为,这是迄今为止所有《天龙八部》影视剧中描写乔峰最生动贴切的歌曲。在雄浑曲调的配合下,强有气势的歌词道出了乔峰一生“豪气吞吐风雷”的英雄故事。此外,该专辑由关正杰亲自作曲、郑国江填词的《咏梅》,也是难得的佳作,神韵甚佳,加上配乐非常出色,听落为之一振。


版本上,该专辑同样有全平圈心版(或叫靓声版、头版),和全凸圈心版、平凸圈心版三个版本。录音上,该专辑版记载明“录音室:宝丽金录音室”,而关菊英《天龙八部》专辑版记未予载明录音信息;可能正因为在宝丽金自己的录音室录音,在录音工作上可以下足功夫,更能精益求精,更容易出靓声,故此专辑听感非常开扬大气,音场饱满、立体感强烈,音乐感甚好,加上是模拟录音,整体模拟味浓烈。全平圈心版较之其它版本,背景安静,歌曲更显感情,是难得的上乘唱片。因此,从曲、词、音等制作上,对比关菊英的《天龙八部》专辑,笔者更喜欢此专辑。笔者甚至认为,这张黑胶可能是金庸武侠剧流行歌中最靓声的专辑。

05
罗文、郑少秋、汪明荃、关菊英《书剑恩仇录》
1953年,太极拳掌门吴公仪与白鹤拳师父陈克夫大师在澳门打擂比武,意想不到香港竟有数万人乘船过海日夜观战,香港各报都予以大版报道,风行一时。《新晚报》由此获得启发,便在副刊上试辟武侠小说连载专栏,查良镛遂以笔名金庸在该报连载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结果一炮打响,《新晚报》一时间洛阳纸贵(2018年10月30日凤凰网文化)。该小说以清乾隆年间汉人反满斗争为背景,讲述乾隆皇帝与陈家洛二人间奇特的矛盾纠葛。1976年香港无线电视将其改编成电视连续剧,由王天林编导,郑少秋、汪明荃、余安安等领衔主演,后由娱乐唱片公司制作发行《书剑恩仇录》专辑唱片。据说金庸称赞这一版《书剑恩仇录》是诸多版本中最满意的一版,并亲自为主演郑少秋题字:荧屏侠士,飒飒英风,家洛无忌,入人梦中。

内容上,该专辑均为该剧全部音乐,可以说该剧的原声音乐。主要包括《书剑恩仇录》主题曲及插曲,均由顾嘉辉作曲,卢国沾、高山曦等作曲,可说是顾嘉辉与卢国沾较早期的得意之作。值得留意的是,《书剑恩仇录》主题曲分两个版本,第一面的为郑少秋演唱,第二面的为罗文演唱,两人均为实力唱将,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外,第二面还有该主题曲的纯音乐版本,但采用了不同编曲。音乐与歌词的高度契合,不难想像,只要音乐一响起,便让人感受到故事主人公荡气回肠、侠义忠肝的英雄气概。


版本上,该专辑主要有紫心版与蓝心版两个版本。从市场认可程度及音响发烧界的听感实证两方面来考证,紫心版基本上可以认定为娱乐唱片公司的高价版本。如器材调教得当,其声音主要表现为背景较为安静,底躁没有蓝心版大,声音较为厚润,也较为开扬大气。据闻,娱乐唱片公司录音棚于1960年建成,老板刘东不惜重金建造录音棚,所有录音器材均从美国采购空运到港,而且均属最顶级档次,花费过百万,此价在当时的香港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因此,娱乐唱片公司早期的紫心版黑胶唱片,市场认可程度较高。该唱片虽然并不稀少,但目前市场也已买少见少,加上现在金庸已离我们而去,经历史积淀而成的经典唱片及经典歌曲,毕竟已不能再生,值得我们珍惜。

06
神雕侠侣、张德兰《何日再相见》、
永恒唱片《电视剧主题曲精华》
《神雕侠侣》是金庸创作于1959年至1961年间的武侠小说,可以说是《射雕英雄传》的“后传”或“续书”, 从1959年起在金庸一手创办的《明报》创刊号上开始连载。主要讲述杨康之遗孤杨过与其师小龙女之间的爱情故事。香港佳视电视首先于1976年将其改编成电视连续剧,由萧笙执导,白彪、米雪、梁小龙等领衔主演;香港无线电视又于1983年、1995年两次将其拍摄成电视连续剧,此后,台湾及大陆又翻拍多次。1983年版播出后香港地区的收视率据报超过90%,同年,永恒唱片出版发行了张德兰《何日再相见》专辑唱片。

内容上,《何日再相见》专辑包括《神雕侠侣》主题曲《何日再相见》、插曲《留住今日情》、《情义两心坚》、《问世间》、《神雕大侠-南音》,除刘德华演唱的《神雕大侠》外,均为顾嘉辉作曲编曲,《何日再相见》《留住今日情》《情义两心坚》均为邓伟雄作词。1987年,永恒唱片出版发行《电视剧主题曲精华》,再次收录《情义两心坚》及《何日再相见》两首主题曲。同时还收录了1976年佳视电视拍摄的《神雕侠侣》主题曲《神雕与射雕》,由徐小凤演唱,刘杰(黄霑另一笔名)作曲、作词,这首歌最初是黄霑为1976年香港佳视电视剧《射雕英雄传》谱写的主题曲,同年,许冠杰的《打雀英雄传》也用了这一旋律,后来佳视拍《神雕侠侣》,就沿用了这首歌的旋律。即使是黄霑包办词曲并由徐小凤演唱,其传唱度依然不及《何日再相见》专辑。

当一首歌最开始的那几个音符响起的时候,油然而生地想起了这部电视连续剧,想起了当年我们曾追过的那首主题歌,如今的似曾相识却无法抹去往年深埋脑海的刻骨铭心,想必,这就是大家对顾嘉辉所作歌曲的印象吧,其创作金曲无数,但首首各异,想必这也是其被称作大师的原因之一吧。我喜欢将邓伟雄称作“邓老”,毕竟,邓老是香港流行乐坛早期的主要作词人之一,为我们创作了约80首歌词,数量虽然不多,但不少是脍炙人口的名作,集可听性与思想性于一身,充满了生活的哲理,语言优美,单从本专辑的主题曲及插曲就可见一斑,其笔下的爱情始终是充满痛苦与甜蜜锦锦,刻骨铭心且矢志不渝。不得不说,顾嘉辉与邓伟雄也是香港流行乐坛早期最经典的组合之一。


版本上,该专辑笔者目前只留意有“银心版”,似乎也只有这一个版本,事实上,只要有“银心版”一个版本就足够。同样,从市场认可程度及音响发烧界的听感实证两方面来考证,“银心版”基本上可以认定为永恒唱片公司的高价版本。永恒唱片公司只以最高价版本出版发行该专辑,可见公司高层对该专辑的重视程度。听感上,银心版相比该公司的红心帆船版,高频更上一个层次、更通透,层次感与立体感更好,整体声音较为有质素,也较为饱满,较好地达到既厚声又通透的水平。因此,该专辑无论从曲、词、唱、制上,堪称一流水平、一代经典。

07
雪山飞狐、关菊英《新的一页》
《雪山飞狐》是金庸创作于1959年的武侠小说,以闯王李自成为背景,讲述李自成麾下四大侍卫后人胡、苗、范、田四家为争夺宝藏的恩怨情仇。香港佳视电视于1977年首先将其拍摄成电视连续剧,后香港无线电视分别于1985年和1999年两次将其拍摄成电视连续剧。其中,1985年的电视连续剧由王天林执导,吕良伟、谢贤、周秀兰、曾华倩等领衔主演,同年华星唱片公司推出关菊英《新的一页》黑胶唱片,收录了该剧的主题曲《雪山飞狐》与插曲《心语》,且均与吕方合唱。


内容上,《雪山飞狐》与《心语》两首歌曲均由黄霑填词、顾嘉辉作曲,几乎毫无疑问,经典的“辉黄”组合是好听的保证,结果也是如此,《雪山飞狐》主题曲很好地描绘了漫天雪地、英雄争霸的宏大场景,而《心语》插曲抒发的却是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中的儿女情长,乐韵契合故事氛围,词意糅合人物性格,两首歌实乃不可多得的佳作,加上关菊英与吕方均是实力唱将,较好地表达了故事的感情。版本上,这张唱片市场上并不多见,估计发行数量本身就不多,目前只留意到一个版本。听感上,声音的还原虽然没有很大的惊喜,只是中规中矩,这也是一部分发烧友对华星唱片录音的总体印象。但这张唱片的最大价值不在音效上,而在经过查找,《雪山飞狐》主题曲与插曲除收录在这张唱片外,似乎并未收录进其它黑胶唱片里,且是首次收录。因此,如既要欣赏“辉黄”组合的佳作,又要感受黑胶唱片的温暖厚润和浓浓模拟味,唯此黑胶是瞻了。

08
许冠杰《'90电影金曲精选》
《笑傲江湖》是金庸创作于1967年至1969年间的武侠小说,讲述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所遇武林各派争霸夺权,并抛开世俗眼光与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相恋的故事。1978年,邵氏电影公司首先将其拍摄成电影;1990年,金公主电影公司再次将其拍摄成电影,由许冠杰、叶童、张敏等领衔主演,同年,由宝丽金公司出版发行许冠杰《'90电影金曲精选》黑胶唱片,主要收录了《笑傲江湖》主题曲《沧海一声笑》。因黑胶唱片生产线至上世纪90年代初便陆续停止运作,到目前为止,该小说较为出名、传唱度较高、且制作成黑胶唱片的主题曲,似乎只有在这张专辑里找得到。即使后来自1984年开始至2013年,两岸三地又7次将其拍摄成电视连续剧,其主题曲均未录制成黑胶唱片,或者有也未流行或未经传唱。从这一点上看,可以确认这是该黑胶唱片的一大价值。其次,该黑胶唱片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其时CD已广泛应用,故市场流通量较少,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价格,事实也是如此,目前该黑胶唱片价格一路走高,从长远来看,市场是没有错的。这又是该唱片的收藏价值。


内容上,《沧海一声笑》主题曲创作的故事俨然已广为流传,究竟怎样才能写出一首讲三个武林高手一起,其中两人金盆洗手,既切入《笑傲江湖》全小说主题的曲子呢?对于像黄霑这样的“香港四大才子”都要苦思冥想,导演徐克六退其稿,可想而知一首歌曲能广泛传唱实属不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遇事找书”可能是黄霑的好习惯,他看到黄友棣教授引述《宋书.乐志》的四个字“大乐必易”,很快灵感涌现写就此歌,并由顾嘉辉编曲。黄霑在香港电台向雪怀、张璧贤主持的《真音乐》节目中讲过,他和许冠杰到录音室录制《沧海一声笑》至晚上七时,许冠杰“叫餸来吃饭”,令他有点吃惊,因为当时录音室租金500港元一小时。许冠杰当时已是大明星,制作费用宽松,录音室不计时间,任由他用,不计成本务求制作出精品。黄霑说:“我们不是这样的,我们进去录音,包人家的录音室,五嚿水(五百元港币)一个钟,哗!急着走出来啦,用多少个钟是计数的。他去录音室叫餸来吃饭哦。”且不论该歌录音如何,单就这些故事已是相当传奇。


版本上,该专辑有全平圈心版和全凸圈心版两个版本,事实上,应该还有一面平一面凸圈心版本。即使是市场较为少见的黑胶唱片,其也有多个版本,可见要购得较早期、甚至是头版的音源,获得更好的声音效果,着实不容易。听感上,由于该专辑录制于90年代,其时已广泛采用数码录音,故无论何版本,如果用现代的音响器材播放,其声音数码味均较为浓一点。但如果用当时的音响器材播放同时代的黑胶唱片,则声音效果相对较好。笔者曾三次在不同音响系统对比试听过这两张唱片,在同年代的音响器材上听,全平圈心版声音较为通透亮丽,背景宁静度也较好,但在现代器材上听,两个版本均表现出较浓的数码味,全凸圈心版背景还略显浮躁。由此可见,该唱片的录音、压制还是可圈可点的,只是音响器材的还原不同罢了。即使是集锦碟,每首歌的声音可能略有不同,但无论如何,除了《沧海一声笑》这首主题歌外,全碟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好歌,因此,该唱片得到市场追捧应不足为奇。

09
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一辑)
香港无线电视于1976年拍摄《书剑恩仇录》连续剧后,于1987年再次进行了拍摄,由许鞍华执导,由彭文坚、任达华、罗慧娟、梁艺龄等领衔主演,同年,华星唱片公司出版发行《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一辑,收录了87版《书剑恩仇录》主题曲《胡汉梦》,由黄霑作词、顾嘉辉作曲,由刘锡明、方晓红演唱。

此外,香港无线电视于1978年拍摄《倚天屠龙记》连续剧后,1986年再次进行拍摄,由王天林执导,由梁朝伟、黎美娴、邓萃雯等领衔主演,同年推出主题曲《剑伴谁在》,由黄霑作词、黎小田作曲,由梅艳芳、梁朝伟演唱,一并收录在《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一辑里。


综观香港武侠剧流行歌曲的历史,即使是当时仍处于电视剧流行歌的热衷期,而且改编自金庸的著名小说,还是由“辉黄”经典组合作词作曲,也由当红歌星演唱,但上述主题曲及插曲远未及第一次创作时的广泛传唱,正如黄霑所说,每首歌都是有其自身命运的,一首歌曲的流行同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听感上,该专辑表现出的是华星唱片一贯的录音风格,较好厚润,虽然集锦碟每首歌的声音可能不一致,整体上可听性仍不错。无论如何,《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一辑在市场上还是不多见的,且87版《书剑恩仇录》及86版《倚天屠龙记》主题曲或插曲似乎只收录在该专辑中,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10
连城诀、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二辑)
《连城诀》又名《素心剑》,是金庸创作于1963年至1964年间的武侠小说,以主人公狄云的遭遇为线索,讲述江湖各派为抢夺《连城剑诀》找寻大宝藏而展开的一场你死我活争斗的故事,1981年香港电台将其改编成“广播剧”,主题曲由顾家辉作曲、卢国沾填词,郑少秋演唱,收录在娱乐唱片公司《烽火飞花.连城诀》黑胶唱片的B面;香港无线电视1989年又将《连城诀》拍摄成电视连续剧,由邱家雄、郑兆强执导,郭晋安等领衔主演,主题曲《菊花泪》由黎小田作曲、陈美琪作词,插曲《珍惜这一刻》由黎小田作曲、黄霑作词,主题曲和插曲均由吕方、郑秀文合唱,收录在1989年出版发行的《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二辑)黑胶唱片里。听感上,《华星武侠金曲集》(第二辑)的声音基本上是华星唱片公司的录音声底,较为厚润。而《菊花泪》由娱乐唱片公司采用蓝底圈心制作,蓝底圈心黑胶唱片被市场认为是娱乐唱片公司的平价版本,事实上声音背景也较为浮躁、声音稍为发散。


同样,上述歌曲虽然都是著名制作,但依然未能广泛传唱。因后期发行的电视剧歌曲多采用集锦或合并黑胶的形式,有的甚至只发行CD,不发行黑胶唱片,更不像早期的大制作,因此,要欣赏这些歌曲,只能靠这些黑胶唱片了,也许这又是其收藏价值之一。

上文所述,肯定未是金庸武侠小说流行黑胶唱片的全部。但也不难看出,即使金庸小说享誉华人世界,广泛传诵的也似乎只有五六部。据《时代周报》报道,根据媒体不完全统计,目前金庸小说全球发行量已经超过了3亿册,相关的影视作品超过100部。2010年,金庸小说在中国再版,版税收入约350万元,在作家排行版上位居第12位;2016年,金庸版税收入为850万元排行第17。此时距离金庸封笔已整整44年,吸金能力可见一斑。1991年,金庸以1元的价格将《笑傲江湖》的版权卖给央视后,大陆掀起了追逐武侠IP的翻拍热潮。截至目前,华语影视圈已经翻拍了其中71部作品,至于被改编而成的影视作品,版税在去年已涨价至500万港元,并且只有两年期。2004年上映的《功夫》中,因为角色姓名用到了“小龙女”,便需要向金庸支付6万港元的版权费。以上信息似乎充分证明,金庸的武侠小说仍然广受大家欢迎,由其衍生的武侠剧流行黑胶唱片,更是时代与历史的见证,既有欣赏价值,又有历史价值,值得我们珍惜与拥有。(注:本文个别图片来自网络)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