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查看: 2982|回复: 3

调音=调心:记台湾伟盛音响谢则伟的心路历程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初来乍到

积分
5
发表于 2016-11-10 17: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loria 于 2016-11-10 17:19 编辑




来源:新音响杂志185期/2016/8月刊     原作者:赖英智

其实我与台湾伟盛音响谢则伟也就这几年才认识, 但很快就变成无话不谈的好友,因为他善良正 直、热情又诚恳,笃信佛教的他更多了一份慈 悲心,所以彼此很快就能敞开心门对待。谢则伟曾经在台 湾担任家电行业的业务人员,因缘际会加上自己的热爱, 开始踏上音响之路。与其他电子科班出身的行家不同,谢 则伟坦承设计电路并非他的专长,但他几乎认识所有台湾 的电子加工厂,而这些加工厂又帮几乎全世界所有的 HiEnd 音响厂代工,所以他的工作是“穿针引线”,找到最 好的代工厂推出最超值的音响产品。2007年,谢则伟推 出Logic A-35合并功放,在台湾媒体评测,认为这部非常便宜的机器居然有“日本金嗓子95%的效果”,自此 一炮而红,几乎成为发烧新手必备的名器。直到今天,才 卖三千多人民币的A-35仍是一款高性价比的入门首选, 轻松自然的音乐表现,可为日常生活增添几分音乐聆听乐 趣。Logic A-35可以说是这一操作模式成功的典范,以 最好的设计师、最好的加工厂、最平实的价格完成好听的 音响器材。

后来Logic推出A-35 II与A-35 II进阶版合并功放,另外以Audiopoint品牌推出的DA35合并功放(带耳放与解码)、LS 3/5a 书架音箱、P3与P6电源杂讯消除器等,一路走来,可以发现谢则伟正在转变。这些产品严格上说起来并不算有创意,择善固执的谢则伟却在当中花了很多心血。比如体积与BBC LS3/5a相仿的书架箱,其实与BBC的设计完全无关,取这个编号只是让人增加印象,并愿意拿来与BBC的设计做比较。在广州、上海、厦门、 汕头等多个展会中,很多观众听过这对音箱,都认为它 发出的宽阔声场与庞大能量,已经超过小巧体积的物理限 制。可是谁能知道?谢则伟有段时间差不多日夜不停,对 吸音棉、接头、导线、单元表面的阻尼涂层、箱体谐振等 等每个细节进行研究,他的实验室乱成垃圾堆似的,堆满 各式各样的材料以进行比较。很可惜,愿意掏钱支持这种 认真得像傻子的发烧友不算多,上述产品变成了叫好不叫座。

不过也正是这些研发过程,让谢则伟快速累积了丰富经验,他清楚地知道,只要在导线外面加上某种屏蔽,声音立即有了改变;只要把接插件的电镀材料稍微更换,声音走向也有不同。音箱中填充的吸音材料,有防火泡棉、工业吸音棉、玻璃纤维等,谢则伟几经比较后选择了日本进口的长纤维羊毛,他认为可以带来更温暖宽松的声音。类似的材料挑选,这几年中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为了达到心目中最好的效果,他特别订制保险丝、电源的接插件、RCA插座等,并将所有零件进行真正的-196摄氏度的深冷处理。谢则伟说,他找的代工厂也帮日本古河 代工,但是他使用的镀银材料纯度更高,镀金处理厚度也 更高,加工厂都认为他有点疯狂了。市面上很多深冷处理 只是噱头,因为要达到临界温度并保持48小时稳定,只有大型机械才能做到,而代工厂可不管你只做一千个或者二万个,液态氮的成本都是相同的,所以普遍的深冷处理都是假的,只有谢则伟负责任一定要真的。学习土木建筑出身的谢则伟,认为调音与结构力学有很大关系,不论器材与空间都和反射、震动有关,声波完全是动能的转换,运用工程力学方面的技术使他调音时更得心应手。

除了音响常见的电子与金属材料,谢则伟在研发过程 中还发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例如网络上有人贩卖所谓的量子贴,老实说,所谓的量子力学、量子物理学到现在我仍然搞不明白,这些冠以 量子称谓的产品,当然就更摸不着头绪了。谢则伟找到了类似的材料,性能与效果都更胜一筹,但他却不愿意同样用“量子”来唬拢大家,所以只能简单以杂讯消除贴命名。他在网络上的社交媒体发布这些成果,并把一些使用者的经验分享出来,久了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位调音高手,并奉以“谢博士”的尊称。谢则伟认为,音响中的调音并不 一定要花很多钱,他把日光灯管放在墙角藉以打散驻波, 这些调音法人人可行,所需仅数十元而已。调音的技术并 不神祕,归根究底都有科学的依据,他只不过更懂得利用 一些特殊材料而已。而这些调音道具与材料也不一定非得 用在伟盛音响的器材上,其共性放诸四海皆准。

在大陆代理广西防城港金港影音的曾总要求下,谢博士修改了一部很常见的OPPO 105蓝光机,我们听听看 到底有什么变化。谢博士声明,这部OPPO蓝光机的电源、电路完全照旧,不更换任何电子零件,只有AC电源座换成了谢则伟的新型专利产品,另外一些焊点的锡也重新处理,我们看到的主要变化在电源变压器屏蔽罩以及传动机芯上面粘贴了谢则伟专利的魔力减震垫,在电容上面与导线接头部分粘贴杂音消除贴,机顶盖里面也贴了一大片阻尼材料。此外蓝光机中用了很多镀锡排线,加工容 易成本低,但是音乐性差很多,如果有朋友想委托改机, 他会采用最传统的多芯排线,可作绞线降低肌肤效应。这个魔力减震垫很多试过的朋友都觉得惊喜连连,它可以当作脚垫,也可以放在机器上,更可以粘贴在音箱的表面,现在则用在机器内部。谢博士说,下一步他会在转盘上再贴碳纤维垫并作抗EMl金属镀膜,从转盘数字输出排线也进一步作杂讯及抗EMl处理。谢博士公开了部分材料的来源,包括3M的EMI屏蔽贴纸,在实验室中已经有非常详尽的测试数据,他只是善于结合多种材料,达到音响中所需要的特定效果。谢博士认为,改机与调音不需要 大动干戈,否则怕会失去原有设计原味,他透过一些特殊 航太纳米材料做防干扰/导震处理,反而音质更有升级空 间,更有丰富的品味感观。正如真正好喝的咖啡不需加糖也是甘之如饴,富有果酸的美好风味。一些发烧友使用各 种名贵的角锥、垫板、有时候是过度调音。我看过他帮发烧友调音,在取下一大推角锥,直接让音箱落地后反而声音的平衡度正确了。OPPO的画质原本就不错,调音后画面的稳定性略有提升,声音的进步较明显,现在播放多声道SACD,动态与能量已经具有大家风范,音场的规模感也拉开了一圈。或许是谢博士的调音看来太简单了,没有画符念咒,所以最近被某香港发烧友在网上抨击,说他是神棍!





音响调音之妙存乎一心,未必每个动作,每个材料都能引经据典说个明白,如果这么容易搞清楚,那么复刻西电音响的厂家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如果每次调音都能提出完整科学数据,我们也不需要这么多音响品牌了。法国设计师Yves Bernard André设计的功放与CD机音色美 极、音质飘逸,这应该是共识吧。那位香港玩家大概没见过YBA本人的调音,真的就是在一张白纸上画个高音符号,然后贴在音箱上,看似港产的殭尸电影,很多拥簇 者却信誓旦旦说有效。YBA对中国易经深有研究,他知 道调音有时是在调心,心态摆正了,声音风格也不会偏倚。这里我要为谢博士说几句话,他并没有透过调音来挣得不当利益,更多时候进行调音是和发烧友的互动与交流,只要施者慈悲,受者欢喜,有什么不好呢?那位在网络上不理智、有针对性批评的烧友,也许是你的心态有问题。另一方面,老外的调音即使很无厘头,大多 数人还是认为很“神奇”,数百年来崇洋媚外的习惯使然;而咱们同种中国人的调音即使很厉害,却被会被指责为“神棍”,我们更多人的心态都需要调整。

圣经上说:未见而信的人是有福的。没有人是靠肉眼看见复活的耶稣,全世界数十亿相信耶稣已经再临的人,无一例外都是靠圣灵感动,这就是信仰。信仰,就是坚信,或者说是没有要求的坚信。不管是在荒野独身修道的天主信徒,还是三步一叩到布达拉宫朝圣的藏民,他们守戒行礼不是因为想要实现什么,只是单纯的相信 并尊敬着,你说牧师与喇叭都是神棍吗?不,是你没有 信仰而已!圣经还有另一段故事:耶稣在自己的家乡拿撒勒城里传播天国的福音,这城的人们都感到希奇。他 们说:“这个人从哪里会有这样的智慧和异能呢?他不是穷木匠约瑟的儿子吗?他的母亲不是叫马利亚吗?他的弟弟们不是叫雅各、约西、西门、犹大吗?他的妹妹们不是都住在我们这里吗?那一家子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可他哪里来的这些本事呢?”他们都因耶稣的家世而瞧不起耶稣、厌弃耶稣。耶稣对这一切并不感到意外,他对他们说:“大凡先知,除了本地本家之外,没有不被人尊敬的。

拿撒勒人怀着深刻的门户之见,他们绝不相信他就是基督,他们不相信人们盼望已久的弥赛亚会出自人人熟知的木匠之家。这不是先知的悲哀,要悲哀的是这些 自以为是的人;这不是先知的失败,因为是先入为主的 观念已注定这些人失败。更多的先知拯救不了他们,更多的神迹也改变不了他们。硬了的心起不了感应,填满的心盛不了嘉言,尊敬是双方面的。医生有责任诊治病人,病人也有权拒绝治疗。面对一个不承认有病拒绝就 医的人,神医亦只能束手无策,神迹哪会发生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