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记陈韵劼与林大叶的丁善德作品音乐会

2014-6-10 10:15| 发布者: arrow| 查看: 1476| 评论: 0 |原作者: 许哲韬

简介:上次有朋友跟我说:星海音乐厅是个奇怪的地方。我诧异了很久,后来发觉的确如此,与对岸那头相比,处于二沙岛富人区的星海音乐厅似乎各方面不如人。要我说,星海音乐厅沉默地诉说,潜隐地炫耀,质朴地光荣。要来晴波 ...


上次有朋友跟我说:星海音乐厅是个奇怪的地方。我诧异了很久,后来发觉的确如此,与对岸那头相比,处于二沙岛富人区的星海音乐厅似乎各方面不如人。要我说,星海音乐厅沉默地诉说,潜隐地炫耀,质朴地光荣。要来晴波路,过了桥,似乎是四十岁的塞尚由巴黎回到南方一样,那些闹市的浮华、可疑的潮流、追逐与攀附,通通消逝了。

所以也难怪当晚的曲目目前只能在此地欣赏到了。丁善德的作品吸引力不容小觑,白发苍苍的观众明显比以往多了不少。但凡提到丁善德,就必定要提到《牧童短笛》,却没有人提齐尔品,中国的音乐传统是该被重视的,惭愧的是,我们需要一位外国人来提醒对自己传统的重视,更不应该的是,现在留给中国作曲家作品的空间太小了。丁善德的女儿、钢琴家丁柬诺曾经这样说:“上世纪80年代,父亲忽然迸发出很多创作灵感,他创作改编了许多钢琴小品和赋格。有时兴起,一天能写几首,相当舒展。可到了90年代,他突然搁笔,忧郁寡言,终日打坐。我问他为何,父亲悲切地说,写了也白写,没人演奏啊!作为一个作曲家,父亲觉得没完成自己的心愿。他大量的文集和作品,在那个年代没人出版,没人演奏。”

丁善德的钢协被聪明地放在上半场,因为不少人就只是冲着下半场《长征交响曲》而来的,大多数人也就只听过这部作品。担任钢琴部分的是陈韵劼,毕业于茱莉亚的他是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近几年招收的唯一教师。之前我曾经在星海音乐学院的音乐厅内听过他的一场音乐会,全场都是标准的钢琴音乐会曲目,有位钢琴专业的朋友说他的演奏是典型的“茱莉亚style”,但陈韵劼令人窒息的技术和在整场独奏会中倾注的持续活力仍然让我吃惊。

钢琴家鲁宾斯坦曾经说:“小提琴家伊萨伊演奏的维厄唐小提琴协奏曲的效果超过了这部作品本身。”我想这句评语套在当晚陈韵劼演奏的丁善德的钢琴协奏曲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倒不是说丁善德先生的作品不够伟大,而是丁先生的作品少人演奏啊!而当晚精彩的演奏可以说是这部作品最佳的传播方式了,要知道这部钢协谱子的修订也就是两三年前的事情。

我没怎么仔细看过总谱,但这部作品在和声上并不新颖,所运用的素材也是来源于我国云南红河地区的民间音乐,虽说是标题音乐“红河吟”,但是实质上应该是纯音乐,不是写实性的。我虽在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这部作品的演出和录音,可陈韵劼却能够将这部陌生的作品打上自己的烙印。在第一乐章中,他的所有触键都带有独特的银光,音色有着惊人的饱满,华彩部分在他的手里呈现出异常宽广的动态范围。在诗意的第二乐章中,陈韵劼的表现出了云南彝族的那种宁静的张力,而且还带有几分神秘的气息。紧接而至的第三乐章又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我总感觉这章有着压迫性的强度,最后部分也有苏俄作曲家同类作品的痕迹,好像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而林大叶的乐队协奏不失分寸感,这是忠实于乐谱基础上的灵活控制。鼓掌时我一直感慨陈韵劼对于大局的掌控力,而加演的作品又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原本想着怎么也会来首大家熟知的吧,也不用瞎猜了,陈韵劼出场就后道出了加演的曲目:丁善德的钢琴奏鸣曲Op.2的第一乐章,虽说只有一个乐章,但也已足够了,陈韵劼的演奏层次清晰分明,令作曲家的这部早期作品平添了许多煽情的气息。


中场休息时我一直在想,陈韵劼算不算一个忠于自己的钢琴家?他肯定知道在音乐会上弹奏这些冷门作品的风险,但从他的演奏中我又能感觉到他对于作品由衷的热爱。而下半场林大叶指挥的《长征交响曲》就是能给我们同样的感觉。




林大叶上半场就已经表现出主人翁的姿态,从对于陈韵劼的彬彬有礼可以看出。也难怪他把下半场当作自己的Show Time。我之前重温了一遍麦家乐在雨果的录音,这个比较工整方正的录音用了70分钟左右,而林大叶似乎更直截了当、一往直前,时间也用得更少。对于这部有着特殊意义的作品,在今天看来丢掉一些包袱反而更合适一些,谁又能否认林大叶速度轻快而庄重的演绎不符合红军精神?他做的只是循着音乐的精神有所发挥罢了。像在第一乐章中,复调手法的多条旋律线交织部分乐团的处理能让大家清楚分辨多层次流动的乐思;第四乐章“翻雪山,过草地”中,某些人演绎起来像是斯特劳斯《阿尔卑斯山》中装备精良的登山者一样,广交的团员们一点儿也不表面化,我们看到的的确是一群衣衫褴褛、犹如风中残烛的红军战士们。倒是林大叶先生在此基础上“大肆”表演,他丝毫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我想没有哪位指挥能在这首作品的演出中创造出这么多恰到好处的手势。很多女乐迷告诉我,她们已经喜欢上林大叶先生帅气的侧脸和潇洒的动作,我在此毫无妒忌地承认她们是对的,林大叶先生比我在2011年看到时帅气多了,而他肯定深知自己有着这种能力和魅力。当然了,我相信这一切是建立在对乐团表现和曲目诠释的高度自信上的。也难怪有点腼腆的陈韵劼全场结束后也没出来谢幕,看来作为一个似乎比较低调、谦逊的钢琴家,他很了解指挥的性情,怎么样和指挥打交道也是钢琴家必修课程啊!林大叶没有加演任何曲目,我想如果观众们让陈韵劼再出来Encore一曲,他肯定是很乐意的。
臻享这样的夜晚吧,露丝·史兰倩斯卡曾说:“唱片无法完全保留音乐最奇妙的地方。”我是越来越相信这句话了。
7

路过
4

雷人
4

握手
6

鲜花
5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6 人)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 HiFi人生
    24
    2020-10-31 | ywen

    小公园烧事流水 01

    生活本来就是阳光的,生命本来就是美好的。愉快地发烧,剥开凡尘,还你生活和生命本来...

    Read More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HiFi人生
    24

    生活本来就是阳光的,生命本来就是美好的。愉快地发烧,剥开凡尘,还你生活和生命本来的面貌。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具足...

  • 权衡一位歌手的实力,观其演绎经典名曲之风格为镜,应八九不离十矣。是鹦鹉学舌,一味模仿,还是以己之长度身打造,这可是一窥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