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对声音和艺术的极致追求:Avalon盟主的旗舰音箱Tesseract

2016-6-1 15:34| 发布者: ywen| 查看: 5903| 评论: 0 |原作者: 阿毕

简介:产品代理:先声音响 参考价格:$ 350,000美元 最近笔者使用QQ音乐试听某首歌的时候,弹出了一句话“开通付费音乐包享特权,听原汁原味无损音质,享受高品位生活!”笔者看到这句话不禁思考,用手机连个耳机就算是 ...


产品代理:先声音响      参考价格:$ 350,000美元

最近笔者使用QQ音乐试听某首歌的时候,弹出了一句话“开通付费音乐包享特权,听原汁原味无损音质,享受高品位生活!”笔者看到这句话不禁思考,用手机连个耳机就算是听原汁原味无损音质?这就算享受高品位生活么?然而并不是。既然想要听原汁原味的音乐、享受生活,怎能不在家里添置一套音响?

享受高品位生活,当然少不了一套顶级的系统。而今天要推介的,是来自于Avalon盟主的旗舰音箱Tesseract。Tesseract这个词是几何学上的一个名词,意思是四维超正方体,但Avalon的这款超级旗舰音箱为何要以几何学技术名词Tesseract命名?相信只有它的设计师以及厂方才知道了,但是我们也可通过它的外形略窥一二。


参照了隐形战机的外观
Avalon Tesseract的造型非常独特,远看就像隐形战机。是的,据厂方介绍,Tesseract的确参照了隐形战机的外观进行设计,但并不是只是外观需要。隐形战机的多斜面是要漫射雷达波,使得雷达波无法集束传回雷达接收器,达到隐藏的目的。同样地,Avalon厂方考虑到这么大体积的箱体摆放在房间中,从墙壁反射回来的声音音势必会聚焦在音箱上,造成更复杂不可控制的声波反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Avalon采用计算机仿真计算,设计出最适合的斜面切割,如此一来可以把声波投射到音箱箱体的反射影响降到最低。Tesseract音箱表面的斜面切割具有空间声学上的作用,这些切面可以减少从空间回弹到喇叭箱体上的声波,以减少反射而让喇叭“隐形”。此外,很多人不明白顶端为何设计成尖的?那不是作怪,也不是美观,而是功能,从天花板来的反射音经过尖顶以及衔接的斜面,可以充分化解不当的声波反射。

正因为这样独特的外观,Avalon Tesseract的箱体非常难制造,因此厂方将中、高音单元与低音单元分别置于上下两个独立箱体内,一方面减少了制作的难度,同时也能减少两个箱体彼此之间的干扰,更为了搬运的方便。想想这个高220cm、重达375kg庞然大物假若不分成两截的话,怎样运输和摆位调整呢?

极致的低频设计
先来看看Tesseract的下半截。Tesseract一共有4个15英寸低Q值高Bi的低音单元,4个低音单元?明明只看到有2个,还有2个在哪里?原来是藏在音箱内部。Tesseract的4个低音单元,每2个一组呈等压效应排列,也就是一前一后同相运作,让背后2个单元对前面外露的2个单元产生控制作用。


特别的是,一般的等压式音箱都是密闭式设计,但Tesseract却是Isobaric与传输线式设计,反射孔在音箱底部。因为Isobaric需要的是密闭的箱体,如此才能达到等压效应,让背后2个单元对前面外露的2个单元产生控制作用。而传输线式的管道末端却必须是开口,至于两者如何结合,Avalon厂方则并没有透露更加多的信息。Tesseract的传输线式开口设在前面低音单元底下,半隐藏着。这么罕见的混合设计笔者之前并没有见过,这样的设计都能让Avalon研发出来,真是特别。


除此之外,Tesseract的4个15英寸低音单元由内部的功放部分进行驱动,因此需要接电才能工作。低音的功率达到惊人的3200W,分频点设在100Hz,更难得的是采用了AB类的放大,而不是D类功放。特别的是,Tesseract的低频部分是采用电子分音,再交由放大部分进行放大,直接驱动4个单元,而中高音部分却又采用被动分音。虽然Tesseract使用部分的电子分音,但信号输入方式仍采用喇叭线输入,而不是RCA或XLR信号线。而功放输出的信号只负责推动中高音部分,功放的负担可减轻不少。


在音箱背后,提供一个-2dB到+1.0dB的低频增益调节旋钮,分成24段连续可调,用家可以依照自家聆听环境情况而做适度调整。此外还有Extend与Fast Transcient的切换选择,可以让用家选择是要低频更延伸,或速度更快的低频,用家可根据房间的大小、摆放的位置和唱片的类型进行选择。重放黑胶的时候建议选择Fast Transcient,因为黑胶唱片重放时会产生不可闻的极低频信号非常消耗功放的功率,切换到Fast Transcient可让音箱在可闻的频段上发挥得更加出色。


独特的中高音单元
再来看看箱体的上半截,上半截由3个单元组成,包括一只0.78英寸钻石振膜VC高音单元,采用短音圈、Radial磁铁结构。Avalon厂方强调,之所有采用Radial磁铁结构方式,是能够让磁力更加集中,更可大幅缩小在高音单元背后的磁铁体积,能够有效减小声音绕射造成的声音劣化。中音采用4.5英寸陶瓷VC单元,同样采用短音圈、Radial磁铁结构设计。中低音部分采用一只11英寸蜂巢式结构的陶瓷VC中低音单元。Tesseract的单元是由Avalon厂方与长期合作的单元生产商共同开发的,因此每款单元的设计都是独一无二的。


惊人的数据指标
根据厂方提供的资料,笔者看到Tesseract的频宽为16Hz-50kHz,平均阻抗5Ω,最低4.6Ω,灵敏度92.5dB,性能非常优异。最惊人的是16-32Hz没有相位失真,200Hz-50kHz相位偏差也在4.2度与10度之间,而且群体延迟在16Hz时小于1.5 ms,这数据真是太惊人了。当然,这么惊人的规格成就来自几十年来Avalon研发成果的累积。

便捷的开关
值得一提的是,音箱背面上端有一个光感应小窗,只要手掌在那个感应窗背后挥一下,就可以控制音箱的电源开关,并不需要每次都要蹲下来打开或关闭位于音箱下方的电源总开关,非常便捷。

 
音箱背面上端有一个光感应小窗;打开电源后,音箱正面下方的Logo会亮起白色的灯,非常优雅

无可挑剔的声音表现
试听是在香港中环的名声音响进行的,笔者到达时,店员已经开机热身了一段时间。现场搭配的是Jeff Rowland的Corus前级和925单声道后级。笔者进入试音室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庞大的一对音箱,在这个50平方左右的试音室当中,能装得下么?店员笑了一笑,说:“听过你就知道!”先是试听人声片段,选择了Eva Cassidy《Night Bird》专辑,在这套系统的重放下别有一番韵味。歌手演绎时候的各种细节都能清晰分辨到,嘴型也不大不小刚刚好。伴奏和歌手的声音分离度十分之高,就像乐手在舞台后方伴奏、歌手就在舞台中央演唱一样,现场感十足。饱满、自然,同时又带点松弛的声音令人十分陶醉,不忍停下,只想一直听下去,让人欲罢不能。而特别的是,假若坐下的位置并不准确的话,就不会有上述的感受,若找到最准确的听音位置的话,这种感觉就会油然而生,非常过瘾。


Jeff Rowland的Corus前级和925单声道后级

笔者最近很喜欢ECM出品的Gidon Kremer指挥波罗的海室内乐团(Kremerata Baltica),由Giya Kancheli创作的现代作品《Chiaroscuro》用来测试系统。这是一部气势磅礴、动态极大的作品,非常考验功放以及音箱的控制和承受能力,相信这样的作品是难不倒Avalon Tesseract的!录音中低电平的片段,背景宁静、细节丰富,小提琴轻微的声响都尽收耳中,而大动态的部分则摆出了一副非常磅礴的姿态,气势十足,场面十分震撼!就算是各种乐器齐鸣的片段也井井有条、毫不紊乱!Avalon盟主不愧为盟主,这是笔者用这张专辑测试过的系统当中,表现最好的一套!此外,就算是动态极大的片段,也不会感觉到低频量感偏多,而是刚刚好!同时丝毫也感觉不到慢、滞后的感觉,难怪店员这么有信心跟笔者说:“听过你就知道!”而最特别的是,离箱感非常明显,闭上眼睛,完全就像置身于音乐厅当中,感觉不到箱体的存在,就如它的外形一样——隐形战机!

最后换上一张钢琴、小提琴合奏的作品测试中高频的表现。笔者选择了美国演奏家Michelle Makarski与Keith Jarret演绎的《J.S.Bach:Six Sonatas for Violin and Piano》六首巴赫的奏鸣曲,笔者首先体会到的就是高频十分干净,而且背景非常宁静。高频的宽度和延展性都很出色,音色清爽,特别是小提琴声音松香味十足,而钢琴的力度也恰到好处,两位大师精湛的演绎,在这套系统中重放出来,仿佛两人通过乐器在进行对话,很是过瘾。

对声音和艺术的极致追求
Avalon Tesseract是一对前所未有的音箱:采用多斜面设计以减少反射声波对声音的影响、4个15英寸低音单元呈等压效应排列、4个低音单元靠内部的3200W AB类功放进行推动、分音器分为主动与被动分音混合、低音反射结构也是传输线式与Isobaric的混合、各种数据指标非常惊人……这都是Avalon 厂方对声音、对艺术的极致追求,无不展现着大厂的风范。若阁下对这对超级旗舰音箱感兴趣的话,不妨向先声音响咨询和视听。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