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查看: 7287|回复: 12

中国音乐家协会“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惹争议

[复制链接]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发表于 2007-10-22 14: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民网北京10月22日电  (记者文松辉)国内音乐界知名人士19日共聚一堂,“会诊”网络音乐。著名词作家阎肃、中国音协副主席徐沛东等痛批了以《那一夜》、《大连站》、《狼爱上羊》等为代表的网络歌曲低俗化现象,并发起“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倡导网络音乐健康发展”倡议书。

  中国音乐家协会19日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覃志刚,中国音协主席傅庚辰,中国音协副主席徐沛东,以及阎肃、王付林、金兆钧等音乐界知名人士共聚一堂,“会诊”网络音乐。会议现场播放了一些当下风靡网络的歌曲:《大连站》、《那一夜》、《狼爱上羊》、《我是你老公》、《不怕不怕》、《钞票代表我的心》……。

 中国音协副主席徐沛东分析说,“这些歌曲,有的淫言秽语、宣传色情;有的痞话连篇,充斥着语言暴力;而像《那一夜》、《狼爱上羊》等主题空洞,矫情做作;《我是你老公》,《不怕不怕》、《嘻唰唰》则语无伦次、废话连篇;甚至还有一首歌直接叫《放屁》,‘放屁’的字眼多次出现,实在太低俗。”他指出,出现这种恶俗之风,除了网络音乐的“门槛低”之外,另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香香、庞龙等人的一夜成名刺激了网络歌手,纷纷进入,于是泥沙俱下,低俗之风泛滥。不能再任其泛滥,需要采取相应措施加强管理。

 “我今年77岁了,可是象《那一夜》这样低俗、没文化的网络歌曲,就是在西方也很少见。这些低俗的歌曲简直是对音乐、对人心灵的一种亵渎和糟蹋。”著名词作家阎肃说,“象《老鼠爱大米》这样的歌更不该在主流电视上出现。我在报纸、广播、电视上还看到过一些不好的歌曲出现。我现在很为孙辈们担心。他们十来岁,还没有太强的分辨能力,光知道好玩。象《歌唱祖国》这样优秀的歌曲,他们觉得太硬,不喜欢唱,反倒是一些恶搞的网络歌曲,包括恶搞我的作品,很顺口就能唱出,幼小的心灵和灵魂过早的受到污染。真的不能再任由这种恶俗化的风气蔓延下去了。每个成年人都要有责任心,要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下一代负责任。媒体应该把好关,从源头上遏制低俗网络歌曲的传播,并旗帜鲜明地展开批判。应该多宣传优美的歌曲,象江西最近举办的《红歌会》,反响就很好,吸引了很多人看,收视率也很高。”

  中国流行音乐协会秘书长、音乐评论家金兆钧等认为,网络歌曲已成为音乐创作中的一大景象,它内容丰富,也良莠不齐,因此不能一棒子打死,要区分之间的“通俗”、“低俗”、“恶俗”,对通俗的歌曲,应该持有宽容的态度,对于“低俗”、“恶俗”的应坚决抵制。

  与会代表纷纷表示,数字化音乐即将成为未来音乐市场上的主流,综合治理网络歌曲的恶俗之风十分必要。因此,为了进一步加强行业自律,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倡导网络音乐健康发展,树立音乐工作者良好的社会形象,与会代表签定了“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倡议书。倡议书认为,音乐工作者要牢固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自觉抵御不良内容的侵扰,推动网络音乐健康发展,努力创作出优秀的网络音乐作品,创作出更多适合网络传播的优秀歌曲,运用各种形式提高青少年的音乐品位和鉴赏能力。

  据悉,为了引导网络歌曲走上良途,音协明年将举办网络歌曲大赛,目的是用优质的作品占领网络阵地,让低俗的网络歌曲没有生存空间。
“会诊”网络歌曲1.jpg
“会诊”网络歌曲2.jpg
“会诊”网络歌曲3.jpg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2 14: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国音乐家协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网络歌曲:抵制不如竞争
长江商报  新华社转发
王石川(媒体评论员)
  看来,网络歌曲真火了,开始兵临城下了,甚至攻城掠地了。若非如此,主流音乐界何以大动干戈,又何以如此兴师动众、大惊失色?
  10月19日,“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座谈会在京举行,阎肃、谷建芬、徐沛东、李海鹰等音乐界知名人士悉数出席。座谈会号召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净化网络环境。会议上播放了部分网络歌曲的恶俗代表,包括花儿的《嘻唰唰》、郭美美的《不怕不怕》等大热歌曲纷纷入选,刀郎与杨臣刚的多首歌曲更被作为恶俗歌曲代表被点名批评。
  《嘻唰唰》、《老鼠爱大米》,近年来被久为传唱,风靡一时,笔者也是拥趸。至于《不怕不怕》,写的是一个孩子成长的真实心态,比如从怕蟑螂、怕晚上一个人睡觉到敢于勇敢面对。情趣横生,真切动人,不仅丝毫让人感觉不到恶俗,反而有会心一笑之感。但在一些主流音乐界人士看来,这些网络歌曲恶俗不堪,“淫言秽语、宣传色情,痞话连篇,充斥着语言暴力”。事情就是如此吊诡,主流音乐界纷纷讥诮、仇恨和批判的歌曲,在老百姓当中却受热捧。
  当年,《乡恋》被称为“黄色歌曲”,《妹妹找哥泪花流》被认作是“流氓歌曲”,但它们却入选“15首听众最喜欢的歌”。多年过去了,《乡恋》终于被“正名”,被喻为中国内地流行歌曲的“开山之作”。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当然,就事论事地说,若认为网络歌曲恶俗,就首先要搞清楚何谓恶俗?对此,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黄澄清表示,恶俗有三个标准,一个是内容侵犯他人的利益;一个是它侵犯了社会公众的利益,一个是违反国家的法律法规。以《嘻唰唰》、《老鼠爱大米》、《不怕不怕》为例,这些歌曲究竟有无违反法律法规、侵犯他人和社会利益?相信人们自有判断。
  亿万网友是网络歌曲的受众,歌曲恶俗不恶俗,他们最有感受,也最有发言权。如果少数拥有话语权的音乐界人士拍拍脑袋,然后心照不宣地给网络歌曲贴上恶俗的标签,这不仅对网络歌曲的创作人员不公平,对听众也不公平。
  打量网络歌曲,可以发现,也许它们土得掉渣,也许它们比白开水还乏味,甚至就是根本没有煮的自来水,但它们不假大空,不概念化;不貌似崇高,不伪装正确;不僵硬,很鲜活;与地气相接,不悬浮空中……当然,正如网络上良莠不齐一样,网络歌曲的确也有杂草,但是简单地抵制不免粗糙,动辄号令天下百姓挞伐之,这同样是一种语言暴力。如果网络歌曲果如抵制者所称恶俗不堪,料想它们不会长久,何须气咻咻地兴师问罪?不妨让时间考验和检验。
  无论是网络歌曲还是主流界眼中的高雅歌曲,它们都是提供给公众的精神产品。既然如此,与其简单抵制,不如良性竞争。那些才华横溢的主流音乐界人士何不创作出更为百姓喜闻乐见的音乐作品,靠作品说话,靠吸引力说话,而不是靠贴标签、靠“号召抵制”来击败对方。这种傲慢与偏见,不仅会贻人笑柄,也是对音乐的伤害,更是对广大受众智商的轻视。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2 14:26:41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国音乐家协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音乐家别和网友一般见识
南方都市报 2007-10-22

质数
  
  流行和经典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千变万化,流行音乐也是一样。《喜刷刷》这类网络歌曲去年还街知巷闻,今年就基本上只有老人跳扇子舞的时候偶尔听见,没想到居然开始被“联合抵制”了。昨天媒体报道,一众音乐界知名人士在京召开座谈会,“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喜刷刷”等歌曲在点名之列。如果不是抵制的态度特别严肃,用语特别官方,几乎让人怀疑是网络歌手“打救”老歌的自我炒作了。

  雅俗之争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喜刷刷》是俗点,被点名表扬的《吉祥三宝》可能会雅点,但总比不上《蝴蝶夫人》这种通常只能穿西装去听的歌剧雅。雅俗之争虽然没有定论,但音乐之雅俗和睦共处很长时间了,除了当年讨论港台流行歌曲对大陆乐坛的冲击时,有人认为《美酒加咖啡》这类歌曲俗不可耐,需要封杀,“雅”这么大举地进攻“俗”的情形,已经多年不见了。

  可能因为网络歌曲之恶俗还是新鲜的,网络歌典是指诞生于网络、通过网络传播的歌曲,经验告诉我们,要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可是一个更艰苦的工作。网络的恶俗是洪水猛兽,势不可挡,这几乎是一定的,别的不说,看看网友的博客,同样都是日记体的文学作品,有几个能到《狂人日记》的水平,又有几个能媲美《少年维特的烦恼》,不但大部分内容都是恶俗不堪,情情爱爱,柴米油盐,更有甚者,错别字、病句通篇都有,有个做了妈妈的朋友,她的博客不但热情洋溢地记录孩子的意识流语言,更配上孩子早餐后拉屎的照片,大俗大恶莫过于此吧。

  但这样的网络文学也有追捧者,这样的文学作者也有自己的推广渠道,甚至冲入主流,徐静蕾在日记中自称老徐,斗地主的故事也昂然写进了正规出版物。标准多元,尊重个性的社会,就会如此。

  以与会者之见,“广大音乐工作者和网络从业者一定要共同携手”这似乎也并非抵制网络之俗的好办法。网络是无边无际的大海,音乐工作者切不可把精力放在创作网络音乐作品上,除非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的网友。要知道琼瑶也在网上开博客,可目的却不是提高全体网友的情书写作水平,音乐家创作网络歌曲,对提升网络音乐的水平,恐怕更是杯水车薪。

  大不了借鉴网络的推广渠道和创作风格,但音乐家别和网友一般见识。要知道,网络音乐并非主流的音乐产业的生产渠道,音乐工作者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丰富百姓的娱乐生活,提高大家的欣赏水平,这才是正路。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2 14: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国音乐家协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广州日报:“精英们”也该“洗刷刷”
2007年10月22日
日前,多名音乐界知名人士在京举行座谈会,号召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净化网络环境。《喜唰唰》被认为是网络歌曲的恶俗代表,刀郎与杨臣刚的多首歌曲更被点名批评(10月21日新浪网)。

  一股精英的傲慢扑面而来。在“精英们”的眼里,网络歌曲难登大雅之堂。但“精英们”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面临的草根地位。昔时通俗歌曲同样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邓丽君亦被称为靡靡之音。可千山万水毕竟遮不住,如今通俗歌曲已经顶起半边天。而诸多音乐人,也因为通俗音乐赢得了所谓“知名人士”的头衔,更为自己赢得了巨额的物质利益。

  诚然,网络歌曲中有很多问题,但何谓恶俗,何谓高雅?难道所谓的恶俗只出现于网络歌曲中吗?

  精英们表示,广大音乐工作者和网络从业者一定要共同携手,努力创作出更多反映时代精神,形式多样,内容新颖,为广大青少年爱听、爱唱的优秀网络音乐作品。广大青少年到底爱听爱唱什么歌曲,“精英们”到底有多深的研究?事实上,“精英们”抵制的一些歌曲、一些人,在青少年中恰恰很受欢迎。

  或许,这其中还透着利益之争。“精英们”大多为音乐界的既得利益者。网络给众多平民歌手一丝出头的机会,这无疑极大地挑战了“精英们”的权威;而网络歌曲也以自己独特的传播方式,进而威胁到“精英们”的利益。故而,“精英们”坐不住了,以卫道的名义,祭起道德的大棒。

  这些年来,“精英们”在创作上难以让人满意,经典越来越稀缺了。到底是自己高峰期过了,还是过多地钻到功名利禄中去了?也许,《喜唰唰》等网络歌曲应该洗刷刷,但同时,“精英们”的大脑也该“洗刷刷”了。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2 14: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国音乐家协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抵制网络歌曲恶俗迫在眉睫
2007年10月22日
来源:东方网  作者:殷建光
最近,中国音乐家协会在北京召开了一场以“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为主题的座谈会

,徐沛东、阎肃、谷建芬、李海鹰等艺术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当下网络歌曲的种种恶俗之

风,毫不留情面地批评了《老公老婆我爱你》、《老鼠爱大米》、《狼爱上羊》等网络

歌曲,他们还在现场集体签订了一份抵制恶俗网络歌曲的倡议书。(10月21日《北京晨报

》)

  老艺术家的一番苦心让我感动,的确,现在的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泛滥,而且,一些

电视广告也跟风其后,推波助澜,让人痛心。老艺术家阎肃的发说:“我很担心自己的

孙子孙女,他们现在十多岁,很容易接触到这些东西,很顺口就能唱出那些恶搞的网络

歌曲,甚至其中还包括恶搞我的作品。孩子们就是觉得好玩,在分不清好坏的情况下灵

魂就受到了污染,再过30年等到他们成为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时,我很担心这些影响还

会在。”他的话一针见血,指出了当前这些网络歌曲的危害性,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了



  网络为我们表达自己提供了一个十分自由的舞台,但当我们表达自己的时候,我们

应该提炼自己的思想,应该升华自己的感情,应该有一种公民的社会责任感。不能为了

猎取,为了刺激,为了所谓轰动,就无所欲为。这样,网络就不能发展文明,反而会糟

蹋文明,成为文化垃圾大显眼。当前,网络出现的恶搞之风,恶俗歌曲,以及一些丑陋

博客文化,都是缺乏社会文明责任的表现,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

  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繁荣文化市场,增强国际

竞争力。运用高新技术创新文化生产方式,培育新的文化业态,加快构建传输快捷、覆

盖广泛的文化传播体系。”这无疑为网络文化进一步繁荣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然而

,如果当前泛网络文化的丑陋恶俗之风不能刹住,就难以达到“建设和谐文化,培育文

明风尚”的目的,因此,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已经迫在眉睫了。

  为了我们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为了我们青少年健康文明的网络文化环境,我们网

站需要行动起来有意识的抵制这些丑陋的东西,我们的网友创作者更应该提高自己的公

民责任意识,我们艺术家也要创造更多的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网络作品,让健康的网络文

化占领阵地。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2 14: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Re:中国音乐家协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灭了网络歌曲也救不了中国音乐
金羊网 2007-10-22
阙道华
10月19日下午,“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座谈会在中国文联

举行,“阎肃、谷建芬、王付林……等音乐界知名人士会同网络界人士共同为网络音乐

‘会诊’,并在《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倡议书》上签名”

这条新闻在新浪网娱乐首页占了个非常显眼的位置,
中国人民好像谁也没把它当回事,挂了一整天,居然只有3条评论,太过分了。严格来说

只有两条,因为有两条是同一个人发的同一句话,一位IP:122.4.206.* 的网友说:“虽

然网络歌曲不怎样,不过看他们的反应,应该是影响到这些人的腰包了,要不何有此反

应。”

这个评论我先要批评一下,这是没有任何凭据的,而且我听娱乐圈的朋友说,这些老艺

术家其实生活没那么艰苦,基本不会因为活了几首网络歌曲就被迫跳出来保护自己的饭

碗。

不过我也不会指责这位网友如何人品低劣品位不高,因为看习惯了网上说话都是这样,

不需要负多大的责任——就怕遇到较真的死脑筋。比如最近又在鼓捣《梅兰芳》的陈凯

歌,他当年扬言打官司,捧红了胡戈,不知道他们现在关系如何,假如我是胡戈,我过

年过节肯定要提两瓶二锅头去陈导家谢师恩。

一听到《猪之歌》我就会忍不住问候一下香香的家属是否健康快乐,但是,我不会去中

国音乐家协会告状,说要取缔人家在网上发歌的权力,那是人家的自由。网上100首歌里

能找到一首好听的就算中彩,但是我还是坚持垃圾堆里淘宝。其实也是被逼的,如果音

协或者乐评人告诉我,哪首歌好听,我听了果然就是精品,那最好不过。可是经验告诉

我,他们只会推荐黄河泰山长江白杨,所以还得自己满世界去找。

据说有些人都有逆反心理了,凡是音乐家推荐的歌都不听,相反,他们破口大骂的自然

就是流行经典。这个办法简单好用,大部分时候也都准,但是我觉得太偏激了,万一人

家又介绍了一首好听的呢?重庆解放碑美女多,谁也没办法不碰上一个超级难看的。

这个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倡议书,就跟春运在火车站叫大家自觉排队一样毫无意义,我觉

得。没有武警,大家一定会互相踩死。这个倡议书难道打算聘请网络警察来推广?

其实这个倡议根本没法执行。第一,啥叫网络歌曲?歌就是歌,放到网络上就叫网络歌

曲?那歌唱家进了一趟洗手间,是不是也该临时改名叫厕所歌手?第二,啥叫健康高雅

啥叫不健康不高雅,谁来判断。我听个歌,还要你来帮我认证是否高雅?脑子有病吧。

当然,对中国很多部门来说,上面两个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他说啥就是啥,他们就是

标准。好,我们服,那谁说的,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呢。可是问题还没完,就算网上从

此没歌了,中国的音乐就能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做梦!说得咱不听歌就活不下去似的。

这倡议书惟一的价值就是,证明音乐家们写的歌比不过网友,要不他们急啥啊?这就好

比,刘翔没我跑得快,姚明被我盖了帽,啥也别说了,赶紧到小区花园里扒个洞,乘天

黑把自己埋进去,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30

主题

726

帖子

3768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768
发表于 2007-10-22 21: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你有你的权利,专家也有专家的权利。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最公正去堵人家的嘴,那就不好。
认真的看了一下,精英们好像没有太过火的言行,“中国流行音乐协会秘书长、音乐评论家金兆钧等认为,网络歌曲已成为音乐创作中的一大景象,它内容丰富,也良莠不齐,因此不能一棒子打死,要区分之间的“通俗”、“低俗”、“恶俗”,对通俗的歌曲,应该持有宽容的态度,对于“低俗”、“恶俗”的应坚决抵制。”而“评论家”们却是口诛笔伐,咄咄逼人。
一个良好的评论环境很重要。
这不关我事,我是局外人!

2

主题

8

帖子

47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47
发表于 2007-10-23 21:5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辫子满天飞舞,奴才声声不绝,怎么不见有人开座谈会?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4 13: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臣刚回应恶俗之风指责:这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近日,“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座谈会在京举行,阎肃、谷建芬、徐沛东、李海鹰等音乐界知名人士悉数出席。会议上,包括杨臣刚、刀郎在内的一批网络歌手的成名歌曲被点名批评。面对突如其来的横加指责,杨臣刚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极为无奈地说:“谷建芬、徐沛东和李海鹰都是我所敬佩的音乐家,我一直对他们都很尊重,但面对他们的指责,我不得不说:他们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推动网络歌曲健康发展”上,大家就网络歌曲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现象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会人员表示,在十七大召开之际,广大音乐工作者和网络从业者一定要共同携手,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主人翁意识,自觉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净化网络环境,传播先进文化,努力创作出更多反应时代精神,形式多样,内容新颖,为广大青少年爱听、爱唱的优秀网络音乐作品。会议上播放了部分网络歌曲的恶俗代表,包括花儿的《喜刷刷》、郭美美的《不怕不怕》等大热歌曲纷纷入选,杨臣刚与刀郎的多首歌曲更被作为恶俗歌曲代表被点名批评。流行歌手杨坤早前发表的“网络歌曲的泛滥成灾让内地流行音乐倒退15年”的言论被被徐沛东特别提出,表示赞同。同时也有部分网络歌曲被认为是优秀的音乐作品,音乐家阎肃认为《吉祥三宝》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作。


  何谓恶俗,何谓高雅?杨臣刚表示:“当初,我写《老鼠爱大米》时,我尝试用另一种方式去表现年轻人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当时放在网络上都是自发式的,这些歌的走红,开创了网络歌曲的新局面。这与其说是网络的力量,倒不如说是听众的力量,他们就是喜欢那些唱到他们心坎里的歌曲。不是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老鼠爱大米》就是最好的印证。”


  音乐界知名人士表示,广大音乐工作者和网络从业者一定要共同携手,努力创作出更多反应时代精神、形式多样、内容新颖、为广大青少年爱听、爱唱的优秀网络音乐作品。且问,时代精神到底是什么?杨臣刚接着说:“我曾写过被认为俗不可耐的《老鼠爱大米》,同样也写过紧跟形势的《共赴澳运》和《八荣八耻》等歌曲,这些歌曲大多是在网络上首发的,可以说也是地地道道的网络歌曲,但《八荣八耻》严格来说好歹也是革命歌曲,你能说《八荣八耻》是恶俗吗?”


  何谓恶俗?恶俗有三个标准,一个是内容侵犯他人的利益;一个是它侵犯了社会公众的利益,一个是违反国家的法律法规。《老鼠爱大米》这些歌曲究竟有无违反法律法规、侵犯他人和社会利益?相反,《老鼠爱大米》,近年来被久为传唱,风靡一时。杨臣刚强调说:“《老鼠爱大米》走红的时候,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节目组力排众议,让我在全国人民面前演唱了这首歌,这就是大家对这首歌的充分肯定。极富权威的中国金唱片也将网络歌曲列为评选对象,这同样也是对网络歌曲一种国家级的肯定。”


  当年,李谷一《乡恋》被称为“黄色歌曲”,《妹妹找哥泪花流》被认作是“流氓歌曲”,但《乡恋》和《妹妹找哥泪花流》却入选“15首听众最喜欢的歌”。多年过去了,《乡恋》终于被“正名”,被喻为中国内地流行歌曲的“开山之作”。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杨臣刚表示:“好在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网络歌曲对当今流行音乐的促进作用是有目共睹的。我衷心希望老前辈们手下留情,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网络歌曲留有一席之地。一竹竿打一船人,甚至是开历史的倒车,对流行音乐的健康发展,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当然了,对于老前辈们的批评意见,我会虚心接受,并作为自己前进的动力,为流行音乐事业多添一分力!”(福星)
杨臣刚.jpg

109

主题

306

帖子

258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586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5 09: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比低俗音乐更危害人的是什么
深圳商报  文化广场评论员 许石林


    王石川给所谓“主流音乐人”好像出了个难题,鉴于“主流音乐人”开会抵制网络歌曲的低俗,王石川建议他们也创作网络歌曲,用好的、不低俗的取代低俗的,让孩子们有个学习的榜样(见“文化广场”10月22日“场论”版)。

    这不是难为人嘛?人家都已经主流了啦,还创作网络歌曲?人家多年来已经把自己的弦儿牢牢固定在了创作伪歌曲和假崇高歌曲上啦,人家已经不会创作正常的音乐啦,人家都已经掌握着对音乐想开会就开会想抵制就抵制的权力啦,人家咋还会创作网络歌曲嘛?

    网络歌曲招人生气、遭到抵制,说明网络歌曲真成了气候:网络歌曲尽管低俗,有的甚至恶心,但它的确真实,真实地深入到当今文化素质不高的广大网民心中,深入到当今文化素质不高的大众心中,幼稚、胡扯的词儿配上尽管琅琅上口但格调低劣的曲调儿,被大众没大没小地、不分场合地传唱着。这就大大地分解了以往音乐的音乐格局或者说市场占有率。网络歌曲已经从自娱自乐发展到分割别人市场、切割别人利益的地步了,形成文化产业了啦,这咋行呢?这咋能让那些靠创作伪音乐、假音乐、空音乐的人睡得安宁呢?

    网络音乐确实存在着严重的低俗问题,这是来自民间的文艺必然产生的问题,是生长中的问题。在谁比谁更恶心的较量上,网络歌曲确实在创造着许多音乐的新低。但是,网络歌曲的低俗和低俗的网络歌曲对人的危害、对社会的危害,远远不如伪音乐、假音乐对人的危害大。低俗的网络音乐,是靠自己艰苦挣扎、带病生长的,成了些许气候才被嫁接到商业运作上的。它的问题、毛病和危害,很容易被人看见,是明摆着的,是谁想开个会说抵制就可以开会说抵制的。它是需要商业嫁接才能生长的,嫁接是个需要付出代价的事儿。嫁接是劳动,是令人尊重的劳动。

    而伪音乐、假音乐却不需要嫁接这个过程,它直接地强暴、霸占人的视听,它直接浪费社会资源和财产;它在华丽堂皇的外衣掩盖下,运行操作者个人肮脏贪婪的私欲;它以宏大的主题,宣扬着腐朽奢糜的价值;它以吉祥话掩盖空洞和苍白;它以无聊的空洞概念欺辱理性常识;它露骨地现眼而无羞耻之感;它低级地扭曲着文艺的原理;它以貌似进步的名义给社会进步使绊脚……种种危害和丑恶,却极不易被人发现,隐藏在人性的弱点和社会的褶皱里。这是中国礼乐文化传统失范的后遗症,是文化谱系被打散的报应。如果说低俗的网络音乐是生长中的毛病,而伪音乐和假音乐则是消亡中的顽疾;或者说,从低俗的网络歌曲中,可以感受到生长中的混乱,但伪音乐和假音乐,则预示着某种衰败和消亡。

    所谓“主流音乐人”多年来在对社会贡献好音乐方面,不仅失职,而且争相创造性地误导音乐。他们中的许多人和他们的模仿者、徒子徒孙们疯狂地自觉接力,如果说世上假大空的吉祥话、肉麻文字如煤矿和石油一样储量有限的话,他们在疯狂地开采和浪费中,并且以企图垄断的方式用完用尽。在使用社会现有规范的文化元素创作音乐方面,网络音乐是在欠缺和学习中蹒跚前行,样子往往很难看,但它有活力,它的提升和健康发展,有赖于人的文化水平和文艺素养的提高,它当前的毛病比如低俗,自然会脱落在它进步的过程中。

    所谓“主流音乐人”聚会反对低俗,其方法是很可笑的。世上的低俗开个会就能抵制得了的话,那就简单多了。王石川号召他们也写网络歌曲,占领网络阵地,并不是出难题。其实,所有的文艺形式,只有音乐是可以很快用好的作品逼退淘汰劣质的,因此,你说网络歌曲低俗,你用不低俗的音乐来占领网络嘛,开什么会呢?自己的虚伪、假大空毛病深且坚,不可救药,却因为市场份额的减少而开会空喊抵制,有什么用呢?用一句比较低俗的粗话形容:苍蝇落到屁上——扑了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