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便是良辰美景虚设:普列特涅夫广州独奏会后

2016-1-15 16:56| 发布者: ywen| 查看: 1255| 评论: 0 |原作者: Jeremy

简介:不知道为什么,我手机的输入法总是不认得他的名字,iPad也常常如此。俄罗斯钢琴学派还存不存在的问题,不知道还有没有争论,反正自伟大的斯拉维拉斯托夫·里赫特去世以后,苏联或者俄罗斯钢琴学派,乃至整个钢琴界之 ...


不知道为什么,我手机的输入法总是不认得他的名字,iPad也常常如此。

俄罗斯钢琴学派还存不存在的问题,不知道还有没有争论,反正自伟大的斯拉维拉斯托夫·里赫特去世以后,苏联或者俄罗斯钢琴学派,乃至整个钢琴界之后就已经没有如此顶天立地的大师了。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的就是,自地域来分割的钢琴学派体系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就已经随着全球化的脚步而逐渐分崩离析,钢琴家们的技巧、曲目库和眼界等等方面在提升的同时,也伴随着大量优秀传统的逐渐消失,实际上他们只坚持了一百年多一点。我不会去评论这种现象是否正确或是否合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改变必然是需要代价的,这次钢琴演奏艺术的改变确实牺牲了不少的优良传统,然而这样的牺牲是否可以带来很好的回报?就纵观这二三十年的钢琴艺术而言,暂时还没有出现。


如今要听到这种传统的声音,最便捷的方法就是聆听唱片,又或者亲临真正可以被称为“传人”的钢琴家的现场,这晚普列特涅夫的独奏会,明显就是一例。 
今晚人也是多,我来得迟,坐下刚抽出谱子顺便回了几条微信,灯光便就暗了下来,普列特涅夫缓缓从侧门走了进来,稍微鞠躬,坐下,伸手便来贝多芬《第十钢琴奏鸣曲》。

据我所知,普列特涅夫并没有在唱片中录制过这两首贝多芬奏鸣曲,因此笔者对上半场的曲目有着相当的期待。他只在早期录过少量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如《第十四号钢琴奏鸣曲“月光”》和《第二十一号钢琴奏鸣曲“华尔斯坦”》,风格还不似他封琴之后般深沉厚重,但是之前在网上看他十一年前在莫斯科音乐学院演奏的肖邦《前奏曲》现场录像,已经有着辛弃疾“可怜白发生”的意境。至于他最近的柴可夫斯基和C.P.E巴赫钢琴作品唱片中,这种意境的漫化更加鲜明。
我常常无意识地吟诵迪兰·托马斯的“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夜,迟暮之人应在日暮时分燃烧呐喊”。每次听到像晚年的巴克豪斯和这十年的普列特涅夫,都让我不禁思索我是不是要把“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这句话重译一遍,但转念一想便就哂笑自己实在是想太多,他们一直在燃烧呐喊,虽然看上去不是狂怒般的熊熊大火,而是温婉柔润的烛光,但是烛火的力量并不代表软弱,“你当温柔,却有力量”。


普列特涅夫一下手便让人眉头一皱,《第十钢琴奏鸣曲》的首乐章是快板,但普列特涅夫却把它弹成行板,作品中的趣味几乎被尽数抽去,令人感叹的弱奏、缓慢的速度、绵长的线条、清丽的触键和个性化的分句等等都让这部奏鸣曲充满了迟暮的气息。次乐章的三个变奏则是普列特涅夫开始“玩游戏”的时候,缓慢、精细且变化多端的诠释让这个乐章产生了不易察觉的趣味。第三乐章却又令人疑惑,全然没有谐谑的感觉,弹得沉重了些,但是却有着非一般的音色和乐句处理,以及让人感动的弱奏和踏板的使用。迟暮的色彩在这个乐章中蔓延开去,像是已然超脱,喜怒哀乐无所谓,平静才是最好的选择。我对普列特涅夫在这部作品中的弱奏处理印象深刻,每一个柔情的瞬间都值得被纪念。他对于作品的处理颇为符合伊贡诺夫体系的审美,美学意趣之高令我想起施赫宾娜,后者在苏联唱片文献中为数不多的录音让人深为感动。

《第十七号钢琴奏鸣曲“暴风雨”》可能是大家最为关注的曲目,毕竟这是贝多芬钢琴奏鸣曲中比较著名且也被很多人喜欢的作品,笔者身边的少年在普列特涅夫演奏这部作品时就一直用手比划着指法,估计不少人都在期待所谓“突破”,但笔者想听到则是意趣。不过诚然,普列特涅夫呈现的“暴风雨”可不是莎士比亚笔下那突如其来的凶猛的海上风暴,而是逐渐积聚且连绵的风雨。首乐章的变化对比不能说强烈,毕竟普列特涅夫演奏首乐章的快板也并非惊涛骇雷,而是拍窗风雨而已。这种变化并不强调冲击力和戏剧性,而是强调对更加细致的钢琴演奏艺术探求,这比大开大合式的演奏更为考验钢琴家的功力,必须再说普列特涅夫的弱奏实在太好,每一个弱奏都像是要把人的魂魄从身体里勾出去,而这样的效果必须是建立在合理且富有想象力的分句和独特的审美之上。唯一的瑕疵就是第一个乐句弹得并不太清晰。全场最为惊艳的瞬间,来自于次乐章最后一个小节的弱奏,当中尽是哀叹悲悯之情,也有感情被不断打断的忧郁,但乐句的运行依然是超然脱俗。第三乐章中,清晰透彻的层次和美妙音色都让人叹为观止,突出内声部的弹法有着独特的意趣,录音里面哪会有人这么弹啊。总之借用朋友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该有的都有了”。


下半场的斯克里亚宾《二十四首前奏曲》应当说是最为令人期待的部分了,毕竟我也认为,就斯克里亚宾的《二十四首前奏曲》而言,在世的钢琴家里面应当不会有多少人可以比他弹得更好。他的音色层次丰富,色彩斑斓,听起来有一种水墨般的空灵感,在大厅中凝转而化不开,泛着淡淡的迟暮之气,就像他演奏肖邦的《二十四首前奏曲》一样。二十四首前奏曲下来大概是半个小时左右,比他早年的录音和录像要快了不少,但意境、深度和艺术水平有增无减。不得不说下半场的体验如梦如幻,顶级斯克里亚宾前奏曲要求钢琴家的演奏处理非常细致,有非常丰富的层次和色彩。而这恰恰是伊贡诺夫支系最鲜明的特点之一。
插个花絮,《第十钢琴奏鸣曲》之后,普列特涅夫没有回后台,而是坐在琴凳上等着迟到观众入场,可是E区有几位观众实在太过磨蹭,普列特涅夫干脆趴到钢琴上,一脸古怪地看着那两位观众在走来走去,这样卖萌让我们几个都笑了;然后每弹完一部作品,他都点点头,示意“你们可以鼓掌了”;谢幕时一位俄罗斯女孩向他献花,两人用俄语说了些什么,普列特涅夫轻轻摊了一下手,然后接过花,真是萌萌哒。

返场加演斯克里亚宾的《升c小调练习曲》,普列特涅夫的音色和处理实在是极佳,线条绵长自然,细腻丰富。而后又在加演肖邦的《降D大调夜曲》,美轮美奂,却不知为何隐隐然透露着悲戚的告别之意。不禁让笔者觉得,大概自此之后,便也是无法再见了。

此去经年,便是良辰美景虚设啊!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欣赏DSD等高码率音乐 近些年来,数字音乐(硬件设备和音源)的普及面越来越大,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主要听音对象和方式。存储在硬盘...

  • 10月底的一天,见到一则新闻《还记得被放羊大叔救助的小伙吗?他回来报恩了》。温暖,被感动到。 今年5月那场越野赛的悲剧,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