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下一个弗里德里希·古尔达会是卢卡斯·德贝格吗?

2016-9-13 14:19| 发布者: moyo仔| 查看: 1303| 评论: 0 |原作者: 谢胤杰

简介:卢卡斯·德贝格(Lucas Debargue)这个名字看上去有点陌生,所以我们干脆就先不去说他了,而是讲讲我们熟悉一点的弗里德里希·古尔达老爷。 古尔达大家都知道,他对于演奏巴赫,莫札特,舒伯特,肖邦,德彪西以及 ...

卢卡斯·德贝格(Lucas Debargue)这个名字看上去有点陌生,所以我们干脆就先不去说他了,而是讲讲我们熟悉一点的弗里德里希·古尔达老爷。

古尔达大家都知道,他对于演奏巴赫,莫札特,舒伯特,肖邦,德彪西以及拉威尔也有自己的心得与见解。他曾表示,比较起贝多芬,他觉得自己“和海顿、莫扎特和印象派作曲家心灵上更接近”。所以如果你看到古尔达演奏以上作曲家的唱片或者DVD,请壕——毫不犹豫地把它们收入囊中。

不过如果说古尔达因为和海顿、莫扎特和印象派作曲家心灵上更接近就不一般,那这样的理由未必太过牵强。真正让他不一般的是,他在古典和爵士的跨界。自 1950 年代之后,古尔达开始接触爵士乐,并逐渐产生浓厚的兴趣。1956 年,他在美国新港爵士音乐节演出,随后又到美国爵士之都巴德兰特演奏。他不但写了很多的爵士乐曲,协助创立欧洲爵士交响乐团与即兴音乐学校,后来也开始在自己的演奏会中融合了古典音乐与爵士乐的曲目。后来古尔达在弹奏古典乐曲目时也会带有一些即兴风格,最明显的是他晚年所灌录的莫扎特专辑,他在演奏时使用了大量的装饰音。而爵士乐对他所产生最正面的效果则在于他到 1967 年时开始重新录制的贝多芬奏鸣曲全集,这套全集录音兼备演奏技巧与诠释深度,也成为他在贝多芬演奏成就方面的定评。


不过说实在的,尽管现在钢琴家很多都不会忽视爵士乐的作用——波兰钢琴家齐默尔曼本身就对爵士乐和摇滚音乐有非常深的见解,不过你要说非古典音乐给齐默尔曼带来了多大的启发,可能并不明显。不过齐默尔曼也老了,很多事情,可能还是年轻人比较会玩,譬如王羽佳。有曾经采访过王羽佳的朋友说采访她的时候“就跟玩似的”,不过这原因大概不是“轻松”的意思,而是王羽佳比较有趣,放得开。这也是好事,毕竟采访艺术家的时候对方老是板着脸,你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总是心有戚戚焉,心理素质不过硬的话,还真是没有办法做好采访。难怪有人总是说,采访就像对弈一样,只不过谋求的不是棋盘上的胜利,而是暗中对艺术的探讨和呈现。

说到采访,我最近读了Bertrand Boissard和Ismene Brown两位在柴可夫斯基大赛之后对卢卡斯·德贝格的采访,当中可以窥探到他的学习过程和对音乐的看法。卢卡斯·德贝格学习钢琴的过程简直令人觉得不可理喻:他在10岁的时候听到了莫扎特的第二十一号钢琴协奏曲,然后就不可救药的迷上了音乐;11岁跟老师学了基本功,但是年轻气盛的他却从来不按老师要求的方法练琴,于是老师变成了朋友;他学习钢琴的过程是先听作品,依靠视唱练耳的技巧自己演奏最后再去看谱;16岁为了初恋女友跑到了巴黎,后来一边在超市打工一边练贝斯(没碰过钢琴),20岁才系统性地重新把钢琴练起来;他对俄罗斯作品非常着迷,说自己有“俄罗斯的灵魂”,曾经只靠聆听学会斯克里亚宾、普罗科菲耶夫和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对法国钢琴学派和俄罗斯钢琴学派研究深入,不止把古尔德看作钢琴家,也把他看成是一个哲学家;他把爵士乐看得非常重要,“Thelonious Monk,还有Duke Ellington,Erroll Garner和Peterson。他们是我真正的英雄,比古典钢琴家更好,因为他们笑着,他们不拘礼节,他们笑对死亡。我愿意像他们那样”。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钢琴家,竟然奇迹一般的拿到的柴可夫斯基钢琴大赛的第四名并获得高于名次的赞誉。这样的成就,与他的老师Rena Shereshevskaya不无关系,Rena Shereshevskaya师从苏联钢琴家Lev Vlassenko,Lev Vlassenko是Yakov Flier的学生,而Yakov Flier的老师,就是俄派扛鼎巨头Konstantin Igumnov。Rena Shereshevskaya最大的成就,就是让卢卡斯明白,如果要好好弹琴,他得认真对待这件事情。

于是就有了他在柴可夫斯基钢琴大赛上的惊艳演出,以及在索尼唱片公司发行的首张专辑《斯卡拉蒂、肖邦、李斯特和拉威尔》,其实里面还有一首的舒伯特,是“我个名叫麦兜兜”——f小调音乐瞬间。

斯卡拉蒂的奏鸣曲和拉威尔的夜之幽灵都是卢卡斯的拿手曲目了。卢卡斯自己说是很喜欢斯卡拉蒂,拉威尔的夜之幽灵则在比赛的第二轮(独奏)中弹过,肖邦和李斯特应该是第一次拿出来公开弹了。他的斯卡拉蒂展现了迷醉一般的美感,听起来有点Cool Jazz的气息;肖邦的第四叙事曲弹得温暖,却又隐隐而不发;李斯特和拉威尔简直走向了就是斯卡拉蒂和肖邦的反面,大段大段的黑暗从低音中奔腾而出,我从未听过这样幽暗的夜之幽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