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支德国乐团在中国演奏“勃拉姆斯全集”

2015-10-9 10:52| 发布者: ywen| 查看: 1292| 评论: 0

简介:10月10日、11日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将在星海音乐厅演出两场音乐会,作为星海音乐厅年度音乐大赏的重磅节目,三千多张音乐会门票全部都会是惠民票价,许多古典乐迷早早已经果断入手,该团是今年秋季出现在广州最 ...
10月10日、11日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将在星海音乐厅演出两场音乐会,作为星海音乐厅年度音乐大赏的重磅节目,三千多张音乐会门票全部都会是惠民票价,许多古典乐迷早早已经果断入手,该团是今年秋季出现在广州最为优秀的世界级交响乐团,被资深观众评价为“没有之一”、“最值得听现场”的交响乐演出。广州作为西德广播交响乐团中国巡演的首站,两场演出凸显此行意义非凡。

此次演奏“勃拉姆斯交响曲+协奏曲全集”可以说是乐团多年来演奏勃拉姆斯经验的成果展示。我们作为第一支德国交响乐团在中国演奏勃拉姆斯全集而感到骄傲!

——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团长Buetow Siegwald


全集式音乐“洗礼”气势不凡
这次中国巡演,西德广播交响乐团排出来的曲目是令人震惊又折服的。他们将演奏德国作曲大师勃拉姆斯(古典音乐界大名鼎鼎的“3B”之一)的交响曲和协奏曲全集,一共八部作品!一支德国一流乐团,将在遥远的中国上演勃拉姆斯的全部交响曲作品和协奏曲作品,这将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音乐壮举。此次曲目安排,是由西德广播交响乐团、巡演经纪公司以及北京国际音乐节音乐总监余隆三方共同商议确定的。这样的选择,无论是乐团、演出策划者还是演出举办方,都要具有极高的信心和远见。这不仅对乐团要有信心,对于音乐会的观众也要有信心。因为在如此短时间内完成勃拉姆斯交响曲与协奏曲全集,这不仅对于指挥和乐团是一次考验,对于观众也是一种难得一遇的体验和挑战。这次能够享受勃拉姆斯交响全集洗礼的将是广州、北京、上海三地的古典乐迷。

西德广播交响乐团的团长Buetow Siegwald表示:“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演奏大量曲目对于每个乐团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在短时间内演奏完勃拉姆斯交响曲全集也是如此。在首席指挥尤卡-佩卡·萨拉斯特的带领下,乐团经常演奏勃拉姆斯与其他作品的混搭曲目,乐团在不同场合演奏勃拉姆斯曲目获得了成功。”

西德广播交响乐团的中国巡演首站是广州,10月10日开始,一连两天在广州星海音乐厅上演勃拉姆斯仅有的四部交响曲。据悉,乐团在中国巡演的第二站是在北京中山音乐堂,届时将会一连四场上演勃拉姆斯四首交响曲和四首协奏曲。这是史无前例的“勃拉姆斯4+4计划”!这将成为本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最重磅的交响音乐制作。西德广播交响乐团第三站将到达上海大剧院,上演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与第四交响曲。对于史上第一支德国乐团在中国演绎勃拉姆斯交响曲+协奏曲全集,广州乐迷这次不仅尝到“头啖汤”,还享受到最实惠的票价——全场5折的惠民票价(180-680元),这毫无悬念成为三地最低票价。

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
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英文名称是The WDR Symphony Orchestra Cologne,它是国际顶尖广播交响乐团,既致力于演绎优秀的现代音乐作品,也传承了对德国交响乐传统作品的深透理解。

乐团总部在德国科隆,是“科隆西德广播公司(WDR)”旗下的交响乐团。二战后,盟军在1947年建立西北德广播电台的交响乐团,当时称为科隆广播交响乐团(Cologne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1990年德国统一,该团更名为“西德广播交响乐团”。

该团以擅长演出20世纪音乐和当代音乐而著称,斯特拉文斯基、贝里奥、亨策、潘德列茨基、齐默尔曼和施托克豪森等当代著名作曲家都为乐团创作过委约作品。乐团曾经与RCA、Orfeo、CPO和Hanssler等唱片公司合作推出过许多出色的录音,其中的佼佼者有君特·旺德指挥的布鲁克纳交响曲全集、加里·贝蒂尼指挥的马勒交响曲全集和鲁道夫·巴尔沙伊指挥的肖斯塔科维奇交响曲全集等,并获得过留声机大奖和德国唱片评论奖。

要想欣赏好这次交响曲全集,观众们最好提前做点功课,例如了解勃拉姆斯的生平、他的音乐特色,最好还要听一下录音。否则,一点前菜、开胃菜也没有,就直接吃这样一道大餐,恐怕容易消化不良。如想现场聆听老师们的赏析,也有好去处,星海音乐厅将在本月召集大家一起来做功课,包括音乐导赏讲座、唱片、书籍分享等等。据说已经有一些资深乐迷、专业人士已经在找总谱了,还有一位指挥家说,除了必看的两场音乐会之外,如果还能看一次排练那就太棒了。

“识货”乐迷心中的神级大师:首席指挥尤卡-佩卡-萨拉斯特
西德广播交响乐团的勃拉姆斯重头戏将由国际指挥大腕——芬兰指挥家尤卡-佩卡-萨拉斯特执棒。萨拉斯特以展现深层次的音乐内涵及对作品宏观掌控的能力,成为当代最杰出的指挥家之一。他先后担任多伦多交响乐团、奥斯陆爱乐的音乐总监、苏格兰室内乐团、芬兰广播交响乐团、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2010-现今)的首席指挥。他曾获得芬兰音乐家的最高荣誉——国家音乐奖。在担任芬兰广播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14年中,萨拉斯特把乐团改造成受到芬兰及全世界乐迷和评论家钦佩的交响乐团,资深乐迷都对萨拉斯特指挥芬兰广播交响乐团的西贝柳斯交响乐全集赞叹不已。

萨拉斯特在1985年首次来中国,如果乐迷们还有印象,2008年萨拉斯特就曾经率领芬兰乐团到访星海音乐厅上演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今年,他将带领德国顶级名团WDR再次访穗,与广州的老朋友及新朋友见面!

指挥萨拉斯特专访
1.说说您和科隆西德交响乐团的合作
答:“过去十年,我和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一直保持密切的合作。2010年我和乐团签订三年首席指挥合约之后,这种关系得到进一步确立。在我到来的第一个乐季,勃拉姆斯、贝多芬、勋伯格、布鲁克纳以及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是音乐会的核心曲目。正是透过这些作曲家,我们建立起对声音和音乐风格的共识。乐团有不同的音乐会系列,譬如有我特别看重的20世纪德国现代音乐。”

2.您是芬兰人,也曾与芬兰的交响乐团有过密切合作。在您看来,芬兰和德国对待音乐的态度有哪些异同?
答:“我认为,德国人和芬兰人都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共识:音乐和历史血脉相连。从西贝柳斯和其他现代作曲家建立的音乐传统中,芬兰人学会欣赏现代音乐,以致于当地的现代作品首演总是有不俗的上座率。德国亦然,音乐体验在这里被庄而重之地视为生命的一部分。例如,一次我和WDR乐团的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演出就是一种有集体意识的体验。在演出完结之后,整个音乐厅笼罩着一种虔诚肃穆的气氛。当时,我马上意识到这些音乐对德国人而言,有与别不同的涵义。”

3.您自上世纪80年代就来到中国演出,近年也多次来华访问,如2008年您来过星海音乐厅指挥芬兰爱乐乐团。您觉得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古典音乐环境有所改变吗?
答:“对,我来过中国演出多次,我觉得现在和30年前相比,中国的音乐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像我曾经在2008 年在中国指挥音乐学院的乐团,团员们的水平就非常高。而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三地的乐迷也很热情。当然,有些演出场所的乐迷会更专业一点,例如星海音乐厅,我的印象就很深刻,我觉得这是中国最好的音乐厅之一。”

4.您这次指挥西德广播交响乐团到中国和韩国巡演,演奏勃拉姆斯的全部交响曲和全部协奏曲,这个是一个很特别的曲目安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对于这个全集的巡演计划,乐团有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准备?
答:“这次巡演曲目的创意是由中国的演出举办单位提出的,我们觉得这个提议很棒。因为我们乐团有着很丰富的演奏勃拉姆斯作品的经验,我们有信心能够演绎好这套全集。我们在安排常规排练之余,还特别在近期安排了一些勃拉姆斯作品的音乐会,作为亚洲巡演的准备。”

5.在国外演奏勃拉姆斯交响曲全集和协奏曲全集,是不是乐团的首次尝试。
答:“不仅在国外,而且在德国我们也没有一次性演出勃拉姆斯全集的经历。虽然我们演绎勃拉姆斯的次数非常多。”

6.请您跟广州的观众分享一下您对勃拉姆斯音乐的体会。
答:“我非常尊敬勃拉姆斯这位作曲大师,在交响曲创作方面是贝多芬的继承者,同时他有着个性化的音乐语言。他在音乐形式方面保持着古典风格,同时又传递出浪漫的音乐信息。现代人内心很复杂,而勃拉姆斯能够同时表现乐观和悲观的情绪,我觉得现代人欣赏勃拉姆斯音乐也会很有体会。”

7.作为首席指挥,您对西德广播交响乐团有什么期待。
答:“我觉得指挥和乐团之间的沟通合作很重要,如何在沟通合作中使指挥的个人性格和乐团性格很好的融合是关键。我期望我跟乐团的合作交流会保持现在的良好状态。我也希望乐团能够进一步拓宽曲目,除了传统各时期的作品,当代作曲家的作品我们也会涉猎,这是我们乐团的一份责任。我还希望通过组织巡演等活动,例如像这次的中国和韩国巡演,能够令乐团的世界知名度得到提升。”

8.您曾经写过一本《指挥家》的书,您是否对于写作很感兴趣。
答:“其实我的职业重点在指挥方面,我很愿意与别人交流有关指挥、音乐的心得,让更多人可以了解关于指挥的方方面面,这也是我写作的原因之一。”
2

路过
1

雷人
1

握手
2

鲜花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 鸡蛋

    匿名

  • 鸡蛋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鲜花

    匿名

  • 握手

    匿名

  • 握手

    匿名

  • 雷人

    匿名

  • 雷人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 路过

    匿名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特别推荐

广告位

图文推荐

  • ▶瓦格纳的歌剧 《崔斯坦与伊索德》 1865年,乐坛上发生了第二件革命性的大事件,瓦格纳的歌剧 《崔斯坦与伊索德》 的首...

  • 上期,易老师把他曾用于录音制作的器材简要地和我们分享了一下,可以说制作人、唱片、音响再到乐迷,这之间有着微妙的关系。本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