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查看: 3322|回复: 6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和城市文化保育-一点感想,未必跟音乐有关

[复制链接]

25

主题

64

帖子

348

积分

骑士

积分
348
发表于 2014-6-20 15: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p10778478.jpg

文/何任远

随着维也纳爱乐协会大厦大门的打开,镜头马上切换到金色大厅的舞台中央。作为全球知名度最大的古典音乐会品牌,网络、电视、广播、录音发行甚至是奥地利外交官僚和旅游部门的各种手脚早已经插进了金色大厅的舞台。到了这个地步,约翰·斯特劳斯家族的音乐倒是次要,反而最重要的是广播公司和某腕表赞助商的受众率,以及奥地利政府的远交近攻策略。当这些复杂的势力在金色大厅上空盘旋纠集的时候,音乐就显得不再单纯了。像巴伦博伊姆这种政客,当然不会放过在92个国家电视直播面前展示自己的“和平”理念,而奥地利政府当然也乐于与这种倡导“和平”的人展开达到某种目的的合作。

是的,每次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直播,我都不再以“音乐”的角度来看待这种演出,而是用欣赏“文化包装”的角度来看音乐会的镜头拍摄、场地布置甚至各种商业与政治植入。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一个很重要的包装,除了鲜花之外,就是直播过程中不断加插的维也纳风光片段,以及舞蹈演员在著名旅游经典进行芭蕾舞表演的片段。这种舞蹈画面插入直播已经是奥地利广播公司几乎半个世纪以来屡试不爽的招数,毕竟在面向92个国家直播的画面中宣传自己国家和首都的风光文化,对旅游业有多么大的帮助啊!

在早几年的时候,我还是非常羡慕维也纳这座城市,能够在一场音乐会的直播过程中插入这么多美不胜收,金碧辉煌的巴洛克和新古典主义宫殿,而且每年选取的地方都不同。然而,在越来越商业化的今天,被最新时尚设计包装的舞者在宫殿内穿梭跳跃,尽管美轮美奂,却没能给人带来深刻的印象,仿佛这座宫殿没有任何历史和人文的气息。观众们不知道这些宏伟高大的建筑背后发生过什么事,与哪些人发生交集。在2014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直播里,除了奢华的Stadtpalais Liechenstein之外,我甚至看不出这座城市在一百年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扮演的核心作用。


p10778482.jpg

正常人的生活在哪里?维也纳本地居民的气息去了哪里?在画面中,这种接地气的维也纳味道早已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则是有钱人的无聊把戏再套上“文化”的嫁妆,其本质与春晚无异。在时尚设计师、唱片公司和瑞士腕表的轮番轰炸下,卡洛斯·克莱伯当年温馨轻松的演绎和富有维也纳小市民特色的音乐氛围已经不会在每年1月1日的金色大厅舞台上演;梅塔和莫斯特在加演曲目的各种小插曲和小玩意,在“名流”和亚太暴发户观众面前,显得无比苍白和笨拙;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音色开始变得死板僵硬,除了用血脉贡张的速度和越来越重口味的敲击乐来煽动气氛外,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精神支柱早已坍塌,其音乐本质和服务维也纳本地市民的精神早已消亡。从这种意义上讲,阿巴多杯葛新年音乐会是正确的选择。


219

主题

4742

帖子

2万

积分

光明使者

积分
21818
发表于 2014-6-20 16: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色大厅商业化了...?

25

主题

64

帖子

348

积分

骑士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14-6-20 16: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tianjian 发表于 2014-6-20 16:22
金色大厅商业化了...?

一直都商业化

219

主题

4742

帖子

2万

积分

光明使者

积分
21818
发表于 2014-6-22 11: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咱国有两三个人在那里开过个唱哦. 中乐队也在那里搞过音乐会........

25

主题

64

帖子

348

积分

骑士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14-6-22 14: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华西都市报:9日上午,政协文艺界别分组讨论时,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与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发言。两位委员就近年来中国演出扎堆“金色大厅”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近年来关于金色大厅的批评声不断,有人甚至说金色大厅已经被改造成了“金钱大厅”。3月9日上午,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举行小组讨论,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和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针对近年来国内歌手及各类乐团纷纷前往奥地利金色大厅演出的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

  宋祖英针对这一现象首先开展“自我批评”:“去金色大厅演出,我确实开了一个坏头!”宋祖英委员呼吁加强国内文化艺术“走出去”的审核,以保障“文化走出去”的水准。宋祖英的言论引起了很大反响。

  “扎堆”走出去 133个团体维也纳“镀金”

  “我国现在很多音乐团体到国外演出,如一窝蜂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都被人当笑话。多年来,都在谈文化走出去,但是到底该怎么走?是个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9日在文艺组讨论时说。

  谭利华说:“我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参赞去年9月对我说,维也纳金色大厅从去年2月到9月,我国去了133个团体,都去‘镀金’。白送票都送不出去了,搭钱都没人看。”

  没人看不要紧,现在乐团走出去又有新招了。“一次走四五个团去金色大厅,一看底下坐得满满当当的,一个团演出时,其他三四个团的演员在底下坐着,这个团演完,下一个团再上去。这就叫自娱自乐。还能录下像来,拿回国内,美其名曰,‘很成功,很热烈’。”谭利华说。

  委员有建议 对出国演出团体要严格审核

  全国政协委员、歌唱家宋祖英说:“这些年来,我也在关注这方面问题。可以说,我国的演出团队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已经成为一种灾难了,不仅造成浪费,对艺术走出去不负责任,还对国家产生负面影响。”

  谭利华说,我国文化走出去实际上成了自娱自乐,不仅烧大钱,而且被人瞧不起,国家应该管一管这个事。

  宋祖英建议,对出国演出的团体要有严格的审核和审批,特别是到国际顶级的艺术殿堂演出。文化走出去,应拿出代表国家水平的演出,面向西方主流观众群体,依托大的经济公司,利用他们的售票和宣传渠道,进行市场化演出。

  综合新华社、《中国青年报》

  场租方说

  金色大厅演出部经理:租场演出有别

  音乐季演出

  2003年,金色大厅演出部经理克劳斯·克莱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色大厅的演出绝对不会标志一个乐团的水平。由于我们对中国民乐团的水准搞不清楚,所以也不可能进行任何的艺术认证,只要交场租并签了合同就能在这里进行演出,只是不能衣冠不整地进入金色大厅而影响金色大厅的形象。”

  奥地利音乐频道负责人也纳指出,靠出租场馆来维持财政平衡是国际上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也纳同时认为,“金钱大厅”的身份,并不会伤害到金色大厅的音乐品质,而国人之所以有一些误解,是因为他们不清楚金色大厅对于音乐季演出和租场演出有着严格的区别。“音乐季的演出由金色大厅制定。这一部分是非常严肃的,来的都是世界一流音乐家。音乐季演出之外的一些空闲档期,金色大厅会对外出租。这一部分演出在维也纳不会引起什么反响。” 据《北京青年报》

  记者观察



  本报记者亲临“金色大厅”——



  砸钱就能演 演出多赠票

  2003年,宋祖英首先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个人演唱会。“那是我个人的一个音乐梦想。那场演唱会得到了各方的肯定,我们的艺术质量是保证的。但这么多年来,我还不知道有那么多团队做这样的演出,对艺术来讲是不负责任,对国家来说是一种浪费,是有负面影响的。”宋祖英在会上说。

  据记者了解,宋祖英是国内一流的歌唱家,她的歌声不仅唱响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还唱到了美国肯尼迪、悉尼歌剧院,伦敦皇家艾尔伯特音乐厅。相比宋祖英,纵观“金色大厅”的“一窝蜂”现象,很多人无非是想去镀层金而已,而失去了“文化走出去”战略的根本意义。尽管宋祖英的艺术水准是顶尖水平,但是如果频繁走出去,没有一个整体性的战略思考,出去多了,外国观众也会从审美新鲜走向审美疲劳,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从这一点看,宋祖英的反思并不是矫情,而是点到了实质。


2010年新春,华西都市报记者曾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现场采访了解到,国内歌手及乐团去金色大厅举办音乐会,一般是通过北京一家中介公司,与奥地利维也纳的文化公司联系。维也纳文化公司再与金色大厅签租用合同。记者曾问过剧场工作人员,需不需要中国的官方手续,对方说,一般不需要,只要给租金就可以。而在金色大厅相当一部分中国歌手的音乐会,500元人民币一张的门票根本就卖不掉,基本靠送,观众基本是当地华人免费捧场。

  华西都市报记者杜恩湖

25

主题

64

帖子

348

积分

骑士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14-6-22 14: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华西都市报:9日上午,政协文艺界别分组讨论时,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与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发言。两位委员就近年来中国演出扎堆“金色大厅”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近年来关于金色大厅的批评声不断,有人甚至说金色大厅已经被改造成了“金钱大厅”。3月9日上午,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举行小组讨论,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和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针对近年来国内歌手及各类乐团纷纷前往奥地利金色大厅演出的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

  宋祖英针对这一现象首先开展“自我批评”:“去金色大厅演出,我确实开了一个坏头!”宋祖英委员呼吁加强国内文化艺术“走出去”的审核,以保障“文化走出去”的水准。宋祖英的言论引起了很大反响。

  “扎堆”走出去 133个团体维也纳“镀金”

  “我国现在很多音乐团体到国外演出,如一窝蜂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都被人当笑话。多年来,都在谈文化走出去,但是到底该怎么走?是个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9日在文艺组讨论时说。

  谭利华说:“我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参赞去年9月对我说,维也纳金色大厅从去年2月到9月,我国去了133个团体,都去‘镀金’。白送票都送不出去了,搭钱都没人看。”

  没人看不要紧,现在乐团走出去又有新招了。“一次走四五个团去金色大厅,一看底下坐得满满当当的,一个团演出时,其他三四个团的演员在底下坐着,这个团演完,下一个团再上去。这就叫自娱自乐。还能录下像来,拿回国内,美其名曰,‘很成功,很热烈’。”谭利华说。

  委员有建议 对出国演出团体要严格审核

  全国政协委员、歌唱家宋祖英说:“这些年来,我也在关注这方面问题。可以说,我国的演出团队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已经成为一种灾难了,不仅造成浪费,对艺术走出去不负责任,还对国家产生负面影响。”

  谭利华说,我国文化走出去实际上成了自娱自乐,不仅烧大钱,而且被人瞧不起,国家应该管一管这个事。

  宋祖英建议,对出国演出的团体要有严格的审核和审批,特别是到国际顶级的艺术殿堂演出。文化走出去,应拿出代表国家水平的演出,面向西方主流观众群体,依托大的经济公司,利用他们的售票和宣传渠道,进行市场化演出。

  综合新华社、《中国青年报》

  场租方说

  金色大厅演出部经理:租场演出有别

  音乐季演出

  2003年,金色大厅演出部经理克劳斯·克莱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色大厅的演出绝对不会标志一个乐团的水平。由于我们对中国民乐团的水准搞不清楚,所以也不可能进行任何的艺术认证,只要交场租并签了合同就能在这里进行演出,只是不能衣冠不整地进入金色大厅而影响金色大厅的形象。”

  奥地利音乐频道负责人也纳指出,靠出租场馆来维持财政平衡是国际上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也纳同时认为,“金钱大厅”的身份,并不会伤害到金色大厅的音乐品质,而国人之所以有一些误解,是因为他们不清楚金色大厅对于音乐季演出和租场演出有着严格的区别。“音乐季的演出由金色大厅制定。这一部分是非常严肃的,来的都是世界一流音乐家。音乐季演出之外的一些空闲档期,金色大厅会对外出租。这一部分演出在维也纳不会引起什么反响。” 据《北京青年报》

  记者观察



  本报记者亲临“金色大厅”——



  砸钱就能演 演出多赠票

  2003年,宋祖英首先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个人演唱会。“那是我个人的一个音乐梦想。那场演唱会得到了各方的肯定,我们的艺术质量是保证的。但这么多年来,我还不知道有那么多团队做这样的演出,对艺术来讲是不负责任,对国家来说是一种浪费,是有负面影响的。”宋祖英在会上说。

  据记者了解,宋祖英是国内一流的歌唱家,她的歌声不仅唱响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还唱到了美国肯尼迪、悉尼歌剧院,伦敦皇家艾尔伯特音乐厅。相比宋祖英,纵观“金色大厅”的“一窝蜂”现象,很多人无非是想去镀层金而已,而失去了“文化走出去”战略的根本意义。尽管宋祖英的艺术水准是顶尖水平,但是如果频繁走出去,没有一个整体性的战略思考,出去多了,外国观众也会从审美新鲜走向审美疲劳,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从这一点看,宋祖英的反思并不是矫情,而是点到了实质。


2010年新春,华西都市报记者曾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现场采访了解到,国内歌手及乐团去金色大厅举办音乐会,一般是通过北京一家中介公司,与奥地利维也纳的文化公司联系。维也纳文化公司再与金色大厅签租用合同。记者曾问过剧场工作人员,需不需要中国的官方手续,对方说,一般不需要,只要给租金就可以。而在金色大厅相当一部分中国歌手的音乐会,500元人民币一张的门票根本就卖不掉,基本靠送,观众基本是当地华人免费捧场。

  华西都市报记者杜恩湖

25

主题

64

帖子

348

积分

骑士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14-6-22 14: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华西都市报:9日上午,政协文艺界别分组讨论时,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与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发言。两位委员就近年来中国演出扎堆“金色大厅”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近年来关于金色大厅的批评声不断,有人甚至说金色大厅已经被改造成了“金钱大厅”。3月9日上午,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举行小组讨论,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和海军政治部文工团团长宋祖英,针对近年来国内歌手及各类乐团纷纷前往奥地利金色大厅演出的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

  宋祖英针对这一现象首先开展“自我批评”:“去金色大厅演出,我确实开了一个坏头!”宋祖英委员呼吁加强国内文化艺术“走出去”的审核,以保障“文化走出去”的水准。宋祖英的言论引起了很大反响。

  “扎堆”走出去 133个团体维也纳“镀金”

  “我国现在很多音乐团体到国外演出,如一窝蜂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都被人当笑话。多年来,都在谈文化走出去,但是到底该怎么走?是个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9日在文艺组讨论时说。

  谭利华说:“我国驻奥地利大使馆文化参赞去年9月对我说,维也纳金色大厅从去年2月到9月,我国去了133个团体,都去‘镀金’。白送票都送不出去了,搭钱都没人看。”

  没人看不要紧,现在乐团走出去又有新招了。“一次走四五个团去金色大厅,一看底下坐得满满当当的,一个团演出时,其他三四个团的演员在底下坐着,这个团演完,下一个团再上去。这就叫自娱自乐。还能录下像来,拿回国内,美其名曰,‘很成功,很热烈’。”谭利华说。

  委员有建议 对出国演出团体要严格审核

  全国政协委员、歌唱家宋祖英说:“这些年来,我也在关注这方面问题。可以说,我国的演出团队去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已经成为一种灾难了,不仅造成浪费,对艺术走出去不负责任,还对国家产生负面影响。”

  谭利华说,我国文化走出去实际上成了自娱自乐,不仅烧大钱,而且被人瞧不起,国家应该管一管这个事。

  宋祖英建议,对出国演出的团体要有严格的审核和审批,特别是到国际顶级的艺术殿堂演出。文化走出去,应拿出代表国家水平的演出,面向西方主流观众群体,依托大的经济公司,利用他们的售票和宣传渠道,进行市场化演出。

  综合新华社、《中国青年报》

  场租方说

  金色大厅演出部经理:租场演出有别

  音乐季演出

  2003年,金色大厅演出部经理克劳斯·克莱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色大厅的演出绝对不会标志一个乐团的水平。由于我们对中国民乐团的水准搞不清楚,所以也不可能进行任何的艺术认证,只要交场租并签了合同就能在这里进行演出,只是不能衣冠不整地进入金色大厅而影响金色大厅的形象。”

  奥地利音乐频道负责人也纳指出,靠出租场馆来维持财政平衡是国际上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也纳同时认为,“金钱大厅”的身份,并不会伤害到金色大厅的音乐品质,而国人之所以有一些误解,是因为他们不清楚金色大厅对于音乐季演出和租场演出有着严格的区别。“音乐季的演出由金色大厅制定。这一部分是非常严肃的,来的都是世界一流音乐家。音乐季演出之外的一些空闲档期,金色大厅会对外出租。这一部分演出在维也纳不会引起什么反响。” 据《北京青年报》

  记者观察



  本报记者亲临“金色大厅”——



  砸钱就能演 演出多赠票

  2003年,宋祖英首先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办个人演唱会。“那是我个人的一个音乐梦想。那场演唱会得到了各方的肯定,我们的艺术质量是保证的。但这么多年来,我还不知道有那么多团队做这样的演出,对艺术来讲是不负责任,对国家来说是一种浪费,是有负面影响的。”宋祖英在会上说。

  据记者了解,宋祖英是国内一流的歌唱家,她的歌声不仅唱响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还唱到了美国肯尼迪、悉尼歌剧院,伦敦皇家艾尔伯特音乐厅。相比宋祖英,纵观“金色大厅”的“一窝蜂”现象,很多人无非是想去镀层金而已,而失去了“文化走出去”战略的根本意义。尽管宋祖英的艺术水准是顶尖水平,但是如果频繁走出去,没有一个整体性的战略思考,出去多了,外国观众也会从审美新鲜走向审美疲劳,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从这一点看,宋祖英的反思并不是矫情,而是点到了实质。


2010年新春,华西都市报记者曾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现场采访了解到,国内歌手及乐团去金色大厅举办音乐会,一般是通过北京一家中介公司,与奥地利维也纳的文化公司联系。维也纳文化公司再与金色大厅签租用合同。记者曾问过剧场工作人员,需不需要中国的官方手续,对方说,一般不需要,只要给租金就可以。而在金色大厅相当一部分中国歌手的音乐会,500元人民币一张的门票根本就卖不掉,基本靠送,观众基本是当地华人免费捧场。

  华西都市报记者杜恩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