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瓦格纳诞辰200周年纪念:无法拷贝,却引人模仿

2014-6-9 12:39| 发布者: ywen| 查看: 891| 评论: 0 |原作者: 许哲韬

简介:艺术从来都是一种极为缓慢的东西,像石钟乳一样一点一滴而成。所以两个德国人垄断了19世纪的音乐毫不出奇。乐评家勋伯格认为贝多芬垄断了上半叶,而瓦格纳则几乎笼罩了下半叶,经常有人拿威尔第和瓦格纳相比较,不过 ...

艺术从来都是一种极为缓慢的东西,像石钟乳一样一点一滴而成。所以两个德国人垄断了19世纪的音乐毫不出奇。乐评家勋伯格认为贝多芬垄断了上半叶,而瓦格纳则几乎笼罩了下半叶,经常有人拿威尔第和瓦格纳相比较,不过两人虽然都很长寿,但却未曾见过一次面。

我想在那个时代瓦格纳是最风头无两的音乐家了。最近克莱默公开批评吉杰耶夫和安娜过多参与俄罗斯的政治,他认为艺术家应该保持政治方面的独立。不过我想在好几个世纪前,瓦格纳或者说他们整个家族就已经在这方面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拜罗伊特见证了太多太多,作为一个只上演瓦格纳作品的剧院,他的象征意义在不同年代是不一样的,我想在犹太人心里面,或许它还是40年代或者之前的那座拜罗伊特。无论是路德维希二世还是希特勒,掌权人的帮助必不可少。抛开其他不谈,其实当瓦格纳的儿孙包袱挺重的,不单要当家族艺术的守护者,而且家族成员之间还要为了权力互掐,任何的政治风云和时代脉跳,都会使他们的人生变得更加沉重。

还是说回瓦格纳吧,我们今天之所以如此热烈地讨论他,原因正如巴伦博伊姆所说:“首先,瓦格纳是一个作曲家,其次,瓦格纳是一个歌剧作家——换言之,一切都和音乐相关。然后,瓦格纳是一个探讨艺术的作家。再然后,瓦格纳是一个政治作家——基本上是一个反犹太主义的政治作家。”有人统计,瓦格纳在西方文本中出现的次数仅次于耶稣。在音乐史上,我想再也不会出现一个如此复杂和矛盾的人了,瓦格纳除了某些方面似乎是个机会主义者外,卡拉扬跟他很相像,卡拉扬夫人曾感叹说:为什么我的丈夫能做这么多事情?这句话用在瓦格纳身上也不差,瓦格纳除了作曲、填词、写剧本外,还会设计舞台场景、拉项目、自己参与设计拜罗伊特节日剧院,知名乐评家唐若甫先生甚至说他还开创了现代个人捐赠制度和漆黑的观众席。


但关于瓦格纳的音乐,我特别认同萧伯纳在《瓦格纳寓言》的观点:瓦格纳性格多重,不要他说什么就信什么。他在“一个礼拜里面,并不是天天都当叔本华,其实也不是天天当瓦格纳”。萧伯纳循循善诱地告诉观众与读者,与其听瓦格纳那些自相矛盾的解释,不如自己看戏、听音乐,或者读读他对“指环”的分析。我想音乐史上没有哪位作曲家的作品可以有如此大的容量,很多人对此进行分析,给瓦格纳作品中的人物带上各种帽子,给瓦格纳歌剧扩展了很多“精神包袱”(Baggage)。尽管瓦格纳那一打的都是歌剧作品,但交响乐团却经常把里面的纯音乐部分独立开来演出,巴伦博伊姆甚至说每一个部分都可以单独审视。法国作曲家古诺认为瓦格纳是19世纪戏剧音乐的巅峰,就如同莫扎特是18世纪音乐的巅峰一样。其实,倒不如说瓦格纳创造了一个世界,以至于他不希望他的世界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改变,这从拜罗伊特剧院初期的保守主义就可以看出来了。


都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瓦格纳的大多数作品都太长了,以至于无论听众还是演奏家们都会只选择其中的部分去演奏。所以我饶有兴致地选了几张瓦格纳的“小唱片”。

DG:莫斯特与克利夫兰管弦乐团——瓦格纳选段
莫斯特这个名字随着他2011年登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而逐步让大家熟知,不过实话实说,莫斯特与克利夫兰管弦乐团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录音实在是差强人意。但这张就不一样了,Measha Brueggergosman这位DG公司力捧的加拿大新秀,也曾参与先前的贝九录音,但这里的《五首威森东克歌曲》是她自己的独角戏。《五首威森东克歌曲》说起来也是瓦格纳风流的产物,威森东克夫妇是瓦格纳的好朋友,他们给瓦格纳大力资助使得瓦格纳音乐节得以举行,但暗地里瓦格纳和威森东克夫人暗生情愫,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就在恩人提供的住所里,瓦格纳以为威森东克夫人而作的诗歌谱成了这首作品。Measha Brueggergosman的音色是很漂亮的,演绎这首作品十分深情,不过稍微有些不稳定,有时有点嘶哑,但对于一位新人来说,完成度已经是十分高了。莫斯特带领德克利夫兰没有以前乔治塞尔的声音,但仍旧有着现代欧洲乐团的味道,他把瓦格纳演绎得如同他的外形一样具有书生气。

LPO:腾斯泰德——瓦格纳选段
这张1992年逍遥音乐节的现场录音可以说是大师晚年的一张力作。在东德的众多指挥当中,腾斯泰德是享有广泛的国际声誉的一位。从1974年意外爆红于多伦多,到1987年因不堪盛名所累而累倒,这位指挥家在世界乐坛只风光了13年的时间。他出名的录音大多都是马勒、布鲁克纳、理查施特劳斯这些,他在EMI也有一张瓦格纳选段的录音,但任何到过克劳斯·滕施泰特(Klaus Tennstedt)指挥的音乐会现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种不确定性,我觉得这是比EMI录音优胜的地方,有人说他艺术的精髓在于那种浑然天成的随性,是对录音室里刻意为之的完美主义者们的诅咒。 唯一值得诟病的就是阿尔伯特大厅那糟糕的音效,不过这已经算是我听过还算上等的阿尔伯特现场录音了。不过当你听到这位嗜烟如命的指挥在他生命快燃烧到尽头的那种力量,我想任何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你甚至可以听到观众席中的气氛。


DG:伟大的瓦格纳歌唱家、伟大的瓦格纳指挥家 
嗯,这两套CD倒是推荐给那些还没认识如下这些伟大名字的乐迷们:Hans Knappertsbusch、Victor de Sabata、Eugen Jochum、Hans Hotter等等。当然了,这两套录音的之间跨越不大,但考虑到年代问题,录音质量是参差不齐的,战前战后的都有。曾经有狂人收集了指挥家Hans Knappertsbusch从1951到1964年(除了1953年外)在拜罗伊特指挥帕西法尔的录音。如果我们都要按图索骥地去找里面涉及的所有完整录音,那将是一个很费劲的事儿。听听30年代到60年代的瓦格纳录音是十分有意思的。要知道1951年后的拜罗伊特理念是全新的,各个时代的审美观念都不一样,这从录音中都可以体现,这或许就是把这些录音拼在一起的价值之一。我奉劝那些刚刚听瓦格纳的乐迷们先听听指挥家系列,因为在任何音乐文本中,只要有人声参与,那它便一定是最完全的人类因素,但瓦格纳有时是将管弦乐人格设为首要的,歌剧中的戏剧人物虽然能够“听到”伴奏,但他们对于乐队伴奏的指示是不知情的,瓦格纳写的乐队伴奏往往预示了整个歌剧的发展。

3

路过
4

雷人
4

握手
3

鲜花
4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 HiFi人生
    18
    2020-10-31 | ywen

    小公园烧事流水 01

    生活本来就是阳光的,生命本来就是美好的。愉快地发烧,剥开凡尘,还你生活和生命本来...

    Read More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HiFi人生
    18

    生活本来就是阳光的,生命本来就是美好的。愉快地发烧,剥开凡尘,还你生活和生命本来的面貌。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具足...

  • 权衡一位歌手的实力,观其演绎经典名曲之风格为镜,应八九不离十矣。是鹦鹉学舌,一味模仿,还是以己之长度身打造,这可是一窥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