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查看: 3968|回复: 2

回响 —— 德慕斯独奏会的心灵之旅

[复制链接]

39

主题

179

帖子

686

积分

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686
QQ
发表于 2014-6-17 11: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前言
        笔者之前作为工作人员参加广州影音展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视听前线》杂志的展区是与卓艺音响的展区在同一间房间,卓艺音响的销售总监谢汇泉先生是一名见多识广且十分亲切的人,不仅允许我们用他布展的名贵音响放我们自己唱片,还经常跟我们谈天说地,甚至还指点了我咏春拳的发力方式。

        那天笔者带了一张艾丽莎·维勒斯因坦与巴伦博伊姆合作的《埃尔加和卡特大提琴协奏曲》唱片去听,原本很多闻声而来的发烧友一听到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的旋律转头就走。后来汇泉兄回来,换了一张爆棚录音精选《Tutti》,整个展区马上又聚集了不少发烧友。见我略显疑惑        和无奈的神色,汇泉兄也只能无奈地说:“你放的那些东西,他们不懂啊!”

        虽然说听音乐是为了娱乐,可是单纯浮于对音响效果的冲击就如同看电影只专注于视觉效果而无视剧本的重要性。问题在于这种媚俗的欣赏态度已经是充斥整个圈子,很多发烧友在发烧之余根本无暇顾及音乐背后的意义,木心说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是“对人生的大判大断”,可是又有多少人在聆听定音鼓的重击时想过这个问题呢?

        无知者无畏,无畏者则不谦恭,不谦恭则不思考,而不思考更导致更深层次的无知。原因在与这个时代的审美,速度和效率早就把思考挤压得毫无空间,这就是大机器和大信息时代为这个世界带来的审美灾难。并不是说世界需要回到前工业时代才能找到思考的空间,而是人类需要警惕如何才免于沦为机器的命运:聆听者不能成为聆听的机器,演奏者也不能成为演奏的机器。

        《机动战士UC》中,主角巴纳吉驾驶的独角兽高达被称为“可能性之兽”,但现实之中机器是没有办法产生可能性的,真正的“可能性之兽”是人类本身,可是,人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认识你自己呢?

独奏会前
        德慕斯来中国,已经不是几天前的事情了。早在5月17日,老爷爷已经在武汉大剧院开了一场音乐会,而在5月18日到6月4日的这半个月时间里,老爷爷则为达人艺典公司录制了两张CD:一张是为女高音李晶晶的伴奏,另一张则是独奏,演奏巴赫、莫扎特、贝多芬和舒曼的作品。而6月4日在香港的独奏会之后,德慕斯马不停蹄地赶到广州,休息了一天之后,又要在星海音乐厅开独奏会。

        这场音乐会开票相当早,笔者几乎是在半年前就买到了这场音乐会的门票,因而也有充足的时间与朋友约定音乐会前吃饭的地方和从国外购得一些珍稀的唱片,比如德慕斯于1955年在西敏寺公司录制的《歌德堡变奏曲》。

        笔者在19时50分入场,已经见到观众席几乎是座无虚席,笔者的位置在E区3排17号位,在音乐厅侧面算是靠近中间的位置,音响效果比较好。20时03分,舞台侧门打开,德慕斯徐徐走出,向观众鞠躬致意,随后坐在了贝森朵夫琴的前面。

        一下手,便是舒伯特。
舒伯特
        开场曲选来《降b大调即兴曲》第三首(D.935No.3)。这首即兴曲是舒伯特取《罗莎蒙德》的一段旋律进行5段的即兴变奏。整体上来说,德慕斯在演奏这部作品的时候节制而内敛,没有太多的对比和层次,很多的力度标记都没有弹出来。笔者个人认为,第二变奏弹得是过于内敛了;第四变奏倒是符合德慕斯本人的气质——一位沉思的老者;至于第五变奏,笔者还是觉得可以自由一些,以便与尾声缓慢的广板产生对比的效果。但是令笔者所惊叹的是德慕斯那清澈如水的音色,在演奏D.935主题的时候笔者被这琴声彻底吸引住,差点忘了自己还带着谱子。能在现场听到这种音色,这对很多广州的乐迷来说简直就是天赐之物。

        演奏完之后,德慕斯起身鞠躬返回后台稍作休息,顺便留出时间让迟到的观众入场。他也必须休息,毕竟接下来就是舒伯特的《降B大调第二十一号钢琴奏鸣曲》(D.960)。

        德慕斯把他纯净的音色、节制内敛的演奏风格带到了这部钢琴奏鸣曲中,他并不倾尽感情去演奏音乐,对于感情的严格把控体现在每一个小节上。在第一乐章中,他几乎没有自由速度,力度也稍显单调;在织体庞大的第一乐章之后,德慕斯暴露了他最近的疲态,二三乐章中多多少少有些处理失当的地方,第三乐章的部分装饰音也有些不清晰,第四乐章尾声转入Presto之后德慕斯基本上是咬着牙把这个部分弹完的,但已经能很清晰听到因为疲惫他有些小节已经弹不出了,技巧的退化使得最后这部分就像一只与疲劳搏斗奋力腾飞的鸟,想展翅高飞可怜有心无力。

        对于这种内敛节制的舒伯特,我猜想这样的弹法是饶有深意的。这两部作品都有着“回响”的部分——实际上下半场的《歌德堡变奏曲》也有此意味——D.935最后的广板和D.960最后的慢板。回响实际上就等于是感情的升华,也是对过去的致敬,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德穆斯给我的感觉,是意图在最后收尾带出这种感觉,但遗憾的是碍于身体疲劳,这种深意没有体现出来。
巴赫·歌德堡变奏曲
        老实说,等了半年,等的就是这个。

        自从去年伊斯拉曼音乐学院的某教授在星海音乐学院弹了个“酒吧味”十足的《歌德堡变奏曲》之后,提起这次广州首演笔者都是气得不打一处来,细节的处理太过于随意,分句乱七八糟……有种从教堂的宏伟穹顶穿越到大排档的遮雨棚的即时感。

        抛开那次失败的首演不谈,自从图蕾克之后,尽管也有不少歌德堡录音面世,不过在笔者看来,除了天才和知命之人以外,就没有人能弹好这部作品了。因为这部作品的“催眠之术”实质不过是其深厚哲学宝藏的保护外衣,内有何物,全凭探索。

        说回德慕斯。笔者始终认为,对于巴赫的键盘作品,应该带着浓重的巴赫气息,这体现在分句的方式、呼吸的控制、踏板的运用和左右手的调节等方面。但是德慕斯做得并不算太出色,他把巴赫演奏得过于浪漫,在某些地方突然加速和加力,但体力不足导致他随后的一些小节处理失当;装饰音模糊不清;一些段落则显得太过粘稠,比如第五变奏第17到19小节的左手部分。可能整个下半场来说,最好的只有两个Aria。
        至于失望,倒也没有,毕竟知道他太累。

        谢幕数次,返场曲目是D.935 No.2以及《致爱丽丝》,不得不说其清澈的音色演奏《致爱丽丝》简直一绝,听完之后有恍若隔世之感。

        音乐会之后的签名,来了很多人,德慕斯顶住疲惫,一张张签完,他说那套舒曼全集是他最喜欢的,看见他给阿美玲伴奏的唱片时不住地说“She is wonderful.”看见笔者递上的1955年版《歌德堡变奏曲》,他更是眼前一亮……签完名之后,德慕斯已经累到不能站立,最后在搀扶之中上车回去休息。

后记
        写到这里的时候看到钢琴家孔嘉宁的一条微博:

        “从昨晚的海廷克莫40的所有反复到国内各位乐迷提到德慕斯960和歌德堡的不反复,可以引申出这么多种不同的解读~从一个侧面折射出musical interpretation的无穷可能性~ 焦点恰恰就是‘how it was done’不是‘what was done’.”
        这应该能解释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前言。

        Music interpretation的可能性,在于对音乐本真的探索,并通过不同的演绎手段反映出来,这与录音方式以及录音质量是毫无关系的。单纯对声音的欣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声音的分析,然后思考他为什么要这样演奏。这种思考在聆听音乐中是相当必要的,因为如果不思考,就没有办法知道风格,不知道风格,那么人们就会认为所有演奏都是一样的,哪怕在很多方面有着极为鲜明的差异。既然是一样的,那就没有思考的必要。人不思考,那就与机器无异了。

        所以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现代的音乐创作总有庸俗化的倾向,这与风格无关,而是市场化的创作模式不需要需要思考的创作,写歌的随随便便搞几个和弦组合,填词的为了押韵不理会逻辑,演奏者一天到晚玩着炫技过日子……实际上到底有多少人想过,为什么整整一个世纪前的录音,其在有着顶尖技术水平的同时,也有着极高的艺术内涵?

        有人一定会反驳:“我听音乐就是为了娱乐,你不服来咬我啊!”

        音乐并不是给人娱乐,音乐是给人快乐,然而真正的快乐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既然你认为娱乐就是快乐,那就随你去罢。




@謝胤杰Jeremy_Xie

219

主题

4742

帖子

2万

积分

光明使者

积分
21818
发表于 2014-6-17 11: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音乐非得这么严肃吗?  .....

32

主题

545

帖子

2806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2806
发表于 2014-6-17 15: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用心的音乐会听评,不得不点大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