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699|回复: 10

将你的音乐削减到一吻——我的爱乐生活

[复制链接]

10

主题

41

帖子

375

积分

骑士

积分
375
发表于 2007-11-1 14: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将你的音乐削减到一吻
——我的爱乐生活


柴科夫斯基·盒式磁带

    我清楚地记得我得到的第一张古典音乐是一盒一元钱低价买下的柴科夫斯基芭蕾舞剧《睡美人》,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准确地说是一九九二年,我记得买下它是在杭州的外文书店,记得这家坐落在西子湖畔的书店曾带给我的记忆的清辉,和它对面被梧桐树叶酝酿成碧透的三联书店。和我同去的还有春雷,陈涌两同学,他们买下了不少廉价的文学书,春雷还以三元五毛的价格买到了福克纳的英文版小说《去吧,摩西》。我还记得我们三个人手里抱着书和磁带从书店里出来,嘴里哼哼地唱起歌来,我们唱的不是什么罗西尼的《塞尔维亚的理发师》Largo al factotum 或者比才《卡门》Pres des remarts de Seville,而是那时最流行的《到哪里去找那么好的人》或者《堕落天使》,三个穷大学生嘹亮的歌声回荡在西湖上空。
    一九九二年,我从来没听过柴科夫斯基,哪怕他的一丁点音乐,如果有的话,只能拿出那首人人皆知的《天鹅湖》。我的同学用一个铁盒子随身听(他们几乎每人都有那么一个)收听调频电台,当时非常热门的西湖之声,经常播放流行的港台歌曲,在寝室里,盥洗室,图书馆,操场,教室,校园的大马路上,随处都可看到像抱着婴儿一样抱着铁盒子的男女同学沉浸在四大天王的歌声里。我有一个红灯牌录音机,那是爸爸奖励考上大学的姐姐,姐姐毕业以后这台裸露出漆帮的录音机就归我,在八个人的寝室里它算是最好的了。那时我疯狂地爱上欧美流行音乐,布鲁斯· 斯普林斯廷,迈克尔·杰克逊,斯蒂夫·旺德,莱昂内尔·里奇,惠特尼·休斯顿,菲尔·柯林斯,以及“批头士”,“威猛”乐队,我借以听英文歌曲来提高英语的听力水平的高尚愿望灌输了不少欧美经典歌曲,后来我发现演唱《答案在风中飘》的歌手迪仑竟是英国的另一个“疯狂的狄兰”诗人狄兰·托马斯的疯狂追随者,连名字都一字不改地拿过来。我那时还静静地坐在图书馆里,不知天高地厚地翻译了博尔赫斯的一个小说和一个随笔,现在书架的最低一层有一本大学时期写的诗歌,用蓝色圆珠笔抄在20×15的稿纸上,其中有一首的题目是《我走向阳光满缀……》,大概是在疯狂地爱上狄兰后所作的急乐章。我发现热爱诗歌和热爱欧美流行歌曲几乎是同步的,它们在我的生活里出现的时间竟然完全吻合,当我从狄兰·托马斯那里退出来,开始平静地朗诵他的同胞伟大的英国诗人特德·休斯时,我已结束了梦幻一样的大学时代,走上了社会。大学毕业并没有给我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因为这个社会不需要喜欢狄兰·托马斯和特德·休斯的家伙,我就去了可以让我站在一张褐色的讲台前滔滔不绝地继续宣讲狄兰·托马斯和特德·休斯的学校。我的不幸是,我不能在讲台前讲诗歌,我得向坐满了六十多个十三四岁孩子教起了ABCD,——想不到在大学里英语通了六级还有一个好处,大模大样地当起英文老师,而且这个职业一直保持到现在——没有被校长发现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想想看,如果那时,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在一个到了黄昏万物都沉寂了下来的学校里,没有了伴我两个春秋的书籍,没有那一盒盒快被磁头磨烂的英文歌曲,我或许会疯掉。

    一九九二年买下来的柴科夫斯基《睡美人》没有被马上我听到,一盒不起眼的旧磁带,它在书架上差点被当作了废物扔掉,因为我那时的头脑是被《乡村路带我回家》,《昨天》,《今夜你是否孤独》等等的英文歌曲旋律所统治的。到了一九九五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拿起蒙上灰尘的《睡美人》,将它放入录音机里,当伦敦交响乐团在著名指挥家皮埃尔·蒙都的指挥棒下奏出第一个音符,那一刻我简直是被人在梦中叫醒了站在阳光底下,而足足有七十多分钟的时间,我的耳朵在精妙的铜管乐器的演奏里游泳。我得承认,让我拿起柴科夫斯基《睡美人》磁带的力量很小很小,它的穿透力很大。如果那一天听到的不是柴科夫斯基,也不是什么《睡美人》的话,我的爱乐第一人或许是别的作曲家,但是热爱古典音乐的那一刻已经到来。大概有一年的时间,我唯一拥有的古典音乐就是这张《睡美人》,我也不是每天必听,它的到来还是羞羞答答的,很多时间我用来听英文歌曲,听那些爱得死去活来的情歌,间歇之余听《睡美人》,好像一条大河穿插在温婉的溪流中间。

    一九九六年的冬天,一个名叫贝多芬的德国人的血液流到了我的血管里,一种很辉煌,很灿烂的血液,它在《命运》,《田园》,《大合唱》里流淌,在《英雄》,《哀格蒙特》,《庄严弥撒曲》里流淌,它流进了中国南方一个青年的血管里。我是在学校的一个同事那里发现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共五盒磁带,我的这个同事刚刚从大学里毕业,他从抽屉里拿出诗歌让我看,天!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就躺在丢满纸,饭票,笔记本的乱七八糟的抽屉里!很快,贝多芬的九歌——连封面都没有拆开就到了我的录音机里。   听完九部交响乐用了二百二十五分钟零三十一秒。其中《第九交响乐大合唱》最长,六十六分零三十三秒!录音机走完了二百二十五分钟零三十一秒,它的黑键啪地自动回跳,所有的声音停止,房间里是“灰色的寂静碎片”(特德·休斯《马群》)。

     从贝多芬开始,我的爱乐闸门打开了,它从巴赫莫扎特那里流出,经过肖邦,门德尔松,勃拉姆斯,舒曼,舒伯特,柏辽兹,德沃夏克,流淌到李斯特,马勒,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科维奇,拉威尔,布鲁克纳,西贝柳斯,然后它又回流了,回到最初的柴科夫斯基那里。我和柴科夫斯基的恋爱是看完了他与冯· 梅克夫人的通信集《我的音乐生活》开始的,而电影《安娜·卡列尼娜》(它的背景音乐是老柴的《第六悲怆交响乐》)是给这场爱恋添加的柴火,有一段时间我把自己想象作列文,想象成沃仑斯基,安娜是命定出现的女人。为了老柴我曾经写过一首诗歌,其中一句:“将你的音乐削减到一吻,/ 是让我的饥渴痛饮的鸠液,还是噤若寒蝉的船歌?”一位曾向我推荐过贝多芬的《哀格蒙特》的朋友说过一句精妙的话:“贝多芬是文学中的歌德,柴科夫斯基是写小说的陀司妥耶夫斯基。”他每次来我家必听两首音乐,《哀格蒙特》和《胡桃夹子》,《哀格蒙特》的总长度是一只香烟从点燃到熄灭所用的时间,当红光在白色的烟头上燃尽时,哀格蒙特也在阴郁的大地上越走越远。听完贝多芬回过头来听柴科夫斯基,好像从神那里回到人身边,贝多芬代表十八世纪的英雄时代,他的理性,他的愤怒,他的争斗,他的思索都是十八世纪的,所以在他身上我们往往发现十八世纪的巨人:卢梭,孟德斯鸠,歌德,他们的理性是全人类的。柴科夫斯基更像是你的一位朋友,他从来不会在你面前掩饰痛苦,他高兴的时候你也高兴,他痛哭的时候你也陪着流泪,你会想到《胡桃夹子》是他临终前一年写的吗?虽然柴科夫斯基留下了许多话题给后人,如他与一位富孀的神交,对勃拉姆斯的不屑,以及不光彩的自绝,他依然是一位最具人性魅力的作曲家,谁又拒绝得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天鹅湖》,《尤金·奥尼尔》,《意大利随想曲》呢?

     二000年之前,我听的古典音乐全部是盒式磁带,大学里听的那台录音机毕业以后又伴随了我两年时间,录音机上面的键坏掉了几个,机盖子经常脱落,放磁带的时候不是磁带卡住,就是轴轮叽叽哑哑地叫,很多人对我说,换一台新的吧。我说,它还能放音乐。有哪一种东西像这台录音机治愈我的壮丽的孤寂,治愈两千多个夜晚闪着寒光的门锁,赦免和等待赦免的石头呢?我对盒式磁带情有独钟,这种长方形的声音匣子好似一本小书随意地拿来拿去,放进卡座,按下播放键,摸了磁粉的褐色带子避开阳光。录音机是那么的小,它就放在书桌上面,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书桌上扔满了播放过和还没有播放的磁带,它们随意地和书放在同一张桌子上,有时候我拿起桌子上的书来读,看了一会又把它放下,我的手指向那一盒磁带,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拿起来,选择A面或者B面,那是一种白中带黄褐色的坚硬的声音,它还没有被打开,它即将放入卡座里,现在它在我手上,岩石一样可靠的密度,浆果一样的多汁甜美。听音乐的人做梦似的在房间里走动,看一场勃拉姆斯的音乐会,他们的回声在离开码头的渡轮中消失。

    现在所有的盒式磁带藏在书架的底层柜子里,这些磁带中,古典音乐磁带一百零三盒,英文歌曲的磁带八十多盒,中文歌曲三十盒,还有就是英语听力磁带,诗歌朗诵带。有一次家里装修,因为是梅雨天气,磁带遭受了一次最严重的灾难,很多磁带被水汽侵蚀,磁粉剥落,那些平时经常听的磁带再也放不出声音了。我觉得很惋惜,好像要好的朋友从你身边消失。我把被雨水侵蚀过的磁带从其它磁带里清理出来,将记载美妙声音的匣子——沉默不语的塞壬,送到遥远遥远的地方,大概那里就是声音的最后归属。我想起卡夫卡在一篇小说《塞壬们的沉默》:“可是,塞壬们有一种比她们的歌声更为可怕的武器,那就是她们的沉默。或许可以想象得到,虽然从未发生过,没准会有什么人逃脱了她们的曼声歌唱,但是绝对逃不了她们的沉默。要想抗拒那种随之产生的横扫一切的傲慢自负,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办得到。” 二000年的冬天,我买了一套B&W音响,随后听CD唱片代替听磁带,盒式磁带从此退出。


B面·舒曼

    当我拿起一张唱片,把它放入唱机里,每天都重复着这个动作,一次又一次地打开它,合上它,像翻阅一本书籍。我清楚地注意到我将很快地忘了它,忘记热情的音乐,当最后的音符在空中消失,我的记忆也随之逝去。我的热情只对它保留一会,我会像一个情人一样地爱它,而我遗弃最美妙的音乐就像抛弃旧情人一样方便——这对它本来就不会造成任何损伤。我的目光滑过这一不会腐坏的实体——音乐,从巴赫身上滑过,从莫扎特身上滑过,从贝多芬勃拉姆斯的身上滑过,我的目光只不过一件微乎其微的表面事件,它既不打扰,也不损坏什么。相反,我是瞬息即逝的,我很快将被巴赫勃拉姆斯从不认识的人群抹去。我关掉唱机,离开有音乐的地方,而黑暗中的唱片虽然看不见,可它却永远独自在那里闪闪发光。

     多年以来,我一直忽视了罗伯特·舒曼的音乐,我忽视它并不是因为舒曼的名字没有进入我的视线里,在我拥有的一百多张古典音乐唱片里,有四张就是舒曼的钢琴作品。它在我的书架上和巴赫莫扎特在一起,也和里尔克普鲁斯特等文学大师的名字在一起。直到某个时刻,我将一张舒曼的钢琴集放入唱机里,这是《C大调幻想曲》,霍洛维兹钢琴演奏——一个舒曼的世界向我打开,这是梦幻的世界,是美和哲理的世界,是文学家的世界,也是脆弱和疯狂的世界。我庆幸没有那么早进入舒曼的世界,在我聆听了莫扎特的雍容、贝多芬的愤怒、肖邦的诗意、柴科夫斯基的多情之后,开始聆听舒曼。舒曼是危险的,因为它美丽,舒曼是妇女的,因为它属于爱情与生活,舒曼是动物的,因为它是一只黑蝴蝶的化身,蛹是它一生的归宿。萨特说:“舒曼的小夜曲终于使我完全信服:我既是深感绝望的创造物,又是早在创世之初就已拯救了该创造物的上帝。”(《词语》)“我把我的苦难看作是达到最后胜利的最可靠的途径;我通过我的卑微看见了未来的荣耀。”萨特那么肯定地说自己是“拯救创造物的上帝”时,他没有否认他也是“深感绝望的创造物”,这是20世纪存在主义者的言说,对于19世纪浪漫主义的罗伯特·舒曼来说,深感绝望是他最大的痛苦,因为他没能使自己成为“那种人”。

     舒曼本质上是一位诗人,一位彻底的浪漫主义诗人。如果说肖邦是一位诗人,那是对他的错误理解。肖邦是一个贵族,一位生活在巴黎没落的波兰后裔,肖邦的音乐是法兰西血统的菠罗涅兹,是死于肺病的夜曲。舒曼是摸索前进的浪漫主义英雄,他看到前面的深渊,而不知自己会下坠,他并不把道路想象成仿佛是一条大海上的路,而是想象成一种声音,在声音结束的深渊前完成优美的纵跃。传记家鲍科莱·切利耶夫在谈道舒曼时说:“他属于那种幻象笼罩的灵魂,易于夭折,因为这样的灵魂拒绝接受时光不能 回转的不完善世界。他实际上是属于不快乐的那种人,他们在寻求无限的过程中不仅用自己的作品,而且用自己的生命和理智去冒险。”在由22首曲目组成的《狂欢节》里,头戴面具、身着彩装的舒曼一定感受到了狂欢人群的热望和激昂,他将昔日的孤单、忧郁和恐怖抖落得干干净净,他仿佛是具有魔毯式的功能,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里飞翔。他时而扮演滑稽的比哀罗(Pierrot),时而跳高昂的圆舞曲(Valse noble un poco maestoso),他在婀娜者(Coquette)里寻找永恒的女性,在斯芬克司(Sphinxes)里出演游戏,他摹仿肖邦(Chopin)和帕格尼尼(Paganini),在狂欢队伍里辨认(Recinnaissance)恋人。舒曼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种感觉,他注意到联想的力量在加深,一种新的力量,从智力的一部分转移到另一部分,从意识迅速跳越到无意识——仿佛它们是倾听中的一种新的力量。
    当罗伯特·舒曼和克拉拉的名字同时和一架钢琴有关时,他们满意于他们手指的所在之处,弹或不弹,而他们共同的呼吸——上升或落下的音符喂养了他们并不认识的一群人。罗伯特·舒曼看见她的手指移动的方式,看见她的手指指向了花丛中的黑蝴蝶——那是美丽、短暂、虚无的化身。
                          
                            你胜过虚无。
                          更确切地说,你更贴近
                            也更清晰。
                            但是你的内部
                          又百分之一百地近似虚空。
                            通过你的飞翔
                            虚无获得了肉体
                            ——布罗茨基《蝴蝶》

    他们共同用音乐的诺言喂养那付躯体,——花丛中的黑蝴蝶。直到恐惧和忧郁症夺去了罗伯特·舒曼的理智,莱茵河水淹没他的肉身。


CD巴赫·女儿

    说来奇怪,当我拥有了音响设备,就很快淡忘了曾经钟爱过卡式录音机,这大概叫娶了媳妇忘了娘。第一张进入这套音响的CD,是由德国小提琴家穆特演奏的维瓦尔蒂小提琴协奏曲《四季》,过去听磁带根本分不出弦和弓的声音,现在一下子清楚了,逼真得几乎摸到。难怪那些在音响设备上一掷千金的人,追求的恐怕就是在房间里浮现一台钢琴或者小提琴吧。我买CD的热情空前高涨,与当初满城找古典音乐磁带一样,在乐清,买到古典音乐相当困难,我每天在新华书店里转悠,希望碰上几张CD带子。在人民路的烧烤一条街上有一家名叫“甲克虫”的音像店,柜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贝多芬,巴赫,莫扎特,肖邦的CD唱片,我高高兴兴地掏钱买下了一大摞唱片。书架上的唱片渐渐多起来,它们不再只是来自乐清的“甲克虫”了,有的来自其他城市,温州,杭州,上海,南京,有几张是音乐杂志的赠送品。现在听唱片太容易了,不需要正襟危坐地坐在音响前面,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听肖邦,扫地时最好放莫扎特的嬉游曲,上厕所也可以啊,来一张帕瓦罗蒂的独唱音乐会。最近我爱上了网络,上几个古典音乐的网站走了一圈,在网上我发现他们从来不用自己的真名,一下子来了一拨自称肖邦莫扎特的人向你说哈罗。我高高兴兴地将一篇音乐随笔贴网站上,没过多久上去看时,一个网友留下话:XXX到底是真名还是笔名啊?
     自从女儿降生之后,我的爱乐生活改变了,享受音乐不再是一个人,让女儿也来爱上听古典音乐,虽然她一天天长大后,“家里出一名钢琴家”的愿望不那么强烈了,我还是坚持每天让她听古典音乐。清晨,一周岁的女儿在巴赫的钢琴里醒来,古尔德弹奏的《协奏曲, BWV 974》,开始的时候,她没有对伟大的巴赫先生露出惊讶或愉快的表情。到了第四天,我走到音响前面时,女儿注意我的动作,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大概知道我接下来的按键动作,巴赫的声音还没有出来,女儿坐在地板上挥舞双手。
    女儿学走路比人家孩子慢,十个月才开始爬,她喜欢在桌子下面,床沿边爬,然后仰起头嘻嘻地对你笑。有一次,她在地板上一直爬到了放音箱的电视柜旁边,音箱里出来的巴赫她充耳不闻,而是对功放里的小绿灯充满了兴趣,她伸出手去摸。我摸到了铁器上冷冰冰的颜色,父亲告诉过我那里是音乐流动的心脏,他叫我不要去碰它,我碰到了,我没有碰到音乐流动的声音,我碰到了冰凉的黑颜色。这是不是说明父亲的眼光有问题呢?在我未出世的时候,他就答应在我三岁生日给我买架钢琴,凭这点,他不会错。可是我的手碰到了一个水的世界,它在音箱和功放下面,父亲平时看不出来,我啊啊地对他叫,他还以为我喜欢听巴赫呢。水世界有一个小水池般大,刚好能淹没那套音响,湖泊里有曼生的野草,虾鱼,树的倒影,我还看到了父亲和母亲放大的结婚照呢。但是有一个问题:父亲为什么把音响放在水里呢?还有,漂在水里的五彩缤纷的唱片!我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只能得出这样的推理:父亲喜欢听交响乐,他每天抱我去听巴赫,他答应在我三岁生日那天给我买钢琴,我从来没有见过钢琴,钢琴是一盆水,如果不是水,它怎么会在同一天的早晨和黄昏流满房间?如果钢琴不是水,父亲会在我愉快地滑入澡盆的同时放上巴赫?钢琴对于我来讲,永远是水,永远与水中的绿色草蔓,与叶子的声音一样。
   巴赫十岁死了父亲,当管风琴的伯父把他送到一个小村子里,在那个宁静的村落里,开始学小提琴。历代竖琴大师的作品摆在教堂里,像吸引饥饿的孩子一样地吸引着巴赫,恰好与他一起学琴的哥哥有这些乐谱的手抄本,却不愿借给他,巴赫只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从睡熟了的哥哥的枕头底下抽出乐谱抄本,于是我们看见了一个匍匐在月光下面连夜抄写乐谱的巴赫,看见了他以前无数无名的音乐曲作者从巴赫身上走出来。就在大功告成的时候,被哥哥发现,他狠狠的揍了巴赫一顿。我把这则乐坛趣闻讲给女儿听,而她在这个年纪上,应该听“小燕子,穿花衣”。
      现在如果有人问我,你还每天花十小时听音乐吗?我觉得那是件奢侈的事。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12个小时外,其余的12个小时,4个小时抱女儿,2小时带她去公园,3小时学走路,0.5小时讲故事,0.5小时做游戏,1小时看书(期间三次被女儿尿尿的叫声打断,),1小时上网,上网的时候边听音乐,我在电脑里放了一张歌剧的咏叹调选段,由于电脑的内存不足,驱动盘不能正常运行,在电脑屏幕上出现非法操作程序请关闭电脑或与经销商联系字样。这一天我一共听了八分四十四秒音乐。   
            
                                                 2002-7-31

221

主题

4765

帖子

2万

积分

光明使者

积分
21889
发表于 2007-11-1 16: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长的文章,先顶后看。。。
喜欢DIY。。。

1

主题

48

帖子

211

积分

侠客

积分
211
发表于 2007-11-3 00: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

1

主题

52

帖子

54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54
发表于 2007-12-5 02: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将音乐扩散到无数个吻

0

主题

79

帖子

331

积分

骑士

积分
331
发表于 2007-12-13 18: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Too  长啊!

40

主题

639

帖子

3340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340
发表于 2007-12-13 21: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建议加精。
好美的音乐历程,令人羡慕的音响生活,难得的美文!!!
十五的月亮十六元!

300

主题

1049

帖子

4447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4447
发表于 2007-12-14 08: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47

主题

1396

帖子

1万

积分

光明使者

积分
14243
发表于 2007-12-18 09: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能有这种心情去领悟音乐中的东西,在现代社会认真不容易啊。楼主是学音乐的吗?
请小心,我是多面手!

0

主题

62

帖子

65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65
发表于 2007-12-27 20: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

0

主题

47

帖子

50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50
发表于 2008-1-18 13: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的美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