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醇美巧思,凝炼素雅:JOLIDA朱利达JD202 BRC电子管合并式功放赏析

2018-3-15 15:40| 发布者: moyo仔| 查看: 703| 评论: 0

简介:作为JOLIDA(朱利达)于1996年便已推出并采用EL34电子管放大的合并式功放,JD202以精湛工艺及纯美音色当年即荣获CES创新大奖,广受市场欢迎,历经岁月洗礼,已发展成为拥有四代产品的经典电子管功放,然JOLIDA并未因 ...

作为JOLIDA(朱利达)于1996年便已推出并采用EL34电子管放大的合并式功放,JD202以精湛工艺及纯美音色当年即荣获CES创新大奖,广受市场欢迎,历经岁月洗礼,已发展成为拥有四代产品的经典电子管功放,然JOLIDA并未因此而丝毫放缓革新与创领的步伐,而是与时俱进引入全新音乐理念以及旗舰功放的制作工艺与技术,采用更高规格的电器元件,前后共计十余处改进,倾力打造全新第五代JD202 BRC隆重面世,成为JOLIDA(朱利达)目前最为强劲的合并式EL34电子管功放,传奇由此得以续写。

当褪去繁复细致的包裹,JD 202 BRC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可谓挺秀明洁洗练素雅,其身形可谓纤巧,但与体积并不相称的13kg重量,似乎时刻在提醒其不容小觑的实力。

JD 202 BRC整机面板采用8mm铝材精工切削而成,周边细致倒角,表面拉丝氧化处理纹理匀称,极具金属质感,面板由左至右仅设电源开关,音量和信道切换开关,为整机简洁流畅的设计奠定基调,而位于面板中线靠左的位置一枚一厘米见方的金字厂标傲然镶刻极为醒目,也成为全新第五代JD202 BRC最具辨识度的标志。面板电源开关已由上代使用的长柄钮子拨动开关换新为圆形按键,音量和信道切换旋钮则仍保留圆底扁平单柄旋钮的复古形制,充满向传统致敬的意蕴。机器上端以一字排开三只壮硕的变压器为背景,上端面前半部分有两层共计八枚胆管前小后大依次排开,高低相间错落有致,视觉上极富层次感,玲珑浮凸间映照流转显得赏心悦目,三只变压器均为独立封装,各变压器两侧均以厚铝板间隔用来阻绝电磁干扰,尤其三枚变压器以中间输入变压器顶端稍高,搭配左右两边输出变压器顶端稍低的设计,颇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韵趣灵动,彰显淡泊高远的美学底蕴。

同简约的面板相呼应,JD 202 BRC背面设计也呈现极简,居中以一枚电源输入端口和旁侧电源总开关紧密相连,下有一枚专用接地端子,其左右两边各分设一组三枚大型纯铜镀金水晶接线柱,分别对应左右声道4Ω和8Ω不同阻抗音箱的驳接,另有2组讯源输入RCA镀金插座位于背面最左侧的位置,以便连接不同的音源,机器底端设有四枚大型铝制脚座,下敷一层塑胶垫确保承放稳固,如此正是专注与务实的写照。

JD202 BRC前级使用两枚12AX7和两枚12AT7组成SRPP长尾倒相放大电路,以推动每声道一对EL34并联输出,功率轻松达到30W/8Ω负载,有着充沛的功率储备。内部电路经过优化设计,PCB板铜箔均施以特殊加厚处理,使整机布局走线更趋合理,电流更加流畅,信噪比得以提升,各项指标均达到较高的水准,采用全新材料制作的输出变压器性能卓著,使得整机频率响应指标大幅提高。尽管常说指标好的功放实际听感不一定会好,但是声音表现优秀的功放指标一定不会差,JD202 BRC正是属于后者。


负载8Ω,输出30W额定功率时,达到15Hz至50kHz-0.5dB

此外,JD 202 BRC一如既往地以细致人文的方式,可使用一字螺丝起,轻旋设置在机身上端面沉孔内的可调电阻,即可轻松将4支电子管偏流调整一致,确保每支电子管工作在最佳工作点,简单直观令声音更为精准传神,在方便用户的同时也体现了设计上的科学严谨。

在看惯了诸多体形壮硕,外观张扬的功放,似乎很难对眼前这形制较为朴素内敛的功放生出更多聆听的畅想,即便是细看指标,也并无太多特异的地方,然而,那看似低调的表象之下却极具魅惑,而器材毕竟是用来听音乐的,唯有音乐响起,那些一路伴随而来的褒奖和荣耀如暗夜中的星芒,喷薄四射缤纷绚烂,一切因此而变得更有意义!

开机后灯管随即点亮,为冷峻的器材注如一丝感性的温暖,短暂的自检之后,机器便可以开始放唱了,尽管开声之前对其声音可能的走向有些把握,但直到声音出来的那刻依旧颠覆了所有的推想,分外扎实饱满,带着浓郁的乐感扑面而来,犹如春风拂面,精神为之一振,这正是高档机种该有的底蕴,“大气开阔,凝聚丰润”,极富现代感的音乐演绎,三段表现均衡,即便扭大音量也不会某个频段凸显,整体流畅明快。



试听由名碟《THE SUNRISE/日照琴皇》首曲K.J. Massenet: Meditation From Thais/马斯奈《沉思》开始,柔美无比的曲子,原曲为马斯奈的歌剧《泰伊思》第二幕第一场与第二场中间所奏的间奏曲,故又称为“泰伊思冥想曲”该曲旋律优美,华丽而富有色彩,在小提琴独奏曲中,始终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因使用一把Stradivarius/斯特拉迪瓦里家族最具艺术成就的琴中之王“The Sunrise旭日”,音色华贵厚润气势如虹,极为考验器材。显然自第一个音符响起便明显感受到了不同,JD202 BRC轻松撑起一个开阔的三维空间,那是一种鲜活流动的音场,润泽饱满的小提琴音色令人大感意外,高频柔顺没有咄咄逼人的侵彻,层次感把握到位,小提琴时而幽怨时而激扬的倾述,钢琴时而低回时而激越,轻重缓急跌宕起伏间饱含深情,JD202 BRC细致入微地把握住了音乐的神髓,并忠实地加以展现,提供既有整体描绘又不失细节的刻画,勾勒出音乐所蕴含人生的哲思和情感。



应当说JD202 BRC并不是强调极致的分析力,也不属于热辣奔放的类型,有如谦谦君子却内力暗涌深藏不露。高频柔和却充满密度感,结像清晰的人声表达略有靠后,显得比较理性,同时籍此营造出一个较大的音场空间,中频厚薄恰到好处,人声表现自然明亮,有着积极向上的健康沉稳,同时将人声挖出背景的功力深厚,层次感优越,且无论男声和女声都给予一丝温暖色泽,人声也因此充满了情感和活力,倍感亲切。演绎英伦国宝级民谣大家Allan Taylor/亚伦·泰勒的作品《 Scotty/史考特》,从头至尾的念白,佐以钢琴伴奏,却是说的比唱的好,低沉舒缓厚实饱满的男中音,演绎起来是那样的真实而诚恳,人声没有过度渲染,同配乐钢琴的本真似乎有着默契的呼应,幽幽念白中尽显那份随遇而安的淡泊真切,JD202 BRC相当平衡自然的演绎,整体感非常好。

曾几何时但凡看到只要是使用国产普通胆管,便就想当然的认为声音表现难有作为,似乎一定要拔去换了金狮,天梭或者大盾方才痛快,却不知胆机声音表现不佳,胆管素质并非主要原因,关键还是看功放的应用电路和使用元件有否将胆管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真正设计优秀的胆机即便使用普通胆管声音一样好听。



JD202 BRC的设计哲学正是发挥所有元件材质的潜力,尤其低频的表现,无论下潜,弹跳,质感都达到较高的层次,表现令人印象深刻,原本SP100标志性的12英寸低音单元要出低频并不困难,但是要保证量感的同时不含混迷蒙,则对功放控制力的要求非常高。JD202 BRC表现没有令人失望,在演绎“TUTTI”第五首斯特拉汶斯基的《The Firebird:finale/火鸟终章》时给出了全新的感受,那便是由缓至疾,贯穿始终的高昂气势!自1分36秒起接连不断的大鼓敲击已经令人屏住呼吸,行曲至第1分57秒一记超级低频贴地而来,竟然保持良好的形体和下潜,紧接着第2分06秒的一记超级低频同样线条清晰,这本不是印象中EL34推挽胆机能有的表现,更不是这种体积的功放所能驾驭的,但是JOLIDA朱利达却做到了,全曲2分54秒一气呵成,令人大呼过瘾!



简约灵动的造型,凝聚丰润的音色加上可信的驱动力,已然铸就JD 202 BRC丰润,绵密,弹韧的音乐表现,肩负JOLIDA成立22周年非凡成就的回顾与积淀,既是一份特殊的纪念也是一次完美的总结,新一代JD 202 BRC正以其卓有远见的音响哲学重塑聆听体验,并以其醇美巧思,凝炼素雅为传奇延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