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04|回复: 0

《心中的玫瑰》 于红梅.二胡与电影主题 RMCD-1039

[复制链接]

289

主题

1025

帖子

4388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4388
发表于 2011-9-2 15: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代碼 : RMCD-1039
標題 : 心中的玫瑰
副標題 : 于红梅.二胡与电影主题
艺术家 : 于紅梅
制作人 : 葉雲川
录音师 : 李大康

曾经熟稔,馨香如斯。
当这种气味穿越时间的迷雾,宛如一个尘封太久的诺言,热热地滑过耳畔。
这一朵记忆深处的玫瑰,在暗夜以曾经熟悉的姿态,静静绽放。
心底那段绯色的梦,也这样热热地活了起来。
几十年的时光,一击即中。
一丝一弦,穿起了岁月。过往的那些影像,褪色也好,还原也好,今天看来,也许觉得用力太多,也许生硬一如曾经的青涩年纪,何如心底旧梦,活活地漾在心底那一汪水中,明艳,芬芳。
从唐朝时的奚琴,到宋朝时的嵇琴,二胡这种最接近人声的中国民族乐器,在十几个世纪里,抑扬顿挫着中国人的喜怒嗔乐。二胡的琴声中,有那么多表情:哀婉缠绵、艳若桃李、奔涌迂回、刚烈昂扬;二胡的琴声中,有那么多故事:映过二泉的月光,流淌过凄切的江河水,也奔跑过激越的赛马。这细细的一握丝弦,拉出了中国味的千古情愁。
于红梅,这个被誉为“二胡女神”的美丽女子,是第一个在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成功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的华人民族器乐演奏家,也是首位获得Indie Awards“世界独立唱片大奖”之“最佳世界民族音乐奖”的华人艺术家。弦未起时,她端坐如琴,一袭白裙娴静绝尘;运弓之时,一舞琴器动四方,那种光华迸发的美震慑人心,亦柔,亦刚,亦解语,亦荡气回肠。这一次,音乐制作人叶云川与于红梅选择了中国电影音乐题材,用二胡琴声的表情和故事,表达那些光影为证的黑白青春。
严格来说,二胡与电影主题的完整意义结合,作为高品质唱片呈现于世还是第一次。其实,电影音乐尤其是电影歌曲,是非常适于用二胡这种具有深刻言说功能的乐器来表现的。我们常说二胡婉转如诉,那种有时低回有时激昂的表情音色,将这些曾经镶满熟悉歌词的旋律细腻演来,在云淡风轻之间,却有着直抵人心的力量。
专辑精选中国最优美的经典电影音乐,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渔光曲》开始,横跨近八十年中国电影史,沙里淘金,甄选出极致动听的电影旋律:《雁南飞》的殷殷盼望,《葬心》的哀婉凄切;《草原之夜》的开阔明朗,《洗衣歌》的欢乐奔放;《花样年华》的欲语还休,《冰山上的雪莲》的刻骨深情,《儿童电影组曲》的稚拙童心……在于红梅那柄仿佛倾注了生命的二胡如诉演绎下,一幕幕纯美如斯的影像时光撩人重现。
专辑编配突破惯常的二胡独奏曲模式,以大音乐概念重构每首经典乐曲的表意空间。不但二胡演绎琴人合一,更有一众民乐国手呼应唱答;爱乐、国交二十四人弦乐群则铺衬出具有强大包容力的温暖气场。
《情深谊长》中宏大弦乐勾画出翻涌天际的五彩云霞;
《冰山上的雪莲》则以充满西域风情的热瓦甫和手鼓合奏出热烈舞步;
《葬心》中箫与小提琴陪伴二胡交织互诉,其情凄切感人至深;
《洗衣歌》将《仓央嘉措情歌》巧妙地糅合其中,为后部的欢快节奏蓄势发力,大地拓展了乐曲的想象空间;
融合了《送别》、《小燕子》、《红星照我去战斗》三首儿童电影歌曲的《儿童电影组曲》,无需花哨的编曲手法,只这一柄串起纯真回忆的朴素二胡,便将时光瞬间拉回到三十年前的青翠童年。
专辑录音特邀亚洲录音大师李小沛操刀,于亚洲最大录音棚——中国中央电视台480平米录音棚精湛录制,真挚重现心灵悸动的每个细节。与代表欧洲顶尖后期制作水准的德国老虎鱼录音公司,携手完成本张专辑的全程后期制作和母版制造,也最大程度地保有了精细如发的声响细节之美。
玫瑰不凋,娇艳如昨。
青山也老,唯有光影留证。那些在黑白或彩色屏幕上鲜活过的笑颜,那些曾令我们误以为会永远的热血瞬间,那些我们贪心地收藏以为不会褪色的人生百幕,是否都在生命的旅途中随风而逝?又是否能在这偶尔回望的瞬间,听见风儿唱起昨天的歌谣?
心中的玫瑰.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