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全世界最好的古典音乐黑胶唱片店

2016-8-19 10:51| 发布者: moyo仔| 查看: 2787| 评论: 0 |原作者: 范登堡

简介:以我这些年走遍万水千山的淘碟经历来判断,全世界最好的古典音乐黑胶唱片店可能是位于柏林Fechner大街3号的霍伦斯坦唱片店和音乐咖啡馆(Horenstein Klassik Schallplatten Cafe)。说起来,这并不是历史最长的唱片 ...
以我这些年走遍万水千山的淘碟经历来判断,全世界最好的古典音乐黑胶唱片店可能是位于柏林Fechner大街3号的霍伦斯坦唱片店和音乐咖啡馆(Horenstein Klassik Schallplatten & Cafe)。说起来,这并不是历史最长的唱片店,维也纳的Teuchtler有七八十年的历史了。论起库存唱片量,霍伦斯坦也只能算是中等规模。超过50万张唱片的店,在维也纳、汉堡和洛杉机,我都见过。这里的唱片也不算便宜,特别是和美国的普林斯顿唱片店没得比。不过把各方面因素综合起来,还是觉得霍伦斯坦最好,主要是因为他的老板沃尔夫·楚博(Wolf Zube)实在是个音乐大行家。

沃尔夫是个笑眯眯的老头,看样子快70岁了,不过精神很健旺,记忆力也很好。上次我去他店里的时候,他还取笑我当年满世界找舒伯特阿佩乔尼奏鸣曲时那个急火火的样子。那已经是2007年的往事了。“这曲子听过大提琴和乐队的改编版吗?很不错。”我只能摇摇头,因为我连听说都没听说过。这就是沃尔夫的本事,他熟悉每一首知名或不知名的作品,说起一些我不知道的作曲家、演奏家,他如数家珍。这并不奇怪,音乐就是他的老本行,他做了一辈子的音乐会记者和音乐评论家,绝大多数我只能在唱片封面上见过的人他都采访过。到了50多岁的时候,他倦了,就开了这家唱片店。不过他现在也还在音乐圈里活跃着呢,前两年还参与了一个室内乐团的组织,就叫霍伦斯坦室内乐团,而且还出了唱片,当然是LP。拥有自己的室内乐团的唱片店,全世界找得出第二家吗?

分别为罕见唱片:美国大提琴家斯塔克在日本JVC唱片公司录制的舒伯特和弗兰克的大提琴奏鸣曲;在资深发烧友圈中享誉甚高的德国小提琴家沃尔夫冈•马什纳演奏的小提琴小品集锦;意大利老一代大提琴大师麦纳迪演奏的巴赫大提琴无伴奏组曲中的一张。

这个店名的来历,当然和指挥家雅沙·霍伦斯坦有关。他和这位福特文格勒前助手、马勒及布鲁克纳的大专家究竟有过什么交际,我没问过。不过显然,在德国的古典音乐圈子里,他熟人很多。在唱片店的墙上的醒目位置,挂着瑞典指挥家布鲁姆斯泰特的签名照片。柏林广播交响乐园的前小提琴首席丰田耕儿(Koji Toyoda)是他的朋友。当丰田告老还乡回日本的时候,把所有的唱片收藏都转让给沃尔夫了。我从中买到了一张很罕见的唱片,美国大提琴家斯塔克在日本JVC录制的舒伯特“阿佩乔尼”奏鸣曲,而且还是内部流行的样本盘。算是我的顶级收藏了。丰田耕儿在国内没什么人知道,在日本却是家喻户晓的小提琴家,是铃木教学法培养出来的两个神童之一。还有一次,我正在店里埋头翻碟,沃尔夫介绍我认识一个老头,费里恰依(Fricsay)时代柏林广播交响乐团的圆号首席。我结结巴巴地试着用德语和费里恰依的手下谈两句,主要想表达一下对柏林广播交响的热爱,以及2008年我在上海的现场音乐会经历。他没听懂,主要也是我没说明白。但是最后我们还是成功地在一起照了张相。老头还拿出一本古老的菲利浦唱片公司60年代的唱片介绍,指了一下他年轻时的英俊形象。这种会谈真是很有历史感,好像老头从唱片中钻出来和我说话一样。这种神奇的经历,只有在霍伦斯坦唱片店才有可能。

进门的墙上展示着黑胶制作过程各工续需要的母带、压片模具等。


沃尔夫的这家唱片店,也可以说成是一个黑胶博物馆。在一进门的墙上,展示着黑胶唱片制作的全过程,从录音母带,到母盘(Master),再到最后刻盘用的模具(Stamper),都有实物,而且竟然连制作黑胶的乙烯原料也展示出来了。这是沃尔夫的得意收藏,是他从一个唱片公司前主管那里得来的。店里除了唱片,还有各个年代的唱机、唱片海报。当然也少不了一对天朗的古董音箱,配上胆机功放,播的是原汁原味的五六十年代的声音。除了这些标准硬件,他店里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唱片配件。比如我就在一堆杂物里发现了小唱片品牌 “音乐厅”(Concert Hall)的标准邮寄唱片盒。别小看这个不起眼的小物件,这可是曾经兴盛一时的目录邮寄唱片公司的见证。这种唱片公司只为自己的会员灌制唱片,并不通过唱片店的渠道进行公开销售。会员通过查阅唱片目录,提交订单,然后唱片公司就用盒子把唱片包好,邮寄到会员手中。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后这种营业模式逐渐消失,现在人们只能通过包装盒这种小物件,才能了解到这段不为人所熟知的唱片发展史。

硕大的天朗古董音响,另加独立高音。旁边的架子上是各式老唱机。


好的唱片店里当然一定要有高质量的、稀有的唱片。在这个互联网2.0时代,收藏类唱片大都在网上交易,绝大多数实体唱片店中只有大路货。但是霍伦斯坦从来不是普通唱片店,顾客永远能在这里找到惊喜。每次去沃尔夫的店里,我都能收获几张真正称得上珍稀的唱片。上次我就收入了一张意大利老一代大提琴宗师麦纳迪(Enrico Mainardi)在ARCHIV录制的巴赫大提琴无伴奏组曲中的一张,第六首。这种片子在易趣网上,一年只能出现一两次,在实体店内现身,机率类似于中大奖。那次还在店里翻到一张马什纳(Wolfgang Maschner)录制的小提琴炫技作品。这也属于在资深黑胶烧友圈子里口碑相传的唱片,非常罕见,我从来没想到过竟然能在唱片店中捡到。

霍伦斯坦唱片店内景。墙上方挂的是瑞典籍指挥家布伦姆斯泰德的签名照片。他曾在1975至1985年指挥东德的德累斯顿国立交响乐团,并于其后带领旧金山交响乐团,获得了国际声誉。


我在霍伦斯坦唱片店收到的最有趣味的收藏,是菲利浦唱片公司于上世纪50年代出版的“心仪”系列唱片(Favorite-Series)。这个系列的封面是由著名平面设计师保罗·胡夫(Paul Huf)主持设计的,全套有50几张。这套系列唱片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封面设计,为当年古典音乐唱片业带来了“比基尼”一样的震撼。看看那个年代的古典音乐唱片封面设计吧,哥伦比亚的封套就是一张蓝纸,DGG好一点,由三种颜色组成的色块,白黄白。有些老古板是不喜欢这么出格的事的,其中一位音乐评论家愤愤地写道,“如果菲利浦认定封面设计在严肃音乐唱片的发行中也会起到重要作用的话,那还不如在封底刊登连载惊险小说,或者纵横字迷,猜中有奖,现金返还。”这个老古板真像是出自大学士倭仁门下,曾在南书房行走。他说的这些话早已随风而去,现在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这五十几张封面。惭愧惭愧,我玩黑胶也有快10年,竟然不知道还有这等好东西。好在沃尔夫同意我从他的私藏中挑选5张,省得我专门买本画册,只为望梅止渴。

平面设计大师保罗·胡夫在50年代为菲利浦唱片公司设计的一系列封面中的5张。

到沃尔夫这个店里的还有一个大好处,就是可以随时请他做版本咨询。一次我请他推荐几种柴科夫斯基钢琴三重奏的版本,他建议我听梅纽因家庭组,还有海顿三重奏团的录音。在店里听了这两张,果然精彩,特别是海顿三重奏团,配合默契,不疾不徐,表达真挚但又不滥情,是令人击节赞叹的好录音。我接着问他,杜普蕾、巴伦伯依姆和祖克曼的那个以色列电台录音如何,老头撇了撇嘴:“他们在自慰(They are masturbating)。”我们俩忍不住都笑起来。这当然是对已故的杜普蕾女士的不恭,但是对于西方的乐评人来说,尖酸刻薄是基本功,这是从肖伯纳那里继承的作风。

也许我应该计划下一次柏林之行了。霍伦斯坦唱片店位于柏林西部,很普通的一个街区,没有慕尼黑大学区那种精致,但让人感到踏踏实实的生活气息。跟沃尔夫扯扯,听听他讲些古典乐坛的掌故,然后到他那些堆积如山的唱片中试着淘出点惊喜,最后蹭他一杯咖啡喝喝,这时说不定又有一个老头推门进来,也许就是我曾在LP封面上见过的哪位。全世界还找得到比这里更魔幻的唱片店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适逢今年(2019年)是黑胶名厂EMT的80周年,除了特别推出多款重新设计的Tondose系列唱头外,在高阶的JSD唱头系列里也有所动作。...

  • 上海音响展第一次从迎春4月改期到了金秋10月,爱威影音的展厅也因为小礼堂得婚宴而搬迁到了花园饭店6楼和锦楠楼,相信这是非常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