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封面也是一门艺术:Hyperion唱片封面品鉴

2015-2-9 10:53| 发布者: ywen| 查看: 955| 评论: 0 |原作者: 谢胤杰

简介:Hyperion海伯利安是希腊神话中十二位泰坦巨人之一,主管太阳。所谓泰坦巨人,根据赫西俄德《神谱》的记载,乃是天神乌拉诺斯和地母盖亚所生的十二子,乌拉诺斯的儿子克拉诺斯篡夺了父亲的权力之后与姐姐瑞亚生下奥林 ...


Hyperion海伯利安是希腊神话中十二位泰坦巨人之一,主管太阳。所谓泰坦巨人,根据赫西俄德《神谱》的记载,乃是天神乌拉诺斯和地母盖亚所生的十二子,乌拉诺斯的儿子克拉诺斯篡夺了父亲的权力之后与姐姐瑞亚生下奥林匹斯山诸神。1980年,一家年轻的唱片公司以Hyperion的名字命名,唱片公司仅有12人,恰好是乌拉诺斯与盖亚所生的泰坦巨人的总数。传说中记载,克洛诺斯带领兄弟姊妹11人推翻父亲乌拉诺斯的统治。“12”这个数字不免令人浮想联翩:这12人是否能推翻欧洲大陆唱片巨头们的独霸地位呢?经过多年的发展,Hyperion在古典音乐界的影响己丝毫不下于那些唱片巨头,有“英国最闪亮的唱片品牌”之称。Hyperion的录音曲目范围极广,虽然重点在于英国音乐和早期音乐,但并不局限于此。上至12世纪的早期音乐、下至本世纪的先锋派;从合唱到独唱、从室内到大乐队的演奏,无所不包。在开发新曲目方面,Hyperion的成绩更是有目共睹,走在许多大公司前面。

自然,笔者也是非常喜欢Hyperion发行的录音,喜欢的原因并不止于Hyperion出品的多样性、艺术家精湛技术和高超艺术品味,还有就是Hyperion公司非常有艺术修养的唱片封面设计。下文中,笔者将带您游览Hyperion为我们构筑的唱片封面艺术长廊。

Angela Hewitt & Andera Oliva
Bach Flute Sonata
封面用画Pietro Rotari 《看书的女孩》

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大眼妹子扑闪扑闪的眼睛总是很有杀伤力,以至于现在很多女孩子化妆总是要在眼睛上下一大堆功夫,偏要将小眼睛撑成大眼睛。

不过假的大眼睛总是不能持久,真的大眼睛当然能恒久,比如Angela Hewitt和Andera Oliva合作的《巴赫长笛奏鸣曲集》封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盈盈笑意越过书皮看着你,面对这样的萌妹,真是心都化了。

封面用画出自Pietro Rotari所画的《看书的女孩》。Pietro Rotari是巴洛克时期的意大利画家,于1707年出生于维罗纳。后来搬到威尼斯学画,又到罗马和拿波里与一些当时的著名画家一起工作。技艺成熟之后他回到维罗纳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随后为俄罗斯王室和波兰王室工作。1765年在圣彼得堡因病去世,享年58岁。

Pietro Rotari以描画少女而闻名,除了《看书的女孩》,还有《写情书的女孩》和《沉睡中的少女》等。这些画栩栩如生的面部细节胜却千言万语。比如《写情书的女孩》,表情显出对浓情蜜意的无限遐想,不过最神奇的在于,面对着《看书的女孩》时,你只消与她对视一眼,便能不由自主地痴痴地盯着她看一天。


Bach Piano Transcriptions
封面用画教堂系列

Bach Piano Transcriptions《巴赫作品钢琴改编曲》是Hyperion非常重要的一个出品。这套文献级的唱片囊括了15位作曲家改编的巴赫作品,包括圣-桑、布索尼、迪阿伯特、西洛蒂等。

不过这套唱片的珍贵并不局限于它唱片内容本身的文献意义,还包括这套唱片的封面。乍一看去,这套封面的设计与众不同,既不是“偷工减料”的艺术家“大片”,也不是Hyperion常用的名画,而是一座座用简单线条和颜色组成的教堂,展现出独特的现代气息和立体感,和各改编者笔下充满“现代”气息的巴赫相得益彰。

“教堂”这个意象,用在巴赫身上是绝不为过的。作为一名管风琴家,他在教堂里度过了他最主要的音乐岁月,谱写出大量的宗教和世俗音乐。他孤独地在教堂里弹他的管风琴,偶尔抱怨薪水不足,雇主没人性。手脚键盘起起伏伏,音乐就这样流淌出来,作为孤独的人来说,这样莫过于最满足的体验之一。

所以,这个系列的第五张封面最接近“孤独者”的状态:正值冬季,低矮教堂门前的那棵树已经落光了叶子,人影稀稀疏疏地路过教堂门口;教堂里面没有光,并不刺眼的太阳也只能冲淡窗台的黑暗。令人不禁想到古尔德在北方的那一段文字:“我总是想起那些长长的夏夜。雪化了,野鹅和野鸭成群往北方飞。太阳升起的时候,空中还有最后一丝微光在闪。我喜欢坐在湖边,看那些鹅和鸭子安安静静地绕着湖飞,我觉得自己仿佛是那平和的四周的一部分,我希望这样的时光永远不要结束……”

Durufle Requiem and Four Motets
封面用画John Piper 《Saint Riquier,Somme》

这幅画的名字要是直译的话有点难搞,因为画作的名字直译过来是一个地名,叫《索姆省的圣里基耶》。这是法国的一个小镇。但是问题在于,我们亲爱的John Piper大大只是画了一个教堂的门口,所以要这样直译过来也实在有些牵强附会。幸好笔者知道这座教堂的名字,于是就把它意译成《圣里基耶修道院大门》好了。

这张唱片是笔者手头上唯一一张Hyperion的黑胶唱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Hyperion有发行过黑胶唱片,而且按Hyperion成立的时间来看,他们在黑胶唱片的发行力度不可能很大。因为80年代已经是CD的年代了,不少大公司已经开始减少黑胶的生产线,所以笔者能低价(50块!)收到这张唱片,也是非常幸运地淘到宝的,毕竟就算少,Hyperion公司的制作质量也是不低的。

提到Durufle,不得不说他是一位完美主义者,这位不是处女座(他出生于1月)的作曲家却有着处女座一般的完美主义强迫症:他对自己的作品极为严格,以至于他仅仅出版了他的很少一部分作品并持续不断地对已出版作品进行编辑和修改。当然,这种强迫症带来的良性后果在于他的作品质量都非常高,不过即便如此,他在音乐界的名气也不大,起码在名气上就不能与梅西安、弗雷和普朗克等人齐名。

Durufle的《安魂曲》是他的早期作品,opus No.9,作于1947年,充满阴暗的色彩,大致是对战后亡魂的缅怀,Durufle的这部安魂曲充满阴森的悲伤色彩。这也恰恰同John Piper笔下的修道院大门有着同样的色彩:Piper用深绿色作为主色调,营造着一种阴森森林中的修道院,又像是荒废已久、被藤蔓层层缠绕的建筑。但奇怪的是,这种绿色却给笔者一种宁静的感觉,这又是为什么呢?

Mats Lidström & Bengt Forsberg
Saint Seans Cello Sonatas
封面用画Hippolyte Petitjean《山林风景》

这幅画看上去非常有趣,从整体上看它是一幅非常独到的风景画:山坡上的树丛在光线的照耀下显现出不同的光彩,然而在仔细看看,这幅画竟然是由各种点点点点组成的。大家或许还记得我们在法国音乐专题上用过的那张乔治·修拉的《大杰特岛的夏天》,这张画也是用很多点点点构成的。这种画风我们称为“点彩派”。

点彩派非常强调整体和分割的关系,无论是在整体的布局还是色彩的调配上,都非常讲究。新印象派运用科学化的描写法追求对外光的表现。运用色彩的分割理论,即分割法作画。画家们在画面上使用纯色,不在调色板上调混颜色,中间色是在观赏者(离画面有一定的距离)的眼中自然混合而产生。根据这个原理,他们将色调分割成七种原色——即太阳光的七色,作画时纯用原色小点排列,利用人们眼睛自行把色彩混合,即调色直接诉诸视觉。例如:桃色是用白和红色调成的,但如果把白色和红色摆在一起,不使其混合,观者的眼睛在一定的距离看过去,仍有“桃色”的感觉。画家为了避免在调色盘上调色而造成色彩的混浊,因此尝试以原色小点直接点在画面上,保持色彩本身的纯度和明度,使画面色调鲜明而活泼。新印象派的另一特色是在构图上运用数理的构造,从色彩的细密分割、面全体布局,以至于整体与部分的关系、人物远近大小关连,均依固定比例分割、这亦即他们在绘画上大胆导入希腊有名的“黄金分割比例”。从形态关系上追求韵律的统一,纯然以造型手段表现出一种梦幻的诗的氛围。

所以我们再看《山林风景》时候,不妨可以仔细发掘一下那些斑斓的色彩点。

Elgar Piano Quintet and String Quartet
封面用画Edward Reginald Frampton
               《伊斯特本附近的南唐斯丘陵》

在我看到的所有封面之中,Frampton这张《伊斯特本附近的南唐斯丘陵》是最令人感到心绪平和的。画面所描绘的场景是英格兰南部著名的南唐斯丘陵的午后,画面中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蓝天,白云和巨石,以及南唐斯丘陵那座著名的圆顶山。

与Frampton常见的画作不同——他以宗教题材的画作闻名,并且笔法多类似巴洛克时期作品,不过《伊斯特本附近的南唐斯丘陵》则更类似与印象画派的技法,色彩看上去非常明亮舒服,温和色调的运用可谓是邻人心旷神怡,仿佛身处南唐斯丘陵,望着白云飘过,享受着照耀大地的和煦阳光。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