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走近音乐响起的地方

2017-5-2 14:43| 发布者: LZA| 查看: 727| 评论: 0

简介: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这样提示音乐与建筑的关系:"音乐和建筑最相近,因为像建筑一样,音乐把它的创造放在比例和结构上。"的确,建筑作为一种造型艺术,它不是简单的钢筋、水泥的堆砌,它能激起同听音乐相近的情感反应。 ...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这样提示音乐与建筑的关系:"音乐和建筑最相近,因为像建筑一样,音乐把它的创造放在比例和结构上。"的确,建筑作为一种造型艺术,它不是简单的钢筋、水泥的堆砌,它能激起同听音乐相近的情感反应。而在音乐中,我们能从它的形式美里把握住某些建筑的因素。

 

海南三亚半山半岛音乐厅

 

“所谓的建筑,如果仅从图纸、照片或语汇这些二维的角度进行描述,是无法了解它的全部的。随时间的改变而移动的光影,吹过的风所携带的味道,建筑中人们的交谈声,在周边漂浮的空气给肌肤带来的触感……”

 

像每个安藤忠雄的建筑一样,半岛音乐厅及博物馆也强调了建筑和自然环境的关系,安藤认为在这个项目中要“设计能够与光、水、风等自然要素以及美丽的街道、市民的喧嚣等周围环境对话的建筑。在简单的几何学构成的空间中,生成多样性的使用空间,为使用者创造可以和自然风景对话,和各层次人群对话的文化交流场所”。

 

半岛音乐厅及博物馆坐落于三亚半山半岛北部的海滩文化区域,西北面与南海相望,南面为规划的住宅区,东面是酒店区域,基地的一部分被海水包围。设计从基地的条件出发,采用了纯粹的几何形体,从外表看简洁而有张力,如同两个个性鲜明的城市标志物浮于整个海岸线上。

 

 

安藤忠雄采用的设计语言也很单纯,主要由三个元素构成:陆地一侧的半岛音乐厅,海面上的半岛博物馆以及两者之间的人工水面。

 

三个元素的尺度应该说是较为庞大的。半岛音乐厅位于陆地上,为90m×90m的矩形;半岛博物馆位于海面上,平面呈直径约为108m的环状,两者通过人工水面上的通道相连。半岛博物馆的入口轴线和半岛音乐厅的入口轴线相重合,形成了通往大海的轴线。南面的半岛音乐厅整体抬起一层高,城市人流通过大台阶到达主要的入口平台,随后进入半岛音乐厅内部呈三角形的底层架空空间。继续前进,通过架空空间就到达了人工水面的通道,这个通道面向演艺厅、音乐厅入口和会议中心入口,通过通道就能到达半岛博物馆中心的广场。北面的半岛博物馆具有拱形的轮廓,意喻“世界之门”。设计以简单的几何形体构成整个建筑群,通过各种元素生成多样性的空间。

 

 

半岛音乐厅部分单纯的矩形形体被几个称为“棱镜”的三角形形体划分成不同的功能空间,建筑群中间的斜向轴线穿过主要的三角形空间,使整个建筑形成了门的形象。海南岛强烈的日光和鲜明锐利的阴影形成对比,构筑出丰富的立面表情。

 

半岛博物馆部分是一个直径100m的圆拱形建筑,作为海南岛的地标,让人联想到“世界之门”的概念。整体形态如同从海面上涌起的大门,并形成从陆地到海面的视觉通廊。

 

整个建筑浑然一体,单纯而有力,立面处理也很简洁,使整个几何形体更加突出,然而在整体简洁的背后,安藤忠雄在细部的设计上却是精益求精,细致程度透过以下几个方面便可见一斑。正如安藤所说:“我的建筑多用比较简洁的几何形态,但是,简洁不等于简单”。

 

 

首先,是对每个空间效果和完成度的追求。这不仅体现在建筑的主要空间中,还体现在任何一个可达的次要空间中;不仅体现在空间外观感受中,而且体现在对实际施工的考虑中。

 

 

音乐厅的设计主题是“棱镜”,贯穿其中的三角形通道是该单体的核心空间。安藤忠雄在此空间中同样采用三角形的母题来构筑这个主要人流的必经之道。

 

 

美轮美奂冰岛哈帕音乐厅

 

位于海陆交界处的冰岛“哈帕-雷克雅未克音乐厅和会议中心”其灵感来自冰岛美景与极光。其闪闪发亮的外观映射着天空,海洋,城市和丰富的生活。

 

 

该项目是Henning Larsen Architects和当地设计事务所Batteríie Architects一起设计完成的。外立面设计由建筑师与冰岛美术家Olafur Eliasson以及德国工程公司GmbH紧密合作完成。

 

 

音乐大厅占地28000平方米,位于雷克雅未克一处僻静之地,这里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周围峰峦起伏的群山。在建筑的前面有一处接待区域和休息区域,中间有四座大厅,后台区域有办公室、行政室、排练大厅和更衣室。

 

光与透明性是建筑表皮的关键,变化莫测的光也构成了城市、建筑、景观之间的对话。

 

 

“哈帕-雷克雅未克音乐厅和会议中心”是雷克雅未克南部港口一个丰富的港口开发项目。就像是它的名字所暗示的一样,该项目的总体目标就是将雷克雅未克东部港口拓展成一个新的市中心广场,这里将集购物街、酒店、居住区、教育机构和多个工业为一体。到时会在这里形成生活区,将城市中心和港口更好地连接起来。

 

 

该建筑坐落在城市建筑群的外部,将会成为这座城市一个显著的地标——一个拥有强大力量和不同表现形式的视觉焦点。很大程度上,和处在城市中狭窄、阴暗的街道上的建筑相比,气候的变化和灯光效果会在音乐厅大楼的外观呈现出其独有的魅力。

 

 

建筑外立面设计灵感来自于大自然,其中几何单元结构灵感来自当地玄武岩。钢结构支撑着玻璃幕墙形成12面体的几何结构。这些玻璃结晶体能形成千变万化的色彩效果。“二维”的立面由这些晶体拼成。项目团队为此也建立了可视化的数字模型。 

 

 

这块“岩石”中心——主音乐厅的内部红彤彤宛若烧红的岩浆。

 

相信这座建筑面对着城市、风景、海洋、天空,每时每刻都将散发着不同的光芒。斗转星移,如极光般变幻美丽。

 

2013年,冰岛“哈帕-雷克雅未克音乐厅和会议中心”赢得了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建筑奖项、欧洲联盟当代建筑奖——2013年密斯-凡德罗奖。

 

 

威尔-阿雷兹说:“这个音乐厅的形象和类似多孔砖的透明外观和不断变化的彩色灯光,促进了城市与这幢建筑的内部生活的对话。公众盼望已久的这个项目是独树一帜的。通过亨宁-拉森建筑事务所和艺术家奥拉夫-埃利亚松的合作,这个项目向世界传递了重要的信息,并且满足了冰岛人民的长期梦想。”

 

 

 

 

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

 

将日常生活用品堆砌成全新的建筑建筑形式。一些完全不相关的物品惟妙惟肖地创造了全新的建筑空间感觉。或许不久以后的将来,建筑或是建筑结构不再遵循以往的模式。

 

由马岩松MAD建筑事务所、与国际声学大师丰田泰久联手设计的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

 

 

这是中国爱乐乐团建立的第一个常驻基地和主要表演场所,同时也会是世界各地一流交响乐团到中国演出的最重要的音乐厅。

 

 

中国爱乐乐团是国家级交响乐团,曾被英国《留声机》杂志评选“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乐团”。

 

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由国家发改委批准建造,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重点工程,位于北京朝阳区工人体育场东门南侧,占地11,600平方米,建筑面积26,587平方米,建成后将成为坐落于北京的世界级专业音乐厅。

 

 

 

地处繁的三里屯商区, MAD希望将这座音乐厅设计成为一座大隐于市的文化殿堂。 “她就好像是闹市中的一处圣洁的花园。” 建筑师马岩松介绍,“在你进入音乐厅的那一刻,她就把你带到了另一个时空。” 

 

为了达到音乐厅极高的声学效果,声学大师丰田泰久将操刀音乐厅内部的声场设计。他曾主持过洛杉矶华特迪斯尼音乐厅、巴黎爱乐音乐厅、东京三得利音乐厅等世界级音乐厅的声学设计。

 

音乐厅主体建筑被一片绿色盎然的树林和南侧的荷花池围绕,半透明的帷幕隐约浮现于丛林之中。

 

当人们穿过城市和丛林,会被这片像玉一般白润圣洁的光所吸引。

 

 

进入音乐厅的大厅,演出开始之前,人们好像置身于一个会呼吸的光的空间装置;

 

在白天,自然光则穿过白色半透明的外墙,慢射到这个简洁的空间中,来自城市的观众在这里好像经过了光的沐浴,准备开始一段关于对音乐,对自然,和自我发现的旅程。

 

 

 

进入1600座的主音乐厅,内部采用了环抱葡萄园式的空间布局。

 

音乐厅木质池座呈自然形态层层环绕跌落,而顶棚的白色声音反射板呈现出莲花瓣一样的布局,自然光从天空洒下,观众好像置身于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之中。

 

当音乐奏起,光线和环绕投影可随之变换,犹如置身山水自然之中。这是一个极端抽象的空间,通过光和影像将观众带到任何一个远离城市和喧嚣的场景。

 

 

 

临近南侧的荷花池,音乐厅同时设置了400座的大排练厅。

 

内部墙面采用的深色多曲度木墙用于声音反射和吸收,可提升的舞台后反声板可以将室外的自然光和绿色带到室内空间。

 

 

音乐厅的其它组成部分还包括一个专业大录音棚,及中国爱乐乐团的驻团办公空间,排练厅,图书馆和收藏室等辅助功能空间。

 

 

MAD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厅将在近期开工,预计2019年建成。

 

她是一座在繁华的都市中追求东方意境的音乐厅,挑战了传统音乐厅作为西方古典音乐表演的固定空间形态,希望营造出一个关于人、自然和音乐相遇的地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