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查看: 4029|回复: 4

关老师的文章{转帖}

[复制链接]

9

主题

66

帖子

309

积分

骑士

积分
309
发表于 2009-1-24 23: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老师的文章

发烧友的一个特点就是爱与同道中人争论。话题多多,争论不休,大家便各自努力改善自己主张的系统。除了满足自己之外,大约有百分之八十的发烧友,其实往往是为了在朋友面前,维护自家的尊严和本门派的地位。好在发烧友多数是坦诚谦虚的,知道向真理和事实屈服只会使自己功力进步,所以一番争论之后,取长补短,大家欢喜,也促进了音响店的生意,包括二手店。发烧友常说有人赞、有人弹才有学趣,诚哉!
  对于刚入道的朋友来说,初初听到各位前辈争论得口沫横飞,却不知其所云,此乐趣则大打折扣。我想,应该选一时机,为初哥介绍一点高级音响的话题。值此《发烧音响》十周年之际,粗粗算来,正巧有十个永恒话题,就此奉献给发烧友们,以为助兴。

  古董、新机

  所谓古董,好听一点便叫做名器,指的主要是:以Marantz,Mcintosh为代表的美国五十至六十年代名牌的胆机。以Quad为代表的英国胆机。七十年代以来,Mark Levinson为代表的美国车房精品式晶体机;以3/5A为代表的英国BBC监听喇叭。
当然,其他可算古董名器的,如早期的屏风喇叭、精品LP唱盘、唱臂等等,也为数不少,但终究得不到普通公认。
这些古董为什么成为话题?初哥往往迷惑不解。因为在音响圈以外,人们早已习惯地认为,“科技一天天进步”,永远是新的胜过旧的,毋庸质疑。试想,如果你有位邻居,放着二十九寸画王彩电不用,专找十二寸黑白电视来看;或放着煤气灶不用,偏要烧柴煮饭,此人是不是应该送去看医生?
  高级器材是一个仅有的例外。
  请注意,并不是世界一反常态,由喜新厌旧变为越老越好,任什么旧音响器材都成了宝。
不是这样。
  这几十年来,音响产品生产了何止万千,能成为古旧名器的,只有那么几种。
  那些老玩家搜集和议论品评的,也正是这些。
  细想一下,它们之所以能成为名器,共同的原因是:
  设计者眼光独到和品味高雅,影响了一个时代的风气,令人回味仰慕;制作精良,不惜工本,体现了当年最高的工艺水平,五十年不变,可靠耐用,是一件传世之物。生产量适中,版本众多,成色不一,有考据价值。
  再加上一些天时地利的运气,这些古董获得公认之后,拥有者除了仍然可以用它们听音乐之外,额外地还得到收藏名人字画、古玩般的乐趣,提高自家品味声望,甚至还可以用来保值,名器的地位焉有不高之理?
  名器稀少,拥有者非富即贵,普通初哥少有机会听到。许多人私下总有疑问,名器真的那么伟大吗?设若如此,那么音响器材之设计和制造岂不是没有进步可言?
  对于第一个疑问,如果指的是名器的声音水准,以我听过的一些为例(如Marantz 2、7、8B、Mark Levinson ML-1、ML-2等)真是非常出色,调理正常时与当今名机基本上在同一水准,而且额外有一些优点,就是一般都更潇洒玲珑,声音富有音乐感,弹性好。也许是数十年在高手手里磨炼,煲到妙境吧。要指出,在噪音和动态方面,也许有些小毛病,如果你是识玩古董的,自应有这个胸怀容忍。
那么,音响设计果真没有进步?
  如果你对艺术发展史有了解,这个问题便不难解释了。想想看,罗丹之后,谁还能在写实主意的雕塑方面有作为?毕加索之后,还能有毕加索第二吗?
  如果承认音响设计的极致,是一种音响美学指引下的艺术境界,那么必须意识到,这个境界(对胆机而言在六十年代,对晶体机而言在七十年代,对书架音箱而言在七十年代)确已被那几位大师达到了和实现了。
  那是一个艺术与技术和谐、感觉与理念平衡的境界,精深微妙,只可意会,只有靠悟性才能达到。
  在这个黄金时代之后,有的只是商业上的巧妙包装和推广普及了。
  即使Mark本人也未能再创更高境界,遑论其他。
  今天,想要再突破古旧名器的成就,只有极少数悟性极高、淡泊名利、坚忍自信的厂牌才有希望做到。它们将是十年、二十年后大家追寻的对象。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呢?且看历史吧。
  最后,在结束这个话题时,我还要给工薪发烧友再一次建议;收藏一对状态优良的3/5A吧,这就是人人都买得起的名器。

  灯胆、晶体

  这又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有趣的是,灯胆机好还是晶体机好这个争论,越是初哥越爱争论,而真正道行高深的老玩家却渐渐脱离这种争论了。
  所谓“致身须向极高处,举目还多再上人”,到得此地步,便有点镜花水月的味道,诸缘顿息了。
  事实上,灯胆与晶体之争,本质上是一个“什么是靓声”之争,也就是“声音还原的标准是什么”这个问题。
  要想真正认识这个问题,便须回顾一下历史,探讨一下“音频放大器发展史”。
  今天,经过历史的经验教训,世界上一些真正对高级音响有领悟的设计者(包括我们的关氏)已经非常坚定和明确得出结论:
就扩音机而言,对现场音乐的重现能力(所谓音乐感)与频宽、功率和谐波失真这三大电气测试指标没有固定的比率关系。
  就是说,一部扩音机是否靓声,与它的功率大小、频宽及失真高低没关系!要想设计出一部真正靓声的扩音机,靠电气测试是没有用的!要另想办法。
  为什麽?无数的书籍、理论文章不正是教我们,这三项基本原则是设计扩音机、评价扩音机的依据吗?
  举个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北京一些机构开办了电脑红娘业务,用电脑储存单身者个人资料,搞婚姻介绍。其好处据说是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为来者查找出最接近其要求的对象,以便提高俩人见面之后的成功率。
  结果呢?基本失败了。其成功率反而大大低于人工介绍。
  其实原因颇为简单。电脑贮存的是那些外观指标:年龄、身高、体重、婚史,再加上照片;但最重要的性格一项,是无法用测量解释的,只能靠感觉。依靠电脑红娘,焉有不败之理?
  同样的道理解释了高级扩音机的设计指标问题。满足三项原则的普通指标,仿若说明此人单身、适龄、健康,却无法保证你与她(或他)产生爱情。
  用三项指标设计、评价扩音机,便有包办婚姻之味道。包办婚姻以传宗接代为目的,三项指标级扩音机以正常驱动喇叭为目的。包办婚姻下,也有感情融洽美满者;正如用三项指标为依据设计扩音机,也有靓声绝伦者一样,但那是偶然,天生缘分,却不能把功劳记在包办上。
  明白了这个基本认识之后,我们再来回顾灯胆机和晶体机的历史,用第三只眼看音响器材,便可以得到一些崭新的、惊人的发现。
  在音频放大的早期设计史上,人们限于技术条件,往往凭直觉设计器材和线路。
  正因为如此,那些早期大师们没有被技术束缚的心理压力,却有良好的音乐熏陶,所以他们凭直觉设计的东西,反而处处显出天才的火花,成为经典线路。
  当年的放大元件只有灯胆。大师们用惯了灯胆,自然会用那时的灯胆(注意,就是存留到今天的古董胆)设计出最合用的线路,达到音乐再现的自由境界。
  到了五十、六十年代,教条主义逐渐占了上风,统治了一切,人们自以为得到了永恒真理,用电子技术上的某些理论,去硬套音频扩音机设计的实践。结果负反馈被当做万灵丹,以为靠了他,便可以一劳永逸地包揽音频放大器的设计。
  这是一个思想僵化的年代。那些理论权威把早期大师们的探索,给予教条化,把合自己意的捧上了天,把自家不懂的贬下地,结果从成功的实践中反而概括出片面和错误的结论,还用这种结论来硬性束缚人们的思想,其流毒至今统治着很多人的头脑。
  在这种以频宽、谐波失真、功率衡量扩音机技术水平的思想指导下,晶体管刚诞生就被捧为未来之星,用晶体管理论上的(有时是臆想的)优点去攻击灯胆线路的理论上的先天局限。尤其是NPN晶体诞生并实现大功率化之后,人们(无论是理论权威还是像鄙人这样的毛头小子)都将梦想寄托在它身上,想像着只要有了理想的晶体互补,便一步登天,一劳永逸地创造出万能的和理想的放大器。至于那些灯胆机,由于永远摆脱不开输出变压器这个无法理想化的包袱,早早地被宣判了死刑,扔在脑后去了。
  在这种风气下,人们的耳朵仿佛失灵了。
  由于理论上“晶体优于灯胆”已被权威们做了结论,被理论洗脑的广大群众,便硬逼着自己放弃那些听着好听,但“不正确”的灯胆机,改用“永远正确”的晶体机!
这真是可怕的和黑暗的年代。
  幸运的是,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不迷信权威的人并未灭绝。
  先是在美国渐渐兴起了怀疑晶体机理论上的“优点“,重新评价胆机的思潮。 TAS这本杂志成了这种思想的旗帜。思想禁区一旦被打破,人们仿佛获得了新生,耳朵重新套回到自己头上了。
  胆机东山再起,向晶体讨回失地。“声音乾硬,机械呆板,缺少泛音,缺少空间感...”等等,在新的,由声音美学为思想基础的一代  发烧写手的攻击下,晶体机节节败退,拥护者越来越少,到了不改革不行的处境。
  胆机在实践上的成功迫使人们思考:“三大测试指标”是不是根本不能用来论定精品级音响器材之高下?它们解释不了一个音响系统是否重播出感动人的、有现场气氛的音乐这个最根木的问题。
  这种疑问再加上对历史的回顾,一种新的观念慢慢形成:音响设计的极致是一种艺术境界,是设计者自身声音美学观念的实现(有些像乐器制作);而各种技术手段都是为人服务的。人们在驱使各种手段,向自己理想进发的路上,由于民族习惯、个人性格等不同,自然会形成不同流派,也各自吸引自己的追随者,百花齐放和异彩纷呈的局面於是形成。
  这种观念流行开来,便形成了高级音晌世界,“顶尖儿”是它的口号。
  由这种新认识反观晶体机,那些才气横溢的新一代设计者得出结论:既不能仅仅照搬胆机时代的理论,更不能陷于“示波器解释一切”的教条之中,必须从实践开始,以现场声音和胆机声音作参照,重新探索晶体世界。
  在这方面,第一个成功者是Mark Levinson,Mark可算是新观念晶体机设计的先驱。
  有了Mark的先例,在美国、欧洲,这种以天才的设计者个人品位为依据的高级晶体机纷纷诞生,“活生感、空间感”音乐情绪的表达渐渐不再是胆机的专利了。尤其重要的是,晶体机有了各家不同的声底,再不是六十至七十年代铁板一块,毫无分别的普通器材的局面了。
  到得今天,以我所见所闻,在音响器材顶峰上实有万法归一、无分胆、石之感。要论全面,兼顾推低效率喇叭,要低频的控制力,则最出色的晶体占优(如Rowland 9,Cello);如仅论音色韵味、活生感、空灵之境界, 300B是最高境界。 Jadis像正宗胆机的至高境界,保留胆的传统优点,用传统方式尽量克服胆机弱点。 Audio Research则是新派胆机,一直企图兼并晶体的最後领地:低频控制力和速度感,但往往一得一失。 C-j是正宗美国派,作风在Jadis与 ARC之间,
较为质朴一些。
  在中价范围,则胆机优势尽显。因为晶体机一旦成本受限制,只有走英、日设计两途。英国机是靠人耳校声、简化功能、大电流低功率三招。可以达到声底柔顺典雅,但分析力、空气感受限,音色不高贵(英国人向来不介意)。日本大厂则是教条主义加上商业化,功能多多,走AV一途,发烧友不感兴趣。因此,走中、低价路线,设计正统朴实的国产胆机,是工薪发烧友的最爱。
事实上,据很多行家估计,世界高级音响器材设计和生产的主力正渐渐移向中国大陆,现今中国大陆仿若四十至五十年代美国,大有诞生价少物美的传世佳作之条件。至於幸运的发烧友们,你们买到的是否是真正的佳作,就要靠自己的眼光和耳朵了!

  甲类、甲乙类

  许多对音响有一定认识的发烧友往往很关心一部扩音机的工作状态是甲类还是甲乙类,尤其是晶体机的拥趸,当然了,一般认为甲类更好声一些。
  喜欢在电路设计上搞花样的日木厂牌,自七十年代以来,便在中价位晶体机型上,纷纷推出准甲类、滑动甲类等等名目繁多的线路以吸引消费者,一时间甚至某些组合套机也有准甲类的功放!
  事实上呢?
  这些准甲类并非能登大雅之堂,在发烧友严格的口味面前,渐渐不流行了。
  对於晶体机来说,纯甲类工作状态的声音最好,是不争之事实。从原理上说,首先是全部晶体都在导通情况下工作,小信号时的开关失真得以减轻乃至消失(看匹配是否绝对理想)。开关失真正是晶体机声底干硬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二个带来的好处,是因为在同等的功率管数量下,甲类的输出功率只相当於甲乙类的四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原来甲乙类一百瓦输出的扩音机,要改为甲类,则功率减至二十五瓦。反过来说,要达到甲类一百瓦功率,则电源和功率管的配置要按甲乙类400瓦以上设计!这样当然成本大增,但无形中便极大地增加了输出大电流的威力。现代扩音机设计的主要观念之一,便是“对喇叭的驱动能力,主要是由电流输出能力而不是标称功率决定的”,大电流自然意味着优良的驱动能力。贯彻这一设计哲学的代表者是Krell。
  Krell成名之原因还因为美国当时出了Apogee铝带屏风喇叭。Apogee是不可思议的全频带铝带屏风,华丽通透的音色一时无两,被音响圈认为是一个奇迹。Apogee是直接靠铝带全频发声,换言之,等于将铝带直接接在扩音机输出端上,平时阻抗就只有1Ω左右,瞬间可低至0.1Ω,近乎短路!这个奇特的设计把电流驱动发声这一原理推至极限,对扩音机的电流输出是一个极为严峻的考验。大多数扩音机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自动保护,就是烧机完事。在Apogee面前,不知断送了多少扩音机。
Apogee摆下了一个擂台,谁能征服它,谁便能成为扩音机的霸主。
  在这个考验面前,当年只有Krell和加拿大的Classe Audio DR-3能应付裕如,而这两者的设计者同出一个师门,都是大电流纯甲类的信徒。
  由此一役,大电流和纯甲类成为高级晶体机的标志,几乎各大名厂都推出自己的巨无霸单声道机型,而无一例外都标榜自己是纯甲类和大电流。功率指标数字倒并不是高级扩音机的追求了。
  追求纯甲的极致便有Gryphon的DM-100,双单纯甲100瓦,重达一百多磅,巨硕无比,而声音则兼有柔美细润和磅礴雄浑的两种风貌,是不记工本,但求靓声的代表之一。
  纯甲类晶体机一般来说终究还是推挽互补式电路,但有的设计者还嫌不够发烧友,因为互补结构不可避免地会残留一点交叉失真。原Threshold的设计师现独立出来成立Pass Lab公司的N.Pass,竟然设计了一部单端晶体管纯甲类功放Aleph O,用晶体管实现电子管那样的单端纯甲输出。真不知Pass是用什么方法解决输出端与喇叭耦合的问题,因为Aleph O里显然没有输出牛!
  据听过这部Aleph O单声道后级的发烧高手讲,它是极为罕有地实现了声音松弛淡雅、毫无染色,而又韵致丰润的高级音响器材,可说是实现了晶体放大器的一个梦想云云。
  晶体机追求纯甲类的风气,到九十年代,发生了一些变化。
  一方面,纯甲类晶体机要实现大功率化,成本无疑极高(要配对大量高级功率晶体,淘汰率很高,电源系统又要下重本);不单如此,纯甲机工作时耗电极大,相当于一部电暖炉。这在寒冷国度中不妨,在香港、台湾这些热带气候下可惨了。不开扩音机,还要用空调降温;开了甲类机,往往要加装第二套空调,再把功放的热度抽走,双倍耗电,不单电费巨增,也不符合环保精神。
  即使仅从发烧而论,胆机的重新崛起,使人们认识到,晶体机走纯甲类路线想与胆机较量音色韵味,是非常得不偿失的,晶体机的长处本不在此。相反,通透无染、高分析力、强劲而又凝重坚实的控制力,才是晶体机的强项。
  从九十年代开始,以Cello Performance和Rowland 9为代表,极品贵的高级晶体机,在保持超重量级供电的同时,已不再刻意追求纯甲了,而事实上,它们的声音素质,确实兼具甲类的细致温润和甲乙类的强劲坚实,无愧其劳斯莱斯级的身价。
  到得今日,已经形成了纯甲类、高电流甲乙类各有拥趸,难分高下,各有千秋的局面。相对来说,以我的印象,纯甲与否,倒不是靓机的成本和制作。
                    (本文原载香港《发烧音响》)

38

主题

633

帖子

3353

积分

精灵王

积分
3353
发表于 2009-1-25 14: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不少发烧友是这样,但是,新生代的发烧友已经是大不相同。他们有许多人是在真正听音乐
十五的月亮十六元!

653

主题

6544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234
发表于 2009-1-26 11: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楼石悟于2009-01-25 14:50发表的 :
有不少发烧友是这样,但是,新生代的发烧友已经是大不相同。他们有许多人是在真正听音乐


对他们来说,也许一个IPOD或者加一个多媒体音箱就够了。
HiFi无尽头

0

主题

17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18
发表于 2009-2-14 12: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转载文章!追求靓声,永远是发烧友的终极目标!
*音*乐*无*处*不*在*  *只*需*你*用*心*去*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